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其他小说 > 我的天师女友 > 第235章 村中隐患(二)
    “菩菁,听说菩桑的孙女回来了,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莫非是害怕我这个长老识破你那个所谓的神女是假的?”

    话音方落,庙堂之外走进一个女人,看年纪也在四十岁左右,这中年妇人身披素袍,一头乌黑的头发高高束起,她虽然没有穿金戴银,但一股雍容宝贵之气却油然而生,这女人刚一进得屋来,便自然地生出一股迫力,让我们自然生出感应。

    “菩茹,这里是庙堂,禁止高声喧哗,即使你贵为二长老,也不能无视这条规定!”

    菩菁婆婆站了起来,此刻的她满脸的严肃,一种高高在上的威仪顿时表露无遗,她只是从地上站起,但那股气势却已经超过了这刚进门来的二长老,但见这贵妇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半晌后才听得她细声说道。

    “是,大长老!”

    虽然贵妇人回答得不情不愿,但菩菁婆婆也不再追究,此时,庙堂中那股有点让人喘不过气的压力才随着消失,我们三人不敢置信地相互交换了一个眼色,均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惊讶,先不论这个二长老,就说这菩菁婆婆,从和我们见面那一刻起,她给我们的感觉就像一个和蔼的婆婆一样,可没想到这样一个老人却在刚才爆发出来的威压竟不比冥王低多少,而名为菩茹的二长老气势也是不弱,照此推来,这两人即使对上冥王,也不致轻易落败。

    想不到一个村子里两个老人便有与冥王一战之力,这隐者之村不愧是女娲神女的护卫之后。

    “那么,让我给几倍介绍一下吧。”又变回慈眉善目的菩菁婆婆转过身来朝我们说道。

    我们连忙起身,只听这位婆婆说道:“这一位是我们隐者之村的二长老菩茹,村里共有三名长老,第三位长老菩芯现在不在这儿,不过晚上为神女洗尘的宴会,三位长老都会到齐的。”

    “当然是会到齐了。”菩茹长老冷冷说道:“即使神女要回归,也必须由三位长老投票决定其身份的真实性吧,我也不怕丑话说在前头,如果神女不能拿出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我这一票是绝对不会投出去的。”

    “菩茹!”

    菩菁婆婆低喝一声。

    “神女的身份是由守护神使亲自布梦告之,我们三长老都有接到梦喻,难道她的身份还会有假不成,还是说,过了这么多年之后,你还是放不下那桩往事,而现在则在这里公报私仇?”

    “不错,我就是在公报私仇怎样?”二长老针锋相对地说道:“当年菩桑一句话也没说就把大伙丢下了,凭什么现在她的孙女说回来就回来,按照规定,村里凡是重大的事件都要三大长老表决投票,神女回归这么大的一件事,即使有守护神使的梦喻在先,但我们也不能够全然无视规定,您说是吗?尊敬的大长者阁下!”

    在丢下这么一句话后,二长老冷冷地盯了小夏一眼,然后哼了一声拂袖便走。

    庙堂里的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这二长老也不知道为何对小夏这个神女怀着很深的怨意,照刚才的情形看来,即使小夏为守护神使指定的神女,想要得到全村人的认同,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在我看来,小夏这神女的身份认不成也没有坏处,要是她真当上了神女,说不定就要留在这村里了,那我可怎么办?

    刚才被菩菁婆婆那关于上古的秘闻所吸引住了心神,倒没怎么去想小夏成为神女之后的事情,可现在听这婆婆说晚上还要搞什么晚宴来确定小夏的身份,我这时才紧张起来,万一小夏真的成了神女,那我大概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陪她留下,二是学小夏爷爷般把这新任神女也给拐走了。

    却说我这边正打着二度拐带神女的不良主意,那边的大长老却又是一叹。

    “让你们见笑了。”菩菁婆婆朝我们勉强一笑。

    小夏不解地问道:“婆婆,这位二长老似是和我有什么过节似的,我怎么感觉她好像是在针对我啊。”

    菩菁婆婆苦笑一声说道:“她不是在针对你,确切地说,她是在针对菩桑,也就是你的婆婆。”

    “为什么?”

    “菩茹她…”大长老微微一顿,然后似是作了什么决定般,才对我们继续说道:“那是因为,当年的菩茹,也是暗地里偷偷喜欢着神女的爷爷啊,但当年你的爷爷,却选择了神女,并把她带离这村子,菩茹她一直念念不忘这件事,其实说起来,那个时候的我,还有菩茹和菩桑,都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不想到因为你爷爷的出现,带给了我们一连串的变化,这只能说是造化弄人啊。”

    八卦,绝对的八卦!

    如果不是在这气氛严肃之极的庙堂中,我绝对会忍不住叫出声来,不想继小夏爷爷拐带人家的神女私奔这个八卦新闻之后,竟然又爆出一个二长老喜欢上小夏爷爷的新闻,由此推来,那二长老必定对弃她而去的小夏爷爷由爱生恨,继而之连同小夏的婆婆菩桑也是她的怀恨对象,而这个时候,小夏这个神女又回到了村子中来,这个二长老不趁机报复那就真的有鬼了。

    听得菩菁婆婆这样说,不单是我,连小夏的脸色也不然起来,她自然不是害怕二长老从中作梗,她只是想不到爷爷和婆婆这间还有这么多的故事。

    但大长老可不这么认为,她见小夏脸色数变,以为小夏是害怕这神女回归一事有变数,于是菩菁婆婆安慰小夏说道:“神女大可不必为此事担心,虽然回归一事重大,需由三大长者投票决定,但三长老菩芯是一位公正不阿的人,当年她的父亲带同自己的兄长离开村子时,她不只没有一同离开,还义正辞严地痛斥她的父亲与兄长,后来她的父亲恼羞成怒,欲对当时的长老不利时,菩芯还以自己的身体为长老挡下一剑,所以这样的一个人,她一定会按照守护神使的梦喻,对你投下肯定的一票的。”

    小夏听罢,颇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她最初会来隐者之村,是因为感觉这村子和自己有莫大关系的缘故,却是对神女这个身份一点也不在乎,但看菩菁婆婆这阵势,是非要让她当上这个神女不可了,一想到当上神女后就要留在这村子里,小夏是一百个不愿意的,她喜欢热闹的都市,喜欢可以供她消遣的娱乐场所,而不是对着一个连电视机也没有的落后村子,哪怕这村子有太多的神秘之处。

    可想在说不想干恐怕也是不行的。

    小夏在心底暗自合计着,要是自己立刻说一句我不想当神女之类的话,为了防止婆婆那种事情再次发生,这大长老还不立时拿条绳子绑住自己,所以走还是要走的,但却不能立时表态,而且看这村子大有来头的样子,说不定还可以利用自己神女这个身份,号令这村子来解决冥王的威胁,隐者之村怎么说也是女娲所选择的神女护卫之后,应该足以抵御暗影这个大敌吧。

    不过,貌似自己有利用隐者之村的嫌疑啊…….

    想到这里,小夏也只能在心里暗自苦笑,虽说自己的动机不良,但眼下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又去哪寻找足以和冥王抗衡的“势”啊。

    略一犹豫之后,小夏还是决定了先利用自己神女这个身份,来换取足以抗衡冥王的势力,至于其它的,也只能留待以后再说了。

    先不说小夏心底的这番打算,我却从菩菁婆婆的话里和那二长老的表现,看得出来这村子似乎没有表面那么平静,虽然自己是一个外人,但看起来我们似乎得在这里呆上一点时间,所以知道多一些村子的状况,万一有起事来,也好有个对策,于是我小心地措辞说道:“菩菁婆婆,这村子,好像看上去没那么…….和谐…”

    似乎想不到我会这么一说,菩菁婆婆微微一愣,随后她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岂止不和谐啊,而是这隐者之村的内忧外患,已经快达到爆发的时候了。”

    她望向神案前的女娲石像,感叹地说道:“想当年村子建成之初,有神女为核心,又有男女村民的术法击技为辅助,村子得以从无数的风雨中走了过来,但没想到一没有了神女,这历经千万年的时光也未曾消失的村子,却在百年不到的时间里,却变得如摇摇欲坠的老人一般,随时有消失的可能…哎…….”

    “有这么严重吗,婆婆?”小夏忍不住说道,这村子从表面看来,好像并没有严重到菩菁婆婆嘴中所说的程度。

    “远比你想像中严重啊,神女。”菩菁婆婆苦笑着说道:“先说内患,自当年菩芯长老的父亲连哄带骗卷走了村子里近八成的男村民自成一村之后,隐者之村的情况便每况愈下;一直以来,村里的血脉一直是男女村民的结合而延续,而通过初代神女留下来的秘法,让村子里出生的婴儿不会因为近亲血缘的关系而出现崎形儿这样的悲剧,而大部分的男村民离开后,村子在这百年间出生的婴儿竟不到百人之数,这第一个内患便是人丁稀少啊。”

    “那第二个,是否武技得不到传承?”小夏虽说是在发问,但看她的样子,似乎非常肯定自己的判断。

    菩菁婆婆点了点头,眼中露出赞许的神色。

    我奇道:“小夏,你是怎么猜到的?”

    “猜?”小夏嘟起嘴说道:“你用这个词简直就是在污蔑我的智慧,先生,这叫推理。”

    我略想了想,随即恍然大悟地说道:“我明白了,这村里女村民擅长道术,男村民擅长击技,因此大批的男村民离开后,诸多武技失去了传承,因为武技虽然可以通过书籍等东西记录保留下来,但少了老师的指导,想必很多武技已经只具其形,而不得其神吧。”

    “情况就是这样。”说到此处,菩菁婆婆脸上神色一暗:“村子里的武技,各家有各家的特点,有的擅长正面攻击,有的擅长刺杀之道,可经过百年前那场分裂之后,村里的武技之道便凋零了,没有了武技的辅助,单靠我们这些使用道术的人,很难抵挡来自天外村,也就是男村民后来成立的村子的威胁。”

    “威胁?”小夏讶然说道:“莫非他们还对隐者之村不利?”

    “是啊,这就是隐者之村的外患。”菩菁婆婆说道:“当年菩芯的父亲便是一个相当有野心的人,他从许久之前便看中长老之位,可惜隐者之村的长老一向由女性担任,他也只能望洋兴叹,而神女出走,只是给了他一个借口,一个得以威胁村子的借口,那时他虽然带着男村民成立了天外村,但也明言若让他坐上长老之位,他便带同其它村民回归,可村子千百年的传统难能因他一人而废弃,所以这事也就一直无果,直到菩芯的父亲去世,其兄长那霸的野心却比其父还要大,他竟然想拿到村中秘宝,由女娲大神留给历代神女的武器,净水戟!”

    “净水戟?很厉害的武器吗?”小夏忍不住问道,她的武器辟邪棍在鬼王一战中损坏,如果能得到这神女的兵器,说不定她的实力还可借此连跳几番。

    “那可是由女娲大神留给神女的兵器,哪能不厉害啊。”菩菁婆婆笑着说道:“净水戟,具有引动世间水气的大能,同时,水亦为生命之源,因此净水戟中浩瀚的水之源力能使持有者的寿元大增,这等神器,那霸垂涎已久,更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三番五次地鼓动村民对我们施以攻击,要不是村子布有初代神女的防御术法这样的禁制,那霸早就带人打上门了。但即使有术法的防御,我们却不能长年龟缩在村子内,村子虽然自给自足,但一些东西还是要到山下城镇和人交易才能得到,那霸便好几次趁我带同村民出村的时候偷袭我们,想捉住我这个大长老用来胁迫村子交出神器,但他哪时知道,神器并非凡物,知道它下落的,只有神女而已。”

    “我?”小夏指着自己说道:“但我完全不知道它在哪里啊。”

    “那是因为时间还没到,孩子。”

    听菩菁婆婆这样说,小夏也就没再问,但隐者之村现在这个样子,可没有多大的力量为抗衡冥王啊,要知道以那男人神出鬼没的枪技,如果没有武技方面的人员辅助的话,单靠以术法见才的女性村民是没有办法牵制住这个男人的,那么要让隐者之村起到它应用的作用和力量,是否代表着自己要想办法彻底解决隐者之村的内忧外患呢?

    小夏轻轻咬着自己的手指,陷入了思考之中。

    本来以她原本的意思,是要利用隐者之村的实力反过来将冥王一军,如果是拥有完整力量的隐者之村的话,小夏完全有把握让暗影把其余四颗蚩尤石吐出来,因为这村子的力量,并不会比昆仑上清宫那样的宗派逊色,可惜现在村子分裂为两派,本来一个实力强悍的村子,在分裂之下便无法避免出现致命的破绽。

    失去正面作战人员的隐者之村,绝对无法抗衡得了冥王,而要抗衡冥王,则必须让隐者之村恢复原来的风貌,但如此一来,自己这个神女的角色岂不是要越陷越深?

    一想到这里,小夏不免有些犹豫。

    她根本就没打算要长居此地,哪怕神女的身份在这村子里是何等的尊贵,但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因此她的离开是势在必行的,可按照上面的推断,如果不利用神女的身份,小夏要让隐者之村恢复完整的力量,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而反过来说,一旦神女这个角色演得太久了,到时她要退出这个舞台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但是,冥王的蚩尤石毕竟关系重大,一个不好可能人间会出现一场浩劫,因此相对于神女的身份,还是前者比较重要一些。

    小夏眼睛一转,渐渐理清着自己的思路。

    自己以后绝对还会步婆婆的后尘再“私奔”一次的,那么帮隐者之村恢复原来的模样也算是对他们的一种交待,再退一万步讲,即使为了防止自己的再次出走而又让村子陷入分裂的境地中,那自己也完全可以利用神女的身份命令全村的人随自己到城市里生活,反正他们是女娲大神为血裔挑选的护卫,那么神女到哪,护卫也到哪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只是到时这举村迁徙之举可能没那么容易进行,不过只要神女坚持,他们大概也不能拒绝吧,除非他们开除了自己这个“神女”。

    既然如此,那就先解决村子的诸多隐患,然后以隐者之村完整的力量让冥王大吓一跳吧。

    主意一定,小夏的眼睛便亮了起来,虽然那双明亮的眼睛很漂亮,但一看到她露出这种眼神,我便没来由地打了一冷颤。

    准没好事。

    我在心里这样说道。手机用户看我的天师女友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52192.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穿越小说]史巫前例
  2. [都市小说]鉴宝黄金指
  3. [穿越小说]万古第一仙宗
  4. [穿越小说]漫威里的灵能百分百
  5. [科幻小说]末世之我有仙源
  6. [都市小说]重生嫡女归来
  7. [修真小说]逆天剑修
  8. [其他小说]仙梦蝶缘
  9. [玄幻小说]我的残爆人生
  10. [科幻小说]从九叔电影开始为僵
  11. [穿越小说]脸谱下的大明
  12. [都市小说]终极神医
  13. [穿越小说]大宋最狠暴君
  14. [玄幻小说]原始文明成长记
  15. [科幻小说]你有种就杀了我
  16. [科幻小说]重生农家小娘子
  17. [其他小说]嫡女在上:殿下,请自重!
  18. [科幻小说]我在末世捡属性
  19. [玄幻小说]神魔卫
  20. [玄幻小说]装逼愤怒系统
  21. [都市小说]小狐妃超级甜
  22. [科幻小说]游戏之狩魔猎人
  23. [玄幻小说]万古神帝
  24. [都市小说]恶徒养成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