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其他小说 > 肥妃如此多娇 > 第664章 出嫁嫁妆
    裴元元在宫中养了这么多年,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看见人就怯生生躲到裴妆身后的小包子,而是出落地大方得体。

    正说着,外面的宫人便进来通传,说是元元公主进来给皇后问安。

    “还真是不经念叨,刚才还说起公主,这不人就过来了,娘娘和公主还真是心有灵犀。”霜儿笑着对裴妆道。

    珠帘响动,裴妆不觉向外面看去,只见黄杉少女眉眼如画,笑意盈盈地走了进来,她身量修长匀称,皮肤白如凝雪,眉眼间还有几分稚嫩。

    “儿臣给母后问安。”元元声音清灵,来到裴妆面前跪下行礼。

    裴妆连忙将她拉了起来,拉着她的手向小榻走去,两人站在一起哪里像是母女,俨然是一对姐妹才是。

    “前阵子顾故矫那小子来宫中求娶,本宫应了他下个月择良辰吉日让你们完婚,但是本宫还想要问问你的意思,毕竟是幼时定下的婚约,若是你现在心中还有了别人,一定不要委屈了自己。”裴妆温声对元元说道。

    孩子长大了,心思也和小时候不一样,即便他们幼时再亲密无间,如今也分开多年,不知道如今元元是否还愿意嫁到镇南王府。

    裴元元面上一红,红晕一路窜到了耳根子后面,小声对裴妆说:“儿臣一切都听母后安排。”

    “那便是愿意了?”

    元元微微点了点头,因为不好意思,眼神闪躲着不敢看裴妆。

    裴妆和霜儿两人欣慰地大笑,这件事也算是定下了。

    “那我便叫人告诉镇南王府一声,让他们尽快预备起来,下个月本宫便为你送嫁。”裴妆很是欢畅地拉着元元笑道。

    裴元元在寝殿内听裴妆说了好些成婚需要注意的事情,不管是嫁妆还是礼仪她都一味地说按照裴妆的打算来,自己没有半点主意,只有在裴妆说的嫁妆太过名贵时,才会出言反驳两句。

    反正对于裴元元来说,最重要的是那个人,而不是她带过去多少物件。

    裴妆说到兴起时,还非要拉着她们两个和自己一起去内库里看看有什么宝贝可以给元元带上。

    “母后和霜儿姑姑去吧,儿臣一切但凭母后做主,内库重地儿臣不便前去。”裴元元拒绝了裴妆的提议。

    内库是皇后的私库,按说只有皇后和她身边最信任的女官才能进入,裴元元去也无可厚非,只是不太和规矩。

    裴妆想到这孩子是最守规矩的,也没有坚持让她跟自己过去,便笑着对她点点头:“那你且去忙吧,等本宫选到适合你的宝贝,再叫你过来挑选。”

    言罢,便兴冲冲地带着霜儿,拿着内库的钥匙离开了寝殿。

    当年裴妆穿越过来后就直接做了顾景鸿的后妃,甚至连大婚之典都没有经历过,稀里糊涂地便嫁给了他,所以这次算是将自己的遗憾都寄托给了元元,希望她能够风风光光地嫁出去。

    刚才要不是霜儿提起,她才发觉自己还没有到三十,如今正好是她当初刚穿越时在现代的年纪。

    在现代时她已经是中医制药博士生,每天穿梭于十几平米的单身公寓和实验室之间,整日里都穿着白大褂在研究药理,连家里安排的相亲都没有时间去。

    那时候裴妆甚至认为,自己可能一辈子都遇不到那个让她心潮澎湃的人,不过她胜在心态好,整日里与实验室的同事们打打闹闹日子也就那样过下去了。

    “娘娘对元元公主可真好,这是打算将内库里的东西都给公主带去王府?”霜儿跟在裴妆身后,见她东挑一件,西选一件,看见什么好的都想要往霜儿面前的托盘里搁。

    裴妆轻笑道:“当年本宫没有这么多陪嫁,在璇玑宫最穷的时候连饭都吃不上,那段日子难道你都忘了不成?所以嫁妆一定要多多地带着,元元嫁过去才不会受委屈。”

    霜儿很想说,就看着镇南王世子对元元要紧的样子,也不像是以后会欺负她的,婚后俩人还不一定是谁欺负谁呢。

    “对了,奴婢最近收到了兰儿写来的信,说是他家二小子下个月摆周岁宴,怕娘娘事多繁忙不敢直接写信来请,就拖奴婢来问问娘娘,是否愿意前去?”霜儿随口说道。

    裴妆想了一下,如此一来下个月的事情倒是不少。

    “这些年长空书院在他们夫妻俩手中经营的倒是不错,连宫中都时而有关于书院的传闻,说是大晋许多人家都上赶着要将女儿送去那里念书。”

    “那娘娘要不要回去看看,书院是您当年一手建起来的,好多人也仰慕皇后娘娘的名头才去的。”霜儿又问了一遍。

    裴妆算了一下日子,好在汴州并不远,她一来一去还来得及。

    于是裴妆让霜儿写信给兰儿,说是自己会去参加她儿子的周岁宴,顺便再看看书院的近况如何。

    霜儿十分欣喜,直道:“若是兰儿知道娘娘您会去,肯定连她儿子的周岁都顾不得。”

    说话间,裴妆又拿了一只双耳粉蝶瓷瓶,这是当初皇上赏给她的,元元很是喜欢,正好也可以给她带去。

    彼时裴元元还不知道自己的嫁妆已经越来越多,她还在梧桐宫的院子里随意走动,忽而瞧见了树后竟有一群宫人围坐在一起,像是在做什么仪式,一个个神色肃穆,十分严肃。

    宫中禁止行巫蛊之术,那么多人围在一起,保不齐是在做些什么。

    未免打草惊蛇,裴元元蹑手蹑脚地靠近他们,竖着耳朵往那边偷听。

    “那夜风雨大作,书生独自一人在荒庙中借宿,狐妖幻化成美女的模样与书生搭话,实则为了吸食他的精气。”

    裴元元听着这稚嫩的声音怎么有些耳熟,竟像是太子。

    她猛地探头过去,看见坐在树下的小子果然是顾安邦这个野小子,宫人们看见公主发现了他们,一个个都吓得四散开来。

    顾安邦见他们都走了,急得大喊:“你们别急着走啊,我故事还没讲完呢!”手机用户看肥妃如此多娇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54819.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