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其他小说 > 我的天师女友 > 第153章 黄泉军曹
    下午方被我重伤的混沌,却于傍晚的此刻又出现在我的眼前,但我现在这个样子却不宜做出太大的动作,可仅凭小夏一人,又怎能对付得了这头上古妖魔。

    混沌似乎已经发现了我们,它没用上多久的功夫便把嘴中的食物吞食完毕,那没有眼鼻的大头转向了我们,发出一声如蛇虫般的叫声,便朝我们游来。

    “小夏,保护安培!”我叫道,人却扑向大门,双手连挥数记紫色焰刀,紫天之炎的正力让这头妖兽多少有些顾忌,而这走廊呈一直线,没有多余的空间让它闪躲,这上古妖魔只得张起全身黑鳞,硬接我的焰刀。

    紫焰在走廊中爆炸开来,焰流一缩一涨,便将两旁雪白的墙壁烤得黑焦,而门窗的玻璃更是融化成水滴往地面,但混沌受到的实质伤害并不严重,它全身的黑鳞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而紫炎那遇邪永燃的特性却为混沌鳞片一张一吸,便皆吸入了体内,可受到我焰刀的阻挠,终究让它的动作缓得一缓。

    我将大门关上,又再推得旁边的桌子挡于门前,方朝小夏叫道:“把修罗召唤出来,单凭你我是无法对付这怪物的,快,我怕这门是挡不了多久的了。”

    从一看到混沌我就知道,单靠我和小夏根本拿这头怪物没办法,看它连紫天之炎都能够硬搞,那小夏的其它道术大概只能给它挠痒痒,大概只有以修罗的绝伦力量才能一举破开混沌的变态防御力。

    然而小夏还没拿出召唤的符录,大门便发出一声巨响,当中几块木片被混沌撞得飞裂射出,要不是我躲得快,大概就得被木片削到,看着大门露出的大洞之我,混沌正退后准备第二次冲击,我大吼一声,便再发出紫炎招呼。

    而这一次,混沌不带一丝犹豫便朝着紫炎撞上来,我看得心中一凉,人马上往旁边跃开,果然,这头妖魔竟然和着紫炎一同撞上大门,经受不住二次撞击的大门马上碎裂,而挡在前方的桌子更是直接飞了起来,砸到墙壁上的文件柜,顿时,一阵阵碎响中,大门前方的墙壁直接就龟裂开来。

    我脸色发白地看着混沌悠然自得的缓缓游进室内,心中连连喊糟,这室内空间有限得紧,而这混沌个头又不小,如此一来,我们几乎没什么空间能够闪躲它的攻击。

    混沌似乎看得出我们的处境,它得意地叫唤了一声,尾巴一抽便向我们甩来,我和小夏两人分两旁跃开,而安培则一早躲到了角落里,当中的办公桌被混沌一尾巴给抽成了破烂,而地砖更是因为它的一击而裂了开来。

    眼见混沌厉害如斯,安培拿起手枪便是对它一阵射击,一连串的枪声中,混沌的身上不断跳跃着点点火芒,但为黑鳞所包裹的它却毫发无伤,子弹只在它的鳞片上留下数点白痕,混沌为安培的枪弹所激怒,它张开了大嘴,一阵声波便近距离的发了出来。

    地上的杂物被音浪激得飞了起来,通通砸向了角落里的安培,我低叹一声,闪身来到安培前方,焰刀再起,与音浪狠狠撞在一起,顿时,爆鸣声中,我身上的衣服为声波炸得尽皆碎裂,而安培则被震得鼻间留下两道血痕,人两眼一翻便往地上倒去。

    “天地无极,南帝星动,朱鸟展翅,火云始降,炎部诸将,听我号令。苍炎,破邪!”

    小夏在旁边甩出一张符纸,她施展了四象帝星之术,所谓四象帝星,指的便是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以及北方玄武四大星君,而小夏现在施展的术便是以本星真符引帝星之力制敌,像“白电”之术便属于青龙之力,只是平时为了方便施展,小夏并没有配合真符使用,若是道术与真符配合,那威力便将连跳几个等级。

    如此际一般,和“白电”同属一个层次的“苍炎”,再配以真符的帝星之力后,艳红的火焰与符纸同化成一只展翅长呤的火鸟,火鸟方一出现,室内的空气便炎热了许多,这火红的大鸟周身发出阵阵热浪,便朝着混沌俯冲而下。

    混沌似是识得厉害,这上古妖魔尾巴盘上了巨头,却变成一颗真正的巨球,火鸟撞上混沌,炎炎热浪便吹了开来,火浪“轰”一声四散而开,随后又卷向了上方,顿时,领导室的天花板便被融开了一个焦黑的大洞。

    而混沌的周身更焰起熊熊烈焰,艳艳火光中,只见那大黑球突然凭空出现了强劲吸力,那周围的火焰被吸成一条条火线流入了混沌体内,我和小夏皆看得目瞪口呆,这“苍炎”竟如此轻易地被化解。

    吸收了火焰之后,混沌尾巴一甩,一条黑线抽向小夏,那速度之快,快得黑线过后,破空之声方才传来,小夏方想躲闪,但这念头方起,身体便为之一震,却已经被混沌一尾抽到了墙上,我看着她被混沌之尾抽到墙上,人再缓缓滑倒在墙角,却已经没有了知觉,顿时,我头脑一片空白,然后怒火灼痛了我的神经。

    低吼一声,“斩魂”被我拿了出来,红锋立时展开,并伴随着小蛇般的紫炎在其上缠绕,我手执“斩魂”,身体往前一倾,身影已经来到混沌身前,再一喝,身体拔地而起,我高举“斩魂”,红锋刺入了头上的天花板,再划拉开一条红线,随着我全力斩下,一道凄利的红色闪电劈向了混沌。

    混沌尖叫一声,它那黑色的身体出现了一条红线,然后,红线向两旁卷开,一大片黑色的污血便从混沌体内激喷而出,我怒极一斩,竟然破开了它的黑鳞,直接伤害到混沌的身体,但混沌岂是易与之物,狂怒中的妖魔巨头一摆,便撞中我的身体,我只听得身体中一声骨裂之声传来,人便飞向了安培的方向,却还在半空,混沌打横一尾抽至,尾巴方击打在我的左臂之上,便又是一声碎响,左小臂骨被混沌硬生生的一尾抽断,我还来不及痛叫一声,人已经撞到了墙上,后脑袋直接撞在墙上的强烈震动差点没让我当场就晕了过去,但我轻咬舌尖,借助痛觉刺激着自己不至于晕迷,不然的话,下一秒我必定会被混沌所杀。

    等脑袋里那阵晕眩过去后,我勉力拿着“斩魂”站了起来,身体才略一活动,腹腔之内便传来一阵剧痛,想是肋骨已经断了几根,而左手臂更是红肿一片,整条手臂已经毫无知觉,我苦笑一声,凭现在这种状态,只怕再怎么拼命,也只不过把死亡的时间拖久一些而已。

    身体拉出老大一道口子的混沌仍不断流淌着黑色的污血,它那浮游在半空的巨大躯体下,黑血已经汇成一大片,但它似是一点也不在意,滴溜溜转了一圈,面对着巍巍颤颤的我,它张开了巨口一声嘶鸣,尾巴便向我抽了过来,我举剑欲挡,那混沌之尾却在半空改抽为卷,一下子卷实我的手腕,便提了起来甩向了另一边。

    这一摔,差点没把我摔死,但“斩魂”却被摔到了一边,没有我掌握之后,“斩魂”红锋敛去,我挣扎着在地上坐了起来,却见混沌巨嘴大开,一个鱼跃便向我当头罩下,顿时,我的双眼皆为混沌的黑影所遮,看不到一丝光线。

    我不由在心中大叫一声完了。

    就在这几乎绝望之时,一青一红两道光芒凭空出现,红青二光交叉在我的跟前,混沌撞在两光之上,一阵剧烈的摇晃后,混沌一扑之势竟被挡了下来。

    然后,一头长发飞入了我的视线中,长发之后,一双如星辰般的眼睛含着笑意正看向了我。

    “嘿,没想到,在这里也会见到你这娃娃,斩天剑的传人便当如此,不错不错。”那人的声音让我熟悉之极,却见长发拂下后,露出一张俊美的脸,而他的脸上,赫然纹着一个“马”字!

    “黄泉军曹左指挥马面?”我不由惊叫出声,这天下之大,除了马面之外,又会有谁在其脸上纹一“马”字。

    马面依然一身黑衣,他把手中青色长刀一拉,没好气地说道:“你这娃娃好没礼貌,即使我不是虚长你几岁,便是凭着刚才救你一命的恩德,你便当唤我一声马大哥,哪有像你这样直呼其名的。”

    我听得连连称是,心想你老人家何止比我虚长几岁,应该虚长了几千几万岁了吧。

    另一个如雷怒吼般的声音响了起来:“马面,这个时候先别拉交情了,还是把这家伙打发了,要述旧再述个够吧。”

    我听得两耳发痛,这才注意到马面的旁边还站着一个高大的男子,男子手执一把朱红长戟,精赤着的上身,块块肌肉贲张欲裂,他宽脸大耳,头上飘扬着一头火红乱发,在额头眉心处却纹着一个“牛”字。

    我指着他,舌头打结的说道:“难道,难道他是……”

    “不错。”马面嘿嘿一笑:“他就是右指挥使牛头!”

    马面这一说,我顿时脑袋一片空白,天,怎么这突然之间,便窜出了两个传说级别的人物,牛头马面啊,这黄泉军曹的两个头头齐至,这是否说明地府也开始参与此事。

    “行了,有什么话呆会再说吧。”牛头一振红戟,大吼一声,一步步朝混沌走去,他每走一步,地面便摇动一分,端的是威势无双。

    马面摇了摇头,手里长刀转动,数息后,旋转不休的青色长刀便只剩下一个青光闪烁的虚圆,马面便手执这个虚园,从另一个方向走向了混沌。

    被牛头马面盯上的混沌退意顿生,它虽然身为上古妖魔,但还没强到可以同时对付黄泉军曹的两大强将,混沌低鸣一声,身体迅速转了起来,混沌朝地面钻去,便欲逃走。

    牛头大吼一声,红戟砸上地面,整个大楼顿时便是一晃,一道红光自地下透出,把刚触到地面的混沌弹了起来。

    黑色的大球才一弹起,空间中青光数闪,然后马面的身影出现在了混沌之后,混沌惨叫一声,身体表面上交错的几道青线裂开,大股大股的黑血喷得满室皆是。

    混沌终位烈上古妖魔,它在吃痛之下凶性骤生,全身鳞片尽皆掀起,道道黑气便自它的体内释放出来,黑气在它身旁不断盘绕,最后化为数颗巨大的黑色妖气团,这妖气团朝牛头马面砸下,在途中更连连变幻着诸多脸孔和恶鬼形象,显是其中更掺杂着不少怨恨之气。

    牛头马面却是不惧,双双冷笑声中,一红一青两道光芒随即出现,黑气一触光芒便消散而开,却伤不得他们分毫,而马面更是趁着混沌黑鳞尽张之时,身影在原地一阵模糊,人已经来到混沌身旁,青刀掀起一片光浪,长刀横刮向混沌,黑鳞顿时片片飞起,这混沌惨遭刮鳞之痛,巨大的球在惨叫声中左右狂摆,逼得马面也只能暂时退却。

    但马面方退,牛头便自后迎上,朱红长戟脱手而出,半空红电一闪,却已经穿过混沌的身体插在了天花板上,牛头再喝一声,铁塔般的身体跌上了半空,单手一握红戟,便猛然向下一拉。

    红光一闪而没,混沌的身体中心出现一条拇指粗的红色虚线,接着,红线裂开,混沌的血肉自内而外的翻卷,黑色肉球哀嚎一声便砸落了地面,黑血如喷泉般不断自它的体内喷出,把室内溅得如涂上了一层黑墨。

    马面低啸一声,人飞身而起,青刀如龙长呤,如疾电般自上空落下,深深插进了混沌体内,“呯”一声响,混沌的残躯被这一刀之力激得微微向上飘起,尔后才再重重砸下,地面又是一摇,但混沌却失去了声息。

    这头四凶之一的上古妖魔,便在牛头马面的夹击之下饮恨当场,我看这两人连大气都未曾喘上一口,显是未尽全力,心下不由对这两人的实力暗自咋舌。

    牛头在混沌的巨躯旁释放出一道黄色的火焰,这黄焰殊是奇怪,它并不引燃其它物质,却把混沌的身体和满地的污血渐渐烧掉,马面却自走到我的身前,也不和我说话,蹲下身来用手掌贴在我腹部断骨之处,一股温暖的热力透体而入,我那断了的骨头竟渐渐的复原起来。

    我大感惊讶:“这,这是……”

    “不要说话,我正为你疗伤呢。”马面微笑,他贴着我腹部的手掌透进了源源不绝的奇异力量,迅速修补着我的身体。

    我的腹部黄光弥漫,过得数分钟后,腹下断骨已经完好如初,马面便把手掌移向我的左臂,依法施为地为我续上断裂的臂骨。

    等我全身伤势尽愈后,马面长身而起,我也跟着在站了起来,发现后头混沌的身体和黑血已经被牛头的黄焰烧了个精光,这粗豪的大汉朝马面说道:“我先到外头等你,你赶紧过来。”

    马面点了点头,便朝我说道:“你也看到了,九幽之气不断泄出人间,已经引起我们地府的注意,地府之中已经启动了应急机制,不但开始修补幽气泄出人间的空间漏洞,并且派出我们黄泉军曹直接驾临人间,以防受幽气吸引而来的妖魔恶鬼伺机为害人间。”

    我哈哈一笑:“那真是太好了,我们还担心仅凭我们这几人,根本无法守住这么大一个城市,既然有地府的军团插手,那这城市总算有救了。”

    “你别高兴得太早。”马面收起笑容正声道:“我们来人间之前,曾受人授意,黄泉军曹只负责对付因幽气引来的妖魔恶鬼,至于引起幽气的罪魁祸首,则还需你们人间自行解决。”

    “这是为什么?”我一听便觉郁闷,不算黄泉军曹的其它成员,单是牛头马面这两人便是绝大的战力,若有他们相助,相信即使是要击杀那布此邪阵的千年之妖也并非难事,却不知他们这举手便可为之的事情,却为何不肯助我们一臂之力。

    “那人说过,一切皆有定数,人间即有此劫,便该由人间自行解决,此为应劫,且黄泉军曹插手此事,已是对人间绝大的助力,其它的事情,我们实不宜再强挺插一手。”马面说完,便转身走向大门:“城市其它恶鬼妖兽便交给我们处理好了,你们就安心对付那布此邪阵的妖孽好了。”

    我叫住了他:“等下,你说的那人是?”

    马面回过头:“还会有谁,当然是镇守在地狱第十八层那位大人了。”

    说完这句话,马面的身影便直接消失在空气里,我却听得心中惊震不已,镇守在地狱第十八层的还会有谁,当然是发无上宏愿的地藏王菩萨他老人家了。手机用户看我的天师女友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52192.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其他小说]毒后逆天之至尊大小姐
  2. [玄幻小说]可爱的旅行
  3. [都市小说]影帝偏要住我家
  4. [穿越小说]北颂
  5. [修真小说]长生宝卷
  6. [都市小说]妙手回春
  7. [科幻小说]我相亲超有经验的
  8. [都市小说]神魂丹帝
  9. [玄幻小说]神话之龙族崛起
  10. [穿越小说]山河相制
  11. [科幻小说]诸天大道宗(大道纪)
  12. [穿越小说]史巫前例
  13. [都市小说]鉴宝黄金指
  14. [穿越小说]万古第一仙宗
  15. [穿越小说]漫威里的灵能百分百
  16. [科幻小说]末世之我有仙源
  17. [都市小说]重生嫡女归来
  18. [修真小说]逆天剑修
  19. [其他小说]仙梦蝶缘
  20. [玄幻小说]我的残爆人生
  21. [科幻小说]从九叔电影开始为僵
  22. [穿越小说]脸谱下的大明
  23. [都市小说]终极神医
  24. [穿越小说]大宋最狠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