书海屋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偏执王爷非要宠我 > 第一百一十章 半夜去找她
    二夫人嘲讽的勾起嘴角,一说话就忍不住咳嗽,像是专等着看他笑话的神情:“我怕说出来,你会不信。”

    “知道就说,本候心中自有定论,不要妄自揣测本候的意思。”护国公急声追问。

    “那您得问问大夫人,对我做了什么。”她意味不明白丢出句话来,护国公疑虑重重的看向大夫人。

    大夫人脸色微变,很快又转瞬即逝,上前一步反道:“这莫不是中毒留下的后遗症,你脑子里意识还不够清醒,得多调养几天……”

    “我脑子清醒的很。”

    大夫人面对她的指控,倒也不与她争辩,试图和护国公解释:“我的确没有做过,国公爷要相信我。”

    护国公看着面前的正妻,虽然对她没什么感情,但这么多年的相处。心里多少也是有些内疚。

    “本候相信你,但中毒这事还要查下去……”

    “那便不用查了。”二夫人无视两人,护国公也自动忽略她的话,当天就让人各种调查,包括所有经手饭菜的下人。

    没想到查来查去,还是查到了大夫人头上,护国公气的摔了杯子,脸色铁青的要打人。

    “那天婢子亲眼看见,大夫人带着人来挑衅,还不许婢子们同二夫人说话,饭菜要送最好的,但不许热……”

    说话的是大夫人院子里的丫鬟,话还没说完,大夫人就一个巴掌打了过来。

    “你胡说!到底是谁给了你好处,让你这般在国公爷面前陷害我,我又有何理由害她?”

    丫鬟低着头,哭的哽咽说不出话,护国公始终沉默不语,二夫人也只是冷眼看着。

    “我真没在饭菜里下毒,国公爷方才还说相信我,我容她在府里十多年,不可能在这时……”

    “你让她把话说下去。”护国公冰冷抿唇,大夫人眼底剧烈一震。

    视线一转,对上二夫人别有深意的眸子,袖中手掌暗暗攥紧,指甲扎进肉里,掐出一个个月牙儿的痕迹。

    按理来说,那两种药物单独查不会被发现,只有同时作用才会发挥毒性,而且用量极少,应当不会被发现。

    但二夫人毒发的早些,反应也与她料想之中有所不同,所以她才能断定,这次中毒与自己无关。

    可她明明没交代过的事,丫鬟却在此时此刻全部供出,护国公脸色本就不好,听完更是勃然大怒。

    池盈初听到二夫人中毒的事告诉没多想就赶了过来,才进院子正好看到,大夫人噗通跪倒在地。

    “肯定是有人陷害!古书有载,元国皇帝时期,妃嫔为争宠不惜杀死自己孩子,然后嫁祸皇后,我如今的处境便是……”

    池盈初快步走到二夫人身旁,冷笑一声打断她的话:“姐姐虽是进宫为妃,但根基未稳,大夫人怎么就自比皇后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好了,此事不许再提。”护国公打断几人的争执,即便查到这里,也没有真要处罚大夫人的意思。

    他离开没多久,大夫人也走了,池盈初没想到他是这副态度,二夫人脸色平静坦然,像是早就能料到。

    况且她也没指望,真凭这一下就能扳倒大夫人,只要楚静姝还在宫里一天,大夫人就倒不了。

    她总说是自己容忍十多年,可她哪里知道,若不是她横插一脚,这护国公府的女主人该是二夫人。

    二夫人看到她,就不再去想那些糟心事,握住她的手:“妙妙,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王爷知道吗?”

    池盈初喉间轻滚下,若是说不知道,二夫人又要为她担心,她索性点了点头:“知晓。”

    “母亲,你同我说实话,真的是她给你下毒……”

    护国公思来想去,怕二夫人怨自己处事不公,决定折返回去再看看,却没想到在院子里听到这样一番话。

    “她是给我下毒,我发觉之后还是吃了,但药量太少,所以自己加了药量,毒性积累发作。”

    池盈初眼里一凝,同样神情惊住的还有护国公,二夫人见她失神,轻安慰两句:“不碍事,你别多想。”

    “母亲,你怎么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她语气里带着些不满的责问。

    起初是因为这具身子的缘故,才会那般叫她,但二夫人待她不差,后来她意识里就潜移默化,当成了真母亲。

    二夫人被这一问弄的不知如何是好,眼神愧疚:“罢了,我同妙妙保证,不会再有下次。”

    “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在家里住两天,之前住的屋子每日都让人打扫什么,都给你留着。”

    “嗯。”池盈初迟迟应声。

    护国公得知这样的真相,想冲进去质问她,为何要用上这般法子,可是自己对她不够好。

    可仔细一想想,自己这些年对她确实不好,事情一多就把她忘了,答应她的很多事,都无法做到。

    她用看起来最蠢的办法自保,其实也是最聪明的,一来警醒大夫人收敛,二来也成功勾得护国公的亏欠。

    护国公此时连进去的勇气都没有,停顿半晌后转身离开,二夫人即便发觉,也没有理会。

    “他要知道便知道了,我巴不得他给一纸和离书,早些好聚好散……”

    池盈初当晚没有回去,也没让人去王府通知,可不代表他不知道。

    眼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他估摸着时候差不多了,这才准备去护国公府。

    她得知他要来,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到外面一片夜的漆黑。

    这大晚上的,他又抽什么风?

    “您快点儿去吧,王爷已经到门口了。”下人在屋子外催促。

    她连袜子都不穿了,匆匆套上鞋就跑出去,看到陆元白那一刻,觉得就像是做梦。

    “王爷?”

    “一声招呼不打就回来,你有把本王放在眼里吗?”

    “是是是,我的错,我下次回来肯定告诉王爷,您该回去了吧?”她口气满是敷衍,陆元白不禁笑出声。

    他一手勾住她的腰肢,硬生生弄出些暧昧的氛围:“你都在这里,本王回去也没意思。”

    所以他是要住在这里?

    然而事实证明,陆元白不仅要住在这里,还要和她同住一间屋子,她想把他轰出去,又担心动静闹太大。

    这一晚自然就让他得逞了,第二天护国公不知从哪儿得到消息,竟然大早上跑来,说是要请王爷用膳。手机用户看重生后偏执王爷非要宠我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61787.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