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修真小说 > 游方散仙 > 第三卷万里赴西土 第十一章 血炼邪尸 道门邪修
    蜃龙一事事了,柳真全消耗极大,决定寻觅一处好好修炼一番,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经过三日跋涉之后决定在一处山坳里修行,此处有一处小的泉眼,泉水不多仅能孕育出很小一片草木,幸好边上有荒山遮蔽才使得此处并未被沙暴覆盖。

    柳真全从一些战场中寻来一些物资,将断裂的长矛绑在一起变成了框架,将几个丢弃的帐篷搭建在木架之上,一个小小的临时住所从无到有被柳真全慢慢搭建出来。

    柳真全欣赏自己的成果,颇有种荒野求生的感觉,只不过此时可以餐风饮露的柳真全并不需要学习贝爷吃各种稀奇古怪的食物。

    就在着一个小小的区域中柳真全静静的参悟着前几日所得,随着刘真全的修行此地灵机开始上涨,本来渗出少量水源的小泉周围开始长出一些小小的不知名野花,随着野花的开放,一些蝴蝶开始在周围围绕。

    使得柳真全所在的小山坳竟然有了些生机,当一天的功课完成,柳真全甚至会在打理会花圃,顺着山坳四周寻找一些石头将野花保护起来,而那些一直在此饮水的动物,经过多日试探终于发现柳真全这个人和他们以前遇到的都不同,并不是一见到追着捕杀,反而透露出一种宁静,慢慢的那些动物从不敢过来饮水,变成当柳真全进入帐篷是才来饮水,最后就算柳真全在边上操持花圃,它们也能在这里饮水嬉闹,柳真全感叹道前世总提到人与动物和谐生存,结果到了这里竟然实现了。

    ......

    乱世中人命是最不值钱的,但是人的生存潜力还是巨大的,随着来此饮水的动物增多,一些旁边生存的野人也发现这里捕猎的最佳地点。

    几个穿着破烂羊皮袄子的少年趴在山坳外,静静的观察者山坳里的情况,最开始他们也是以为只有动物,当发现山坳中有一个帐篷的时候几人变得格外谨慎,几人都并非真正的野人,随着战乱几个少年逃命到了荒原之中,从最开始什么都不懂变得慢慢成俗,不少死去的伙伴教会他们一个道理,西域荒原之中人才是最危险的。

    为了一口水或者一口吃食,荒原中的人随时会变成野兽,攻击不认识的人,几个人少年耐着性子观察着柳真全。

    “哈米尔,那人为什么没有马?而且穿着和我们不一样。”

    一个躺在山背嘴里叼着不知名野草的少年说道:“可能也是逃难到这里,这里的水源也只够少量的小动物和人食用,一匹马一天喝的水是人的好多倍,这里根本没办法养马。”

    “哈米尔你懂的真多,我们在这里等了好多天了,什么时候把那人抢了?”

    哈米尔懒洋洋的说道:“再等等,这个人敢一个人生活在这里,难道会没有依仗?”

    “我感觉他挺普通的,有时候还见到他走到山那头去捡石头,还有他在水源边为什么不设陷阱抓兔子、地羊吃啊?”

    “你傻啊在水边抓动物,以后动物都不敢来了,他一定去其他地方放了陷阱。”

    边上另一个少年说道:“哈米尔叫你看着就看着,你说什么吃的说的我都饿了。”说完丢了个土块砸在发问少年腿上。

    ......

    柳真全早早就发现了几个少年,在荒野中生存本来就要适应此处生存法则,至少在三个少年抢劫他时,他才会给他们足够终生难忘的教训,但此时按唐僧的话来说他们想打劫自己还只是一个构思,他不会因为少年的构思前去预防于未然。

    哈米尔突然打断两人的吵闹严肃的问道:“你们见到过那人吃东西吗?”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被你一说我才想起来,那人好像都不用吃东西,每次只是捧几捧水喝,而且他住的周围都没有生火的迹象。”

    哈米尔说道:“快走不然就坏事了。”

    哈米尔拉起两个并不知道详情的伙伴,催促着离开,当三人行至山下看见山坳里的人正被对他们坐在路边。

    三人吓了一跳,年纪最小的一个惊慌的说不出话来,指指柳真全又指指山坳方向看着哈米尔,哈米尔此时也不能作答。

    柳真全如同背后张了眼睛说道:“别指了,就是我。”

    说完转过身说道:“贫道柳真全见过三位居士。”

    哈米尔将两人护在身后,不停的后退说道:“你想干什么,主义都时我出的,有什么事找我,放过他们。”

    柳真全似笑非笑的看着三人说道:“贫道就那么可怕吗?我只想问你们三个一些问题。并无其他恶意。”

    哈米尔三人疑惑的看着柳真全说道:“你有什么问题快点问吧,问完我们好赶路。”

    柳真全笑着说道:“三位不如去我帐中稍坐,我知三位在此已经三天,应该没有进多少饮食,贫道帐中有烧好的热水和烤好的热囊。”说完也不待他们同意,自顾自的前头领路而走。

    ......

    三人到了柳真全帐篷内发现柳真全烧好了热水,将几个囊交个他们,让他们自己在帐篷外火塘上加热。等三人狼吞虎咽的吃完,哈米尔问道:“这位贵人,您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了。”

    “看来你他们的头你懂的最多,那我就问了,你好像见过我这样的人?”

    “是的不瞒您说我真见过。”

    “还请居士为贫道解惑了。”

    哈米尔看了柳真全半天,轻叹了一口气,仿佛不愿回忆起那段记忆。

    “那是三年前,我们国家来了个很有学问的人,仿佛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他,我们王国里不论是国王还是大臣都很喜欢他,什么事情都请他出谋划策,渐渐的他在我们王国中很有影响力了,而我的父亲一个城门官也十分佩服这个人,并且都希望我能多读书以后成为他这样一个博学的人,但是后来等他有足够的影响力之后,他不停的挑唆着我们国家和其他国家争夺商路和绿洲,没多久两国开始大战,死伤了无数之人,而我们国家也被其他国家联合攻灭了,我躲在死人堆力,发现那个人将所以的死人都丢入几个大坑中,好像做某种诡异的仪式,而祭坛中间摆放着一具尸体,尸体上面写满不认识的符号。”

    柳真全打断了他的话问道:“你可还记得那人容貌?或者名字。”

    哈米尔说道:“死了也不会忘记。那贵人你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回事,他一个这么博学和有礼的人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第一博学和有礼和做坏事事两回事,第二我估计此人是用血炼的方式祭炼尸体,而且是个邪恶的道人。”

    哈米尔看着柳真全说话厌恶的神情,立刻跪下说道:“请贵人为我们王国的人报仇啊。”手机用户看游方散仙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65368.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