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修真小说 > 一个人的仙境 > 第333章 【发现端倪】
    高阳勋斜倚在一轮沙丘下方,脸色异常苍白,左手齐腕而断,包裹伤口的白布已被鲜血浸透。既便如此伤重,他脸上依然露出笑容,望着为他更换伤药的温如仪。

    不远处,那个小女孩模样的龙馥儿身影时隐时现,如同沙漠里的变色蜥,变幻不定,着实是最佳望风放哨。

    同围还散落着赵休等几个警戒的男女弟子,却没有看到方剑吟。

    正小心揭去裹伤布,看到创口的瞬间,温如仪脸色一白,脱口而出:“不对啊,怎么会这样?”

    高阳勋低头看去,也微感惊讶,断腕伤处依然在源源不断渗血,一滴滴坠落,渗入黄沙,也正因为这样长时间慢性失血,才造成他脸色如此苍白,体虚神疲。

    确实很不对,因为他断手是发生在两天前,随后他就用当初从罗霄那里弄到的止血灵药敷伤,正常情况下应该很快就会结疤、恢复,然而现在却依然在滴血……

    “药不对吗?”温如仪不顾吸灵,拿出灵植仔细辨认,甚至还摘下一片咀嚼,嘴角沁出靛沫,秀眉微皱,“是这药没错啊,奇怪了。”

    高阳勋阻止不及,感动不已:“如仪,你没必要这么做……”

    温如仪截口道:“是你没必要这么做……”

    同样一句话,意思大不同,因为高阳勋的手腕,就是为了掩护温如仪从重围脱身而被一名鬼修以神魂攻击,在他恍惚的瞬间斩下的。如果不是方剑吟奋身来救,被斩下的可就不止是手腕了……也正因如此,才来不及抢回断手,无法接上。他这位乾元国宗室之秀,从此成为独手人。

    高阳勋苦笑,明智住口,再说多就矫情了。

    温如仪把灵药捣碎敷伤,同时仔细观察,渐渐地看出苗头,眉尖挑起:“你流失的不是一般的血,而是带有本源灵气的精血……为什么会这样?”

    “我知道为什么。”赵休不知何时出现在二人身侧十步之外,他的脸色比高阳勋好不了多少,眼窝深陷,形容枯槁,仿佛老了二十岁。很明显,这么些天过去了,他的伤势非但没好转,反而更重,能活到现在简直就是奇迹。

    “为什么?”二人异口同声。

    “因为这里是绝灵之地,专吸天地灵气,修真者的血液富含灵气,尤其是本源精血,更是灵气浓郁。”

    二人若有所思点头,听上去确实有道理,只是……

    “我们也曾困于绝灵之地,也不乏争斗打杀,却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温如仪抬头看着这莽莽天地,喃喃道,“难不成是这荒域与它处不同……”

    她不能不忧心,因为再这样下去,高阳勋绝对熬不了多久,而眼下距离胜负还遥遥无期。这个曾经负她的男子,用一只手赎了罪,虽然对其人再难生情,但他落得这个结局却是因自己之故,又岂能眼睁睁看着他如此惨淡收场?

    “我们要离开这里!”温如仪站起,神情坚定道,“这场糊涂仗,我们不打了。”

    “走不了的。”赵休毕竟是上域之人,更了解内情,向天空指了指,“先不说你未必有足够的灵力驭使飞梭舟,就算你灵力强大,达到真罡级,消耗比吸收更快,能成功脱离此绝灵之地,在荒域周边接近下域之处,至少有五艘浮空飞舟在巡逻,发现逃兵,就只有一个下场。”

    高阳勋也点头:“东胜国有几位高官是从我乾元国走出来的,在灵谷修炼时曾到访,对我言及此事,虽含糊其辞,但基本不差,便如赵师兄所言。”

    温如仪眼里满是痛惜看着高阳勋:“难不成,就眼睁睁看着高阳兄……”

    高阳勋轻轻抚摸断腕,咧了咧嘴:“生死有命,就像我的手一样,你不知道哪一天就会失去……”

    温如仪再不能呆下去,捂嘴转身疾奔而走。

    赵休看看高阳勋那张与自己越来越接近的脸,苦涩笑道:“看来你的心情只有我这个同病相怜的家伙才最为了解。”

    高阳勋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问道:“方师兄去哪了?”

    “之前陈宪说有所发现,他们一块往东去了……看,他们回来了。”

    由于不敢轻易放出真元,方剑吟与陈宪此时完全应了风尘赴赴这个词,满头满脸,连眉毛、睫毛都沾满了沙尘,看上去很是滑稽。

    二人只用清水洗了把脸,连头发都顾不上打理,便把所有人召集过来。其实人也不多,全加起来不到十人。

    看到人来齐了,陈宪急切开腔,语出惊人:“荒域有古怪,这里可能是个超级祭坛!”

    众人听得发懵,温如仪似有所悟,也不去问他们是如何确认的,只问道:“是这里么?范围多大?”

    陈宪张开双臂,划水一样画了个圈:“所有的、整个荒域,都是!”

    一句话震得在场所有人半天说不出话。

    “怎么可能?”

    “你怎么知道?有何依据?”

    “你的意思是皇朝、八大上宗与四大公国设了个局?你知不知道这话传出去的后果?”

    众人纷纷责问,陈宪却老神在在,这样的场面他见多了,几百人的大场面他都领教过,眼前这几只大小猫完全不放在他眼里。

    而方剑吟则在一旁沉默不语,丝毫没有插话的意思,显然是猜到了眼前的状况,完全撒手,交给陈宪处理。

    直到嘈杂声渐渐消失之后,陈宪才又开口:“先问大伙一个问题。要说实力,我知道,大家也都知道,我是最垫底的那个。但这近半月以来,那么多三转、四转,甚至五转的都死的死,残的残,为何我区区一个一转,却活到现在?”

    有人嚷嚷道:“少卖关子,别人不知你底细我还能不知?你陈宪别号‘陈土行’,天赋变异擅钻地打洞。若是别处你未必能活到现在,但在这沙漠,简直就是为你量身订做一样。”

    众人听得皆哄然而笑。

    陈宪也抚掌微笑,旋即少见的肃容道:“没错,正因为小弟有这一天赋技能,所以才能有所发现。前日小弟外出打探,误陷流沙,坠入地底深处,结果有了惊人发现——就在地底,我们的脚下,有一丝丝细微到几不可见的血气,正不断往一个方向飘去。小弟惊异之下,循血气飘行方向找了一阵,最后实在顶不住钻了出来。回来后告之方师兄此事,方师兄与我一同前往探查,结果发现,那些血气全是战死的各族选战者的精血,而血流汇宗的地点,则在沙漠深处!”

    这一次,场上没有说话,安静,或者说是沉寂。

    许久,才有人看向方剑吟:“方师兄,陈师弟说的话……”

    “都是真的。”方剑吟是剑修,从来只让剑说话,本人则偏沉默,但这短短四个字却足以说明一切。

    温如仪突然站起,看了眼高阳勋,道:“我相信方师兄与陈师弟的话,高阳兄的情况大家都看在眼里,确实符合这样的情况。这荒域,真的、就是个、巨大祭坛。”

    众人纷纷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方剑吟环顾一圈,沉静道:“你们怎么办我不知道,但我却是要去看看,究竟真相如何。我要弄明白,我们是苍生的棋子,还是某些人的棋子!”

    “好,我们一块去!”

    几乎没人有异议,因为在这荒域,合则力强,分则力弱,想要活下去,就得跟随强者。方剑吟既然决定一探究竟,他们愿不愿意都得跟着,就连高阳勋都不例外。

    温如仪却提出异议,希望不要全都去,留下一部分人,包括高阳勋与赵休。

    方剑吟沉吟,也觉得有理,正要开口。

    高阳勋却道:“不,正好相反,你们需要我,没有我,你们未必能找到祭坛所在。”

    众人大讶,这是何意?

    “很简单,我们不可能都像陈宪一样土遁,只能走地面,而陈宪也不可能时时发动土遁,他可没那么多真元可耗。那么要如何追寻血气方向呢?”

    众人一想还真是,就连陈宪也都认可,土行之术不是随便能玩的,更不用说在这绝灵之地,每施展一次都堪比剧烈打斗一场。

    温如仪狐疑看着他:“你有办法?”

    “对!”高阳勋抬起断腕,一脸平静道,“它,能指引我们前往——如果真有祭坛存在的话。”手机用户看一个人的仙境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49651.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