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其他小说 > 我的天师女友 > 第105章 疯子秦八
    “一个好村长,一帮子排外的村民,外加一个疯子……”

    我在雪白的纸上用红色的笔写下这么一行字,然后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投向在本子上,让一行红字显得过于触目惊心,这三者中,会不会隐藏着巨大的秘密呢。

    经过一夜的休息,我的状态已经恢复如初,虽然小鬼夺舍差点让我神魂俱灭,但早上起来,我却隐隐觉得体内道力有所长进,特别是眉间泥丸之处,约莫过上数分钟,泥丸便会跳动一下,每次跳动,丹田中的道力便会被提上一丝冲进泥丸中,再从泥丸中流回丹田时,这丝道力便变得更加精纯凝练,就这样,眉心的泥丸以我所不能理解的方式缓慢地凝练着我的道力。

    对于我这样的变化,小夏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在百思不解的情况下,她于是把这一切归功于昨天小鬼夺舍时,我的眉心处所突然爆发的莫名却强大的力量上。

    还好这并不是什么坏事,相反,当泥丸处的神秘力量把我全身的道力都提纯了一遍后,我大概就能迈入凝神之境了。

    今天一早,小夏便过来找我,见我已经没有大碍,便拖着我陪她去吃了一顿早餐,医好了肚子后,我们两人回了宿舍,由小夏向我说了一遍昨晚夜探排水村的经过,我则在本子上记下小夏话中的重点,以便用于分析与归纳线索。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你看我们从哪下手好?”小夏坐在一旁,对着阳光的脸半眯着眼睛,她摆弄着自己的指甲,向我丢出一个难题。

    我在本子上继续写下“恶鬼、山神、雕像”几个字,然后用红笔在本子上重重一圈。

    “现在我们所知道,就这么六条线索,村长,村民和疯子同为排水村的人,我们大可归为一条;而恶鬼、山神还有那三尊不知名的雕像嘛,暂时我们找不到进一步的线索,可以暂时放在一边。”我用红笔在村长那一行字上一划。“先从排水村的人入手吧,我就不信,这么多张口就打听不出一点消息!”

    话一说完,热烈的鼓掌声响了起来,小夏笑嘻嘻地说道:“你真是太有才了,王同志,都可以改行当私家侦探了。”

    我知道她是在找我乐子,当然不会当真,这种程度的分析,只要不是脑残人士,都分析得出来。

    “好啦,别卖口乖了,还是你来看看,这村长三者中,要从哪个入手比较好。”我说道,除了村民我见识过之外,村长和疯子只有小夏遇到过,自然以她的意见为主。

    小夏想了一想后,一指点在了“村长”二字上面。

    “就从村长开始好了,第一,我昨晚有跟他说过,今天去拜访他;第二,他是一村之长,无论是村民和疯子的情况,还是先问过他较好,如果他说不出个所以然,那么我们再找其它人下手,也算是师出有名。”

    “嗯,在问的时候,我们着重从疯子入手吧,先问出这疯子的来历和住处,我觉得他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

    “就这样吧。”小夏站起来说道:“我们准备一下,然后一起去找村长。”

    “要叫上常青不?”

    “不用了,常大哥有自己的忙活,不能总跟着我们乱跑。”小夏摇头。

    我双手一撑,便跳下了床。

    “那走吧,我也没什么好准备的。”

    小夏指了指桌子上的“斩魂”。

    “你最好把它也带上,说不定还会碰上那几只恶鬼,我们现在要去揭人家老底,我才不信那幕后之人会乖乖的放任我们闲晃。”

    ---------------------------------

    村长的家很好找,就在祠堂附近,我们略一打听便知道了。

    不知道是否昨晚村长说的话好使,今天到村子里去,村民们虽然还是一付冷冰冰的样子,但我们问的话,基本都会得到回答,要不然,我们也不会那么快问到村长的住处。

    村长房屋的大门外挂着一个写着“秦”字的灯笼,据我们观察,这村子房屋外有挂灯笼的一共有五户,分别是“秦、张、李、赵、田”,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五姓应该便是村子的大姓人家,而挂着灯笼的,如无意外,便应是这五姓头人的住所。

    敲了敲那厚实的楱木板所做成的大门,沉闷的敲门声才响起没多久,门里面便有人回应。

    “呀”的一声,楱木门向里面反转打开,一个老人为我们打开了门,他看到小夏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后热情地说道。

    “是你这娃娃啊,快进来快进来。”

    “秦村长,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小夏笑着说道,我看她嘴上说着不好意思,腿一迈,却已经跨过人家的门槛踏到了院子中。

    “这位是?”秦村长望着我,脸上写着疑问。

    “我的朋友,姓王。”

    小夏给秦村长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我的身份,当然,这其中水分可不少,老村长也没在意,热情地把我们招呼时屋子里。

    经过一个小小的天井,我们在屋子的堂屋坐下,村长亲自为我们送上两杯温茶,小夏开始和老人寒喧起来,我却打量起这老村长的屋子。

    秦村长的屋子并不大,一个十来平方的小天井后,便是一栋两层楼的木屋建筑,楼下是正对着天井的堂屋和一个小小的厨房,至于二层,应该便是他起居用的房间。

    天井不大,中间打着一口井,天井的四周摆放着一些山谷中的草本植物,在一角上,还堆砌着一堆木材和几个尚未成型的雕刻,旁边还有挫刀等木雕工具,这几样东西不禁让我多看了几眼。

    旁边的小夏正和村长聊着排水村的一些趣事,我想了想,突然找了个空档插嘴说道。

    “秦村长,这村子里,都有谁善于木雕?”

    我的问题明显让这个老村长为之一愣,但他随即说道:“王先生为啥这样问,难道你对这个有兴趣。”

    “也说不上兴趣。”我淡淡笑道:“只是看这村中房屋,无论是民房还是那广场上的祠堂,那屋檐梁栋都雕刻着吉瑞祥兽,样式古朴,刀功不凡,所以不由自主地问上一句,这些东西要是放在城里,也只有在那些古式富宅里或许还看得到,却不想在这村子里却是比比皆是啊。”

    “哈哈,也没什么,这手艺,俺们村里的人基本都会,也没有什么特别会的工匠,都是瞎弄,瞎弄。”村长大笑着说道,他话锋一转,却和小夏谈起别的东西来。

    我把这一切看在了眼底,却也不道破,这老村长一番话明显在打哈哈,而且那么快转移话题,难道这木雕手艺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老村长啊,我想找你打听一人。”扯了半天闲话,小夏终于说到点子上了。

    老村长点点头,态度诚恳地说道:“你说,只要是俺知道的。”

    “是这么一回事……”

    小夏把昨晚遇到疯子一事大致说了一遍,却隐去了疯子那句“他们回来了”的话,她比划着疯子的外貌,我却留心看着秦村长脸上的表情变化。

    这老人在听到小夏要打听的人是一疯子时,脸上的皮肤突然一收,但很快就松驰了下来,虽然只是一刹那的变化,却已经道出很多信息。

    他在紧张。

    我不由在心底开始猜想,为什么一个村长在听到村里一个疯子时会表现出紧张的情绪,虽然只是一小会,但已经足让我对此产生了疑问。

    “就是这么一个人,不知道村长知不知道他?”

    老村长点点头笑道:“是有这么一个人,大家都叫他疯子秦八,你这娃找他干什么?”

    这句话倒是问倒了小夏,她总不能说是为了这疯子那句“他们回来了”吧,但小夏也算机灵,眼睛一转,已经有了计较。

    “他抢了我一样东西。”她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却害我喝进口里的茶水差点喷了出来,这理由,也太能扯了吧。

    “抢了你东西?”老村长疑惑地问道。

    “是的。”小夏点头说道:“昨晚回宿舍的时候,我在桥那头碰着他,那时我正用手机打着电话,他一下子就把我的手机给抢走了,大概以为那手机好玩吧,不过我现在需要用到那手机,还请老村长带我去他的住处,不知方不方便。”

    “哎,这个秦八,好端端抢你这娃的东西作甚,真是给俺们村丢脸。”老村长搓着手,一下子从椅子上蹦起来。“走,咱这就走,他抢了你啥子玩意,我叫他给你全部吐出来。”

    “那就好那就好。”小夏笑呵呵地说道,以她的身手在疯子身上放下现在尚好好待在她裤袋中的手机,并不是什么难事,虽然这样做有点对不起人家,但为了找到疯子的下落,一点点无伤大雅的小花招,她才不会吝啬着不用。手机用户看我的天师女友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52192.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