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其他小说 > 我的天师女友 > 第60章 铁令
    利啸,自修罗的铁面下传出。

    红色的恶鬼瞬间消失在原地,几乎在同一时间,一记金铁交击的声音暴响而开。

    震得我耳朵嗡嗡直响,揉了揉眼睛,小夏所召唤出来的,从没见过的凶恶鬼神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那狗头人的身边,巨大的斩马刀被狗头人用八角棍架住。

    但修罗只是单手持刀,而天狗则双臂齐用,却还挡得甚是吃力,一双腿不断地弯下去。

    可见,单以力量而言,天狗比修罗差得远了,即使它在式神之中已经算是不差的了。

    利仞天似是感到惊讶,在铁面下“嗯”了一声,但随即,一声让人胆战心惊的暴喝随着响起。

    红影飞动,天狗如炮弹般被修罗一脚踹飞了出去,狗头人被绝伦的力量轰进了广场东面的石阶中,整个广场似乎震动了一下,呛人的灰烟跟着冒了起来。

    我使劲睁大着眼睛,刚才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快了,快得我只听得见声音,却完全看不清那修罗的动作,我暗暗咋舌,不知道小夏是从哪里弄来这么厉害的恶鬼。

    利仞天双手各持一刀,缓缓走向天狗倒下的地方,它似乎并不着急,闲庭信步的迈着步子,却每走一步,脚步声清晰地传入在场众人的耳朵中,那脚步声自低而高,到最后,仿佛战鼓一般一声声擂在人的心窝里,让心跳也跟着加速起来。

    修罗走过大半个广场,忽然,身影又瞬间消失在原地,我刚要拧头看向天狗的位置,却又是一声暴响传来。

    利仞天一刀斩在天狗的脑袋左侧的石阶上,碎石激扬中,那一团灰烟也为修罗强绝的刀压所排开,整个东面石阶“轰隆”一声爆碎为一地石屑。

    斩马刀清冷的刀锋上映射出天狗惊骇欲绝的眼神,若是这一刀斩在它的头上,天狗的脑袋可不比石阶坚固多少。

    利仞天的铁面下发出低笑,它好整以暇地看着天狗,缓缓说出两个字。

    “……太弱……”

    似乎被修罗的态度所激怒,天狗大吼一声,身体瞬间自地面弹起,数息间来到修罗的头顶高处,修罗却连正眼也不瞧它一眼,只是慢慢地收起斩马刀。

    八角棍在天狗的头顶上飞速旋转,一轮黑色的圆月迅速罩上利仞天,下一刻,乌金长棍狠狠抽在修罗的左肩上,一记如中败革的声音响起,修罗脚下的地面出现了蛛网密痕。

    但修罗,身体却晃都没有晃一下。

    望着地面的眼珠一转,修罗看向天狗,如利刃般的眼神让天狗浑身一颤,接着,艳红映满了狗头人的眼睛。

    斩马刀高指向天。

    那巨刀之上,八角棍旋转着飞上高处,同时飞出的,还有天狗的一只手臂!

    “啊!”

    “啊!”

    两声痛呼同时传来。

    天狗一手捂住自己被齐肩斩断的右肩重创处连连退后,紫色血液从它的手指缝中激射而出,在空气里留下浓烈的血腥气。

    而另一边,那光头小日本整个人跪倒在地上,仿佛他自己受创一般,他也像天狗一样紧紧捉着自己的右肩。

    日本的式神之术,是以自身精血供养鬼神,以达到心神相通的境界,但如此一来,式神受伤,主人也会跟着受创,现在天狗被修罗一刀斩断了右臂,想来这小日本也不会好受。

    利仞天双刀一挥,又向天狗逼近。

    突然,小夏的手机却响起了铃声。

    小夏的心神一分,便没有再向利仞天下达战斗的命令,修罗只是一刀架在狗头人的脖子上,静待着小夏的吩咐。

    而拿起手机接听的小夏,脸色却越来越凝重,我忘记了两个鬼神给予我的恐惧,来到小夏身旁。

    手机放下,小夏望向我,咬着嘴唇说道。

    “刚才郭长风来电了,旅馆夫妇,被杀死在他们的卧室中…….”

    “什么?”

    “什么?”

    小夏的声音虽然不高,但这夜深人静的地方,刘东旭也听得一清二楚,他和我几乎是同一时间惊呼出口。

    刘东旭这一叫,倒把我的注意吸引了过去,我朝他吼道。

    “你跟着叫什么,姓刘的,你不是为了把那只妖魔收为式神才储心积虑地接近我们,现在死的人越多,怕是对你越有利吧。”

    刘东旭一听不由苦笑起来。

    “式神?哎,王先生,我想你们误会了。”

    “我哪里误会了。”

    刘东旭一边扶起光头,一边继续说道。

    “不瞒你说,我是高野山阴阳宗的旁系弟子,和你们住进那间旅馆后,我发觉到那旅馆中有某种和我们阴阳宗密传封印非常相似的波动,而那种封印,通常只会用来封印一些古老的妖魔之用,而这种封印,在近半个世纪内,阴阳宗几乎未曾动用过,为什么阴阳宗的封印会出现在上海,而封印的又是什么东西,我虽然也算是修行之人,但我资质不高,对这种情况无从判断,于是才紧急联系了阴阳宗的总部,让伏魔院调遣高手过来,却不想我刚住下,当天晚上便出事了。”

    “这一位。”刘东旭指了指光头。“是由伏魔院调派前来的高手,宗田一池先生,他是今晚才到达上海的,为了不惊动普通人,我才约了他在此地磁头,却不想引起了两位的误会啊。”

    我和小夏对望了一眼,刘东旭仿佛不像是在说假话,但这也仅是他的片面之词,很难让我们完全相信他所说的话。

    刘东旭似乎想到了什么事,马上附耳在那光头的耳边嘀咕几句,光头听得连连点头,他伸进自己的衣襟下摸出了一物。

    那是一件小铁饰,一把寸许的铁剑插在一朵莲花之上,在这深夜里,这剑花铁饰泛着幽幽暗绿光芒。

    “铁剑莲花令?”

    小夏惊奇地低声叫道。

    我纳闷,这什么莲花令怎么听着像那狗血电视剧里的门派令牌似的。

    “小姐也知道这样东西,那就好办了,那小姐现在相信我说的不是假话啦。”

    刘东旭喜道,让我更纳闷的是,小夏竟然点了点头。

    “我虽然不是佛家道宗的弟子,但由国际佛道联盟颁发给世界上非邪教组织的莲花令,我还是知道的,既然你们拥有莲花令,那你所说的话,还有几分可信。”

    小夏素指连划,集结于修罗背后的符盾即刻张开,修罗界的通道再次开启,小夏朝利仞天点点头,修罗恶鬼撤回了斩马刀,低啸声中,利仞天全身顿化成千红光粒子,呼啸着冲入了阿修罗界的通道之中。

    我见小夏收回了恶鬼,不由朝小夏低声道。

    “小夏,难道我们就凭他那个什么狗屁令牌就相信姓刘的话?”

    小夏没好气的说道。

    “你这话要是被那帮老古董听到的话,非得把他们活活气死,竟把他们的莲花令说成了狗屁令牌。我告诉你,这小小的令牌是由中国古老的修道宗派昆仑上清宫、中原佛宗普世禅院和西藏不达拉宫联合颁发给世界非邪教组织以证明其身份的令牌,说得简单一些,就是所谓的官方证明,能够拿到莲花令的,都是经过这三个古老宗派长期观察后确定了其性质的抗魔组织,所以,持有莲花令的刘东旭,所说的话应该不假。”

    我睹气说道:“难道就不许他们偷的或捡的。”

    “那三大宗派都该找根绳子吊死算了。”小夏失声笑道。

    那一边,光头也收回了他的式神,刘东旭扶着他脸色尴尬的望着我们。

    “不管怎样,我们还是先回旅馆吧。”小夏说道。手机用户看我的天师女友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52192.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