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其他小说 > 狠辣嫡女不可欺 > 第859章 德妃昏迷
    这声音,怎得有些像是德妃?

    杜雪淳的脑海里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来,吓得杜雪淳都不由地暗暗一惊,赶忙侧着耳朵仔细倾听起来。

    然而杜雪淳却发现月台之上的二人,突然不说话了,死寂一片,恍若杜雪淳方才听到的声音都是幻觉一般。

    杜雪淳不由地皱紧了眉头,暗暗疑惑起来,正当杜雪淳苦笑着,摇了摇头准备离开之时。

    月台之上却又突然传出一阵细细地说话声儿,这一次,杜雪淳可以十分确定其中有一个人就是德妃,因为另一个女子似乎压抑着怒火,低声儿轻吼了一句。

    “哈哈哈,你身为储秀宫主位,当真就以为自己在这后宫之中,能有一席之地了吗?你呀,糊涂!”

    杜雪淳一听“储秀宫主位”这几个字,脑子里顿时就浮现出了德妃的音容相貌,杜雪淳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还是下意识地小心翼翼地走上了月台。

    杜雪淳每向上迈进一个阶梯,就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距离跳出胸膛又更进了一分……而且,德妃和另一个女子的对话,杜雪淳也听的越发清晰起来,杜雪淳越听越觉得不大对劲儿。

    因为,杜雪淳竟然听着月台上的二人,似乎正说着关于徐贵人的真正死因,杜雪淳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顿时就突突地跳了起来。

    杜雪淳努力抑制住自己的情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抬头看向再走几步,就快要登顶的月台,杜雪淳那澄澈透亮的双眸中,划过一抹狠厉之色来。

    暗道一声儿:果然!徐贵人的死因没有这么简单,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是人、是鬼”,竟然敢在这后宫里掀风起浪,当真以为她是个摆设不成?

    就在杜雪淳快要走上月台,看清楚那两名女子的容貌之时,一个暗灰色身影突然噗通一声儿,从月台上掉了下来。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将杜雪淳吓了一跳。杜雪淳慌忙不已地扶着栏杆,倾身向下查看,只因为天色着实太黑,杜雪淳根本就看不清楚,从月台上掉下来的是何人。

    也正是杜雪淳发呆地这个功夫,月台之上的女子,突然看到了杜雪淳的身影,那女子忙不迭地轻轻踮脚,一个飞身就逃走了。

    这女子会些拳脚功夫?

    杜雪淳抬头看了一眼月台顶端,来不及多想些什么,便伸出手去,扶着栏杆,一路小跑着下了月台,来到了月台底下的宫道。

    杜雪淳还没来得及多走几步,就看见不远的青石板上,躺着的那个女子,那女子已经一动不动了,从其身下不断地涌出暗红色的液体来。

    杜雪淳赶忙一路小跑着凑身上前,将那女子翻了个面,在看到那女子的容貌后,杜雪淳的一颗心顿时沉进了冰谷里,落进了深渊之中。

    这不是德妃,还能是谁!

    杜雪淳皱着眉头,咬了咬牙,连忙看向四周,高声急呼道:“来人啊,来人啊!这儿有人受伤了!需得赶紧医治。”

    虽然杜雪淳也会医术,可是杜雪淳离开翊坤宫时,出来的匆忙,再加上阴差阳错地从新换了一身衣裳,杜雪淳就算想帮助德妃也是有心无力,因为现在的她,手里没有一丁点儿,能够帮助德妃止血的药物。

    杜雪淳眼见着德妃地气息越来越微弱,瞧着随时都有可能出了上气,没了下气,杜雪淳只好心头一横,低下头去,看着躺在青石板上的德妃,伸出手在德妃身上,迅速地点了几个穴道,这才帮着德妃止住了后脑勺处不断涌出的鲜血。

    杜雪淳知道,她通过封住德妃的穴道,来给德妃止血,无异于杯水车薪,只能治标不治本,并且这种法子,稍有不注意,若是不适合德妃的体质,德妃便有可能当即死去。

    一边想着,杜雪淳赶忙俯下身子,侧着耳朵趴在德妃的胸膛处,神情凝重地倾听起来。

    杜雪淳发现,德妃的脉搏几乎已经微弱的到快要消失了,可是德妃的心跳依然十分沉稳有力。杜雪淳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抬起手来,擦了擦自己额间不知何时溢出来的汗水。

    “德妃,你可不要死啊!你若是死了,这后宫之中又多了一起命案,届时不仅仅是徐贵人的死因彻底沉入了大海,无从查起,而且本宫还会被世人冠上懦弱无用的罪名!所以呀,你一定要挺过去,一定要坚持着将幕后真凶指认出来!”

    杜雪淳在德妃的耳边,低声轻喃了起来,因为杜雪淳知道,此时的德妃是因为后脑勺着地,出血不止,德妃所以极有可能会因此坏了脑子,永远昏迷不醒。

    可是,尽管如此,德妃的潜意识还在,还是能够听到外界事物发出的声音,杜雪淳这么同德妃说话,就是为了激励出德妃求生的意志,增大德妃重新醒来的胜算。

    而德妃似乎也真的听到了,杜雪淳所说的话一般,竟然轻轻地动了动小拇指,这一切被杜雪淳瞧在眼里,不由地欣喜不已,连忙立直了身子,一脸欢悦地看着德妃,接着说道:

    “德妃,本宫知道,你能够听到本宫所说的话,本宫要告诉你,你一定要坚持下来,你若是当真就这么放弃了,离开了这个人世。

    那么,那些躲在皇宫阴暗角落处的坏人,就随时可能再伸出他们地爪牙,去伤害别人。

    德妃,你可是一直沐浴礼佛的人,是佛祖面前最为虔诚的信徒,佛祖告诉过众人,定不可放纵黑暗,否则本身就同黑暗无异,难道你想放弃自己的信仰,放弃这么久以来,自己心中地那个目标吗?”

    不知怎得,杜雪淳这般劝说德妃,可是自己的心里也跟着激动不安起来,浑身上下热血沸腾,犹如打了鸡血一般。

    然而,德妃除了方才的左手的小拇指微微动了动,直到后面,不论杜雪淳怎么激励,德妃就是再没了反应,就连丝毫细微的提示也都没有。

    杜雪淳紧张不已地关注着德妃的态势,一脸期翼地望着德妃,可是仍旧一无所获,杜雪淳不由地有些失望起来,神情黯然地摇了摇头。

    看来,这所谓激励人心的法子,并不能长时间使用,不然人体就会出现麻木、无感的情况,就算后面再怎么使用,也都是徒劳罢了。

    时间渐渐地从掌缝间溜走了去,杜雪淳也终于再又大声地呼唤了几声儿后,吸引了值班巡逻皇宫各处的禁卫军们的注意力。

    杜雪淳借由禁卫军们的帮助,将德妃送到了自己的翊坤宫,只因着不再放心旁人照顾德妃,生怕德妃再出什么意外,给一命呜呼了。

    杜雪淳只得再命人叫来了宋神医,可是宋神医焦急忙慌地,被明英从太医院里叫了过来,在查看了一番德妃的伤情后,宋神医却长长地叹息道:

    “回禀皇后娘娘,这德妃娘娘的伤情,因着这太过于严重,本就是活不长了的,不过得亏皇后娘娘您仁善慈德,用力点穴止血的法子,这才有将德妃的的性命多拖延了些许时日,为微臣给德妃医治抢的了宝贵的时间!”

    宋神医一边说着,一边一脸钦佩不已地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那花白地长寿胡。手机用户看狠辣嫡女不可欺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54739.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