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穿越小说 > 承包大明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太尴尬了
    “姜兄,你方才...方才怎能将气撒到赵清合他们头上,你这么做会令咱们两边都难做啊!”

    回到住处的黄大效,不免向姜应鳞抱怨道。

    他认为方才姜应鳞没有给予足够的支持。

    刚刚坐下的姜应鳞,噌地一声,又窜了起来,咆哮道:“你说我把气撒在他们头上?今儿我就与你直说了,我气的就是他们,你看看他们干得都是一些什么事,偷税漏税,霸占水流,怂恿百姓打砸抢烧,他们是在拿我们当刀使唤。

    我们是奉命来此监督郭淡的,而不是维护他们的利益,如今为了他们,我们在郭淡面前,是丢人现眼。大效,你听我一句劝,我们言官是以言立足,言出于德,出于理,若无德无理,我们凭何立足?”

    黄大效道:“可是姜兄有没有想过,若无郭淡的出现,怎么会闹成这样,是郭淡先破坏规矩的。”

    姜应鳞道:“难道在郭淡之前,他们就没有偷税偷税,霸占水流?这都是郭淡让他做的?事到如今,你怎么还在为他们狡辩?你真是糊涂呀!”

    “你说我糊涂,我看糊涂是你呀!”

    黄大效道:“他们是偷税漏税,但自古以来,有哪个朝代没有这种事,但是又有哪个朝代出现商人承包州府的情况,郭淡的行为,乃是要破坏我朝立国之本,这凡事有轻重缓急之分,我们首先要对付得是郭淡,而不是对付那些支持我们的士绅。”

    姜应鳞冷笑一声:“这急病虽痛,但鲜有致命,真正致命得恰恰是缓疾。你说得对,历朝历代皆有这种事,但是哪朝哪代又不是亡在这事上面。我言尽于此,听不听由你,关于赵清合与郭淡的事,我是不会再管了。”

    说着,他便回卧房去了。

    在几日前,他其实就已经对这事感到非常不爽,还真是看着黄大效的面子,才跟着一块去的,但是现在他已经忍无可忍,他从未这般丢人现眼过。因为他自身是一个非常自律的人,任何有违道德得事,他是从未做过,故此他总是能够站在道德制高点去指责别人,而别人却抓不到他的把柄。

    但是这一回,他跟赵清合他们站在一块,屡屡被郭淡玩弄于股掌之间,且哑口无言。

    事到如今,他也已经看出来了,人家郭淡早就设好圈套,就等着他们上钩。

    这话说回来,赵清合他们跟郭淡玩蛊惑人心的套路,也真是厕所里面点灯。

    纯粹的找死!

    郭淡可是来自大美利贱最臭名昭著的华尔街,就人家那蛊惑人心的套路,可真是千奇百怪,层出不穷,哪怕天天看个报纸,都能够学得不少。

    在这个套路上,别说开封府的士绅,就是天下士绅一块上,郭淡又有何惧哉。

    其实郭淡是可以先下手为强,就好像他当初在卫辉府一样,只因这回他是受到很多限制,如果他先发制人的话,他也不知道会不会让姜应鳞他们抓到把柄。

    故此他没有一上来就将学院这个大招拍上,而是将这杀手锏藏起来,其目的就是要勾引对方上钩,让对方对自己发动攻击,然后再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如此一来,哪怕是破绽百出,姜应鳞他们也只能把苦往肚里吞。

    打也打不过,道理也讲不过。

    这一下士绅们就被郭淡摁在地上,狠狠地摩擦。

    如此良机,郭淡自然不会放过,立刻趁势而上。

    开始大张旗鼓得招兵买马。

    套路还是资本家惯用的套路,就是以工代赈。

    他得限制商业,他不能利用商业来解决就业问题,故此他只能用大兴工程来暂时缓解这个问题。

    其实开封府的危机就是因为大量的土地兼并,导致许多农民没有田地,同时人口流失,导致税收流失,再加上官员们从中作梗,差点就崩盘。

    而之前郭淡一直都在重农抑商,制定收税规则,并未解决失业问题。

    这二十万两砸下来,失业危机立刻暂缓。

    如今再想找郭淡的麻烦,那几乎是不可能得,上万百姓全指望着郭淡养活。

    而且有不少商人也开始拥护郭淡。

    这才是传说中的寇家女婿,不管上哪里,都是一掷千金。

    他们先前反对郭淡,那是因为郭淡的所作所为令他们非常失望,当初你上卫辉府,那都是洒着钱去的,可是来了咱们开封府,你不但不洒钱,还限制商业发展。

    而如今郭淡砸下两个这么大的工程,此时不巴结郭淡,更待何时。

    郭淡的威望是与日俱增。

    面对如此强势得郭淡,以赵清合为首的士绅阶级,终于抵抗不住,有道是,士绅不吃眼前亏,这沟渠要不开,整个春季都会给耽搁,交税也只交其中一部分而已。

    况且不交税,郭淡这奸商还要收利息,鬼知道郭淡又会想什么办法,逼他们将利息上缴。

    他们是老老实实的将税都给补上,同时严格执行郭淡制定的标准,开沟渠引水流。

    周王府。

    “厉害,厉害,阁下可真是好手段,才几日工夫,便让赵清合等人俯首听命,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啊!哈哈!”

    周王朱肃溱摇头晃脑哈哈笑道。

    其实在这期间他是慌得要命,因为周王府屁股也不干净,而且他的店也都被砸了,这种事可是头回发生在周王府头上。

    如今可算是能够长出一口气。

    “王爷过奖了,这非我之功,我不过是照章办事罢了。”郭淡摆摆手,谦虚道。

    朱肃溱摇头笑道:“这天底下最难得,恐怕就是这照章办事。”

    郭淡哦了一声,旋即哈哈笑了起来。

    这可真是一句大实话啊!

    一番商业互吹之后,朱肃溱又道:“郭淡,你看那店什么时候能够开起来?”

    虽然他得到一笔意外得收入,但是其中要分郭淡一半,可是他也为此付出了代价,他的很多店面可都让郭淡给封了,要知道他可是有很多经济特权,比如说开封府的部分盐税,那都是他的收入,这里面的利润也非常可观的。

    郭淡道:“还王爷再耐心等等,因为这事情还未算完。”

    “这税都收上来了,还未算完?”朱肃溱诧异道。

    郭淡笑道:“缴税那只是他们的本分,我这都还没开始挣钱,我是一个商人,要不挣钱,我来此作甚。”

    朱肃溱听得是一脸困惑。

    .....

    彰德赵王府。

    这赵王一脉,因为在成祖晚年,有过不轨之心,虽然之后的明仁宗放他一马,但自此之后,赵王府就一直默默无闻。

    “王爷,汤阴陈晚仁送来一百石粮食,说是向咱们赵王府交税。”

    管家来到大厅,向赵王朱常青禀报道。

    朱常青愣了下,旋即道:“也就是说郭淡在开封府取得了胜利?”

    那管家回答道:“听说开封府的士绅已经如数向当地的藩王宗室上缴税收。”

    “这商人还真是有些手段。”朱常青嘀咕道。

    开封府发生的一切,彰德府、怀庆府的宗室、士绅都在观望着,因为这三府都被郭淡承包下来,其中开封府的士绅、藩王势力最为强大,如果开封府都顶不住,那他们也就洗洗睡,不要做他想。

    那些士绅一看这情况不对劲,赶紧来缴税,免得以后这面子丢了,沟渠填了,还得将这税给补上,那真是得不偿失啊。

    那管家问道:“王爷,这粮食咱们是收还是不收?”

    朱常青道:“当然收,这送上来门来的,岂有不要的道理,但是咱们也不能跟周王府一样,吊在郭淡那棵树上。咳咳,你就跟他们这么说,让他们别担心,郭淡都没有来彰德府,到底怎样,还不一定,让他们先将粮食拉回去,咱们之间得约定还是有效得,本王也绝对会信守诺言。”

    “小人明白。”

    那管家行得一礼,然后便出去了。

    结果就是赵王府被迫收下那一百石粮食。

    那些大地主可不傻,你赵王装给谁看,到时郭淡一来,你不还得让我咱们交税,现在拉回去,到时还得再运回来,损失更多。

    怀庆府也是如此,那些地主士绅赶紧缴税给当地的藩王宗室,趁着郭淡没有来之前,咱们还能够默契一把,到时情况出现什么变化,咱们还能继续合作,不要为了郭淡撕破了脸。

    .....

    开封府的硝烟刚刚散去,在这不经意间,大家突然发现,整个开封府渐渐变得热闹起来。

    很多外地人士出现在开封府,他们是从四面八方而来,而且越来越多。

    这些人要么就是富家子弟,要么就是官宦子弟,他们可都是冲着私学院来的,这长途跋涉来到这里,本想好吃好喝一顿,哪里知道,开封府有名得大酒楼就没有一家是开门得。

    “这酒楼怎么全都关门呢?”

    “早知这样,咱们就卫辉府多玩几日,这一路下来,还是在卫辉府的时候最舒服。”

    “咱们来此也不是为了吃喝玩乐的,走走走,我们去边上的小酒肆随便吃点吧。”

    ......

    从京城来的人应该是最早抵达开封府的,因为他们最先得知消息,不过他们在卫辉府玩了一阵子,那里现在什么都有,而且在彰德府的承托之下,就犹如天堂一般。

    不过他们毕竟读书人,非常向往来开封府参加这文人得盛会,故此他们也没有玩太久,就赶来开封府,可不曾想,开封府就还不如彰德府,连一家像样得酒楼都没有,全都是小酒肆、小茶肆。

    两个年轻人来到一家酒肆,门都没有进,一个酒保就赶紧出来,“真是抱歉,小店马上就要打烊了。”

    那年轻人惊讶道:“这正午都还没有过去,怎么就打烊呢?”

    他身边的人听到里面是热闹非凡,道:“你们这的生意不错呀!难道这是你们开封府的习俗?”

    那酒保哭丧着脸道:“就是因为生意太好了,从上午到如今,小店一直都是满得,小店准备的酒菜都卖完了,只...只能关门。”

    “......!”

    那两个年轻人无言以对。

    没有谁能够想到,来到堂堂开封府,有钱都吃不上饭,连口茶都喝不上,只能说他们来的时机太不对了。

    郭淡刚刚重农抑商,他们就来了。

    太尴尬了!

    赵家大院。

    “老爷,得赶紧开门,如今客人这么多,如果咱们酒楼都能开门,咱们交的那点税都算不得什么,很快就能够赚回来。”

    专门帮赵清合打理买卖得管家,是急得直蹦跶。

    他做了这么多年买卖,就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看着白花花银子,就是不能挣,边上的小酒肆都tm已经快撑死了,每天都是午时就关门。

    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赵清合也郁闷死了,道:“我也想开门,但是郭淡不让。重农抑商,重农抑商,是哪个蠢材想出来得,真是气死我了。”

    那管家道:“老爷,咱们税也交了,沟渠也整改了,没有必要在乎这点面子,您去跟郭淡谈谈吧,先把这店开起来再说,我听说还有很多人在路上,且来的都是有钱人,这要是错过了,可真是损失惨重啊!”手机用户看承包大明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45739.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