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穿越小说 > 密战无痕 > 第427章:引导
    说真的,陈淼还真不怕跟王培文撕破脸,区区一个王培文,早就在林世群跟前失宠了,要不是念在他过去还有的功劳的份上,此刻也不知被发配到什么地方去了。

    王培文愣住了。

    憋屈,又委屈,还有一丝害怕,他相信,陈三水是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

    这世上有句话,叫做会咬人的狗不叫。

    当然,拿这个来比喻陈淼有些过了,陈淼在76号,严格来说属于“老实人”的范畴,不争不抢,可是却招惹不得。

    “人和证物,我全部都要带走,你若是不让,考虑一下后果,下一次来,就不是这般态度了。”

    “陈处长,容我给我们局长打一个电话?”王培文软下来了,尽管他人多,可真冲突起来,吃亏的肯定是他。

    而且他也知道,罗家巷14号的案子林世群是亲自交代交给督察处处置的,吴云甫和潘旭不过是抢了一个先手,想把这个案子破了,然后在林世群和周福海面前邀功。

    听说陈淼要来,潘旭直接躲掉了,此刻应该跟吴云甫在一起。

    “行,我等你打这个电话。”

    王培文拨了一个号码。

    当着陈淼的面的,陈淼虽然不能过目不忘,但起码也是博闻强记,这个号码有点儿熟悉,应该是吴云甫家中的电话。

    潘旭跟吴云甫勾结在一起,称兄道弟,在这件事上,如果潘旭不帮他,他还真没办法争这个案子。

    只是他这股聪明劲儿用错了地方。

    “喂,嫂子吗,我是王培文,我们潘局在吗?”王培文问道,他也没打算隐瞒,反正他跟潘旭关系也不算太亲密。

    “老潘不在我这里,王副局长,你找人都找到我这里来了?”电话那头于爱珍的语气有些不悦。

    “那对不住了,嫂子,我再找找,您要是有我们潘局的消息,打电话告知一声。”

    “嗯。”电话那头“嘟”的一声就挂掉了。

    “这个陈处,你看,现在我们潘局不在,他经手的案子,我也不好过问,您要人和证物可以,能不能等我们潘局回来?”

    “怎么,一个跟我玩躲迷藏,一个玩拖字诀?”陈淼冷笑一声,“小心别把自己给玩进去?”

    “陈处,要不然,你自己去找宋源,您能带走人和证物,我不管就是了。”王培文一摊手道。

    “你确定?”

    “当然。”

    “好,我打个电话。”

    “你随便。”王培文一摊手,一副你能把人和证物带走,我当做没看见的表情。

    “喂,是万盛和吗,我是陈淼,我要借调你们行动大队用一下,对,所有人,带上武器马上道92号来……”

    陈淼可以调自己督察大队,但他没有这么做,而是调了一处的行动大队过来,一来是,一处的行动大队离的比较近,二呢,他曾经代理过一处的处长,虽然现在不代了,但他毕竟主持过一处的工作,帮一处度过了群龙无首的那段日子,重要的是,陈淼在一处是萧随陈规,基本不干涉一处的工作。

    一处上下对陈淼这个短暂代理一处的处长印象是非常不错的,基本上,除了陈明初这个首任处长之外,就认他这个代理处长。

    而现在的处长万盛和,因为嫡系都死光了,他想要全面掌控一处,那还不如陈淼这个代理处长呢。

    而万盛和也知道陈淼虽然短暂代理一处处长,可在一处威信不低,而一处的行动大队大队长谭文斌更是对陈淼言听计从。

    陈明初不在一处,可谭文斌这个行动队长在一处的地位那是举足轻重的。

    十分钟后,谭文斌带着一处行动大队全部在家的人员急匆匆的赶到了沪西警察局,并迅速的临时接管了拘留所。

    “陈处长,您这么做不合规矩吧?”直接负责案子的探长宋源硬着头皮来见陈淼,潘旭不在,他也只能采取不合作的态度。

    这是四处的地盘儿,他以为陈淼也不敢轻易的动手,尤其是他们人多的情况下,强行动手的话,吃亏的可是自己。

    但是没想到的是,陈淼居然把一处的行动大队给调来了,而没有调自己的督察大队。

    “你们潘处一定派人盯着我们‘霖’记呢,对吧,没想到我会调一处的人,你现在就算通知他赶回来,也来不及了。”陈淼冷笑一声。

    宋源有些目瞪口呆。

    陈淼说的没错,潘旭的确派了人盯着“霖”记呢,只要“霖”记稍有动静,就会有人通知他。

    只要由大队人马出动,潘旭就能接到消息,他能提前回来,这样也能控制住局面。

    但是潘旭想不到的是,陈淼没有调自家的督察大队,而是就近把一处的行动大队给调过来了。

    并且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制了局面,当然,这其中王培文的配合也起到了关键作用。

    要是王培文不配合的话,那突然性就大打折扣了。

    “文斌,有关罗家巷14号灭门惨案的所有人犯和审讯笔录,还有证物全部带走。”陈淼命令一声。

    “是,三哥。”陈淼不再是一处的代理处长了,谭文斌自然换了一个称呼,也跟着吴天霖他们一起叫“三哥”。

    枪械室和电话全部被看管起来了,知道陈淼带着人和证物全部撤出的时候,才把控制权交还给了王培文。

    得到潘旭得到消息赶回来的死后,已经什么都晚了。

    潘旭气的发疯,自己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摁在地上踩的,下令集合人马要去“霖”记找陈淼算账。

    但让王培文给拦了下来。

    “局长,小不忍则乱大谋,你现在带人过去,那陈三水严阵以待,吃亏的肯定是咱们,况且,这一次你和吴总队长都不占理,就算闹到林主任那里,林主任会偏袒谁?”

    “培文老弟,你说得对,我现在带人过去,那可能就是自取其辱,而且这个案子我们也不是一定要拿下,既然那陈三水非要争这个功,那就让他争去,到时候破不了案,看他怎么向林主任交代。”潘旭也不是傻子,只是一时面子上过不去,现在有人给他一个台阶,那还不赶紧下?

    至于吴云甫那边,再想办法找个借口解释一下,搪塞过去就是了。

    ……

    “天霖,拿五百大洋给文斌队长,今天辛苦大家了。”陈淼可不会让一处行动大队白干活儿,何况这一次事后,一处跟四处的关系必然也好不了。

    “好咧。”

    “三哥,真的不需要……”谭文斌推辞道。

    “大过年的,给兄弟们派个红包,图个喜庆也是应该的。”陈淼说道,“别让你们万处长觉得我陈三水不会做人。”

    “那我就替弟兄们谢谢三哥了,今后三哥有什么事儿,招呼一声,弟兄们风里来,雨里去,保证随叫随到。”谭文斌抱拳道。

    “谢了,回去之后,你也多加小心,潘旭不敢对我怎样,但难保不会找你们的晦气。”陈淼叮嘱一声。

    “不怕,我们一处也不是孬种,让他们尽管来好了。”谭文斌嘿嘿一笑。

    “嗯,辛苦了。”

    ……

    陈淼办公室内。

    “三水君,你辛苦了。”听了随行而去的酒井回来的禀告,池内樱子来见陈淼,躬身致谢道。

    “应该的,能够为樱子小姐和特高课做事儿,也是我的荣幸。”

    “三水君,接下来打算如何入手?”池内樱子郑重的询问一声。

    “樱子小姐的看法呢?”

    “樱子觉得,查找泄密的源头和凶手可以同时进行,三水君觉得呢?”池内樱子略微思考了一下,回答道。

    “樱子小姐说的很有道理,那我们该从何入手呢?”陈淼进一步引导问道,他从一开始就猜到,林世群很有可能把这个案子交给自己,可死的是日本特高课的人,那日本人势必会介入。

    这个介入的人最有可能的就是池内樱子。

    那么,他在这个案子中,就只能屈居从属地位,这一点儿他并无怨言,反正,他也没想过要真的帮日本人破获案子,那不是助纣为虐了。

    “凶手的身份还有他们带走的东西。”

    “凶手的身份,我倒是有些判定,但他们带走的东西,那这个就难追查了。”陈淼缓缓说道。

    “哦,三水君知道凶手的身份?”

    “实不相瞒,他们是我的旧相识,军统上海飓风行动队,队长叫陈沐,跟我是本家,本家的意思樱子小姐明白吧?”

    池内樱子略微点了点头。

    “陈沐有个代号,不知道樱子小姐听说没有?”

    “代号,什么代号?”

    “毒蛇。”

    “纳尼,你说这个陈沐的代号是毒蛇?”池内樱子眼睛中爆出一缕璀璨的光芒,显然,她是知道“毒蛇”这个代号的。

    “是的,他是军统飓风行动组的组长,这一年多来,发生在租界内许多起拥护新政府和对日友好人士的暗杀和破坏行动都是他所为,我本人也曾在南市遭遇过他的当街刺杀,侥幸逃脱……”

    “三水君,这个陈沐跟‘华姐’可有关系?”池内樱子不动声色的问道。

    “这个……”

    “怎么,三水君可有难言之隐?”

    “哦,不,樱子小姐,那倒没有,我只是过去听陈沐提过,说他进军统,就是‘华姐’推荐的,这只是听说,具体实情,我真不知道,毕竟我跟他相处的时间比较短。”陈淼解释道。

    “这么说,你对这个毒蛇陈沐是了解的?”

    “只能说,一年前的话,还算了解,现在的话,不好说了。”陈淼泛起一丝苦笑道。

    “为什么,一个人一年的变化会这么大吗?”

    “不是,我也是听说,他去军统特训班培训去了,这培训之后的毒蛇会变成什么样,那我就不知道了,您也知道的,这没培训过的特工跟培训过的是不一样的。”陈淼解释道。

    “这倒是不错,不过,你是怎么判断这一次下手的是“毒蛇”陈沐?”

    “在上海租界,能过无声无息的接近和杀掉7名日本帝国的情报精英,绝非一般人能做到,军统在上海有多支行动队,但有这个实力的,只有飓风这一支,而且,我是从死者身上的致命伤口判断的,所有人都是在毫无防备之下,一击致命,一点儿声响都没有发出,这符合他们的风格。”陈淼道。

    池内樱子点了点头,若是仅凭猜测,她也不会相信的,但是如果有伤口佐证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一些杀手杀人都有惯用的兵器或者习惯下手的位置,除非刻意隐瞒,否则人总是习惯于自己最顺手的东西,所以,案例多了,就能从凶手下手的位置和使用的凶器推断出凶手的身份。

    只要是学过刑侦的,都明白这个道理,而一个优秀的特工,对刑侦知识那是不陌生的,因为,他的对手是掌握这些知识的。

    “那这个‘毒蛇’陈沐有什么弱点?”

    “是人都有弱点,陈沐的弱点还真不好说……”

    “你是的意思是,这个人没有弱点。”池内樱子诧异的问道。

    “不,樱子小姐,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过去陈沐做事可能还有些冲动,但现在的陈沐我想他应该成熟多了,所以,这个弱点现在未必是了。”陈淼解释道。

    “嗯,人总是在成长的,看来,我们想要找出这个人,有些难度了。”池内樱子抚了一下额头道。

    “说实话,樱子小姐,一个星期内,难度很大。”

    “尽力而为吧。”池内樱子道,“三水君,你在沪西地面上人头熟悉,你来追查‘毒蛇’从诊所带走的物品,我来追查小林君身份暴露的源头?”

    “樱子小姐,只怕,这个泄密的源头不需要去查了。”陈淼微微一沉吟道。

    “为什么?”

    “如果我是‘游鱼’,他就生活在附近,看到一辆这样奇怪的救护车,整天停在这样一个小诊所的后院里,你不会觉得奇怪吗?”陈淼反问道。

    池内樱子点了点头,她当然也察觉到救护车伪装成流动电台测向车的伪装的问题了,只是她内心不想承认而已。

    “是,普通人不会多想,但如果是一个训练有素的特工,那只要稍微的靠近侦查一下,就能发现问题了,所以,我见与您查在济世堂这半个月来看病的人员,尤其是看上去明显不是来看病的那种。”陈淼建议道。

    “嗯,与三水君一席话,樱子茅塞顿开。”池内樱子道,“可有诊所就诊登记人员名单?”

    “当然有,不过,济世堂是一家地下黑诊所,明面上的登记册估计早就被‘毒蛇’带走了,但是,肯定还有一本黑账,樱子小姐,如果你想查的话,可以从这个方向追查。”陈淼建议道。

    “三水君建议非常好,樱子接受了。”池内樱子微微一点头。

    顶点手机用户看密战无痕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44468.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