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修真小说 > 师尊他老人家爱吃醋 > 第一百九二章 心魔
    吃饭的时候,三个男人坐在一起,青姿与苏沐秋两人坐在一起,青姿旁边是辞月华,苏沐秋旁边是玉凉。

    这里时朗的辈分最小,倒酒的事情就交给了他。

    不一会儿就给在座众人满上了酒。

    青姿正要端起来喝就被辞月华按住了手。

    她不解地看过去,不明白他要干什么。

    辞月华夹了一筷子菜放到她的碗碟中,淡声道:“喝酒之前先垫垫肚子,否则会难受。”

    玉凉也给苏沐秋夹了几筷子菜,四人之间都是各有各的甜蜜温馨。

    时朗坐在两个大男人中间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再看看自己碗里空荡荡的一片,心中油然而起一股醋酸味。

    这是都在欺负他孤家寡人一个么?可也不带这么欺负的,他不过刚及冠而已啊!

    然而四个人两对之间,你来我往,有爱极了,却没有一个人去关注他孤孤单单一个人。

    于是时朗化悲愤为动力,也跟着抓起筷子给自己夹菜,没人给他夹,他自己总可以的吧。

    可是为毛没有一个菜是他喜欢的,一点辣味都没有,用不用得着这么区别对待?好歹他也挂着一个弟子的名不是吗?

    “怎么不吃?是菜不合胃口吗?”终于,辞月华分了一点目光给他,淡声问了一句。

    时朗嘴唇动了动,很想问一句:“若是不合胃口,您给重新做么?”

    然而仿佛是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辞月华接下来的话瞬间打碎了他心里的小泡泡。“若是不合胃口,就自己出去吃吧。”

    “合,很合,师尊做的菜自然是最好吃的。”时朗哪里还敢再想,立马拍起了马屁。

    “嗤!”玉凉看着时朗那没骨气的模样一脸的不屑。

    然而一声落下,立马就迎上了三道视线,直直地盯着他。

    “吃菜”玉凉敛下了眸子,及其自然地为苏沐秋再夹了一筷子菜。

    几口菜下肚,几人便开始了推杯换盏。

    虽然许久没见,时朗对于青姿与辞月华都甚是想念,但是因为对于辞月华的惧怕,他也一直拘着自己,没敢有什么放肆的举动。

    然而几杯酒下肚之后,他的胆子便大了起来,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如今他已经年满二十,曾经还有些青涩的脸庞如今也显得成熟了很多,多了几分磨练出来的锋利。

    此刻他喝的微红的脸上出现了几分委屈的表情,犹如小孩子遇到了糟心事。

    一杯酒下肚,他便朝着辞月华开口:“师尊,您也太偏心了,这么些年也不来看看我,您的心里就只剩下青姿了。”

    辞月华神色未变,眼底平澜无波,将酒杯放下,还不忘给青姿家一筷子菜。他道:“只要彼此过得好,别的也没什么重要的。”

    时朗嘟了嘟嘴,“可是我还是好怀念咱们在山门里的那些日子,虽然我拜师很晚,也不是您心甘情愿收下的,但是您在我的心里永远是最好的师尊。”

    辞月华闻言放下手中的筷子,抬眸看着时朗道:“你觉得我收你是心不甘情不愿被你父亲逼迫的?”

    时朗表情更委屈了,他道:“他们都这么说,就连我父亲也是这么说的。”

    “时朗”辞月华很严肃的唤了一声他的名字。

    时朗立即做的端端正正,腰背挺直,一副好好学习的三好学生模样,朗声应道:“我在。”

    “不管别人告诉了你什么,也不管是谁告诉你的,你要记住,只有我愿不愿意,没有谁能逼我愿不愿意。收你为徒,是我心甘情愿。”辞月华的表情很严肃,很正经。

    时朗被他唬的愣住,不敢置信地问了一声:“是吗?”

    辞月华不再答话,而是往青姿已经空了的酒杯里倒了半杯酒。

    一旁的玉凉实在看不过时朗这副呆呆傻傻的模样,代替他回答了一声:“你就放心吧,你师尊啊,有着这天底下最倔的脾气,若是他真不想收你,便是你老子把尊主之位给他,他也不会收的。”

    “不要。”辞月华很干脆利落地回了两个字。

    玉凉一愣,随即明白过来,笑道:“我不过是大哥比方而已,就这么一摊烂摊子,谁要谁就是傻蛋。”

    傻蛋时朗:……

    “这次回来就不走了么?”玉凉端起酒杯与辞月华碰了一下突然问他。

    辞月华摇摇头,“还有事要处理。”

    玉凉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

    三个男人在一边喝酒,青姿与苏沐秋在一起也没有闲着。

    苏沐秋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目光在辞月华与青姿身上扫了一眼,调侃道:“你这日子看起来过得挺滋润啊。”

    青姿笑笑,也不示弱地回了一句:“你也不遑多让。”

    苏沐秋耸了耸肩,“我老早就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绝对不会仅仅只是师徒。”

    “可巧,我也以为你不会被御药长老给拿下。”

    苏沐秋闻言,将杯子往桌上一放,不高兴地开口:“什么叫我被他拿下,分明是他被我拿下好吧。”

    她的这番言语动作瞬间将三个男人的视线给吸引了过来。

    见青姿眼底分明的怀疑,苏沐秋拍拍玉凉的胸脯问他:“你告诉她,是不是我将你拿下的?”

    玉凉扫了青姿一眼,而后看向苏沐秋,很无奈地应和:“你说的没错,是你拿下了我。”

    苏沐秋挑衅地冲着青姿抬了抬下巴。

    青姿点点头,看向玉凉的目光揶揄,我懂,我都懂。

    苏沐秋看着青姿道:“你这家伙是越来越对我胃口,还记得刚认识你的时候,真的恨的人牙痒痒。”

    青姿表示无辜,“若不是你先来找我的茬,我也不至于……”

    苏沐秋轻哼一声,“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整个山门的弟子,除了你还没有谁刚入山门就被自己的师尊惩罚的。”

    突然被提及,辞月华喝酒的动作一顿,不冷不淡地瞥了苏沐秋一眼,而后便开始猛地给玉凉灌酒。

    青姿也不想跟她在这件事情上继续扯下去,就问她:“那你是什么时候又看我顺眼了呢?”爱书屋

    “还不是之前宁因在我面前装模作样的,想要恶心我,那时看你还傻乎乎的被她万在手心中,我心里的那股气一下子就消了大半。”

    青姿无语地扯了扯嘴角,“所以你这是幸灾乐祸了?”

    “滋味确实挺美妙。”

    “她如今怎么样了?”提到了宁因,青姿就对她如今的情况特别好奇。

    “被关在大牢里好几天了,一直没吃没喝,尊主也总是去盘问她,想来日子也不好过。”玉凉听到他们的话便插嘴回了一句。

    青姿点点头,突然看向苏沐秋道:“对了,当初听说你们那里出事了,是怎么回事?”

    听她这么问,玉凉不由得挑了一下眉,“我以为你知道。”

    闻言,辞月华与时朗也看向了二人。

    青姿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未卜先知,如何能得知?”

    玉凉将空了的酒杯注满酒水端起来朝着青姿道:“说起来,我还得多谢你给我的提醒,这才免得秋吟遭难,这一杯我敬你!”说完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青姿也饮尽杯中酒而后好奇地看向玉凉,“是怎么个过程,不如跟我们说说?”

    玉凉一笑,“之前我还以为你与那宁因是差不多的样子,现在看来是我想错了,也罢,反正也没有出事,那就借这件事来助个酒兴。”

    苏沐秋虽然没将青姿的嘱咐放在心上,玉凉却是记下了的,得知她在查探鬼族的事情,便暗暗关注着她。

    一日,他练完丹药去秋实殿寻苏沐秋的时候,却被告知对方出去了。

    玉凉心中一慌,便在得知了他的去向之后赶了过去。

    到的时候,苏沐秋正在跟什么东西交手,已经落了下风。

    “当时若是我再晚到片刻,只怕秋吟就已经遭遇不测了。”

    “秋吟长老可知与你交手的人是谁?”

    “与我交手的不是人,甚至连个身子都没有,只有一团看不见的漩涡。不过在交手之前我看到了宁因,还是她引我出去的。”

    “她可是给你写了一封信?”青姿又问了一句。

    “这你也知道?”苏沐秋惊讶。

    青姿摇摇头道:“我猜的,否则又如何引你出去呢?”

    看来她还想继续走前世的老方法。

    可是如今她也是重生回来的人,怎么可能会再让自己落入她的陷阱之中!

    “我倒是要去看看她如今成了个什么样子。”青姿盯着面前的酒杯突然开口。

    时朗道:“别急,再过两日就是我的继任大典,到时候她会被拉出来向各大仙门谢罪。”

    青姿挑了挑眉,还有这么一出?

    时朗看出了她的疑惑,解释了一下:“你不知道,这三年间她可是欺瞒了整个修仙界,搞得一片人心惶惶,却没想到她是在贼喊捉贼,自然是要出了这口恶气的。”

    青姿不语,她可不觉得宁因是那么容易就被解决的,她背后的那一位怕是不会就这么让她白白折在这里的。

    夜幕降临,宴过酒酣,众人都离开了,就剩下青姿与辞月华师徒二人独坐一处。

    “还在想宁因的事?”辞月华坐在青姿身旁看着她那张殷红的小脸蛋,脑袋一点一点的可爱极了,若不是看她的眼睛还很清明,只怕都会以为她已经醉的睡着了。

    “嗯”青姿侧头,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辞月华,道:“我想去看看。”

    “好,你想去,我就陪你去。”辞月华摸了摸她的脑袋。

    趁着夜色辞月华将青姿搂在怀里不惊动任何弟子落在了大牢外面。

    此刻外面没有人把守,青姿觉得好奇,不过也没有多想,拉着辞月华便往里走。走过长长的通道之后,辞月华突然停住了脚步,青姿还没有反应过来,继续往前,却被辞月华拽住了,一个惯性往后一个趔趄摔在了辞月华的怀中。

    还不带她出声,辞月华当先点了一下她的唇瓣。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青姿的反应有些迟钝,但是此刻也明白了辞月华的意思,便也噤了声。

    也就在此时,里面隐隐有声音传出来。“还有两日你就会被押上刑台被绑在诛神柱上向整个修仙界的人谢罪,你确定你还不将那个秘密告诉我吗?”

    声音经过了一段远远地距离,两人听得不是特别真切,但也听出来了这是时千秋的声音。

    看来玉凉说的没错,他还真的一直在坚持着从宁因的嘴里撬东西。

    没听到宁因的回答,青姿两人又往前走了走,这回听得清楚了:“我说了我不知道,你如何问我也不知道。”

    “哼,死鸭子嘴硬,你难道就真的不怕死么?”时朗沉着一张脸冷冷地等着已经因为滴水未进粒米未食而已经无力瘫在地上的宁因。

    “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宁因的眼睛里也没有了多少神采,可是看向时千秋的目光里却充满了讽刺。

    “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时千秋表情出现了一丝狰狞,眼中隐隐有丝血红浮现,然而他自己却丝毫没有发现。

    “是啊,你不敢!我早就说过了,想要知道重启时空的方法,去找青姿啊,她知道,你来问我只是徒劳。”宁因的眼中闪过一丝得意。

    “好歹我也是给你看过你未来下场的人,之前没有骗你,现在自然也不会骗你,与其在我这里做无用功,倒不如花些心思从青姿那里套出来。”

    “哼,你诡计多端,你以为我会信吗?”时朗虽是这么说,但是他的眼中却闪过了一丝挣扎。

    宁因无所谓地耸耸肩,“不信,你就跟我一直耗下去吧。”

    “那我就看看两日后的继任大典你如何躲得过去!”时千秋说完一甩袖,转身就走。

    青姿与辞月华隐在一旁看着时千秋气冲冲离开的身影皱紧了眉头。

    “他为何对时空穿梭术这么执着?”

    辞月华看着时千秋的背影眯了眯眼睛,“他怕是生了心魔了。”

    “心魔?”青姿惊讶。

    “将昆仑山发扬光大是他一直以来的追求,但是你也看到了,这种事情一是靠机缘,二便要靠时间,没有什么一蹴而就的事情。”

    “所以他急于求成,想要通过时空穿梭术让整个昆仑山起死回生?”

    “他的心魔不止如此,对一个东西越是求而不得便越容易滋生心魔,如今他不仅是为了山门,更是为了这个术法。”

    青姿摸了摸下巴,“那看来我得小心着点了,否则哪天他发了疯就跑来咬我一口,不过宁因怎么会说我会这个术法呢?”她到底会不会这个术法宁因是知道的吧,这是想拉她下水?手机用户看师尊他老人家爱吃醋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55021.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