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穿越小说 > 承包大明 > 第四百八十章 就怕舔狗有文化
    徐姑姑虽未言明,但也并未否认认识那两个疯老头。

    郭淡知其多半是认识,心里估计这两老头肯定又是传说中那大隐士,不过他倒是没有什么收集人才的癖好,资本家还是尚功利,隐士个性孤傲,难以控制,关键也不见得能够帮他赚钱。

    不能赚钱,那养着有个屁用。

    他是更喜欢曹小东。

    故而郭淡也未就此多问,继续往潞王府行去,来到潞王府前,只见门前挤满了人,人人仰头望去。

    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只见潞王府的台阶上挂着一张巨大的棋盘,棋盘上面是黑白相争。

    忽见一小厮跑上台来,跟站着棋盘旁的一个中年男人,嘀咕了几句。

    中年男人立刻用长棍挂上一颗白子。

    人群中发出阵阵惊叹声。

    许多人更是连连称妙。

    郭淡这个连入门级别都没有达到的商人,也不知他们为何称妙,对此只是微微一笑。

    虽然他看不太懂,但这一切可都是他的杰作,而这里的人也不过是他棋盘上的棋子罢了。

    体育联盟中最先开始比赛的就是象棋、围棋和扑克,因为象棋、围棋以前就有比赛,不少人都有此类的经验,扑克虽是一种新玩法,但本质跟前两者也差不多,故此很快就能够开赛,至于足球、马球这些体育运动,可就还得筹备筹备。

    大家可都还在摸索中。

    不过象棋、围棋、扑克比赛在恁地短得时日内就取得如此成功,这也促使着商人们加大对于俱乐部的投资。

    这是能够赚钱的。

    回头看去,郭淡见徐姑姑凝目思索着,于是道:“居士想要看完这一盘吗?”

    徐姑姑收回目光来,笑道:“白子已败,无须再看,我们走吧。”

    便往里面走去。

    “真的假的,这么多人叫好,怎么可能会输?”

    郭淡嘀咕一番,又瞟了眼那棋盘,才跟了过去。

    这人都堆在门口,潞王府内人流可是比以往可是要少得多,来往行人多半都是在里面上班得。

    “无思。”

    听得后面一声叫喊。

    郭淡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老者与一个中年男子走了上来,不禁面色一惊,眼中竟流露出一丝惧色来。

    那中年男子体态微胖,慈眉善目,面色红润,倒也没有特别之处。

    关键在于那位六十岁左右的老者,竟是留得一头短发,颏下微须,身着卫辉府刚刚生产出来的那种衣裤分离的运动衫。

    看上去,他倒是更像一个穿越者。

    难道是他乡遇故知?郭淡暗自皱了下眉头,他都能够穿越,他岂能保证别人就不能穿越。

    徐姑姑见得二人,却是喜出望外,行得一礼:“晚辈见过白泉居士,海若居士。”

    那老者却是一挥手,颇为不满地哼道:“什么晚辈、长辈,我向来不喜这一套,你出身于宦官世家,就是恶习难除。”

    中年男子抚须笑而不语。

    徐姑姑对此只是莞尔一笑,又赶忙向郭淡道:“郭淡,这二位便是我邀请来的名士,这位乃是白泉居士,这位乃是海若居士。”

    “啊?哦。”

    郭淡这才回过神来,正欲拱手行礼,忽又想起方才那老者话,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打招呼。

    “你...你就是郭淡?”

    那老者睁大眼睛,打量着郭淡。

    郭淡木讷地点点头。

    “嗬哟!原来阁下便是那郭圣人。”

    老者吸得一口冷气,突然拱手一礼,激动不已道:“失敬,失敬,久闻郭圣人大名,如雷贯耳,虽你我之前素未蒙面,但贽已将圣人视为老师,心中仰慕之情,难以言表,今日得见,纵使了却残生,也是死得瞑目啊。”

    郭...郭圣人?郭淡是呆若木鸡,你不是不喜欢这一套么?怎么...怎么你玩得比她还溜?还要露骨?

    这舔狗不得好死啊!

    他又缓缓转过头去,看向徐姑姑。

    徐姑姑似乎也有些意料未及,神色稍显有些尴尬,道:“二位前辈,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不等她说完,那老者便怒斥道:“难道要换个地方,我才能仰慕郭圣人?可真是岂有此理。”

    “......!”

    哎呦!你别叫了,再叫我会被打的。郭淡心虚地左右瞄了眼,好在周边无人经过,赶忙小声道:“二位若不嫌寒舍简陋的话,可去寒舍一叙。”

    老者激动道:“圣人邀我入屋?”

    我只是请你坐一坐,可不是什么py交易。郭淡被这老头盯着有些难受,生怕他有某种的企图,心下慌慌,情不自禁瞄了眼杨飞絮,这才定了定心神,点点头道:“请。”

    “请!请!”

    老者激动的手都哆嗦起来,真不像似装出来得。

    郭淡这下敢肯定,这老头应该不是穿越者,多半又是一个疯子。趁着那二人不备之际,他纳闷地瞥了眼徐姑姑,低声道:“你这请得是些什么人呀?”

    徐姑姑眉宇间透着一丝尴尬,嘴上却道:“你也真是难以伺候。”

    郭淡当即一脸冤枉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徐姑姑道:“我若请得如苏煦那样的大名士前来,你定会怪我,而他们恁地敬仰你,你也要怪我,那你到底要找什么人?”

    “......!”

    郭淡被怼是哑口无言。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若是苏煦那样的大名士,岂会看得上郭淡,这一见面,不得将他劈头盖脸教训一顿,他当然会不开心,这老头马屁拍得都已经没有了下限,应该也比教训要强啊。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教训多了,猛然被人这么夸,郭淡总觉得浑身不自在,他真的宁可被教训。

    念及至此,他心想,难道我有某种情节?

    他哆嗦了一下,摇了摇脑袋,让自己不去想那些,又悄悄向徐姑姑打听了下这二人。

    方知那老者名叫李贽,进士出身,曾担任过云南姚安知府,那中年男子名叫汤显祖,如今在南京任太常寺博士,其实也就是有品无权的芝麻小官。

    但毕竟都是官员出身,而且老者还当过知府,却来舔他一个商人。

    这不是疯子是什么?

    郭淡摸了摸额头,低声问道:“正常吗?”

    徐姑姑道:“他只是仰慕你而已,你何时变得这般没有自信?”

    “呃...!”

    郭淡无言以对。

    行得一会儿,来到自己的住处,郭淡便道:“二位请坐。”

    “圣人请上坐。”

    李贽毕恭毕敬道。

    这里可没有外人,郭淡真心忍不住了,道:“前辈,我不过是一个小商人而已,这圣人可真是当不起啊。”

    你要高待遇,你明说,我给还不行吗,舔的这么生硬,真是太可怕了。

    李贽却道:“想那孔孟二人是张口礼乐,闭口仁义,可他们一生都与君主、贵族为伍,不曾救得半个百姓,然而,他们却被世人称之为圣,反观郭圣人,以谦卑之态,养活了千千万万百姓,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称之为圣,何错之有?”

    郭淡顿时呆若木鸡。

    徐姑姑道:“若要国泰民安,需以仁政治天下,天下间,唯君主可施以仁政,孔孟二圣与君主、贵族为伍,并非是贪慕虚荣,实乃规劝君主,施以仁政,惠及百姓,乃大善之事,故而被世人尊之为圣。”

    “是否贪慕虚荣,这我可不敢说,毕竟我又不认识他们,只有你认识他们。”

    李贽讽刺一句,又道:“不过话说回来,就算如此,郭圣人也要胜于他们不止一筹。若无圣上支持,郭圣人只怕也承包不下这卫辉府,同是辅助君主,为何差别又是如此之大?

    那孔孟穷极一生,也未能惠及半个百姓,所效力之国,皆被尚法之秦灭亡,至于的程朱理学,更是一派胡言,狗屁不通,这儒家之说,实在是难以令人信服。而郭圣人不过用两三年间,便救得千万百姓,且为国家增加收入,国泰民安,不过如此,他们都能称圣,那为何郭圣人不能?”

    徐姑姑脸都红了,争辩道:“孔孟二圣虽未能成功,但是他们的思想却影响着后人,为世人引路,你又怎能因一时成败而论英雄。”

    李贽哈哈一笑:“这与‘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是一个道理啊!留下来得也不见得就是好的。况且郭圣人都已经赢得当下,你又怎敢笃定,他的思想就不会传承下去。”

    徐姑姑是头疼不已,偷偷向一旁的汤显祖递去两道求救的目光。

    汤显祖视若不见,低头偷笑。

    这舔狗不可怕,就怕舔狗有文化。

    舔的郭淡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道:“多谢前辈看得起在下,前辈尊我为圣,那是前辈您个人的看法,我等自也不便多说什么。但晚辈到底是一个商人,这利字当头,前辈若叫我这一声圣人,能够为我带来万贯家财,那我是举双手赞成,可问题是前辈这一声圣人可能会为我带来的无尽麻烦,这会令我损失不少钱财,所以我只能与前辈保持距离。”

    光这一声“圣人”,可就不能在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妙哉!妙哉!”

    李贽惊呼道:“圣人这番高论,可真是清新脱俗,更是胜过儒家千言,贽不叫便是,不叫便是。”

    说着,他忽然想起什么似得,突然从袖中掏出一本书籍来,“贽仰慕圣...阁下已久,近半年来,一直都在打听阁下的事迹,且编写成传,还请阁下过目,看看有没有写错,若有错,还望阁下帮我指出,我好改正。”

    他...他不是装的?

    郭淡看了眼那本传记,是彻底无语了。手机用户看承包大明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45739.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