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其他小说 > 我的天师女友 > 第239章 夜宴(一)
    就在君夜月和那霸谋划着如何取神女性命的时候,身为神女的小夏却处在一种难以言喻的奇妙境界中。

    那种感觉,似醒非醒,周围看到的东西似真若幻,让人根本分不清真假。

    这是小夏睁开眼睛时所浮起的第一个念头。

    从庙堂出来之后,菩菁婆婆命三个妙龄少女带领着小夏三人到庙堂后的房舍休息,身为神女,小夏的房舍是特别布置的,据领她前来的少女说,这套房间是历代的神女所居住,大长老让小夏住进这个房间,那带路的少女已经猜到了什么,但菩菁婆婆应该有所交待,少女看着小夏的双眼发光,却没有失态的表现,只是最后几乎是跑出房间的少女,却让小夏莞尔一笑。

    这套房间只有两层,以竹木搭建,刚一走近来时,小夏便感觉到了满身的舒爽,那房门一关,便把户外炎热的空气隔绝了开来,房内也不知从哪里吹进来一阵阵凉爽的清风,吹得小夏直想睡觉。

    小夏功力减退,但眼光还在,这房里有如此异像,定是房间里布下了某种永久性的术法,不愧是神女所居住的房间,果然够奢侈,竟然在这套房子里布下了能够调节气温的术法,如果不出意外,还是永久性的术法,就像是村子外的禁制一样。

    这楼下是一个客厅,楼上才是寝室,小夏踏着同样由竹片搭成的楼梯上了二楼,寝室里放着一张雕花木床,床上铺着雪白的床单,小夏走到床边一坐,一阵甘草的清新味道便扑面而来,她伸了个懒腰,便躺到了床上。

    今天连番遇险,小夏已经疲困之极,这人一躺下,用不了多少时间,她便已经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小夏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唤她,她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便浮起了前文所描述的那种感觉。

    一眼望去,房间还是那个房间,床还是那张床,一切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变化,但小夏却觉得这房间和刚才有点不一样了,她看向那么东西的时候,在视线里觉得挺近的,但在小夏的感觉中,又觉得那些东西离得挺远,就像床前放着的一张青藤交椅一般,看着只不过离床边半米不到的距离,但不知为何,小夏却感觉那椅子离自己挺远,远到仿佛在地球的另一端似的。

    这种视觉和感觉的矛盾让她摇了摇头。

    呼唤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像是有人在房子外叫着她一般,声音从外面传来,然后透过关着的窗户时,便变得模糊起来,小夏从床上起来,走到了窗边,把这扇竹窗打了开来,户外耀眼的阳光透了进来,小夏不由眯上了眼睛,再睁开一条小缝时,小夏见到,在楼下的一片金光里,站着一个身披素袍的女人。

    守护神使!

    小夏那迷糊的小脑袋顿时清醒了过来。

    能够见到守护神使,也就是说,自己现在是在梦里了?

    如此说来,那就能够解释为什么身旁的东西看起来离得极近,感觉上却极远了。

    那何止是远,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小夏--

    楼下的素袍女人轻轻唤道,她只露出了双眼,小夏却在她的眼中看到了温柔的笑意。

    到下边来。

    守护神使如此说道,她的声音不大,却似是直接印在小夏脑海里一般,小夏点点头,没多久便来到楼下,打开门时,外面的场景一丝不变,但不知为何,好似比现实的世界里要宽敞一些。

    走出门来,天上的太阳并不似想像中火辣,虽然骄阳刺眼,却不带一丝火劲,只是眼睛还是被阳光照得有些睁不开来,小夏举起一手挡在眼前,才适应了现在的亮度。

    守护神使,或者称为初代神女,这个即使已经逝世,却依然守护着隐者村的圣灵,朝小夏看了一眼,随后也不说话,转身便走。

    小夏紧随其后,她们走向村中庙堂,就如同第一次与这守护神使见面一般,这村里的景象虽然没有改变,却看不到一个人,安静得让人难受的气氛让小夏倍感压抑,同时心中亦开始猜测起这一次守护神使找上她的原因。

    第一次是把蚩尤石交给了自己,然后嘱托自己来到隐者之村。

    却不知道这一次与自己见面却又是为了什么,守护神使虽不是神灵,但初代神女据说也拥有半神的力量,那么半个神明的意图,大概也是自己这个凡人所猜不透的吧。

    小夏的胡思乱想并没有持续多久,用不了多长时间,她和守护神使又走近了村中的庙堂。

    庙堂内布置依旧,但神案前的三尊石像却有所不同,女娲大神双手捧着的蚩尤碑黑光大盛,凶神刑天那穿着的一手却隐约浮现着一柄黑色斧头的影子,而守护神使自己的石像中,却由里面透出一股水蓝色的光华。

    “你看到了吗,现世的神女。”守护神使终于开口说话。

    小夏指着三尊石像:“你是指那些光吗?”

    “不错,你可知道这些光芒代表着什么?”

    小夏老实地摇了摇头,她又不是百事通,自然不清楚这些光芒之中的意味。

    守护神使望向女娲大神,眼睛里浮起难以言喻的深情,便像一个出游方归的女儿见到自己的母亲一般。

    “首先,蚩尤碑上的黑光,那是因为被封印在碑里,蚩尤的肉体已经开始和它的灵魂产生了共鸣,出现这种状况的唯一可能,便是大部分的蚩尤石出现在了极近的地方。”

    守护神使的话让小夏顿时一惊,大部分的蚩尤石出现在极近的地方,现在除了冥王君夜月,谁会拥有大部分的蚩尤石,这样说来,难不成这个冥王现在正在邻近隐者村的某个地方不成。

    “接下来,是凶神刑天的黑斧幽影,那说明封印着刑天的黑斧,正在回来的路上。”

    这一句话,小夏却想不通其中的意思,刑天之斧在回来的路上?黑斧虽然不是凡物,但终究只是一件器物,自然不可能长了脚自己跑回来,那么,是否有什么人正要把这斧头带回来,如果是,那又是什么样的人呢?

    守护神使却不管小夏想什么,她继续说道:“而最后便是,我那石像中的光华,小夏,知道那是什么吗?那和你,是有着莫大的关系,因为,那将是我要给你的东西,只有拥有了它,你才是真正的神女。”

    小夏一呆,然后又是一喜,不用说,能够让守护神使谨而慎之的东西,那绝对不会是普通的货色。

    只见守护神使朝她自己的石像虚空一扫,那片水蓝的光华便从石像里溢了出来,像一道清泉般流往神使的手掌之上,蓝光绕了几圈,最后汇聚在神使的掌中,光芒渐渐淡了下来,出现了一条长约半米的金属圆筒。

    金属圆筒呈银色,筒身纤细,其上如小夏的辟邪棍一般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奇异符形,以小夏对道术的造诣,也看不出来那些符形代表着什么意义,想来应该是上古时的符文,若非如此,小夏又怎么会认不出来。

    “给你。”守护神使把这金属圆筒递给小夏。

    小夏接了过来,一握上这金属圆筒,她便顿时生出骨肉相连之感,仿佛这圆筒是她非常熟悉的东西,只是她暂时忘记了,现在看到,似乎又记起了一些。

    便在这恍惚间,小夏五指轻轻一握,突然,圆筒之上的符文都亮了起来,水蓝色的莹光从这些符文中渗透了出来,然后像水流般分别朝首尾流去,当两边的蓝光集中到圆筒两端时,“争”的一声,两抹蓝光自圆筒两端弹了出来。

    圆筒的两端各弹出如兵器般的东西,前端弹出的东西如枪似矛,只是在尖端还嵌着一面如月牙般的利刃,而圆筒尾端则弹出如刺一般的利刃,这刺刃正中同样刻着一行细细的奇异符文,一道道水蓝光华不断在这两端兵刃上旋绕不休,映得小夏满脸的蓝光。

    “这…这是?”小夏的脑袋已经呈半停机的状态,这件好像兵器一般的东西不止不普通,而且还不凡得很,那不断旋绕的蓝光中透出浓郁的灵气,这水蓝色的灵气引得小夏体内因为怨气侵体而变得压抑的道力也渐渐活跃了起来,小夏几乎可以肯定,和这东西如果呆上一天半天的话,那么自己当可恢复全部的功力,而且还可能有所精进。

    “净水戟,这可是历代神女的兵器,是由女娲大神亲手交给我,然后由我一代代传承下去的神器。”守护神使淡淡说道,那口气就像是在述说一件平常的事情。

    但小夏却听得心头狂震。

    神器啊,是神器!这下可真的赚大了!

    如果不是神使在场,小夏几乎要跳起来欢呼几声,如果有这种神器在手,即使是冥王,她也敢斗上一斗了,要不然,和一个拿着魔兵的家伙打,实在是吃亏得紧。

    “神女,你虽然已经有神器在手,但我已经感觉到,人间的大劫将至,希望你利用手中神器,帮人间渡过此劫吧。”

    神使的声音唤回了小夏的心神,但小夏抬头再看时,守护神使的身影像是不断地向后退去,小夏刚想叫住她,却突然全身一震,便在床上醒了过来。

    这次是真正地睁开了双眼,小夏看到昏黄的阳光从窗外渗了进来,想来已经是黄昏时候。

    她从床上起来,发现自己的手中果然还握着净水戟,这神器光华流转,突然,蓝光大作,照得小夏不由闭上眼睛,等到蓝光过去后,她方再睁开眼来,神器已经消失无踪,却有一枚蓝晶饰戒出现在她的右手中指上,那戒指里,正透出阵阵强烈的水性灵力。

    不愧是神器,连携带也这么方便。

    想不到睡一觉也会赚一把的小夏,顿时把高兴二字写在了脸上,她望着自己中指上的戒指,突然灵机一动。

    或许,可以利用这东西,把那内应给引出来!

    小夏如此想道。手机用户看我的天师女友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52192.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