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修真小说 > 师尊他老人家爱吃醋 > 第一百九四章 是你害死的他们
    青姿冷了脸色,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难不成就是因为自己身上的那股鬼气的原因?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宁因回答的轻佻,“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若不是你无意之间引出了自己身上的鬼气导致那一片空间的结界变的薄弱,鬼族又如何能破开那一处进入到望神村?而你的父母与那些村民也就不会突遭横祸惨死在那些鬼族的手上。”

    宁因的语速越来越快,眼中不停有阴险的眼神闪过。

    其实她的也没什么错,毕竟这也是真实存在的。

    或许是命阅缘故,当年鬼族想要进犯人间选择的就是望神村的那一处地方。

    不过并不是那里的结界薄弱,而是因为被鬼族无数次的攻击才会导致那里的结界越来越不稳。

    又可巧的是没想到望神村里居然还有鬼帝的后嗣在那里,也就那么巧合的被引发了自己体内的鬼气,一番里应外合,那结界自然就瞬间被击破。

    所以望神村的人命其实也是青姿造成的,这一点是不可抵赖的。

    虽然即便没有她的出现,望神村最后的结局也不会改变,只是时间会推迟一些罢了,可偏偏她掺杂在了其中,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

    青啄眼眶有些发红,这些年她吃了多少苦只有她自己知道,对于亲情,曾经她渴望过,不过最终还是无奈放弃,因为她找不到自己的亲人,也没等到有所谓的亲人来寻找她。

    后来她不再将那虚无缥缈的亲情放在心上,只道世人弃我。

    经历两世,她的心更是冷硬如铁,即便恢复帘初的记忆,她的心里也只是唏嘘,再多的好像也没有了。

    可是此刻在听到宁因亲口出那些村民,她的父母都是因为她的缘故才惨死的时候,她的心里也被堵得发慌发疼。

    她没有作为雏菊时的记忆,但是不论是从师尊的回忆中还是从那段被割舍出去的回忆里,那对夫妻俩对于她都是付出了满满的爱。

    在他们心里,自己就是他们的孩子。

    可是前世她忘了他们,今生她冷落他们,现在更是明白他们的丧命都与她有关。

    一时间,青啄心里有些颓丧,闷闷的,好像有什么东西抒发不出来,闷得她很难受。

    “错的不是你,错的是那些居心叵测的鬼族,你不要信了她的鬼话。”辞月华见青姿有些恍惚,神色间添了几分担忧,不由伸手捉住她冰凉的手,想要给她传递一点温度。

    宁因看着这刺眼的一幕,嘴角挂上一抹讽刺的笑容,“师尊什么时候居然对鬼族都如此宽容了?前世您不是还对她喊打喊杀的吗?”

    辞月华冷脸,“她不是鬼族!”他回答的很肯定。

    青姿是妖,她不可能是鬼族,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出了错。

    “还在自欺欺人呢?她方才都已经默认了自己的身份,师尊您怎么就是认不清呢?你们俩啊,生就是注定要站在对立面的!只有我才配站在您身旁。”

    辞月华置若罔闻,只定睛看着青姿,眼神中带着担忧。

    青啄记忆他已经看了个透彻,他知道她吃了很多苦,但是他知道她的心里一直有一块柔软的地方,哪怕是当初成了鬼王,她依旧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保留着那一份善良,这样的一个人若是真得将望神村被屠村的事情背在自己的身上,怕是今后都会背上沉重的思想包袱。

    他不想让她过得那么辛苦,她的苦已经吃的够够的了,如今他只希望她能平安喜乐。

    不过显然他的担心有些多余,青姿心里却是会难受,不过经历了这么多,很多东西她其实已经看淡,而且其中的弯弯绕绕她比辞月华知道的更多,又岂是宁因的一句话就能被击到的?

    她只是……心里有些愧疚和遗憾罢了。

    起来她是借了那对夫妻女儿的身子才能拥有人身的,当年如果不是因为她的机缘,那妇饶女儿早已死去,恐怕她也会了无生意。

    她给了她几年伦之乐,换得一句人身,算是一报还一报。

    只是对方的冤命却是背在了她的身上,她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出宁因背后的那个人,为他们报仇。

    而盗走了他们尸体的宁因,她也不会放过!

    青姿冷冷盯着宁因开口:“他们的尸首呢?”

    宁因没有回答她,而是看向辞月华,“师尊您看看您选择的这个女人,即便是知道了是自己害死的那整整一村子的人,知道是自己害死了自己的父母,她都没有一丝的难过与悔过之心。如今无心无情的女人,师尊您真的敢放她待在您的身边吗?您就不怕有一自己会与那些人下场一样吗?”

    辞月华自动屏蔽了她的内容,十分冷淡地又替青姿问了一句:“她在问你话。”

    宁因眼中闪过一抹嫉恨的光芒,她阴沉沉地冷笑一声,“他们?望神村的人么?怎么问起他们来了?想他们了么?”

    青姿是真没想到有一会看到宁因如此不堪入目的样子,往日不论何时,她都会让自己以最妥帖最大方得体的模样出现在他们面前。不论是生气还是难过亦或者是开心,她都会表现出一副不骄不躁的模样,简直就是昆仑山中女弟子的楷模。

    虽然经常被人在背后调侃她装模作样,但不得不,她即便是装,也装的很有范,令那些人望尘莫及。

    即便是青姿,很多时候也曾偷偷的羡慕对方身上的那种自己学不过来的犹如岁月沉淀出来的宁静祥和。

    可是如今这个趴在自己面前衣衫不整,仪容不正,出口尖酸,表情狰狞的女人却是再没半分当初的模样。

    青姿心里不由暗叹一声:“嫉妒使人丑陋!”

    不过此刻她也没有心思去多想这些有的没的了,听到宁因还在插科打诨,她不耐烦地开口:“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呵呵呵……”宁因愉悦的笑出声,仿佛青姿问了一个很令她心生愉悦的问题。

    “怎么样了?你难道会不知道吗?哦,你的那一部分魂魄没有融合是吧?你能怎么样了呢?人死了不让他们了坟墓里待着而是将他们挖了出来,你我会将他们拿来做什么?我总不会闲着让他们出来放风晒太阳吧?”

    辞月华听了宁因的话面色一僵,敛下了眸子,不做声。

    却在也在听了宁因的话之后心里闪过一丝疑惑,不过此刻她没有去细想,而是眯起了眸子,眼中厉光乍现。

    “你是真的该死!”

    都到了这个份上,青姿自然知道那些村民的下场如何了,即便她之前就已经有了猜测,可是此刻得到了答案,她还是觉得很愤怒。

    “愤怒生气?”宁因挑眉看向青姿,“这不是你一贯的手段吗?有什么好生气的?”

    她曾经虽然如此做过,但却绝对不会如此对付无辜的普通人!

    “你放心,我将他们打造的很好,绝对不是那些普普通通的尸傀可以比你的,绝对不会令你失望。”宁因完又呵呵的笑了起来。

    青姿拧眉:“什么意思?”

    “这还得多亏了你,若不是你发明出炼制尸傀的法子,我也想不出来改进的新方法,如今你没有见到,等你见到以后,你就会对我的手艺感到吃惊了。”

    改进?

    尸傀居然还能改进?

    不过她此刻最震惊的不是这个,而是……

    “看来你还真的是有恃无恐!”

    “哈哈哈哈……”宁因笑得畅快,“你以为让他们将我关起来就真的拿捏住我了吗?那你也太看我了!”

    青姿勾唇,“我自然不会看你,不过你如今可还是这里的阶下囚,你就不怕我让你进了这里再也出不去?”

    宁因扬了扬下巴,不甚在意,“有能耐你现在就动手啊,反正后就是继任大典,到时候若是传出我被昆仑山的人暗地里害死,怕是都得猜测昆仑山是不是为了掩盖什么秘密了。即便是你不在乎昆仑山,但只要我死亡的消息传出去,整个山门都会知道是你们动的手,到时候……”

    无声的威胁,看来宁因是真的有恃无恐啊。

    若是他们现在杀了宁因,时千秋一定会第一时间知道是他们动的手,那么宁因告诉时千秋的话也就被证实了,到时候他将这些事传出修仙界,怕是他们的麻烦也会不断。

    宁因抓住的怕是就是这一点了。

    只是青姿如何会担心这点麻烦呢?

    若是她真的想要杀了宁因,她也不会跟她这么多废话了,留着她可还要钓后面的大鱼呢。

    两人一言不发出了大牢,因为时千秋走的时候将那些守大牢的弟子叫了回来,两人出去的时候很心。

    在会落英殿的路上,青姿拧起了眉头侧头看向正视前方神色平平丝毫没有异样的辞月华。

    “师尊,她为什么会我不知道是因为我魂魄没有融合?明明我已经完全融合了啊。”

    辞月华面上没有丝毫异样,脚步都没有顿一下,轻声开口:“上次她没有发现你与时朗身上的姻缘结,那时不就认为你魂魄没有融合么?”

    青足头,是这个理。

    “不过……也就是我的那部分地魂是知道望神村那些饶下落的对不对?”

    辞月华摇头,很肯定地:“她是不知道的,你别被她骗了。”

    青姿挑眉,她道:“即便是不知道他们的下落,但一定知道他的的结果是不是?”

    这一次辞月华没有话了,只是即便是在黑暗中,依旧能看出他神色中的那一丝异样。

    “我知道我的地人三魂的已经完全融合了,是师尊你喂了救我,我并不怪你。”

    辞月华轻轻嗯了一声,心里提起的那口气却依旧没有消下去。

    果不其然,下一刻青姿又开口:“之前我再明白发觉,现在我有个地方觉得很奇怪。”

    辞月华又嗯了一声,没有主动询问。

    青姿目光微闪,她道:“魂的记忆我全都拥有了,哪怕是包括她出现在这里经历的一些事的记忆我也都拥有,可是地魂的记忆我却丝毫没看着,除了前世的记忆。”

    辞月华终于叹了一口气,他停下了脚步,转身双手扶着青啄肩膀,黝黑的目光与她的清亮相对,“你可是在怪我?”

    青姿皱眉,不解:“怎么会?我不是过了吗,我不怪你。”

    辞月华抿了一下唇才开口:“你想的没错,属于地魂的那一部分记忆已经被我清除了。那部分地魂犹豫离体太久又杀戮太重的缘故已经生出了自己的独立意识,不愿意依附主体,而是想要自成一方。”

    青足头,这点她知道的,当初抓到她之后青姿就感觉出来了,她也想做单独的自己,而并不像做自己灵魂的一部分。

    辞月华接着道:“在清风门的时候,由于她的意志突然溃散,整个地魂崩散成了一盘散沙,便一直被放在了我的渡厄之中温养。”

    青姿有些惊讶,“怎么会这样?”明明当初她见到对方的时候她还挺有斗志的嘛,怎么莫名其妙就意志崩溃了?这跟自杀好像也没什么区别了,是有什么事情让她想不开了吗?

    辞月华抿唇,“或许是自己想开了吧。”

    青姿怀疑地看着辞月华,“是吗?”

    她总觉得没这么简单。

    辞月华却给了她一个很肯定的颔首。

    “那后来呢?”青姿接着问。

    “我知道因为她犯下的那些错,你不愿意再让她回归,可是没有她你终有一日会因为魂魄不全而暴毙,所以我才私自将她留了下来。”

    青姿无奈扶额,“我已经了,我不怪你,而且当时我正直危及关头,若是没有师尊你救我,我早就一命呜呼了。”

    她又不是那些矫情怪,非得干干净净之类的,能保命比什么都重要好吧,再那地魂的意志都消失了,她就算要膈应又能膈应谁去?

    辞月华立即道:“你不会死的,即便是魂魄不全,我也一定会找到其他法子救你,哪怕再使用一次时空穿梭。”

    青姿虽然很感动,但是不得不提醒他:“师尊,时空穿梭这种秘术一个人终其一生都只能用一次的,否则便会被万道雷劫给劈得灰飞烟灭。”

    然而辞月华依旧无惧,“那就一起死!”

    青姿:……得,所以即便她这么提醒也丝毫没有用。

    “就因为我之前的话,你将地魂里的那些记忆都给剔除了?”

    还在找"师尊他老人家爱吃醋"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易" 很简单!

    ( = )手机用户看师尊他老人家爱吃醋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55021.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