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穿越小说 > 庶子夺唐 > 第九十二章 黑齿常之
    苏定方很少夸人,尤其是很少夸年轻人,但凡是得到他的夸赞的,无一不是时之翘楚,裴行俭如此,钦陵如此,那苏定方口中说的这个人自然就也是如此了。

    不过对于苏定方的话,刘仁轨还是颇有几分讶异的,毕竟百济乃是小国,不比吐蕃乃至大唐,而且钦陵之父乃吐蕃大相,家学渊源,裴行俭更是出身将门,父子世代为将,在这小小的百济竟然也能有被苏定方一眼就看中的人。

    苏定方相中的人不是旁人,正是此番随鬼室福信还有黑齿沙次来降的黑齿沙次之子黑齿常之。

    其实仔细说来,黑齿常之也算是出身大族了、百济官职世袭,自黑齿常之往上祖辈数代起,就官拜达率,已经传了几代人,如果不是如今百济被唐灭国,黑齿常之将来也会成为百济的达率。

    达率在百济也算是位高权重,在百济官职类比大唐的边州都督,也是要职,失去了这个能够世袭的官职固然可惜,但现在却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又摆在了黑齿常之的面前。

    百济只是撮尔小国,放在半岛三韩中都是最不起眼的那个,在百济为将自然也就难有作为,百济如何比得过现在正在扩张中的大唐。

    能够得到苏定方的赏识,这对于怀有将才,不甘沉寂的黑齿常之也是梦寐以求的。

    走在前往百济王城的大道之上,这是去见唐军主帅苏定方的路,这一路上黑齿常之心中颇有些忐忑,甚至比当初第一次见百济王扶余义慈时都要紧张上许多。

    他知道今日这一面意味着什么,他要见的苏定方是大唐皇帝的心腹爱将,左右臂膀,是征百济大军的主帅,是现在百济国土上实质上的掌权者,只要能够得到他的青眼,保住性命和官职都只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有机会凭借苏定方的举荐登上大唐朝堂。

    强国大唐,一个在百济国中如雷贯耳的名字;唐皇李恪,一个在黑齿常之眼中开疆拓土的英主。他们不是百济小国和扶余义慈这样暮气沉沉的亡国之君可以比拟的。

    大唐强硬的对外作风和毫不掩饰的勃勃野心虽然会为人所诟病,但同时也在有意无意间也吸引着无数有志于此的青年才俊,而出身大唐藩国的黑齿常之正是其中之一。

    黑齿家世代为百济达率,在朝中地位不低,但却也再难有什么增进了。黑齿常之虽然年少,但也早就受够了和新罗间如儿戏般的恩怨仇杀,他想要更大的战场,能够证明他价值的战场,他相信自己能做的绝不只是和新罗国过家家一般的攻防。

    毕竟是风华正茂的年纪,毕竟是自问不凡的将门之子,哪怕不是唐人,谁又不想如传闻中那边威震漠北,扬威西域,举手间十万劲卒,抬指所向,掠地千里?这对于这个年纪的黑齿常之的吸引力是致命的。

    更何况黑齿常之本就亲唐,百济又本就是大唐的藩国,百济之于大唐便好比突厥,突厥将领能为大唐效力,黑齿常之也没有太多的心理负担。

    “小子黑齿常之拜见大将军。”黑齿常之站在苏定方的跟前,俯身拜道。

    “不必多礼,起来吧。”苏定方抬了抬手,着黑齿常之起身。

    待黑齿常之起身后,苏定方对刘仁轨问道:“正则看着此子的气度,可曾想到谁来?”

    刘仁轨看着黑齿常之,不假思索地回道:“大将军,此子给我的感觉倒是与当年我初见守约时的感觉有些类似。”

    黑齿常之之前没见过刘仁轨,但他也是知道刘仁轨的,他一听苏定方唤了一声“正则”,便知道苏定方身旁之人便是此前在一日之间全歼倭军四万水师的水师都督刘仁轨,不禁也多了几分敬重。

    苏定方对黑齿常之道:“恒元(黑齿常之表字),刘都督口中的守约便是现在领重兵在星宿川防备吐蕃的裴行俭,此人是我大唐年轻一代将领中的翘楚,颇得陛下信重,刘都督这么说你,可是不低的赞誉啊。”

    黑齿常之闻言,忙对刘仁轨拜谢道:“小子谢都督青眼,小子惶恐。”

    苏定方道:“当时你随你父来降时,你提及的关于如何安治百济的话颇有些道理,如今百济已降,这些事情也都该提上日程了,本帅今日唤你来此也是想听听你的建议。”

    苏定方的话,说着似乎是为了听取黑齿常之的建议,用以安治百济,但其实对于这些事情苏定方必定是已经有了思量,他对于黑齿常之更多的目的不过是考较,既然是考较,黑齿常之自然是回地越出乎苏定方的意料越好。

    黑齿常之道:“大将军,其实在小子看来,安定百济的关键不在大王,也不在百济本身,而在于整个三韩,三韩一体,一方不定,便三方不定,所以要彻底安定百济,光是据有百济之军民还不足够,还要兵定整个三韩,如此才能彻底解决问题根源所在,才是长治久安之道。”

    苏定方和刘仁轨闻言,先是一顿,而后相互对视了一眼,两人都能自对方的眼中看出惊讶和满意的神色,以黑齿常之的年纪能够看到这一点,确实是极为不易的。

    苏定方压着脸上的笑意,故意冷着脸,对黑齿常之道:“你这话说的有些不妥吧?”

    半岛三韩,百济已灭,高句丽势在必得,唯一能存下的就只有新罗了,黑齿常之口中的问题根源是什么,也就清楚了。

    不过黑齿常之所言虽然也是苏定方所想的,但毕竟现在大唐还没有和新罗翻脸,现在还不是公开谈此事的时候,苏定方也不好表现出来。

    黑齿常之知道苏定方的顾虑,当即道:“我所言乃是为陛下,为大唐,也是为大将军考虑,仅此而已,别无他意。今日之言我所说兴许有些不妥,所以今日的话出自我之口,听于大将军和刘都督之耳,除此之外,我绝不会多言半字于旁人。”

    刘仁轨见状,轻笑了一声,也是顺着苏定方的心思劝道:“大将军,恒元毕竟是年轻人,行事说话难免有欠于考虑的地方,日后稍加磨炼也就是了。”

    苏定方顺坡下驴,点了点头,对黑齿常之道:“年轻人,自当还需磨炼几年,这样吧,熊津城乃百济重镇,如今熊津城已下,本帅将禀明陛下,于此设熊津都督府。

    熊津都督本帅已有了人选,尚缺长史一人,你便先担着吧。你若是做的好,将来本帅保举你去陇西领兵,那里才是男儿该去的地方。”

    熊津都督属下州都督,都督府长史官从五品,黑齿常之而言也算是个不错的起点,而且黑齿常之毕竟出身于百济大族,由他来任这个长史正是合适。手机用户看庶子夺唐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42018.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