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宗 > 第358章 一柄剑
    群山晃动,处处烟尘四起,一座座山峰在此刻几乎全都成了光秃秃的一片。

    那一尊高达数百丈,无数树木根系,藤蔓纵横交织而成的巨大木魅发出雌雄莫辨的咆哮。

    怒!

    木姥姥心中狂怒。

    任谁突然被偷袭,一招险些要了老命都不会有什么好脾气。

    遑论是他这样生于幽冥,长于阴煞的木魅?

    这三天里,他无时无刻的都在继续,甚至不惜毁了满山大树换取短暂力量。

    “好妖孽!”

    德性神色动容。

    这群山之间的木灵之气几乎全都被老妖汇聚而来,此刻这老妖比起之前强了何止十倍?

    但他知晓,这样的力量不可持久,正如小儿抡大锤,甚至过后还会有严重的反噬。

    只要撑过这段时间,这头木魅必死无疑!

    几乎一瞬间,德性的警惕已经提到最高,宽大的僧袍一下鼓起,佛光迸发:

    “唵嘛呢叭咪......”

    轰!

    千百藤蔓交织而成的一只只巨手裹挟着数之不尽的天地精气轰然拍落而下:

    “唵你个秃头!!”

    百臂千手齐动,无数大树根须藤蔓舞动夜空,几乎一下遮天蔽日!

    恐怖!

    这样的场景,何其之恐怖?

    “我......”

    狐道人一句话都未曾吐出口,已经伴随着被一巴掌抽爆的金光佛力抛飞了千百丈之远,重重砸落群山之间。

    以他妖兽体质,都差点被砸的闭过气去。

    但他不及多想,抬头看去。

    只见半空金光闪烁之中,一口香炉轰然落下,迎风涨大,迎上那巨掌拍击。

    两者碰撞之间,发出轰隆隆巨响。

    气浪翻滚中,德性老僧拉扯出百丈气流,也是一头砸在了山林之中。

    硬生生从天上,被直接拍在了地面上,落地之后余势不减,在山林中拉出长长沟壑,整个人几乎砸进了地底!

    下一瞬,

    无数藤蔓根系组成的大手,好似狂风暴雨一般捶打在地面之上。

    真正意义上的狂风暴雨!

    狐道人狂退千丈又百丈,遥遥的看着那木魅将一座座山峰生生的砸平,杂碎,将大地都砸的‘咚咚’作响,不由的心神摇曳,骇然难言。

    心中也是不由的侥幸,若是自己之前出卖了木姥姥,这一波,怕是就被活生生锤死在这荒山里了!

    焦源寺之中的几个和尚全都脸色惨白,看着这好似天灾的一幕全都懵了。

    这,这木魅恐怖到这个程度。

    院主之前是如何将其重创的?

    不止是德性等一众和尚,安诺县城隍府,清河县外孤山道观中,通过种种手段观看这一战的裴元华与贾安,也全都是一惊。

    他们当然知晓这木魅与幽冥界有关,据说是某个幽冥界大人物派遣来阳间人世的,但却绝没有想到,这木魅本身能够强横到这个地步。

    那德性可不是一般人,是那如意僧的嫡传后裔,修持着如来九印之一的降魔印,本命大成已经接近入道的大高手。

    在如来院第三代弟子之中也属于最为顶尖的几人之一。

    就这么被锤到了地下?

    “这木魅......”

    城隍府中,裴元华脸顿时一沉。

    这对于他来说不是好事,如果如来院此次失败了,又有什么脸立足安诺县乃至于梁州府?

    就算有州城隍公良深的鼎力支持,也根本没办法说服天意真人。

    这差事办砸了,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好!好!好!”

    截然相反的,贾安心头无比畅快。

    他也没想着这木魅能绝地反杀,但这个局面对于他来说,自然是极为有利的。

    如果这德行被生生锤杀在此,那么如来院的计划还未功成就要夭折。

    连一州一府一县都摆不平,你如意僧如何有脸面与教主相争?

    他身侧两个道人也明白这个道理,心中也尽是喜色。

    轰!

    轰!

    巨响之声好似狂风暴雨一般响动着。

    极远处山神庙彻底被扩散的波动震的化作齑粉,李飒狼狈的站在一边,看着极远处不知多高,正在捶打地面的怪物,直吓的双腿发软,心跳如鼓。

    “不,不好!”

    胆战心惊之下,李飒突然心头爆炸。

    山林之中野兽凄厉的惨叫此起彼伏,不知多少野兽受惊,疯狂逃离着。

    自己,首当其冲。

    他想跑,但转瞬想起之前仙人的话:“不行,哥救命的药草......”

    他环顾左右,看到远处一道沟壑,一咬牙,钻了进去。

    祈祷自己不会被踩死,祈祷药草没有被踩死.......

    远处山巅之上,安奇生长身而立,看到这一幕也不由的赞叹。

    修行九关九重天,同样包括着妖,鬼,魔。

    虽然略有不同,差距却不算多大,这头木魅,也是修行第四境的修为,等同于本命境界,只是这木魅的积蓄太过深厚,加之数日沟通大地地脉,群山草木。

    这一瞬间迸发的力量,已经超过了本命境界的极限!

    入道百里动,这样的威能,已然是入道之威了。

    再进一步,弹指千里杀,那就是真人之境了。

    那木魅捶地越发急促,传出的巨响好似雷霆翻滚,恐怖的一塌糊涂。

    安奇生静静看着这一幕,却丝毫没有插手的念头。

    对于他而言,妖鬼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些和尚也不是,打生打死与他都没有什么关系。

    不过,听着四周此起彼伏的兽吼声,还是不由皱眉,兽潮一起,危害就很大了。

    “去吧。”

    他放开怀里的黄狗。

    黄狗自然懂得他的心意,自他怀里跃下的刹那,已经迎风涨大,倏忽间已经化作一头肩高七尺,毛发宛如雄狮一般浓密的大犬。

    任谁来看,都无法认为这是之前的那头黄狗。

    “嗷呜!!”

    黄狗一跃登上山顶,仰头对着无月阴沉的夜幕发出一声经久不息的咆哮之声。

    多日洗涤,黄狗一声筋骨早已被安奇生彻底换了一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血脉,早已发生了某种不可预料的蜕变。

    这一声咆哮远远回荡在山林之间,纵然是那木魅一声高过一声的捶打声都没能彻底掩盖。

    继而,一声声的咆哮此起彼伏的响起。

    狼嚎,虎啸,鸟鸣,各式各样的野兽也都发出咆哮来响应。

    嗷呜~

    黄狗一跃而下,向着山林之中奔跑而去,不时的发出一声声的咆哮,规束兽群。

    它的动作极快,踏步风流相随,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安奇生看了一眼,眸光又自落在那高达数百丈,比起山岳还要高大的木魅之上。

    这头木魅本身的境界无法操纵这样等级的天地灵气,已经要到强弩之末了。

    “死!死!死!”

    夜幕之中鬼怪嘶嚎:

    “秃驴,你怎么还不死?!”

    千百手臂舞动,好似千百龙蛇当空乱舞,木魅发出凄厉惨绝的怒嚎之音。

    汇聚山川精气,掠夺满山草木精华,他所要承受的痛苦绝不比那德性少上半分,甚至于还要强烈太多。

    巨大的木魅狂吼着捶打大地,大地波浪也似的蠕动着,德性老僧疯狂逃窜,地鼠也似被打的遁地不敢冒头。

    但任由他遁地术如何高明,在这木妖的主场,在这样的疯狂捶打之下,也不可能全然躲得过。

    周身筋骨不知被震断了多少,七窍之中尽是血液横流。

    “怎么可能?这木魅怎么会如此恐怖?”

    德性无法淡定,内脏剧烈颤动的痛楚提醒他,在如此下去,他这具肉身就毁于一旦了。

    天下修行者都知道肉身的重要,如来院以肉身入道,哪里能不懂这个道理。

    砰!

    终于,他再也无法忍耐。一下破土而出,十指诸多变换,不顾口中鲜血狂涌发出雷霆怒吼:

    “大威天龙,世尊如来,般若巴麻空!”

    十三个音符好似实质一般自他口中吐出,没入那一口自他眉心跳跃而出的丹炉之中。

    他也拼了!

    短短十三个字符,每一枚都蕴含着他一年修持之佛力,这一口吐出去,他一十三年苦修就毁于一旦!

    境界,几乎都跌落到本命之下!

    但如此之大的代价,也不是没有效果。

    下一瞬,那一口香炉已然破空而起,搅动着群山之中的天地精气,迎风涨大,化作亩许大小,吞吐骇人金光拉扯长长气流一下撞断了不知多少藤蔓根须木掌,

    向着那木魅头颅砸去。

    “秃驴,去死吧!”

    无尽痛楚充斥心头,那木姥姥为之癫狂也似,此时见得那丹炉宛如山岳一般砸向自己的头顶,竟然都没有丝毫回护的心思。

    百臂千手齐齐抽打而下,不提其威势如何,只是那搅动的气流已经吹的无数大树枝干冲天而起。

    “不好!这木魅想和我同归于尽!”

    一口鲜血喷出,德性身上的气息已经降至最低,眼见千百手臂打下,不由的目眦欲裂:

    “一头木妖,一头木妖而已.......”

    他心中升起无名之火,只觉那城隍,贾安都不安好心,故意隐瞒如此情报,一时间恨不得杀了他们。

    “不好!煞气入心!”

    转瞬,德性回过神来,见得这一击锤下,终于认命一般,自怀里取出木质吊坠,捏碎。

    轰隆!

    就在德性捏碎吊坠之刹那。

    天穹陡然之间天色为之一片明亮,无数道金光迸现而出,纵横交织之间勾勒出了一张威严笼罩,充塞了半边天空的巨大面孔。

    那面孔极尊极贵,浮现之刹那,便有阵阵禅唱随之而生,继而,天地精气随之而动,化作道道金莲飘荡而下。

    一时间,夜幕宛如化作了佛国。

    那一张面孔,就如同真佛一般,神圣不可侵犯,威严不可直视。

    佛面俯瞰群山,漠然开口:

    “妖孽!你好大的胆子!”

    一声不高不低的斥责之音,穹天之上却有千百雷蛇为之肆孽而出,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大动静。

    这动静如此之巨大。

    遥隔三百里的安诺县城都为之嗡鸣震动,无数人从睡梦之中惊醒,只觉心头莫名压抑,好似要大祸临头一般。

    “如意僧!”

    “如意僧!”

    看到这一张面孔的刹那,安诺县,清水县中,贾安,裴元华两人的头皮都是一炸,心中顿时生出惶恐来。

    他们当然知晓这面孔的主人是谁。

    如意僧。

    这尊如来院千年以降唯一一尊证了金身的大高手。

    佛门金身等同道家元神,这如意僧可是天下绝顶,是真正能够与天意真人抗衡,甚至争夺国师的大人物。

    咔咔咔~

    佛面出现的刹那,山林之中的木魅便如遭雷殛,偌大身躯已经一动不能动,甚至于,在这一声斥责之下,整个身躯已经开始土崩瓦解。

    大块大块的根须,藤蔓脱落而下。

    一声斥责,竟就要死去!

    见得这一幕的所有人全都为之胆寒,只觉心神都在颤栗,贾安更是第一时间关闭了玄光术,元神真人神通广大,一道目光都能震杀他。

    裴元华也是不敢再看,但就在他要关闭香火镜之时,面色突然一凝。

    他看到了一柄剑。

    一柄普普通通,毫无神异的剑。手机用户看诸天大道宗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4793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