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其他小说 > 我的天师女友 > 第111章 诸法顿悟
    我刚到小镇上,便马上打了个电话给张忠国,把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给他听之后,我便问他能不能和这镇上的领导拉上关系,并把要找其它村子了解排水村的过去也一并说了出来。

    张忠国很干脆,让我在镇上找出落脚的先等等,他马上过来和我汇合。

    于是在张大老板来到之前,我成了闲人一个,现在是下午三点多,头顶上金灿灿的太阳把人照得晕乎乎的,小镇的大街小巷一片安静,没多少人愿意在这个时候还出来走动。

    小镇的经济不太发达,这从整个镇子找不到一栋五层打上的楼房可以看出一斑,镇上的房子多是两层的平房,屋顶还是旧年代的那种瓦砾檐,中间尖,两边斜的那种。

    这些老房子的楼下,要是面对着街道的,大多数是做生意的店面,巍巍颤颤的老房子上挂着诸如“祥福商号”,“大同粮坊”一类的牌子,走在青石铺成的街道上,还真让我有点时光倒流的感觉。

    要是这小镇的旅游业能够发展起来,这些带着那个年代缩影的镇上景观倒是一大看点。

    只可惜现在天气热得很,我没心情好好游阅一番小镇的景象,于是找了附近的一家茶寮坐下来休息,时值下午,茶寮里只有一个伙计在打盹,我摇醒他的时候,他还两眼茫然,朝我看了一会后,才意识到有客人上门了。

    “给我一杯清茶,再来上一碟瓜子。”我朝柜台扫了一眼,见卖的都是一些廉价的茶叶,连可乐这种常见的饮料都没有,说实话,这大热天的,要是来上一罐冰镇可乐,可比什么清茶都强多了。

    伙计答应了一声便冲茶去了,我找了比较靠里面的位置坐下,这茶寮也不大,二十多平方的地摆着十多张小方桌,但无论桌面还是地面都一尘不染,这一点倒比城里大多的食肆强上许多。

    已经掉了漆的木桌上刻满着岁月的痕迹,我用手轻轻在这些粗糙的木纹上抚过,在过去的时间里,有多少人曾和我一样在这张桌子旁坐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那么这张桌子又记录着多少故事,那划开的木痕,是否因为承载不起太多的故事,才一一裂开?

    这一刻,我仿佛看到了这张木桌所记录的故事,仿佛看到了穿着青衣长褂的人影在我旁边晃动,仿佛听到了说不出名字的戏曲在耳边轻轻吟唱,然后,眉心一阵剧烈的跳动,我双眼一花,又看到了那片生机勃勃的绿色原野,看到了连接着天地的参天巨木。

    但下一刻,我又回到了现实。

    伙计摇着我的肩膀,朴实的青年露出憨厚的笑容。

    “客人,茶和瓜子俺就给你放这了哈。”

    不知何时,桌子上已经摆着一碗清茶和一碟瓜子。

    “你慢用。”伙计朝我点点头,便又走回他刚才打盹的地方,百无聊赖摇着大葵扇,意态悠闲地奍起神来。

    茶寮还是那个茶寮,伙计还是那个伙计,但我,却和刚才的我不一样了,那看到巨木的一瞬,眉心泥丸处和前几次一样释放出大量的信息,但这一次却不同以往只是一些模糊的信息,而是一些具体而微的文字,我坐直了身体连晃也没有晃一下,而脑海里,却有大量的文字浮现,文字透露出来的信息有道术功法,也有剑道击技,这些东西像是我早已经学会,但却被我忘记,而此刻才记起来一般。

    那一刻,我知道自己的修为已经朝前迈进了一大步,并且朝着和小夏完全不同的道路发展。

    小夏的术是继承自她婆婆一脉,她们家传的道法本来便和其它道门的术不太一样,颂念的咒语短,但威力却比同阶的道术强。

    而我现在从脑海里的文字里,却看到了修行的另一条途径。

    法武合一!

    当我把那些文字在瞬间融会贯通后,我便知道以后的路要怎么走,那是一种类似佛家的顿悟,让我自然而然的知道。

    然而那些文字所蕴含的信息是异常庞大的,单以功法论,便至少有数十种之多,可别论其它的法术击技,要把这些东西全部学会那无疑是痴人说梦,因此,我决定从这诸多技艺中挑出名为“紫天炎决”的功法和“斩天五大式”的剑技。

    小夏所教我提升道力的功法属于筑基一类的基本心法,但“紫天炎决”的功法无论在境界上还是在威力上,比起小夏所授不知强上多少倍,我方一想到功法之名,“紫天炎决”的修行方法便一一在我脑海中呈现,而体内的道力也随着运行起来,我合上双眼,暂时断绝了和外界的联系,把自己的心神维持在一片混沌的境界中,我依法修为,慢慢将体内道力转化为紫天之炎。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双眼张开,刹那间,双眼所见尽是紫色,但下一刻便恢复了正常,我展开内视之法,发现以前蓝光莹莹的道力已经转化为不断跳跃的浅紫色火炎,一缕缕如游龙般的紫炎不断在我体内经络穿梭着,然后把炎劲一点点深藏于经脉重穴之中,如此一来,在必要时,我身体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能逼发出紫天之炎。

    但按“紫天炎决”的修行总纲来看,我现在只是处于一个入门的阶段,只是初步把道力转化为炎劲,体内炎劲不断按着大小周天的循环在全身流动,完全不用我以意念控制,便无时无刻地增长着我的力量,但要到炎劲能够在丹田处凝成炎核,才算略有小成。

    我暗自估算了一番,当炎劲能够凝成炎核,那至少是地界上品的力量了,想想还真让我咋舌不已,想不到这“紫天炎决”厉害如斯,别说凝炼炎核,单是我现在这个阶段,便已经等同于地界中品的初阶力量了,比起小夏来也不遑多让。

    而“斩天五大式”这种剑技威力不凡,这小小的茶寮可经不起我折腾,最后我想,还是等有空的时候,找个僻静的地方练练,现在诸事缠身,能够修成“紫天炎决”便已经让我欣喜莫名了。

    只是我真的搞不懂,为什么我的脑子里会知道这些道术功法,就以“紫天炎决”来说,若我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属于古代的修行心法,不然的话,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威力,对比炎决的心法,我估计小夏现在修练的心法怕连炎决的一半威力也没有,等以后有机会,还是从脑子里挑个适合她用的古心法给她修练好了。

    此刻,手机响了起来,我拿出来一看,却是张忠国的来电。

    按下接听键,张忠国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出来,他告诉我十分钟后便到,再问我现在在何处,我走出茶寮去看那路牌,才发现已经日近黄昏,我竟然不知不觉在茶寮里坐了近一个下午,但在感觉上,却好像只有几分钟一般。

    电话里,张忠国“喂”个不停,我回过神来,连忙把地址报给了他。

    挂了电话,我回到位置上,茶已经凉了,我却高兴得很,拿起青瓷碗把里面的茶水喝了个精光。

    嘿,喝一碗茶,换来诸多心法技艺,这种生意,无论怎么算也是值啊。手机用户看我的天师女友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52192.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