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其他小说 > 我的天师女友 > 第100章 夺舍
    常青从没想过,女人也可以是如此可怕。

    当小夏风一般从湖边奔来,远远便叫喊着他的名字时,常青便有了这种感觉,她的声音里藏着愤怒,更透着杀意。

    黑大汉没想到有一天,他竟会从一个小女子身上明白什么是杀意,小夏冲过来的时候,常青看到的是一柄剑,一柄出鞘的利剑,一把刺痛他眼睛的剑!

    如果说早上被排水村民冷落的小夏像一只要咬人的猫的话,那么现在的她就像一只一旦盯着猎物便会往死里咬的猫,那种毛发齐竖,弓起背作势欲扑的猫。

    常青不知道小夏为什么会如此愤怒,他只知道,若他不迎上去,小夏或许会先拿他开刀,于是他迎了上去。

    事实上,常青的直觉是正确的。

    小夏看到那房间里的黑气,更明白那意味着什么,但她没有那房间的钥匙,而常青有,若黑大汉没回答她的话,她会先放倒他拿了钥匙走人,因为小夏实在没有时间磨蹭。

    “什么事,赵小姐?”常青迎上去说道。

    “钥匙,快,王强出事了,他还在宿舍里!”

    小夏几乎是尖叫,那平时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睁得像猫一般通圆,杏眼含煞!

    黑大汉心里咯噔一声,他瞬间明白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什么,由于宿舍是临时建起,所用的门锁都是最旧式的,是那种没有门把,如果没钥匙就只能在里面开启的那一种。

    一想通这点,常青马上掉头往楼上奔去,山一般的身体踩得宿舍的楼梯呯呯作响。

    在工人们诧异的眼光中,小夏和常青三两下窜到了三楼,现在连常青也觉得事情不简单了,单是往出事的房间跑,似乎每一步都是迈向冰库一般,气温一个劲地往下降,等奔到门前时,那廉价的合板门上竟覆盖着薄薄的一层冰霜。

    “快打开!”

    小夏大叫,要不是顾虑到房间里的那个男人,她早就打算扔一发“南离天火”直接破窗而入了。

    一直以来,她都拿不准那男人在她的心里占着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他是爷爷找来的,在他上门找上自己时,她已经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会来。

    但那时,小夏并没有想过会让一个男人走进自己的世界,因为她不是普通人,她和阴阳两界的牵绊实在太深,深得她不敢去谈一场普通人的恋爱,她害怕自己的伴侣,在某一天会遭受某些异物的攻击,她不想自己的另一半因为自己的关系被拖入阴阳两界的战斗中。

    所以,那时候的小夏,只想顺便找借口把那男人打发走,只是她自己也没想到的是,她竟然会对那男人产生了好奇心。

    是的,好奇心,当她想把一直没用到的道界异宝“斩魂”给那男人权当护身符用时,这男人竟然在没有道力的情况下启动了“斩魂”,小夏在看到那艳红剑锋的时候,对这个男人的好奇心便开始产生。

    再到后来,两人又共同经历了鬼妖陈丽宛的事件,特别是当自己被陈丽宛拖入死亡瞬间的火场时,那男人拼了性命地想救自己出来,那时,是她第一次被感动。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便变得顺理成章起来,他们一起经历了鬼妖和妖魔的事件,那男人不断地在证明他有和自己站在同一阵线的能力,当在上海时,他吸收了嘉宗的灵力,一举踏进地界下品的境界时,她真的好开心,为那男人开心,也为自己开心,因为从此时起,他不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一个可以和她并肩作战,甚至能够保护她的人。

    当开始的好奇心,到第一次感动,再到共同经历了两次出生入死的事件,那当初的好感已经渐渐升华为另一种感觉,而在现在,这种感觉更是如此强烈,小夏知道,她这一生,再离不开那个男人,因此,她不能失去他,即使上青冥、下黄泉,她也不会让任何东西抢走那个男人。

    常青终于打开了房门,门内,是一片漆黑的世界,小夏抢了进去,刚好看到一个人卧倒在洗手间里,她顿时大叫一声。

    “王强,你不允许你有事,你听到了吗!”

    我像在沉睡,隐约间仿佛听到小夏的叫声,于是我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处在一片黑暗之中,我不由大惊,记起那小鬼扑向我的画面,莫非现在我已经死了,身体被那小鬼占据了。

    这时,眼前出现一团光亮,我必须用一手挡着,眼睛才好过一些,我朝这团光亮摸索过去,我不知道那光亮后有些什么,但无论怎样,总比呆在一片漆黑中强。

    我走进了光亮里,然后,我感觉到了风。

    很轻柔的风,秋季黄昏时的风,带着清爽,还有草叶的香味。

    当我的眼睛渐渐适应了光亮后,一间房子出现在我的眼前,房子位于土坡之上,黄昏的光芒让一切都笼罩在土黄色的光芒里,发黄的树叶从房子旁的大树上落下,打着卷,轻轻落到远方一片金黄的麦田里。

    麦田中,一个身影像快乐的小鸟不断地奔跑着。

    --没牙磕,吃饭多。客来了,盖死锅--

    一把童稚的声音不断唱着这首童谣,声音里透着童真、愉悦,让人一听便会泛起会心的笑容。

    “那时候,我好开心,真的……”

    没有任何热度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听得我悚然一惊,回过头去,一个小孩背着我,蹲在房子的门槛边上,他穿着白色的布褂和藏青色的宽脚裤,看似普通的乡村小孩,但阳光照在他的身上,却失去了温度一度,那光芒透着阴寒的白。

    是那小鬼?

    “但是现在,我一点也不开心,我想吃冰糖葫芦,想吃好多好吃的东西,所以……”

    我下意识地退开一下步,那小鬼慢慢站了起来,这个世界的光亮迅速退去,黑暗像蝗虫过境般吞食着刚才那付秋后的美景,一瞬间,我的身后已经是黑暗一片,整个世界,只剩下那小鬼和旁边的房子。

    那是这个世界的中心。

    它转过身来,我大口抽着气,那小孩的身体上,却安着一颗黄泥捏成的头,头上用笔墨胡乱画了五官,道道细细的红线从泥人的眼睛、鼻子等地方画向下巴,看着像血。

    七孔留血?

    难道这小鬼是被毒死的,才会表现出七孔留血的样子,那它的头又是怎么一回事,被人用泥土包住,还是被砍下来后换上一个黄泥做的头上去,但无论哪一样,这小鬼死得极惨,怪不得会成为厉鬼。

    “……所以。”小鬼继续说道:“我要成为你,那样,我就可以天天吃好吃的东西,可以天天快乐地玩儿,咯咯咯…….”

    它笑得好开心,我却听得气极,这如强盗一般行径的夺体行为让我刚才对这小鬼泛起的一点同情心消失贻尽,伸出一指迅速画出火符,我可不想坐以待毙。

    但火符画成,我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道力,小鬼指着我一个劲地笑,那泥人脑袋笑得像要跌下身子似的。

    “你还没感觉到吗,现在你和我一样都是魂魄,但我比你要强,因为我做鬼,已经做了很久了!”

    它扑了上来,我大骇下再退出一步,却发现小鬼突然消失了,然后四周的黑暗像拥有了自己的意识,小鬼开心的笑声在这片黑暗中回荡,最后,我口鼻一封,那黑暗像水一般淹没了我。

    各种阴寒、邪恶的气息在黑暗中向我挤压,每一秒钟,便有数百种千奇百怪的力道从四面八方挤上我的身体,我想大叫,却张大了口叫不出声,只能无声地忍受着这无时无刻的剧痛。

    我知道它要抹去我的灵魂,这样一来,它就能完全霸占我的身体,我想反抗,却不知要如何做,习惯了身体的感觉,只剩下灵魂状态的我,连能够运用哪种力量都不知道,更谈何反抗。

    难道就这样败给一只小鬼,我不甘心,不甘心!

    我无声地怒吼,小夏、父母和许许多多朋友的身影不断在我眼前旋转,那些影像渐渐在模糊,我知道,一旦我完全看不见他们,我就真正地死亡了,在这之前,我必须做点什么,我不能够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掉,人生才经历了十十多个年头的我,还有很多事没做。

    至少,我还没把小夏娶过门啊!

    这样想时,小夏的身影突然无比清晰起来,而我的意念,也越加集中,此时,我感觉到眉心开始跳动起来,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熟悉,似乎有什么要从我的眉心里脱困而出。

    就在眉心的跳动剧烈得让我以为脑袋快被它跳散了的时候,一声大响突然从脑袋深处炸响,那一瞬间,我的意识像被一颗炸弹轰开,无限地向四周的虚空扩展开去。

    “……轩辕锁…开……”我张开口,像梦呓一般地说道。

    银色的铭符,开始在我的双眼中亮起。手机用户看我的天师女友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52192.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