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其他小说 > 我的天师女友 > 第25章 往事(二)
    “….那一年,我家小兵刚好28,尚未成家,而陈丽宛跟他年纪相若,也是公司里最说得来的人,日子久了,小兵对她有了意思,想找她做女朋友,我也没反对,只是陈丽宛怎么说也是公司里的人,我怕强子不同意同事在公司里搞恋爱,便私底下和他说起这事,当时他并没有反对,但表情却怪怪的,那时我也没想那么多,也就权当他答应了,却不知我没有阻止小兵去和陈丽宛交往,后来才发生了诸多不快。”

    李老爷子望向窗外,我却在想,原来他还有一个儿子,现在老子住院了,这儿子也不知跑哪去了,竟然这么长时间了也不来探望老爷子,真没孝心。

    “……小兵啊,是个好孩子,人厚到,又专一,和陈丽宛交往那会,天天像个傻小子一样乐呵呵的笑着…“李老爷子露出缅怀的神色,但神情又迅速暗了下来。“……但自从和陈丽宛好了之后,强子却总是有意无意地刁难他,一时说他业务跟不上去,一时又说他总做错事,开始时我还以为小兵因为恋爱的关系而落下了工作,但到后来,连我也看出强子是在有意为难我家小子,到了那一年年尾时,他们还在办公室里大吵了一架,自那一次起,小兵和强子的关系跌到了低谷……”

    “那一年过年时,强子来和我拜年,我把他拉到房间里,连我家老婆子也给我轰在客厅,我要私底下问问他,为什么这样来为难我家小子。”说到这,老爷子的神情非常懊悔,像是后悔和强子有这么一次谈话似的。

    “那时我越说越气,最后几乎是指着强子的鼻子骂,虽然在公司他是老板,但出了那门,我便是他的长辈,强子也不敢答话,只是一个劲的苦笑,等我的气稍微消了一些后,他才说出心里的苦衷。”

    这时,缴完费用的小夏也回到了病房中,老爷子像是不知道她进来一般,仍继续说他的话,小夏用手指在嘴边“嘘”了一声,示意不要打断老爷子的话,她也跟着找张椅子坐在我的旁边。

    “原来那陈丽宛和强子早就认识,而且,而且他们两人还是相好的,强子那时是三十多岁的人,在乡下原有一房亲事,但他和他老婆感情一直不好,后来强子去深圳打工时认识了陈丽宛,两人便好上了,待赚了钱,强子便到A市来发展自己的事业,由于陈丽宛和他的关系不便曝光,他也就没说,谁知道小兵会喜欢上陈丽宛,而陈丽宛又居然和小兵好上了,说到这时,强子一个劲的说,舅,我对不住您和小兵,让这么一个女人影响了咱俩的关系。后来强子走了,我气极,想不到陈丽宛是这么水性杨花的女人,以前是和强子好,现在又来勾引我家小子,那天晚上,我便对小兵说,让他和陈丽宛断了这关系,小兵不解,一个劲问我为什么,我怕把真实情况告诉他会伤了他的心,便没把实情跟他说,只是斩钉截铁地要他和姓陈的分手,到最后,我们还吵了一架,我告诉他,如果他不和那女人分手,我就当少生了他这个儿子,那时他气疯了,大概认为我不可理喻,便一气之下甩门走了…”

    李汉林长长叹了一口气,过了良久,才继续说道。

    “…那晚过后,小兵和我常常为了此事吵架,等过了年,他留下一封信便走了,说是不想违逆我这个做父亲的意思,但却觉得对不住陈丽宛,干脆跑上北京打工去了,自那之后,他只是差三隔五的地打电话回来报平安,我们父子的关系却淡了下来,不过那时候,我想这样也好,不用被那女人缠着,哪知小兵走了一个星期以后,陈丽宛便找上门来,说是她和小兵是真心相爱,希望我能成全他们,我当时怒极了,如果不是为了这个女人,我们爷俩和强子如何会弄到现在这么僵,那时候我直接把这女人轰出了门外,她临走时,用非常怨恨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至今我还不能忘怀,就像刚才她在火场中看着我一样,带着无尽的怨恨和毒辣……”

    说到这时,李汉林突然连连咳嗽起来,小夏连忙站起身,轻轻在他背后一按,这一按可大有文章,小夏把自身一丝灵气渡入了老爷子体内,顺着他体内穴道迅速地走了一个周天,让他的气血得以顺畅。

    李老爷子惊讶地看了小夏一样,却始终没有说些什么,只是眼神中颇有感激之色。

    “自那打后,陈丽宛和强子时常发生口角,公司虽然越做越大,但内部的矛盾却在不停的激化着,我想向强子辞掉这份工作,又看他一个人也怪不容易的,也就把此事一拖再拖,到了第三年的下半年,强子不知什么原因,和陈丽宛几乎是水火不容,无奈当时陈丽宛已经升任为业务主管,手头里掌握公司绝大部分的客人,强子也不敢随便辞掉她,于是公司便在这两人磕磕碰碰的日子中过来了,一直到下一年的夏天,公司终于出事了……”

    我和小夏相视一看,心想终于说到重中之重的事情上来了。

    “那一天晚上,只有我和陈丽宛在加班,我是因为要整理那个月的报表才忙到十点多钟,就在我要下班时,强子上来了,他的脸色相当难看,是那种黑着口脸却又带着一丝狠色的神情,现在想来,那时的强子就像一条受了伤害的狼,要狠狠的反扑它的对手,但那时候,我哪知道这些,强子见到我,脸色缓了缓,低声问我有没有看到陈丽宛,我说她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他点点头就要走开,我拉住他问什么事,他也没说,只是甩开我的手,狠狠骂了句那个戝货,那时他们吵架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但这次我看强子他恼怒无比,害怕他们搞出一些什么事来,我连忙拉住强子说,有事好好说,可别动手动脚,强子站了一会,然后跟我保证他不会乱来,我这才离开,但回到家后,心里却一直不踏实,就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到了第二天,果然出事了,公司被一场大火烧得一干二净,连陈丽宛也烧死了,我直觉这事和强子有关,等他协助了消防部门的调查后我找上他,问这事是不是他干的,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定,只是心灰意冷的回避我的问题,最后他离开时,我心里一直七上八下,不知道该不该把情况反映给警察部门知道,又想强子现在可以算是一无所有,又是自家亲戚,我不忍心再给他雪上加霜,便决定把这件事忘了,至今我也不知道,那天晚上他和陈丽宛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老爷子,那早上那场火灾,你是不是见到陈丽宛了……”

    我伏在老人耳边轻轻问道。

    李汉林全身一抖,最后还是点点头。

    “她来找我,我知道她一定会回来的,那时她死的那么惨,就算强子有千万个理由,他怎么会下得了那种狠手……”

    “李老先生,那你知不知道张立强现在在哪?”

    小夏也跟着小声问道。

    李汉林不吭声,小夏柳眉竖起,像是要发脾气,我连忙按住她,朝李老爷子轻轻说道。

    “老爷子,请你务必告诉我们,陈丽宛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啦,她不甘心,这些年已经害了不少人,现在又更厉害了,我们要尽快了解那晚发生了什么事,才好有个对付她的对策,何况,你认为她会找上你,就不会再找上张立强吗?或者说,你忍心让张立强受到伤害?”

    李老爷子仍是不吭声,小夏一急,便想强来,我拉住这头驴子,因为我相信李汉林会说的,他都已经把这么多事情告诉我们,说明他对当年的事情觉得有那么一点对不住陈丽宛,况且现在关系到张立强的性命,他不会不说的。

    果然,半晌之后,李汉林说出一个地址。

    “滨海路东场老区,具体的地址我不知道,那是我最后见过他的地方,就不知道他现在还住不住在那里。”

    说完这句话,李老爷子就缩进被窝里,把身子背向我们,已经不欲和我们再谈。

    小夏在本子上记下了这个地址,等我起身为老爷子盖好被子后,便一起退出了病房。手机用户看我的天师女友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52192.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