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科幻小说 > 诸天谍影 > 第四十九章 一成功力浪全图(误)
    “轻点!轻点!”

    “没拔呢,没拔呢……”

    “插得太深了,你不能这样一次拔出去啊!”

    “我没拔呢!”

    “要死要死要死!”

    “听不到啊,我没拔呢,再叫我不拔了啊!”

    ……

    锁妖塔底。

    黄尚:(﹁﹁)~→

    天妖皇:(づ╥﹏╥)づ

    实际上,堂堂妖皇,如果不是实在无法忍受,倒也不至于叫得这么高亢。

    黄尚不是原剧情的景天,景天是飞蓬转世,镇妖剑并不抗拒,任其接近拔出。

    而黄尚掩盖了蜀山气息,一靠近镇妖剑,这柄神剑就震动起来,嗡嗡嗡的,开到三挡那种。

    于是乎,被剑尖插在胸骨上的天妖皇受不了了。

    他的妖魂能活到现在,是将内丹之力散入白骨中,再加上镇妖剑无主,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才苟延残喘下来。

    一旦这具白骨被灭,那天妖皇就是神魂俱散,绝对不可能复活了。

    他毕竟是妖,而非魔。

    经过这样折腾,怎么受得了?

    黄尚知道他受不了了,但有意如此。

    因为这是一个观察天妖皇生命形态的最佳时机。

    如果说女娲后人,是神族和人族的结合,那天妖皇就是正宗的妖魔。

    大半是妖,小半是魔。

    不得不承认,这位在妖族称皇,确实有那个资格。

    他如果不来人界作死,是完全有机会激发上古兽族血脉,修炼成魔的。

    一旦成功,天妖皇入了魔界内,地位也绝对不会低,不会出现那种千辛万苦换地图,结果垫底重新往上爬的情况。

    毕竟神魔的强大,在于上限而非下限。

    最弱小的神魔,连人族内的修仙强者都打不过,但天帝和魔尊,又不是后天修炼能够企及的。

    给凡人千万年的时间,也练不到他们的层次。

    这就是先天与后天的差距。

    当然,某些挂逼……某些肩负责任的救世主除外。

    黄尚通过镇妖剑的压制,查看天妖皇与镇妖剑的对抗,收集第一手数据。

    他如今在生命形态上造诣,已经超出【公司】的低星级改造了。

    变个镜子、棍子、人工智能啥的,都没有问题。

    只是会不会被主神殿承认,就不能保证了。

    如今想来,黄尚最疑惑的就是这点,主神殿怎么能认同这种改造的?

    当然,现阶段的要求是改变气息。

    他的骷髅状态越来越稳固,酒神之力渗透其中,白骨上流动出一股光泽,有种说不出来的韵味,非妖非魔,非人非仙,仿佛是存想出来的神圣之躯,不是凡尘能够拥有。

    在这种状态下,黄尚才最终握向镇妖剑。

    “啊啊啊啊啊!”

    镇妖剑震动得越来越疯狂,天妖皇的骨头已经彻底裂开,部分甚至化作飞灰散去,但他却看到脱困的希望,发出了凄厉的吼声,将神剑往上托举,与之抗衡。

    趁此机会,黄尚的手一把握在镇妖剑柄,往上一拔。

    无声无息之间,天地像是被按了定格键,周遭的一切都被定住。

    一股难以形容的威仪,自剑尖绽放。

    天妖皇的叫声听不到了。

    他甚至不再是主要的镇压目标,偏偏殃及池鱼,直接失声。

    比破喉咙还要恐怖的是,连叫都叫不出来。

    池鱼都这么悲惨,首当其冲的黄尚眼前一花,更是看到一位身材伟岸,青袍神族朝着自己行来。

    这尊神族体内充盈着最纯粹的轻灵之气,手持一柄银色长剑,剑身泛烁光华,明澈清亮,照耀九天十地,诛灭一切,令群魔慑服。

    神将飞蓬!

    上古第一神将,跨越时空,持剑而来。

    双方隔空一眼,那股凛然不可侵犯的无上神威,就化作世上最锋锐的无形之剑,紧逼而至。

    挡不住!

    可黄尚不惊反喜,早有准备,运用盘古造化,将体表那层时光之力送了上去。

    两股力量碰撞。

    飞蓬早已转世,如今这道神将虚影,是千万年前于神剑中留下的烙印,看似凌厉,实则不免失之呆板。

    而时空之力,是时空规则一种体现,为的是抹除黄尚这个本不该在这种时空的存在。

    却料不到这位时空穿越者,不仅有女娲神力庇护,还与自己的顶头上司天道不清不楚,照片视频什么都有了……

    这种非比寻常的关系,哪怕不能让天道逆转时空规则,也可以寻找漏洞。

    于是乎,明明无法抵挡的一击,被黄尚巧妙地用时空之力,对抗飞蓬神力。

    待得飞蓬神力消散,时空之力也抵消掉了不少,虽然很快又有无形的时空之力涌来,但女娲神力已经趁机遍布身躯,他的身体反倒变得凝实起来。

    黄尚满意地活动了一下五指,猛然用力,那钉在天妖皇身上的镇妖剑,居然真的拔了出去。

    嗡!嗡!嗡!

    不过神剑也不是这么好利用的,它依旧没有完全脱离,悬浮在白骨上方,依旧在顽强抵挡。

    即便如此,天妖皇也得救了,拥有了一定的活动空间,尸骨内发出不可置信的欢呼声:“三百年!三百年了!我终于要出去了,哈哈哈哈哈!”

    下一刻,白骨颤动,立了起来,由于残缺不堪,只有一米三左右,单膝跪地,骨爪交叉,往前一拱,上下牙齿碰撞:“九雷见过大哥,不知大哥尊姓大名?”

    这说话方式,还挺人类的。

    汉语字正腔圆,很是上道。

    黄尚点点头,一手拿住镇妖剑柄,另一只手在身后一挥,白骨王座出现,大马金刀地往下一坐,想到了风云的起名方式,开口道:“你可以称呼我为‘古’!”

    “骨?”

    彼此都是一身白骨,锃光瓦亮,天妖皇涌出亲近之意,也了然点头:“那九雷就称大哥为‘骨哥’了,骨哥请称我为‘雷弟’,千万不要客气!”

    “一个搜索,一个唱歌,还挺特么整齐……”

    黄尚受过专业训练,微微点头:“雷弟,你是怎么进来的?”

    这就是监狱里老大哥对新人的语气,但天妖皇却觉得理所当然,小马金刀地坐下,忿忿地道:“三百年前,弟弟我率十万妖族从青州而入,占据万里之地,人族惊惶逃窜,蜀山前来拿我,我不惧那剑阵剑神,没想到当时的蜀山掌门合清老道,实在太过阴险,居然假放消息,将我诱入塔内镇压,这群人族,技不如我,便用阴谋诡计,简直卑鄙无耻!”

    黄尚道:“正道人士是人族中最可怕的一类人,什么规矩都不讲,你的行为,有些不明智啊!”

    天妖皇面色一沉,却又无法反驳,唯有磨了磨牙,暗自生气。

    黄尚又问道:“那你为什么要率领众妖进攻人界呢?”

    天妖皇脸色一黯:“我的家乡,灵气衰竭,已经无法居住,不得已才率领族群出来……”

    这不奇怪。

    之前观看仙剑世界的全貌时,黄尚就发现,这里的妖界像是点点碎芝麻,洒在人界上。

    这些“芝麻”里,有些是可以吸附虚空中的灵气,逐渐壮大自己,但也有些越来越虚弱,最终就成了芝麻糊。

    糊了糊了。

    其实究根结底,还是灵气耗损问题。

    妖族亲近自然,不断吸摄天地精华,从来不知道节制,在广阔的世界还好,到了一个小小的世界内,灵气流通不够,经过数百上千年的时光,废气太多,自然会导致灵气衰竭,最终彻底不适合居住。

    相比起来,人界就好上许多,这与大量的凡人和武者的存在是有关系的,如果人人修仙,那估计也撑不住。

    显然,天妖皇不这么认为。

    他环视四周,锁妖塔低沉阴冷沉闷的环境印入眼中,再与记忆里人界的亿亿里河山相比,觉得很不公平。

    这是越想越气:“妖族比人优秀,妖对于天地自然天生亲和,妖能驾驭强大的灵力,妖甚至可以直接化为人形,凭什么由人占据此界?”

    当然,天妖皇说这话时,是观察黄尚脸色的。

    毕竟他至今还不知道对方的来历,万一有所偏向,这镇妖剑重新落下……

    他再也不想回到那一动不能动的漫长折磨中了。

    不过从他的视线中,对方空阔的眼眶内,燃烧的鬼火一直很稳定,代表着淡然。

    天妖皇摆事实讲道理:“人族是女娲娘娘造化,然我妖族脱自兽类,也是神农大神造化,灵宝灵地,有能者居之,天经地义!”

    顿了顿,他小手一挥,起身演讲:“妖与人的区别,就像是骏马与驽马,驽马嫉妒骏马日行万里,才会设置锁妖塔关押我族,没了我妖族,人族才能理所当然地享受无穷资源,否则此界终有一日,当属我族之有!”

    黄尚看看,觉得万磁王应该和这位有共同话题。

    天妖皇越说越激动:“我今日得兄长相助,得以重生,一定要破开这塔,再入人世,聚集百万妖众,闹它个轰轰烈烈,天翻地覆!”

    黄尚终于开口:“你的肉身尽毁,内丹散去,如今全凭妖魂之力支撑,还能催动多少灵力?”

    天妖皇一怔,垂下头:“不到一成!”

    可就在这时,他感到一只温暖的骨爪,拍在自己冰冷的肩膀上:“万里马的一成,也是千里马,一成功力照样能横行,天下之大,尽可去得!”

    “骨哥相信你,你相信自己吗?”

    ……

    (后面还有,今天不太舒服,字数少些。)手机用户看诸天谍影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44870.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