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其他小说 > 我的天师女友 > 第230章 姬冰心的剑
    没有人知道,君夜月是何时出现的,仿佛他本来就站在街中心,只是此时才为我们发现一般,这突然出现的冥王,带给我们的是无比震撼的压力。

    君夜月站在离咖啡厅十米开外的大街上,这个一身白色西服的男人却手握一柄古奇清拙的黑色长枪,让街上路过的行人都误以为他只是一个行为艺术的爱好者,但咖啡厅中的我们都知道,冥王的枪虽然没有举起来,但枪意却已经笼罩住整条街方圆十米之内,一旦他的枪势发动,十米内除了我们,大概没有一个人能够挡下冥王一枪之威。

    他是在造势!

    冥王一出现便表现得如此强势,为的便是营造此下的情景,那把方圆十米内的人和物都笼罩在其枪势下的他,无非是为了把我们留下来,除非我们能够不顾及普通人的生死,在冥王那威凌天下的枪势发动前全身而退,否则便是被其硬拉下来打一场硬战。

    而事实上,无论是空虚还是姬冰心这两个出身名门的弟子,即使是我和小夏也无法昧着良心要普通人为我们送死,于是一如冥王所愿般,我们只是在默默地提升着体内道力,却不敢轻易离去。

    可以说当冥王出现的那一刻起,君夜月便掌握了主动,他若不发动攻击,我们也不敢有一丝异动,否则在他现在蓄势为之的情况下,必是准备不足的我们面对全力以付的冥王,那种情况下,高下立判,我们可能连挡下他一击的力量也没有,便会被他秒杀掉。

    真是可怕的男人,一出现便掌握了全局的优势,这才是真正的冥王吗,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啊。

    我在心中暗暗感叹,并按之前在姬冰心的进逼下突然领悟出来的道力运行功法,把自身体内的炎劲以螺旋的方式运行起来,比平时的状态速度快上三倍的炎劲让我迅速地进入最佳的作战状态。

    不过我们现在却是心中暗暗叫苦,冥王的枪意虽然笼罩着方圆十米,但最强的一点却始终集中在我们身上,那种感觉就像看到红外线瞄准器在自己身上打转一般,偏是他的枪势还在不断增强中,这样子我们战也不是退也不是,要是被冥王的枪势积攒到最强的一点时,那我们就更加难过了。

    所以现在,我们需要一个契机,一个打破现在僵局的契机。

    契机是在服务生接近我们的时候出现的。

    普通人是无法感知到冥王的气与势的,因此这咖啡厅里的其它人并不知道他们现在正站在悬崖边上,一个不小心便会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里,因此他们依然故我的聊着天,或者干着别的事情。

    发现我们这一桌人异状的是咖啡厅的服务生,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她看到我们这一桌四人毕脸色紧张地看着外边的时候,心里便隐隐觉得不妥,身为一个服务生,便要为客人服务为优先,虽然不知道这四位客人因何一脸紧张的样子,因此本着服务客人的宗旨,年轻的服务生走了过来。

    发觉有人走过来,我却是暗暗心急,我们以四人之力才堪堪挡住冥王那似无止境的枪势,要是普通人接近,万一冥王把枪势朝普通人身上渲泄,那我们双方势均力敌的势便会被打破,我们尚不打紧,但被冥王的枪势所袭的普通人,我自问没把握在冥王的枪下能够救得下来。

    但那服务生尚且不知道自己正向死神走了过来,她来到我们的身边,微笑地问道:“各位客人,有什么需要吗?”

    却在服务生说话的当口,冥王动了。

    咖啡厅外本来是午后的阳光倾泄满地,却在突然之间,整条大街暗了下来,那是一种了无生气的黑暗,仿佛九幽黄泉突然出现在了人间,顿时,世界的生机被一扫而空,只有死气在蔓延着。

    几乎是天地变得黑暗的一瞬间,姬冰心便清咤一声说道:“冥王交给我,你们快走!”

    姬冰心的话尚余音未绝,咖啡厅的玻璃窗却无声无息地碎裂开来,一点黑光带着无尽的死气刺向了尚一脸模糊的服务生。

    “咤!”我一声大吼,双眼顿时浮起一片银白,瞬间进入念锁解放状态中的我,世界的时间流动也被放慢了下来,在一格格如同电影分镜的画面中,我清晰地看到冥王只是朝我们这个方向虚刺一枪,但他的枪势却如同实质的刺至,我更看出了他这一记无论力量还是气势均强横无匹的一枪,竟是毫无破绽可寻,单以力量的强弱论,冥王的枪力量分布平均,让我找不到可供切入的点。

    但找不到,不代表我不能自行创造一个切入点。

    于是大吼声中,“斩魂”来到我的掌中,这把道界异宝激身出暗红长锋,似乎感应到冥王一枪的厉害,“斩魂”一展开便自动荡出道道焰纹,只是这些平时切金断铁的焰纹这一次却对冥王这一枪毫无影响。

    刹那间,黑暗的枪已经快点到服务生的胸口。

    红色的光芒在咖啡厅中闪现了五次。

    红芒敛去时,我倒飞而出,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但冥王的气势之枪却被我斩了开来,便在方才,我以螺旋的气劲运行方式斩上冥王的枪,而且每一斩均斩中同一个地方,在旋转不休的炎劲钻击下,能量分布平均的枪势出现了缺口,只是化解了这一枪,但枪上所附带的力量却全数侵入我的体内,才让我如遭电谴般倒飞开去。

    只这一击,我便从轩辕锁解放的状态中退了回来,无论是刚才瞬间判断冥王一枪的威力及后来成功斩开这一枪所耗费的心力,都让我无法再保持在轩辕锁解放的状态中,何况冥王的力量反侵入我的身体,立时便让我身受内伤。

    我撞上对面的一张桌子,这张木桌顿时四分五裂,而坐在桌旁的一个男人更是直接被我撞飞出去,等到摔倒在地上的时候,那男人连哼都没哼一声,便已经不省人事。

    我也不好过,胸口胀痛欲裂,全身酥麻无力,已经无力再战。

    想不到冥王厉害如斯,只是一击,便让我无再战之力,再看向前方,那服务生已经尖叫一声跑开了,而小夏正一脸关切朝我跑来,空虚和姬冰心则同时朝窗外跃出。

    冥王的一枪后,窗外又恢复了原先的光亮,只不过路边的行人均停了下来,一个个无比惊骇地看着举枪的冥王,又看着临街的玻璃窗全数被震碎的咖啡厅,然后惊叫声蔓延了开来。

    君夜月有些意外地看着咖啡厅中的情景,他本来想着一枪立威,那一枪凝聚了他全心全神的一枪,君夜月自问和咖啡厅里的四人换个位置,自己也未必能够完好无伤地接下来,在冥王的计算中,那一枪至少要拿一个人的命,但现在,那威力无匹的一枪却被挡了下来。

    算起来,那个男人如今已经是挡下自己第四枪了呢,有趣,真不知道他还有多少的成长空间。

    君夜月在暗自测度的时候,姬冰心和空虚已经跃出了窗外,但来自昆仑的女子却比空虚快上一线的速度抢在和尚的前面,只见她足尖在地上一点,整个人便轻飘飘地掠向冥王,同时,一把银白色的长剑虚空而现,姬冰心轻轻握住,便对着君夜月刺出了一剑。

    顿时,君夜月的身体四周尽是一片白雪皑皑的情景,这在夏末出现的奇景立刻让路人惊讶无比,只有空虚知道,姬冰心已经决定不让自己插手与冥王的一战。

    因为冥王四周出现的奇景,是姬冰心现在手中所持银剑冷泉所拥有特殊异能--冰雪领域!

    在这个领域中,方圆五米内会出现雪花四飘的情景,而这些雪花可不是为了营造视觉效果被创造出来的,事实上,这些薄如纸页的雪花其锋利程度绝对不逊于一把神兵利器,而且每一片雪花的温度都在零度以上,身处冰雪领域中的人,不仅要对抗姬冰心的剑,还要同时小心那些锋利的雪花,还有雪花不断带来的低温,一旦领域中的人为低温所影响了动作之时,便是他落败之刻。

    在冰雪领域里,除了姬冰心不受这个领域的伤害外,其它人都不能幸免,因此领域一展开,即使空虚有心帮姬冰心共御强敌,却也只能望洋兴叹。

    既然如此,便依照她方才所说,先带小夏离开吧。

    空虚马上在心中有了计较,他马上又退回了咖啡厅里。

    小夏刚扶着我起来,便见空虚又急忙从窗外退了回来,只见和尚一把换过小夏,把我背了起来。

    “我们马上走,这里交里姬冰心对付。”

    空虚急忙说道。

    “但是,一个姬冰心能够对付得了冥王吗?”小夏终是不放心地说道。

    空虚看向窗外,那大街上已是一片冰雪弥漫,风雪绕着姬冰心和君夜月二人旋转,那一片雪幕中,两道人影不断闪现着,和尚摇了摇头说道:“如果给姬冰心十年的时间,她有望胜过冥王,可现在却不行,只是凭心而论,现在我们四人中,只有她才有实力与冥王单独缠斗,虽然缠斗的时间极其有限,却足以我们逃离此地了,好了,我们别再耽误了,小夏带路,我们必须赶去你梦中所到之地。”

    见空虚已经表态,我们也不再迟疑,在来楚雄之前,我们已经查到楚雄前往八角镇的路径,小夏马上在前头领路,空虚则背着我,一行三人匆匆离开了这家咖啡厅。

    冰雪领域中,君夜月面无表情地作战着,一把魔枪在他手中总是能够在瞬息间刺出百记,翻腾的枪影把接近他身体的雪花都绞成了粉未,在刚才不一小接触了一片雪花,然后被其在衣服上拉开一道口子后,君夜月剑不敢让这些看似无害的雪花接近自己的身体,而且那些雪花中蕴藏的极低温度也让他不敢小瞧,在这种层次的战斗中,一个小小的失误也能够让他饮恨当场,冥王自然不希望会发生这种情况。

    因此,枪影袂荡中,没有一片雪花能够接近冥王的身体。

    姬冰心却是越打越惊心,在昆仑上清宫中,除了师尊和几位师叔伯外,几乎无人能够做她的对手,但此刻,冥王却面不改色地接下她所有的攻击,和她的仙剑冷泉在同一档次的魔枪,每一次与之击碰,姬冰心便会感觉到那黑色长枪上所传来的吸纳之感,若不是她凝劲不发,或许几下碰触之后,姬冰心的功力就得给吸去一两成,但她知道,这吸纳功力或者只是这柄魔枪的一个异能而已,就如同自己的仙剑能够释放冰雪领域一般,姬冰心不相信这把名为碧落黄泉的魔枪会没有一两样强大的异能。

    事实上,就如同姬冰心心中所想一般,冥王的这柄魔枪之所以会唤作碧落黄泉,实是因为它也能够制造一个如同冰雪领域一般的黄泉死境,在黄泉死境的覆盖范围内,会把空间里的生气排除,只余下黄泉死气,在这种环境下作战,除了冥王自己不受影响,其它人则要不断运功才能抵抗死气侵体,而在死境中,冥王才能真正运用他的枪技。

    只是,眼下冥王却不打算这样做。

    一来,在前几天收到以前一位友人的紧急救援中,他推测出那持有蚩尤石的那两个人的去向,而除了成都那一晚操魂使和医生两人对他们全力出手外,冥王和幽若几人却没有用上全力,若非如此,在铁路断道的那会,冥王大可毁去那处控制室,而不用特意留下这一线生机,便即使是刚才那一枪刺出,他也只想着能够击杀一人当然不错,即使不能,也能够匆促着他们尽快赶往那个地方,和友人接触之后,冥王的计划已经产生了一点改变,那就是在得到蚩尤石的过程中,顺便帮那个友人一把,反正,他们两人的目的并无冲突。

    至于在姬冰心的步步进逼下尚不使出全力的第二个原因,则是冥王对于这个女子心中亦有顾忌,虽然自己全力施为下要击败她甚至取之性命,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要付出的代价却同样巨大,无论是她的剑法还是现在手中所持的银剑,都让冥王感到眼前这个女子并是出身名门的弟子,而能够调教出足以和他单打独斗的弟子,且是使剑的门派,冥王思来想去,也只有昆仑上清宫有这份实力,对于这个超然于世外的宗派,冥王不希望和他们产生太大的矛盾,至少在把全部蚩尤石夺到之前。

    所以到现在,冥王只是被动地化解着姬冰心的攻击,如果不是姬冰心的冰雪领域之故,他早已脱身而走,但现在这么一个冰雪纷飞的领域却在他身体周围纷扰不休,要脱出这个领域,冥王不是办不到,只是在硬撼这个领域时,他一定会出现足以引来姬冰心全力攻击的破绽,因此冥王没有这么做,他在等,等领域达到极限的那一刻。

    无论是功力还是剑法,甚或其它异能,皆有极限之时,这领域也不例外,凡是威力巨大者,它的时间便极其有限,所以冥王在心中计较,这个领域大概还能够施展五分钟左右的时间,五分钟之后,领域一消,自是他脱身之时。

    君夜月确实是算无遗策,如同他猜想的一般,姬冰心的冰雪领域确实只能够施展七八分钟左右,而刚才已经过去了两分钟,也就是说这五分钟内无法击败冥王,那么一旦冰雪领域消失,姬冰心便更没希望击败这个男人了。

    于是,姬冰心手中的剑也加快了几分,但说到底,她也有所顾忌,现在这个男人已经不是普通的剑法道术能够击败得了的,除非她姬冰心拿出压箱底的绝活,例如昆仑的得意剑法,号称功参造化的“上清三绝剑”,但三绝威力巨大,不适宜在闹市中施展,就如同眼下的情况,虽然在闹市交战已经够惊世骇俗了,但以上清宫对世俗的影响力,这样的影响能够消弥于无形,但一旦她使出三绝,那绝对能够上全国新闻的首条,到时即使以师门之力,也无法将此事压下,届时便会给师门引来诸多麻烦。

    何况,她姬冰心没有使出全力,冥王又何尝全力以付了,所以姬冰心心中也没个底,恐怕即使把三绝剑使出来,也无法将冥王击杀当场。

    随着时间的推移,冰雪领域的威力已经渐渐减弱,姬冰心暗暗在心中计算,可怕警察也快到达了,可到这个时候,她依然伤不了冥王一根毫毛,若此事传出去,昆仑上清宫的面子要往哪搁,于是姬冰心银牙一咬,提前撤消了冰雪领域,而把这一领域最后剩余的分多钟的威力,全数灌注在姬冰心配合冰雪领域的而自创的一剑上。

    顿时,银白的长剑上注入冰雪领域的零点冰度,整把长剑不断生出厚厚的冰霜,姬冰心手腕一抖,剑上的霜甲炸开,包裹着姬冰心气劲的无数霜块如劲雨般射向了冥王,而在这些密集的霜晶中,姬冰心一剑点至。

    只此一剑,冥王五米之内皆在这一剑的威力覆盖之下,冥王相信那无数冰霜中的极寒之力,只要一沾上物体,绝对会将之冰晶化,何况这些看似美丽的冰霜中还暗藏着姬冰心的气劲,而最危险的,则是深藏在让人眼花缭乱的冰霜之雨后,姬冰心那与冰霜融合无间的一剑。

    此一剑,名为冰雪漫天!手机用户看我的天师女友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52192.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都市小说]国民影帝暗恋我
  2. [玄幻小说]我是掌门
  3. [玄幻小说]史上最强血脉
  4. [都市小说]终极学生在都市
  5. [都市小说]重返1989
  6. [科幻小说]生存在轮回世界
  7. [网游小说]叶辰萧初然
  8. [玄幻小说]从大佬到武林盟主
  9. [玄幻小说]漫威之怪物猎人大世界
  10. [网游小说]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11. [玄幻小说]我活了几万年(李长生楚梦)
  12. [都市小说]替嫁后我和皇叔真香了
  13. [都市小说]小司机闯都市
  14. [科幻小说]重生七零娇娇媳
  15. [其他小说]重生嫡女悍妻
  16. [穿越小说]三国之随身魔法塔
  17. [都市小说]继承者游戏
  18. [网游小说]联盟之从外援开始
  19. [其他小说]故梦微雨
  20. [都市小说]近身狂婿
  21. [都市小说]龙虎香江
  22. [网游小说]境界的攻略使
  23. [修真小说]洪荒之逍遥小剑仙
  24. [修真小说]穿越寻侠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