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穿越小说 > 承包大明 > 第十六章 真实目的
    任谁也没有想到,这一笔天价交易,竟然会在如此短时间内完成,饶是全程参与的寇守信都反应不过来。

    “一万两?”

    寇守信呆呆的望着方才签订的契约,浑浊的双眸是充满着震惊,“我们竟然以一万两的价格将陈楼卖了出去?”

    虽然这一笔交易,他可以说是全程交易,但是他兀自觉得这仿佛就是一场梦,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这在他的牙商生涯中,是绝无仅有的。

    “一万两?”

    寇涴纱低声吟念一遍,突然站起身来,急匆匆的往后堂行去。

    寇守信一怔,好奇道:“你去哪里?”

    寇涴纱似乎并未听见,匆匆入得后堂,但仅仅过得一会儿,她便回到大厅内,手中拿着一份契约,不敢置信道:“爹爹,我们将从这笔交易中,获得一千两的佣金。”

    寇守信闻言,手中的拐杖啪地一声倒在地上,“多...多少?”

    “一千两。”

    寇涴纱道:“当初我们与陈楼签订的契约中,言明如果超过一万两,我们将获得一千两的佣金。爹爹,你看。”

    寇守信急急伸出哆嗦的手,将契约接过来,仔细的看了起来。

    当初陈方圆说到这一点的时候,他们都不以为意,这怎么可能卖出一万两的价格,故此寇守信都已经忘记这事,直到看到这份契约,他才想起来。

    “爹爹,女儿看这事远非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寇涴纱凝眉道。

    寇守信目光一抬,疑惑的看着寇涴纱,他现在脑子已经有些转不过来。

    寇涴纱道:“从目前的结果来看,女儿之前的猜想并未错,那么陈方圆也应该早就料到会以一万两的价格卖出,既然如此,为什么他还特地在契约中言明,只要超过一万两,就给我们一千两的佣金,他若不主动提及,我们根本就不会提及。”

    寇守信道:“你的意思是,陈方圆故意送一千两给我们?”

    寇涴纱轻轻摇头,道:“女儿认为这与陈方圆无关。”

    寇守信老目一睁,道:“你是说他后面那位高人?”

    “嗯。”

    寇涴纱点点头。

    寇守信纳闷道:“那位高人为何要这么做呢?”

    寇涴纱摇摇头,道:“这女儿暂时还未想到。”

    这父女两是绞尽脑汁的想,但是想来想去,也想不到是什么人,甘愿送这么一份大礼给他们。

    导致寇守信倍感忧虑道:“咱们做买卖的,可不会平白无故的施以恩惠,虽然目前为止,对我们是非常有利的,但是我绝不能掉以轻心,我们当下要做的就是全心全意完成这笔交易,这临门一脚可不能出错啊!”

    毕竟在商场混了这么多年,知道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那么这会不会是一个阴谋。

    却不知那位高人,只有一个目的,非常简单,就是他们寇家赚很多很多的钱,然后再包养他。

    仅此而已。

    寇涴纱心神一敛,点头道:“女儿明白。”

    即便寇守信不叮嘱,她也绝不敢掉以轻心,因为这一笔买卖对于他们寇家而言,实在是太重要了。

    不过他们的担心似乎有些多余了,那边周丰也不是一个拖泥带水之人,他也害怕夜长梦多,因为这笔交易中,实在是充斥着太多的诡异,故此第二日便将剩余的九千两送到寇府,也签订了最终的收购契约,至此,他终于获得了梦寐以求的陈楼,只不过他付出整整多出一倍的价钱,心中是五味杂陈。

    搞笑的是,陈方圆与周丰心境是如出一辙,同样也是五味杂陈,虽然他得到了丰厚的回报,但他现在是真的不想卖,只是没有办法,他如今对于郭淡是充满着畏惧,不敢不卖。

    陈方圆在与寇家完成最后交接时,表现的还不如周丰,就很敷衍的说了几句感谢之言,因为他知道这跟寇家父女没有多大的关系,他们得到的一切,九成都是寇家女婿施舍的。

    而这个真正应该感谢的人,却永远不在场。

    但是,外界可不是这么看。

    这一笔交易,足以震动了整个牙行,甚至于整个商界。

    其实金玉楼买下陈楼,乃是大家意料中之事,只是早与晚的区别,关键就在于寇家代表陈楼,以一万贯的价格将陈楼出售给了金玉楼,这已经创下酒楼行业的最高交易记录,更加有趣的是,在这一次交易中,代表金玉楼的乃是京城第一私营牙行,柳家。

    也就是说,寇家在这一笔交易中是完胜柳家,打了一场非常漂亮的反击战。

    要知道之前,寇家已经被柳家压得是喘不过气来,就没有一个同行看好寇家,都在猜测这寇家还能够撑多久,而其中罪魁祸首就是郭淡,他们认为寇守信招了这么一个女婿,简直就是致命的,迟早要完,这古人最忌讳的莫过于后继无人。

    但是没谁想到,在这几日之间,风云突变,并且寇家是以纯粹的实力取胜,因为在这一笔交易中,有着许多的亮点,尤其是那返金劵,后知后觉的商人们,都纷纷对外发放返金劵,以此来巩固新老客户,他们之前是被柳家忽悠了,认为返金劵是以本伤人,如今大彻大悟,知道这返金劵简直就是神器啊!

    然而,对于寇家而言,得到的不仅仅是一千两的佣金,与之对应的,经此一役,寇家立刻获得市场的信任,以及信心,上门寻求合作的商人那真是多不胜数。

    与之相反的是,柳家的几次误判,已经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笑料,以及整个牙行的反面教材。

    柳家这一回输得是一败涂地,也从来没有这么惨过。

    柳承变自然是难辞其咎。

    “爷爷,孙儿无用,是孙儿让我们柳家蒙羞了。”

    柳承变跪在爷爷柳宗成面前,眼泪是哗啦啦的流了下来,这一次失败,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当然,也只有在他爷爷柳宗成面前,他才会如此。

    “起来,起来。”

    柳宗成却是呵呵一笑,一手拄拐,一手将柳承变拉起来,而且面带喜色。

    柳承变纳闷的看着爷爷,问道:“爷爷为何不责怪孙儿?”

    他现在迫切的需要爷爷的责罚,这样他心里会好受一些。

    柳宗成却是非常激动道:“你有所不知,爷爷期待这一日,已经期待很久很久了。”

    柳承变听得是一头雾水,您这是帮哪边的?

    柳宗成哈哈一笑,又拉着柳承变的手坐了下来,语重心长道:“变儿,你自小就聪明伶俐,又能吃苦,十四岁就来到牙行帮忙,很快就崭露头角,之后又是无往不利,爷爷高兴之余,又是倍感担心啊!”

    说到这里,他长叹一声:“唉...爷爷是过来人,知道这牙行比任何一个行当都要凶险,只要稍不留神,可能就会倾家荡产,一无所有。你虽有天赋,且非常努力,但这人无完人,你焉能总是立于不败之地,你之所以能够无往不利,主要还是因为我们柳家家大业大,名声在外,你可知道,爷爷在你这个年纪时,可是输过很多回啊。

    所以爷爷希望你能够爷爷还活着的时候,跌倒几次,至少爷爷还能扶你一把,如果你能够从中吸取教训,放下心中的傲气,那么这对于你,对于我们柳家而言,都不是坏事。”

    柳承变听罢,泪水又忍不住的涌了出来,他今日才明白柳宗成的一番苦心,双拳紧握,忍住哽咽,道:“孙儿...孙儿明白了,孙儿定当谨记爷爷的教诲。”

    柳宗成却道:“你还没有明白,你若明白,就不会因此落泪,呵呵,干咱们牙行,要学会很快忘记前面的交易,无论成功还是失败,然后立刻寻找新的机会,如果晚人家一步,那可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啊!”

    柳承变立刻抹去眼泪,又尴尬的看了眼柳宗成。

    柳宗成欣慰的点点头,又问道:“那你可知道你这一回是败谁手里吗?”

    “寇涴纱。”柳承变毫不犹豫道,这是明摆的事,在这一笔交易中,这寇家受益乃是最大的。

    柳宗成摇摇头,道:“我看此事不是这么简单,涴纱这丫头可是我看着长大的,而且一直以来,我都非常喜爱这丫头,当初不还想与他们寇家联姻,只可惜...唉...这事就不说了。我不怀疑她有促成这笔交易的能力,但是我不认为她能够想出返金劵的办法来,因为这非她所擅长的,涴纱丫头最擅长的是分析交易中的利益关系,但若让她管理一家酒楼,只怕非她力所能及。”

    柳承变皱眉思索片刻,道:“可是孙儿认为,那陈方圆也没有这等手段,而这其中最大的赢家乃是寇家,非陈方圆,那寇守信如今已经将买卖都交予寇涴纱,而且他也没有这手段,总不可能是郭淡那个傻小子吧。”

    “这也是困扰我的地方。”柳宗成面露困惑之色,但旋即又道:“我怀疑此事背后可能有一位高人在操纵着。”

    “高人?”柳承变吸得一口冷气,旋即凝眉思索起来。

    过得半响,柳宗成突然道:“算了,别想了,这牙行里面本就是暗流汹涌,你不可能发现每一个对手,故此若想要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唯有提升自身的实力。对了,有件事差点忘记与你说了。兴安伯的酒庄最近有酿造出一种新酒来,据说乃是一等一的好酒。而在此之前,兴安伯的酒庄一直都是自己负责出售,但是近年来,他们酒庄的生意是止步不前,故此这一次兴安伯希望能够借这新酒,令他酒庄的生意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据说他打算选择一家牙行合作,负责帮他管理酒庄的交易。”

    柳承变听得面色一喜,这可以一笔大交易,道:“孙儿这回定不会让爷爷失望的。”

    .....

    陈楼。

    “贤侄,这是你佣金。你点点看。”

    陈方圆将一个垫着红绸的托盘推倒郭淡面前,上面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呀。

    郭淡只是瞄了眼,然后点点头。

    陈方圆见郭淡面色平淡,毫无喜色,好奇道:“贤侄,你一次赚得如此多钱,为何却无半点高兴之意?”

    “累了这么多天,仅仅赚了最低出场价,有什么值得高兴的?”郭淡苦笑道。其实这一笔交易在他看来,真的只是娱乐,没有认真对待,也没有从一个资本家的角度去思考,如果是以前的他,他绝对不会这么操作的,在这比交易中他的利益并未最大化,这在资本家的眼里,不算是成功。

    但是他的目的也不是如此,这一千两的佣金,自然不会让他感到半点开心,他真正开心的是寇家渡过了危机,自己的饭碗更加牢固。

    最低出场价?陈方圆愣得片刻,才醒悟过来,当初郭淡言明,低于一两千的买卖,他都不感兴趣,这当然是最低出场价,虽然有些装逼,但他也十分服气,点头笑道:“那是,那是。以贤侄的手段,这点钱,的确入不得法眼。而且,这话说回来,贤侄这一回可真是令我大开眼界,我原以为贤侄只是图这佣金,没曾想到,贤侄还借此一举帮助寇家渡过难关,如今寇家的风头还要压过柳家一头,这若在几日前,可真是无法想象啊。”

    事到如今,他也是恍然大悟,为什么当初郭淡会有那么多看似没有必要的操作,但是结果出来之后,他立刻醒悟过来,佣金只是其次,关键在于寇家借此一举立刻扭转了不利的局面。

    你这不是废话么,我就是想吃这口软饭,才出来娱乐娱乐的,不然的话,呵呵,只怕你陈楼就得改名叫郭楼。郭淡对此只是微微一笑,突然从托盘上拿出两百两,放到陈方圆面前,道:“小侄有个不情之请,还望陈伯伯莫要拒绝。”

    陈方圆忙道:“贤侄怎如此见外,若我力所能及,定不二话,这钱你就拿回去吧。”

    郭淡道:“我想陈伯伯可能有些误会,这钱并不是给你的。”

    ps:长么...那么收藏、推荐、打赏、点击......你们懂得。手机用户看承包大明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45739.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其他小说]重生九零:肥妻,要翻身
  2. [科幻小说]逍遥文明
  3. [其他小说]农家一品食神妻
  4. [其他小说]重生七零:大佬锦鲤日常
  5. [都市小说]佛系科技
  6. [都市小说]筝爱一心人
  7. [都市小说]都市绝代兵王(兵王楚凌云)
  8. [科幻小说]诸天武侠霸主
  9. [玄幻小说]灵天幻梦
  10. [其他小说]凰女天下
  11. [修真小说]打穿西游的唐僧
  12. [科幻小说]剑仙大佬在末世
  13. [玄幻小说]最强掌门从签到开始
  14. [修真小说]七宝妙仙
  15. [玄幻小说]旧日学霸
  16. [玄幻小说]我的系统能具现
  17. [修真小说]青莲之巅
  18. [都市小说]继承两万亿
  19. [科幻小说]太子妃她每天都在突破自我
  20. [修真小说]重生之桃源修真
  21. [穿越小说]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22. [科幻小说]美漫大恶人
  23. [其他小说]病态大佬偏执宠
  24. [都市小说]寻宝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