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淙很快接听了,压低嗓音:“凌凌有事?”

    她显然是在开会,旁边还有人在发言。

    薛凌颤声:“姐,我有很重要的事找你商量。

    你得给我十几分钟才行,现在马上!”

    薛淙立刻听出不对劲儿之处,低声:“好,我回办公室。”

    接着,她对下属嘱咐几声,转身匆匆离开。

    她回了办公室,很快将手机搁在耳朵旁,略焦急问:“凌凌,怎么了?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薛凌已经开始冷静下来,将事情的大致情况说了一遍。

    “姐,我现在心慌得很,脑袋一时跟浆糊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比较好。

    我现在应该提前报警吗?”

    “要!”

    薛淙也是难掩惊慌,低声:“防范于未然,马上报警。

    我跟xx局长是老朋友了,一会儿我就打电话给他,希望他秉公办理,好好关注这个案子,务必保小欣平安无虞。”

    薛凌一听到女儿的名字,眼睛忍不住红了。

    “姐,我只要稍微一想到她差点儿出事,万一受了大惊吓,甚至缺胳膊少腿的……我就全慌了神,都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别慌。”

    薛淙颤声安慰:“没事的!你已经找人去家里保护了,孩子们都没事。

    阿源也在家里,梧叔也在家里,人多着呢!你稳着心,别先自己吓自己。”

    薛凌深吸一口气,哽咽:“姐,我现在先报警。

    回头我跟你联系……如果有什么需要打点的,你帮着我点儿。

    刚才我被吓着了,现在失去了思考能力。”

    “行!”

    薛淙道:“你先报警,别慌。

    我一会儿过去找你,陪你回家看看孩子。

    我也是一个妈妈,我懂你的心情。

    现在你只想赶紧回去,亲眼看看孩子们,确保他们无误,对吧?”

    “嗯。”

    “一会儿我陪你回去,顺道看看梧叔。”

    “好,谢谢姐。”

    薛凌挂断,放下手机。

    这时,陈秘书端了茶进来。

    “薛总,刚才薛衡副总来了,正在和郑助理商量纸厂那边新logo的方案。

    他们挑中了两个,觉得效果都很不错,让你帮忙拍板定一下。”

    薛凌接过茶,赶忙喝了几口,直觉手脚仍冰凉一片。

    至于陈秘书的话,她听得不怎么清楚,只是迷糊应了一声。

    片刻后,薛衡和郑多多走了进来,一边对着方案稿子指指点点。

    “凌啊,这几个新图案设计得都很不错。

    我和多多选了两个,最终是一比一,都觉得是最好的。

    我的眼光有些老,不怎么跟得上年轻人的潮流了。

    你帮着看看,是不是多多挑的比较好?”

    薛凌微微愣神,手中的茶杯不自觉倾斜,茶水溢了出来。

    “啊……?

    !”

    一时不小心,竟把茶水泼向手背,顿时热辣辣一片,痛得她惊呼起来。

    薛衡和郑多多都吓了一大跳,慌忙凑前去。

    洗了凉水,去外头茶水间拿来了冰包冷敷,痛楚终于缓和一些。

    薛凌也冷静了许多,下巴微扬,“陈姐,你给我拨个电话报警。”

    其他三人都愣住了,瞪着她看。

    薛衡好笑睨她一眼,手弹了她的胳膊一下。

    “至于吗?

    不就是烫了一下手背吗?

    得报警?

    至于吗?

    !闹什么笑话?

    今天又不是愚人节!我会被你笑死的!”

    薛凌眼神复杂看着他,轻轻叹气:“刚刚接到相熟朋友的电话,说有一批亡命之徒要对小欣下手。

    我已经让人找了专业的保镖去家里保护着。

    薛淙姐让我先报警,以防万一。”

    薛衡:“……”    郑多多惊呼:“凌凌姐!真的吗?

    !天啊!”

    陈秘书吓得手上的冰包都掉了,慌忙点点头:“我……我……马上报警!”

    二十多分钟后,薛淙匆匆来了。

    “凌凌,怎么样?

    报警了吗?”

    薛凌点点头。

    薛淙牵住她的手,安抚了几句。

    “淙姐!”

    薛衡挂了手机,皱眉低声:“我们刚才差点儿都慌了神。

    前一阵子林老板出了那事,至今尸首还没找齐,凌凌已经被吓了一场。

    今天乍一听到这个消息,她差点儿就撑不住。”

    薛淙皱眉叹气:“怎么可能没被吓到……我都被吓得要死!”

    “回家吧。”

    薛凌扶着额头,苦笑:“没亲眼见着孩子安全,我的心跳应该无法正常跳动。”

    陈秘书附和道:“对对!还是回家去吧!薛总,你需要好好休息,不如让医生开一点儿安神的药。

    你的脸色真的不怎么好。”

    薛凌点点头:“我去洗手间洗个脸。

    阿衡,你和姐先下去等我。”

    一会儿后,薛衡开着薛凌的商务车回市区。

    一路上,薛凌给奎哥挂了电话。

    奎哥说,小区里前后门都有保安,歹徒不可能猖狂到上楼来,还说他们几个保镖已经就位,现在三人守在外头,两人在屋里头。

    薛凌松了一口气,温声道谢。

    她挂了手机,跟薛淙聊起话来。

    “姐,最近忙什么呢?

    我爸说好几个月没见着你了。”

    薛淙苦笑:“还不是在还儿女债!女儿都大龄剩女好几年了,整天给我坚持什么不婚主义。

    我最近张罗着拉她去相亲。

    梧叔身体很好吧?

    婶婶回来了吗?”

    “还没回,跟我婆婆在荣城那边住上瘾了。”

    薛凌微笑道:“等下个月搬新家再回来。

    我爸本来蛮好的,前些天带着小欣到处跑,不小心中了暑,幸好没什么大碍,正在家里休息。”

    “呀?

    !”

    薛淙道:“那我得趁机去看望叔叔。”

    薛凌皱眉解释:“他老人家没什么事,昨天被我说了一顿……我说小欣太高调,不该得了小小的成绩就张扬上那么多的电视节目。

    这不,昨天还在担心她太张扬不好,转身今天就差点儿出事了。”

    “你向来低调做事做人,这些我都知道。”

    薛淙压低嗓音:“但总有不小心万一的时候,这也不能怪梧叔。

    放心,小欣没事的。”

    薛凌叹气:“一个多小时前,幸亏我早些打电话,不然她和她爸就要出门去学下棋……差一点点!指不定那贼人就等在偏僻的地方等着他们……我都不敢想象下去。”

    “好啦!已经没事了。”

    前头的薛衡绕了方向盘,问:“你这车是停哪个车位?

    你给我指一下。”

    薛凌往前看了看,道:“那两个都是。

    昨晚阿源的车位被占了,只能将车停在外头。

    你随便挑个停吧。”

    车停稳,薛衡率先下车,打开了车门。

    薛淙正要下车——    忽然,几个蒙脸汉子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瞬间将他们包围住!    啊?

    !手机用户看重生八零:佳妻致富忙薛凌程天源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60315.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