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其他小说 > 我的天师女友 > 第259章 准备那最后之战(三)
    再次看向前方的那株大树,但在我的眼中,它依然是流动着旺盛的木力,而刚才的那些银线却消失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双手环抱于胸前,略一思索便察觉到问题所在,方才我是以意念之剑去攻击那树中的木力,也就是说,在攻击的一瞬,我的意念和树的木力结合了起来,所以才看到了构成大树的构造银线,让意念和对象的本质结合,或者说让意念的触角探入对象的本质中去,这样的事情我以前倒是一点也没尝试过,现在看来,却大有可能因此而发掘出念锁的最强功用。

    带着兴奋,这一次,我不再让意念形成凌厉的剑,而是想像着意念的线不断旋转拧结起来,于是,我用自己的双眼,看到一道小指粗的银线在我的身前生成,然后我控制着这道银线探往大树的木力中去,顿时,大树的表体上再次呈现出银色的线状构造图。

    成功了!

    我心中泛起喜意,却不想这一意念不集中,那银线状的构造图便模糊了起来,我连忙集中精神,它才又变得清晰。

    接下来,便是要怎样破坏这构造出物体的银线了。

    显然的,物理类甚至道术应该对这种本源中的本源物质起不到一丁点的作用,如无意外,应该还是要用意念来进行破坏了。

    只是我现在已经用意念探入树的木力中,此时要再分出一股意念来形成攻击,确实让我有些吃力,我眉头拧到了一块,再成功的形成意念之剑,由于精神从所未有的高度集中,我突然在那些银色的构造线中,竟然看到了一缕金丝,那缕金丝比银线细得很多,它就深藏在银线之中,我想也没想,便让意念之剑刺入银线中的金丝。

    筝--

    如同琴弦崩断的声音响了起来,那缕金丝从中断开,接着,银色的构造线也不断的崩解,一道接一道的银线断开后,我看到树中的木力迅速的消散,不到一秒的时间内,啪一声轻响,整棵大树爆成了一堆木粉,被晚风这么一吹,木粉带着树木的清香,遥遥地飘了开去。

    我和小夏愣愣地站在原地,没想到一棵大树便这么散成了粉,连一点残渣也没有剩下。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小夏指着原来树木存在的地方问道,在那里,我们还可以看到土地上一片坑坑洼洼,那曾是树木扎根的地方,但现在整棵树在瞬间崩解,却连扎根的土地一点也没有牵连到,当真奇怪得紧。

    我用手指头按着太阳穴,现在脑袋两边的太阳穴正隐隐作痛,仿佛刚才那番作为实在很损精力:“怎么做到?大概我破坏了那树的构造吧,不,不只构造,是破坏了比构造更接近本源的东西。”

    “怎么说?”小夏见我揉着脑袋,她善解人意地走到我的身旁,让我坐下,再为我轻轻按着两边的太阳穴。

    小夏的手指散发出阵阵热力,让我吃痛的脑袋好过了一些,我寻思了一会要如何表达刚才所做的事情后,才说道。

    “小夏,我想我发现了念锁的最大功用了,我称它为构造破坏。”

    “构造破坏?”

    “是的。”我闭着眼睛,一边享受着小夏的按摩,一边说道:“在刚才,我试图以意念攻击物体的本质时,无意的发现,当我的意念探入其本质的时候,会让物体呈现出最原始的构造,那是由银色的线形成立体的构造图,我姑且称之为构线吧,不过在我以意念攻击这些构线的瞬间,由于精神力的高度集中,我在这些构线中又看到了一缕金色的丝线,这缕金丝比构线要细得多,在看到它的一瞬间,我的直觉告诉我,那是比构线更加接近于本源的东西,于是,我以意念攻击了那缕金线,接下来,树的构线全面崩坏,然后便出现了你我刚才所见的情景,一棵十几米高的树木,啪一声全成了粉,连一点块状的残渣也没有剩下。”

    “哇,直接对本源物质进行攻击,这种能力也太强悍了吧。”

    小夏一兴奋,两边的手指便突然加大了力度,我被按得一痛,她连忙放开我,我摇了摇头,感觉脑袋比刚才好了一些,方接着说道。

    “只可惜,这种能力大概不能经常使用,而且命中率也不会太高。”

    “为什么?”

    小夏没有我刚才的那种体验,自不明白我刚才耗用了多少精神,才看到那缕金线,而且还要在那种状态下去攻击它,这事说得容易,可做起来就难得很了。

    “那缕金丝,我称它为魂线吧,打个比方,要攻击构线,成功率在百分之八十的话,那么攻击魂线的成功率大概只有百分之十左右,而且这个概率还是以最大量来计算了。”

    “怎么会差得这么远?”小夏摇着头说道,两者之前的落差未免太大了一些。

    我解释说道:“第一,构线的数量比魂线为多,即使是体积比较小的物体,至少也有百千根左右,而且分布的范围也较紧密,因此成功率不低;第二,比起构线来,魂线却只有一条,而且比构线要细小得多,还深藏在构线之内,更重要的是,要看到魂线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即使是看到了,要准确的命中它也十分困难。”

    小夏点了点头说:“我明白了,如果是死物的话还好说,但如果是活物,而且是冥王那种级数的对手,他的移动速度一定不在你之下,那么你要在对手高速移动的情况下看到魂线且命中它,确实比登天还难,除非你有办法禁锢他的动作。”

    “不错,就是这样。”

    我低叹了一声,果然要得到什么,就要付出什么,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破坏魂线这样的技巧固然强悍,无论是什么,即使是神魔,一旦命中的话,绝对是灵肉崩坏的下场,当然,前提是神魔也拥有构线和魂线,但要做到这一点却非常困难,先不说看到魂线的机率问题,单是要在看到魂线的基础下再攻击它,便要消耗大量的精神力,刚才我只是攻击死物,已经让自己的脑袋隐隐作痛,我怀疑如果是攻击活物的话,会否让我当场晕迷休克。

    总之,这技巧强则强矣,却必须慎用。

    可退一步来讲,看到构线并进行攻击,消耗的精神力便相对要小上许多,虽然效果应该没有攻击魂线那么变态,但构线也是物体的本源构造之一,即使不能够瞬间让其崩坏,也肯定能够造成巨大的伤害。

    而且,构线的数量如此之多,我甚至不必去挑断其中一根,只要让意念形成振荡波,轻轻“吹”动一下那些构线,想必也会对物体造成一定的影响,比如冥王,若是与他交战中影响他的构线,即使强如冥王,想来也无法压下来自本源构成物质的影响,那么他势必会因此出现破绽,此时我只要再补上一剑,也能够达到击杀他的效果,有时候,不一定要让人分解成粒子才算击杀,在他喉咙的地方开一个洞也能起到同样的作用,不是吗?

    想通了这一点,我总算摸到了一些构造破坏的攻击手段,至此之后,即使再面对冥王,我也不会再处于被动的局面了。

    从地上站起,脑袋的隐痛感已经消失,我深吸了一口晚上山间的清新空气,深感今晚获颇丰,念锁的诸多功用被我和小夏发掘了出来,在接下来那与暗影的最后对决中,增加了不少筹码。

    月上中天,我们见夜已深了,便下了山去,回到各自的房舍消息,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用过早餐后,相关的人都到大长老的房舍内集中,本来村中有重大事情的话,一般在庙堂中商讨,但庙堂昨晚为刑天毁坏了小半,今天村民们正着手修膳,自无法再庙堂内议事,因此大长老的房舍便成为了第二个选择。

    房舍中,隐者村大长老和二长老都在场,再加上我们这边三人,五人便围着房中客厅的大圆桌子而坐。

    二长老神情萎顿,身上缠着厚厚的绷布,散发着浓重的药草味道,显是伤势比昨天还要沉重,不过想想也是,断开的锁骨本来给大长老给接上,但昨晚又为三长老拧断,后来又被刑天扫了一斧,要不是菩茹长老当时处于鬼神凭依的状态,说不定今天她得躺在床上而不能坐在这里了。

    大长老的脸色还好一些,她没有受什么伤,只是因为三长老的事情而心情有些低落,但见到小夏,还是勉强在脸上堆起笑容,以免神女为她操心。

    小夏心细如发,又如何不知道这些,她见大长老不愿提起三长老之事,小夏也就提都不提,待众人坐下,她便直奔主题,提出要到天外村走一趟,让那边的村民知道自己这个神女已经回来了,从而让两村再次合并。

    对于小夏的提议,众人自是不会有什么意见,几番商讨后,便定在下午由大长老陪同小夏前往天外村一趟,当然,我肯定是要一起去的,天知道那边的村民会不会在外边呆得久了不愿回来,从而做出伤害小夏的事情,虽然现在已经鲜有人能够伤害得到小夏,但我还是不放心她一人前往。

    却在众人商议着事情的时候,房舍外响起了扣门声,只听一名村民来报。

    “大长老,村外有一女子未见神女,她姓姬名冰心,说是只要说出她的名字,神女一定会见她的。”

    “姬冰心?”

    我们为之一愣,还是小夏反应最快,她连忙说道:“快请!”手机用户看我的天师女友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52192.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其他小说]清风徐徐轻几许
  2. [穿越小说]大唐如意郎
  3. [玄幻小说]我的仙家农庄征服全世界
  4. [都市小说]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5. [玄幻小说]起武成神
  6. [科幻小说]诸天影视冒险记
  7. [都市小说]反派娘娘又被翻牌子了
  8. [科幻小说]爆宠八零:重生娇娇女
  9. [都市小说]我家后院通仙界
  10. [修真小说]楚门狼
  11. [科幻小说]神灵热线
  12. [都市小说]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唐诗薄夜)
  13. [科幻小说]无限噩梦游戏
  14. [都市小说]大佬她五岁了
  15. [玄幻小说]种仙记
  16. [都市小说]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
  17. [网游小说]无限攻防
  18. [玄幻小说]穿越成大反派的白月光
  19. [穿越小说]贞观憨婿
  20. [其他小说]斗罗之祖龙传说
  21. [玄幻小说]我要打通一万个副本
  22. [玄幻小说]有神如此
  23. [修真小说]钧天图
  24. [其他小说]孙策的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