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其他小说 > 休夫娘子有点甜 > 第389章 引蛇出洞
    众人都听出了单一诺有打趣石头的意味,在一旁掩嘴轻笑。

    眼看着石头被气的脸红脖子粗,就要发飙,她吐了吐舌头一溜烟就跑个没影。

    石头拿着棒子坐在茗韵楼的门口等着她回来,害的好多客人都不敢靠进茗韵楼半步。

    拾宝斋的二楼,喻楚来回徘徊在看图纸和样品的单一诺身边。

    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单一诺放下手中的图纸问:“喻楚,你是想把我晃晕了你才高兴吗?有话快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墨迹。”

    “主子,城中的事基本都已经解决了,我,我想……”

    “明日你跟我一起回飞云庄吧!”单一诺明白她的心思直接打断她道,“省的你的人跑了,到时候你再找我要。”

    “谁是喻楚姐姐的人啊?”云森突然从房梁上倒挂下来问。

    喻楚被突然出现的云森吓了一跳,用手拍着胸脯白了他一眼。

    单一诺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两手一摊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不知道。

    云森刚要问喻楚,转头时却发现她黑着一张脸,愤怒的瞪着满脸疑问的他,样子仿佛是他再敢多嘴,她就会吃了他。

    识时务的云森慌忙闪人,跑到屋顶凑近屋顶闲散聊着天的云林和飞天身旁。

    好奇的问道,“你们知道谁是喻楚姐姐的人吗?”

    “喻楚有心意的人了?”飞天惊讶的问。

    他的意识里喻楚还是个小女孩,是二十年前跟在他屁股后面转悠的小女孩。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就过了二十年。

    并没有在意时间的飞天没注意到和胥天翔同岁的喻楚已经二十多岁。

    更不知道她这么些年为了等他,付出了多少。

    良国的女子过了十九岁不成婚就不会再有人给这个女子说媒,久而久之女子就只能孤单一人度过一生。

    喻楚就是为了躲避这些才来了宁国,一呆就是五年。

    风尘之地想要保住清白还是需要一些本事的,刚来的时候她有多苦只有她自己才最清楚。

    飞天摇着头叹了一口气又道,“自从那个臭小子有了主子,咱们飞云阁的人好像都变的春心萌动,各个都开始谈情说爱了啊!”

    “咱们不是还没被影响吗?”云林枕着手臂躺在瓦片上看着蔚蓝的天空道,“不过,我也蛮想有个牵挂的人呢!”

    云森和飞天同时鄙视了一把云林。

    单一诺刚下楼,飞天从屋顶下来禀报道:“主子,北门进来一辆马车,貌似是京都方向过来。”

    “京都?这么快就到了吗?”单一诺闻言激动不已,飞身下楼往北门方向跑。

    袁国公夫妇提前出发的消息她收到以后,就给各地的茗韵楼发信好好招待路过那里的袁国公夫妇和袁麒睿。

    积雪刚化开,道路难行,想着怎么也得四月初才能到的几人怎么提前了这么久。

    石头见她出来山前拦住她,愤怒又带着几分委屈的说道:“小诺儿你深深的伤害了我,必须给我赔偿。”

    “等我回来你要什么赔偿都行,外祖父和外祖母到了,我要去接他们,你快让开。”

    单一诺着急推开他就要往北门方向跑,石头紧随其后。

    “小诺儿的外祖父,外祖母吗?”

    “明知故问。”

    她没好气的回头回了他一句,情绪越来越高涨,想着马上就能见到向氏她就激动不已。

    祁玉从茗韵楼里出来喊道,“小一诺你慢点,我陪你一起去接袁国公。”

    “我也要去,我要去拜会一下外祖父和外祖母。”石头整理了一下衣衫,一本正经的样子好像真的要去见单一诺的家长一般。

    她没时间管石头,冲祁玉点点头,健步如飞的往北城门的方向而去。

    激动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她本想着过几天让飞云庄给他们好好的收拾一个院子出来。

    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他们会提前到。

    见到马车拐弯过来,她突然停下了脚步,赶车的人她一眼辨认出来了,所以并不着急上前。

    石头赶来看到愣住的她,轻轻怼了怼她的胳膊。

    见她没反应就迎上前两步拱手行礼道,“在下石头,拜见外祖父,外祖母。”

    马车在不远处停下,并没有人对石头做出回应,赶车的人努力忍着笑意最终还是没有忍住。

    祁玉站在单一诺身边无语的摇摇头道,“石头,你也不看看赶车人是谁,乱行礼。”

    赶车人?

    石头略略抬头,只见坐在车辕上的郑泽初已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马车里坐的好像是个女子,隐隐约约能听到她清脆又带着几分羞涩的笑声。

    单一诺捂着笑得直发疼的肚子,扶着祁玉才站直了身子。

    隐藏身份最近一直在南燕城观察着单一诺的一个人同样也以为是袁国公夫妇来了,盛装而来准备拜会他们夫妻。

    今日他誓要见袁国公夫妇,最近这段时间因为想到他们一向不会见他们那里的人,又要观察单一诺所以没敢轻举妄动。

    得到他们会来南燕城的消息后,他简直是喜不胜收。

    “太子殿下何必亲自过来迎接他们,应该给他们传个信让他们去拜会您才是。”那人身后的人不满道。

    “阿生,袁国公夫人是本太子的姑祖母,又是前商国的护国公主还是宁国的一品夫人。本太子理应来拜会,他们能见本太子就是天大的好事。”

    能说出这话的人,除了诡计多端的南平太子向嵘,怕是没有别人了吧!

    向嵘一直在南燕城没有离开,不过收获却不小。

    他也算是亲眼见识了单一诺的本事,知道了她对世人的影响力究竟有多大。

    还能借此机会见到袁国公夫妇简直是喜不胜收。

    可待他们来到街上,看到笑弯腰毫不顾及身份的单一诺。

    听到他们说话知道马车里并不是袁国公夫妇,向嵘立刻转头回了驿站。

    “太子为何这么着急回去?”阿生甚是不解的问,“就算不是袁国公夫妇,咱们来都来了就直接给单一诺一个下马威也好。”

    “你懂什么。”向嵘蹙眉嗔道,“这招叫引蛇出洞,他们必是故意演了一出戏,想要把等着要见袁国公夫妇的人引出来。谁要是真的露了面,就别想再见他们了。”

    阿生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其实向嵘真是想多了,单一诺只是太激动没有查清楚就着急过来接人,并没有别的意思。手机用户看休夫娘子有点甜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54654.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