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其他小说 > 我的天师女友 > 第98章 小鬼
    傍晚五六点钟的时候,西边的天空一片火红,红色的云一层层地堆砌成各种奇怪的模样,叫不出名字的大鸟从天际飞回,掠过红得滴血的云层,它们啼叫着落入附近的森林里,夜色将临,倦鸟归巢。

    我活动着酸麻的膀子回到宿舍。

    上午小夏在排水村碰到了一颗大钉子,赵大小姐的心情之恶劣可想而知,再加上村长要数日方归,一时间找不到突破口的小夏,把她那过剩的精力都放在了宿舍的防御能力上。

    可怜的是我这个伤势初愈的人,为了防止在这接下来的日子里宿舍受到恶鬼的攻击,我和小夏必须在每个房间里都贴上符录,这些符录不能完全阻止恶鬼,却能起到拖延时间的作用,让我们有时间进行救援。

    这贴符录看着是小事,但一个下午贴上个百数张,也够我折腾的,特别是我的伤口只是刚刚愈合,一翻活动下来,又有细密的血珠渗了出来,和汗水混合成浅红色的血水。

    受不了我这个样子,小夏把我轰回了宿舍,还说“不洗刷干净别来吃饭”的话,我乐得提前下班,如果不是全身酸麻的话,那我就更乐了。

    推开了门,房间里很暗,那是由于逆光的原因,有那么一两秒,我看到的是一片黑暗,我讨厌黑暗,因为黑暗中,总存在着一些怀着恶意的东西,记得小时候由于容易撞鬼的原因,我晚上睡觉时都是打开着灯睡的,只有光亮,才能给我安全感。

    进门开灯已经成为我的习惯,我摸上墙边的按钮,日光灯眨了几下之后,便把房间照亮得如同白昼,我走进房间,并随手关上了门。

    傍晚,收了工的工人们正三三两两地回到宿舍,说话声、走路声响成一片,但门一关下,楼下那喧杂的声音却像从另一个世界传来般遥远,遥远得让人感到寂寞。

    我甩着头,念叨着“洗完澡吃饭”的话进了洗手间,这临时建起的宿舍可没有热水器这种奢侈品,只有一个水龙高高地立在墙上,一手拧开,带着凉意的清水自水龙中喷洒而出,瞬间便把我全身淋了个透。

    大叫一声“爽”,我脱下身上的衣物往角落里一扔,便痛痛快快地洗上了冷水澡。

    正被冷水冲得浑身激灵的我,却没注意到,那角落中的一堆衣物里,正有一团红光隐隐透了出来,那是,“斩魂”的红光!

    小夏坐在湖边,把脚边一些小石头一个一个地抛向湖面,像小孩玩着一个乐此不疲的游戏,一块块石头在湖面上留下个个涟漪。

    上午的事情让她郁闷到了极点,小夏接受过许多委托,在一次次事件中也接触了各式人等,从老到小,从僧到俗,这些人脾气各异,但却没有像这一次一般,竟碰到一村子的冰人。

    冰人,这小夏气极下给排水村民起的绰号,不过他们浑身冷冰冰,完全看不到一点热力的样子倒是很符合这个绰号,这群冷漠的冰人拒绝一切外来的东西,拒绝外界进入他们的村庄,像是那守着宝藏的龙,对外界存在着深深的敌意。

    真不知道那对外界的莫名敌意是从何而来。

    小夏对此百思不得其解,她把一双纤长的手交叉在一起,用食指轻轻地互绕着,思考时,她最喜欢这样绕着手指,这是她自己澄静心灵的方法。

    当心灵澄静下来,思绪便会变得灵活,一些平时想不能的事,也会灵光一闪从而得到解决,小夏行事总是风风火火,她知道自己这脾气,所以遇到棘手的事时,她总会先让自己平静下来,就像眼前的一潭碧绿的湖水,平静的湖面上会反映出外界的东西,一切无有遗漏。

    每一个地方都有自己的土地衹灵,特别是像排水村这样差不多与世隔绝的村子,对于神祇的崇拜必定更加热诚,这从上午那老村民的话里不难看出来。

    排水村崇拜的是山神,这或许是一个虚拟的神灵,也有可能是一些恶鬼游魂,而无论那一种,排水村民口中的山神看来并不是一个平和的神灵,因为老村民说过,山神会报应那些触怒它的人,如此一来,若是有人纵鬼行凶,也可一併推到那山神之上,还美曰其名为报应。

    这样想来,在村长还没回来这一两天,可以先从了解排水村所谓的山神入手,或许可以找到一两分线索,如此想时,小夏那皱着的眉头也渐渐有了舒展之势。

    既然决定了接下来的行动,小夏便不会再胡思乱想徒扰心神,她从湖边的草坡上站起来,天色不早,是时候该用晚饭了。

    “话说回来,阿强洗个澡也太花时间了吧。”

    小夏望向宿舍,由于逆光的关系,宿舍笼罩在一片黑暗中,突然,小夏的眼瞳为之一缩,在她一双大眼中,宿舍三楼的一间房间,正被一股浓得像墨的黑气缠绕着。

    那正是我的房间!

    我张大了嘴看着眼前的景象。

    这是一付夏日黄昏的情景,晚归的人们从我身边经过,他们相遇时,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容,互相向对方问好,不时还传过阵阵笑声;孩童三三两两地追逐着、嬉戏着,他们的母亲从屋子里出来,大声叫喊着他们回家,顽皮的孩子明显不听母亲的话,于是父亲会亲自出马,把这些小捣蛋鬼拎起来回到他们的屋子,在一桌简单的饭菜前坐下,孩子们会急不可耐地捉起盘子中的青菜或香肉,然后母亲会半气半笑地打他们的手板……

    这是一付充满了温情的景象,但让我诧异的是,这付景象中的村庄是如此熟悉,甚至一些人的模样我像是在哪见过,但随即,我想起来了,那村庄的田地上都挖着一条条水渠,这种布置,不正是排水村的布局吗?

    难道这村庄是排水村?

    难道这些脸上洋溢着笑容的人是早上所见的那些冷漠的排水村民?

    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明明在洗着澡,为什么却会看到这付景象。

    想起了这一点,我马上回过头,我的身后是一片黑暗,黑暗像一条深邃通道,而通道的另一头,却是泛着冰冷色泽的洗手间,滴溚滴溚,水声从那一边传来,听着远得让人害怕。

    幻觉?

    我马上想到这个可能,于是我给自己画了一个安神符,村庄的景象像被水打湿的国画,慢慢的模糊,进而消失。

    下一秒,我的眼前是洗手间粗糙的墙壁,冷水怒吼着从水龙中冲出来,不断地冲击着我的身体,水流激起一阵阵微微的刺痛,告诉我这才是现实的世界。

    我用手使劲拍了拍脸颊,让恍惚的心神为之收束,洗手间里响起我拍着脸颊的声音,还是哗哗的水声,然后这两种声音中,突然插入了另一样声音。

    咯咯咯--

    小孩的笑声!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全身汗毛为之一竖。

    笑声自身后传来,我迅速地转过身体,甩出一大蓬水花,水花溅湿了我的眼睛,在蒙胧的水光中,一个小小的身影缩在门边的角落里,发出恶意的笑声。

    角落的另一边,一片红芒从我的衣物中透了出来,鲜艳,炽烈!手机用户看我的天师女友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52192.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