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修真小说 > 师尊他老人家爱吃醋 > 第一百九三章 望神村屠村不都是你害得么?
    辞月华微微一笑,揉了揉她的脑袋,声音清浅:“别怕,有我在。”他不会再给时千秋再次伤害她的机会。

    青姿随意地点点头,怕倒是不怕,以她如今的实力,时千秋也伤不着她,就是感觉挺麻烦的。

    “还去看她吗?”

    “去,当然要去。”青姿立即从暗中走了出来,她来就是为了去见见宁因的,现在来都来了,哪里会随随便便就离开?

    宁因此刻正面色惨白地抱着自己的腹部缩靠在角落里,七天的不吃不喝已经让她没有了多少精力,再加上应付时千秋,更是令她没了力气,此刻正浑身难受着。

    “啧啧,看来也不是很惨嘛。”

    “谁?!”宁因抬起头,有气无力地喝出声,却在抬眼瞬间看到了她最痛恨的人。

    “青姿!!!你居然还敢来?”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宁因瞬间起身扑到了铁门上,神色狰狞,配上惨白的脸色,看起来分外渗人。

    青姿一只手撑着下巴好笑地看着她道:“我为什么不敢来?被关着的人是你又不是我。”

    宁因恨恨地瞪着她,眼神跟要吃了她似的,语气不满地质问:“你到底使了什么法子掩盖了你身上的鬼气?!”

    青姿一脸的无辜,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她,反问:“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宁因最恨的就是她这幅样子,见她此刻还在装模作样,气得一拍铁门,狠狠地骂道:“你少在这里装聋作哑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一定是你使了什么阴险的法子才逃过了大家的检查。”

    不过青姿的注意力却没有放在她的话上,而是看着她的手,声音轻轻的,“看来你在这里过得挺滋润啊。”

    “什么???滋润???”宁因气得大叫,她伸手从头到脚的比划了一遍,声音依旧没有收敛:“你看看我现在成了什么样子,你竟然说我过得滋润?”

    青姿很认同的点点头,“难道不滋润吗?我听御药长老说你在这里没吃没喝,还要被时千秋纠缠,不过我来看了,觉得也没怎么样嘛。你看看你,有力气跑,有力气吼叫,还有力气摔摔打打,哪里像是个受了摧残的犯人?”

    宁因被她的这番话气得大叫,“青姿,你这个贱人!”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甩在了宁因的脸上,那张本来惨白惨白的脸蛋此刻一侧已经充血肿胀了起来。

    宁因不可置信地看向神色淡淡正用手帕擦着自己手掌的男人,眼中多的是不可置信以及心碎绝望。

    “你竟然为了她对我动手?”

    辞月华的眸色冷如寒冰,直直地朝着宁因射了过去,他音色淡淡却带着渗人的威压,“你有什么资格骂她?再有下次,你的舌头就不用要了。”

    宁因捂着胸口心痛欲绝地往后踉跄了几步,眼中依旧带着不敢置信。她抬手指着青姿对辞月华凄凄切切地控诉:“你明明知道她的身份,她是你最厌恶的鬼族啊,你竟然如此维护她!不仅为她隐瞒下她是鬼帝后嗣的事情还为了她对我动手,师尊,你是鬼迷心窍了么?”

    说完她又觉得自己说中了,口中喃喃道;“是的,一定是的!”

    然而辞月华也走了跟1青姿一样的路子,只淡声来了一句:“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没想到辞月华会如此不给她脸,宁因一张已经完全不对称的脸此刻更加狰狞。她恨恨地嘲讽:“师尊,您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吗?还记得自己曾经的初心吗?现在就为了这么一个低贱的鬼族,您就要放弃曾经坚守着的一切吗?”

    宁因不停地细数着辞月华以往的那些雄心壮志,她十分清楚的明白他是个怎么样的人。

    虽然这人一直冷心冷情的,但是对于天下的安危却一直都放在了自己的心上,并一直为之努力。

    在她看来,如今的辞月华就如同是被妖姬迷惑住的昏君,而她要做的就是将其唤醒。

    然而如今的辞月华却半点也不会被她的这些话给绊住。

    这些类似的话,前世的时候,他听到了太多太多,也因此顾虑了太多太多。

    当初时千秋曾说过他:“不论她是不是鬼族的奸细,单就她偷习禁术这一项就足以令她以死谢罪,你是天下人的大宗师,不能因为这样一个孽徒而断送了自己的前程。这样不仅让门中人失望,也会让天下人失望。”

    当时他让步了,他只能尽量保证青姿的性命,其余的他选择了大家的意见。

    可是最后得到的是什么呢?

    一场重伤,一场分离,结果却终究没有护得住她,任凭她受尽屈辱而死。

    之后又是各大门派的宗主掌门劝他:“您是大宗师,天下人现在都仰仗着您了,若是您对那昔日孽徒手下留情,那天下百姓便危矣。”

    “您是唯一一个能拯救苍生的人了,您不能不管啊!”

    “那鬼王青姿毫无人性,宗师您要为民除害啊!”

    他也谨记着自己的使命,并继续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彼时他还看不清自己的心,更不知道失去心爱之人的痛苦。

    可是现在他知道了,他深刻地体会过失去她之后的痛苦。

    那是刻骨铭心的蚀骨疼痛。

    如今他好不容易创造了重新来过的机会,这一世他必然不会再愿意为了前世那蠢笨的念头再让这来之不易的幸福从自己的指缝间溜走。

    所以他只神色无比淡漠的说了一句:“所以呢?”

    宁因没想到自己说了那番话他不仅没有什么表示,竟然连一点点神色波动都没有。

    这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青姿这个女人在他的心里竟然已经比天下苍生还重要了吗?

    她不信,她如何也不会相信。

    “您真的就要跟着她一起同流合污了吗?您就不怕遭受天下人唾弃吗?”

    辞月华轻笑一声,“我想你可能没有搞清楚一件事,现在与鬼族勾结的人是你!”

    宁因立马解释:“师尊,我是被逼的,我与青姿不一样,她是鬼族鬼帝之女,而我只是被鬼族的人逼迫而已!”

    “哦?逼迫你的是何人?”辞月华顺水推舟的问出声。

    “他是……”宁因刚要说出是谁却立即反应了过来,一脸难过的看向辞月华,凄声控诉:“师尊,您这是在套我话?”燃文网

    辞月华却没有接她的话而是自己说了出来:“是你口中鬼帝的养子对吗?”

    “您怎么知道?”宁因惊讶了一瞬又立即释然,这几年鬼族那边一直有派人去想要带走青姿,想必他们之前已经交过手了。

    于是她也干脆地承认:“对,您说的不错,他就是鬼帝的养子。”

    青姿却突然开口问宁因:“话说,我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过你?”

    宁因没有说话,而是冷冷地看着她。

    青姿道:“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我一直搞不懂,我好像不记得自己曾经得罪过你什么,为什么你就跟一个粘人的疯狗一般追着我咬了两辈子呢?”

    宁因面色一僵,而后面带嘲讽:“看一个人不顺眼还需要什么理由么?要理由就是我看不惯师尊处处都偏向你,处处都提到你。”

    青姿挑挑眉,反问:“是么?可是我五岁那年还不是师尊的弟子吧,难不成那个时候你就因为这些嫉妒并暗害于我?这可有些说不通呢。”

    青姿眼神几番闪烁,遮遮掩掩地开口:“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啧”青姿眯了眯眼睛,没想到自己用来赌口的话竟然从敌人的口中说出来,这感觉真的很酸爽。

    “那我就再提醒你一下?比如前程客栈,比如何拴?又比如翠柳?这些你总归听得懂吧?”

    “要是还不懂,那一直被你放在身上从不离身的梅花驱邪咒你总归不会觉得生疏。”说着青姿目光扫了一下她的腰间。

    宁因沉下了眸子,眼中酝酿着风暴,“你都记起来了?”

    青姿冷笑一声,“托你的福,晚了这么些许年头。”

    宁因也笑了,“原本我以为你会如同上一世那样到死也不会知道呢。”

    也不知道这句话触动了辞月华的哪个点,只见他突然暴起将宁因一掌扇飞重重撞到了铁门上又无声无息地落到了地面。

    青姿看着有些微微弯曲的几根铁棍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她的师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暴力了?

    这一下怕是疼的宁因不轻吧,啧啧。

    青姿也有些好奇为何辞月华会突然发这么大的火,不过看到他此刻很不好看的面色,一时间也不敢问他,不过也斜眼昵了他一下,那眼神仿佛在说:看吧,话还没问完,人都让你给搞晕了。

    辞月华冷淡地扫了那地上生死不知的宁因一眼道:“没关系,我有办法让她醒过来。”

    虽然这种人死不足惜,不过现在不是时候。

    他的动作一点也不柔和,直接凌空将人摄到手中,动作粗暴地捏开她的嘴巴送了一颗丹药进去。

    青姿则在一旁看地心里唏嘘,若是此刻宁因是醒着的话,感受到辞月华这样态度的对待,怕是那颗已经碎了的小心肝还能再碎上一碎。

    也不知道给她吃了什么丹药,不过片刻,宁因便幽幽转醒,而辞月华却早已将她扔到了地面上,此刻正拿着一张洁白的手帕一根一根的擦拭着自己的手部每一个地方,面上还带着淡淡的嫌弃。

    宁因看得瞳孔微缩,眼眶都红了,“您是真的要杀我!”

    方才辞月华的哪一击令她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到此刻都还疼得流冷汗。

    她也真的确定,辞月华对她是真的没有一丝怜悯。

    只是此刻没人愿意跟她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

    青姿冷声问她:“你到底是什么来历?”

    “我的来历师尊不是很清楚么?如今还要问我?”

    辞月华却冷冷道:“回答她。”

    “这就是我的答案。”宁因丝毫不松口。

    青姿眯着眼睛看着宁因道:“我觉得你很神秘。”

    宁因勾唇,“是么?”

    “你是如何得知望神村会发生屠村事件,又是为何会在那么巧的时间到了那里,不仅洗去了我的记忆,还拿走了师尊留给我的信物?当年你也不过才六七岁而已吧。”青姿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我说碰巧你也不会信啊。”宁因死猪不怕开水烫,继续打着马虎眼。

    “呵呵”青姿嘲讽地笑出声,“碰巧,那可是真够巧的。巧到你竟然知道能靠着那枚麻花驱邪咒就能让师尊收你为徒,还能让你顺利冒充我的身份,说起来,这些行事作风看起来实在是令我很眼熟呢。”

    宁因沉下了眸子,抿着唇并不做辩解。

    “嗯?”青姿从鼻子里发出一道声音,她问宁因:“你有没有也觉得这个行事作风很熟悉?就好像是提前预知了似的。”

    宁因闻言,斜着眼睛看着青姿,语气轻飘飘的,“我没想到你的想象力竟然如此丰富。”

    青姿凑近了些,手从铁门伸进去捏住了宁因的下巴,眸色沉沉,“想象力?这难道不是推断吗?宁因,你到底隐藏了怎样的惊天大密?”

    “哈哈哈哈……”宁因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她伸手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滴,面上浮现扭曲的得意神色。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诉你,我知道的可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多。”

    青姿蔑视的看了她一眼,将她随意地丢在地上,“求你?你也配!”

    “在你小时候消了你记忆的是我,将你丢掉城外破庙里的人也是我,顶替你拜入师尊门下的也是我。可是你知道了又如何?又能改变什么?”宁因面上是扭曲的畅快,说起这些话来的时候更是觉得心里畅爽不已。

    青姿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她道:“也就是说当年望神村的屠村也是你的手笔?”

    没想到听了她的话,宁因一副吃惊的样子,她不可置信地指了指自己:“什么?你说是我?你不是恢复记忆了么,竟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她自然从记忆中看到了,是她身上的鬼气触发了什么东西才会引来那场祸事。

    可是宁因出现在望神村的时间实在是太过巧合,若是要让她相信这里面没有她的什么手笔,她是如何也不会相信的。

    “否则你怎么会那么巧合地出现在那里?”青姿目光定定地看着宁因,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神色波动。

    然而宁因的神色却没有一丝的心虚,她勾唇一笑,“望神村屠村不都是你害得么?”手机用户看师尊他老人家爱吃醋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55021.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玄幻小说]追妻你就拿命来
  2. [其他小说]总有帝少想当我爹地
  3. [玄幻小说]冰与火之魔山
  4. [都市小说]极限警戒
  5. [都市小说]狼与兄弟
  6. [都市小说]我有百万技能点
  7. [修真小说]仙韵传
  8. [玄幻小说]万妖圣祖
  9. [科幻小说]阴阳异闻录
  10. [穿越小说]陷仙
  11. [网游小说]我能看见决赛圈
  12. [穿越小说]我真不是亮剑头号特种兵
  13. [都市小说]都市之修罗战神
  14. [玄幻小说]我的徒弟都是主角
  15. [都市小说]强化医生
  16. [都市小说]神医娇妻冷冷萌萌
  17. [玄幻小说]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18. [都市小说]我,最强弃少
  19. [都市小说]穿越七十年代之歌声撩人
  20. [穿越小说]嫡妃惊华:一品毒医
  21. [都市小说]平步青云
  22. [都市小说]都市战神殿
  23. [穿越小说]摊牌之开局和武则天流落荒岛
  24. [都市小说]月老就是可以为所欲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