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科幻小说 > 一声卿卿前传 > 第五章 不入地狱
    却说后蜀皇城被攻破时,沈筠跟着人群逃到宫门口,却被一队伪朝兵士拦了回去,关在掖廷,没过几天,便又都被拉到伪朝都城,分送掖廷和教坊司。

    尽管她哭得面目浮肿,又兼数日未曾梳洗,蓬头垢面。却还是被归到“稍有姿色”的那一类,因此直接被扔进了教坊司,彼时,向嫫嫫捏着她的下巴叹道:“乖乖,都说这蜀中出美人,便是像这刚从灰堆里刨出来一般的,看着也还是水灵灵,娇怯怯。”说完,便又问她是什么姓名,年龄几何,沈筠经此变故,精神不免委顿,只浑浑噩噩答道:“沈筠,十三”。

    那嫫嫫便随手在册子上记下:沈云,年十三。又吩咐人带她下去梳洗,待洗干净了一瞧,倒像发现了宝藏一般,当即便领了她到花魁娘子杜月儿处,让她好好调教。

    彼时杜月儿睨着伏跪在地上的沈筠道:“叫什么。”

    沈筠梳洗过后,人倒是清醒了些,想了想,便对她稽首道:“请娘子赐名。”

    杜月儿听了倒是一愣,继而想到她是后蜀宫中出来的人,如此懂规矩也不是奇事,看了看窗外纷飞的大雪,随口道:“那就叫雪儿吧。”

    沈筠也不言语,只是再对她磕了个头。

    那杜月儿看她乖觉,想了想,便又问她:“会弹琵琶吗?”

    沈筠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

    她便又问:“那会跳舞吗?”

    沈筠又摇了摇头。

    她不禁叹了口气,:“那唱曲子呢?会吗?”

    沈筠还是摇头。

    杜月儿见了,不禁翻了个白眼。一旁的嫫嫫见了,冷笑道:“哎呦我说月儿,她要是什么都会,还让你调教个什么。”说着,自去将那册子打开将上面的“沈云”二字用朱墨圈了,又在那下面添了个“雪儿”。

    月儿听了她的话,心想倒也是。便对沈筠道:“听你说话细声细气的,唱曲子想必是不成的,就不要在这项上浪费功夫了,从明天起,早晨来我这儿学一个时辰琵琶,其余的时候,就跟着别的女孩儿去练功房练舞吧。”

    到了第二日,沈筠早早到杜月儿房门外等着,等了许久,听她在里面咳了几声,便敲门进去,照着从前家中的小丫鬟侍奉自己那般,先侍奉她梳洗完毕,吃过朝食,才默默将琵琶抱到她面前,请她赐教。

    那杜月儿便道:“知道它为什么叫琵琶吗?”

    沈筠想了想,答道:“推手前曰批,引手却曰把,象其鼓时,因以为名也。”

    杜月儿眉毛一挑,“你读过书?”

    沈筠老老实实答道:“读过。”

    杜月儿继续问道:“那你都读过哪些书?”

    沈筠心道,我哪记得了那许多,因而答道:“就是胡乱读了几本。”

    杜月儿不以为意地“哦”了声,便又清了清嗓子,开始一本正经地教授起她琵琶技法来,待讲完了几个基本指法,就将琵琶递给她道:“好了,一次说太多,恐你也记不住,先试试吧。”

    沈筠接过来,却没有立刻弹奏,而是问她:“琵琶是怎么调音的?”

    杜月儿愣了一下,才道:“你转转上面的横轴。”

    沈筠便试着微微转了几下轴,又轻轻拨了几下弦,如此反复几次,才道:“这下好了,方才商音有些不准。”

    杜月儿瞪大眼睛道:“你不是不会吗?”

    沈筠淡淡一笑,“我只会弹琴,不会弹琵琶。”

    杜月儿“哦”了一声,接着便道:“那你...试试?”

    沈筠想了想,便模仿着杜月儿方才的样子,把她才弹的曲子又弹了一遍,中途虽略有卡顿,也有错音,但基本还算成曲成调,杜月儿歪着头看她半晌,叹了一口气,便把其余的指法及注意事项一并给她说了,之后不到一个时辰,沈筠便能将那曲子完整弹出。杜月儿想了想,对先前那个使唤丫头道:“去跟向嫫嫫说,可以给咱们雪儿小娘子置办把琵琶了。”

    说着,又让她弹了几遍,纠正了她一些错漏,便挥挥手让她练舞去了。

    沈筠松了口气,好在也不难。

    可到了练功房,她却立刻被教习嫫嫫强摁着抻筋抻到怀疑人生。

    末了,那教习嫫嫫一边用细竹条子抽着她,一边还骂骂咧咧道:“没见过你这样的,难不成从前是千金大小姐,连活也不用干的吗?肉那么松,筋那么硬,还一点力气也没有。”

    待到一天折腾完了,回到寝房,她便连哭的力气也没有,倒头便睡了。

    第二天,沈筠依然早早来到杜月儿房门外,等了许久,出来个嬉皮笑脸的男子,她不禁愣了愣,却也很快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于是等那男子走远了,她才进去,见杜月儿光着半个身子,拥着一床锦衾坐在榻上发呆,连忙取了件衣服给她披上,又默默去打来热水,伺候她盥洗。等她吃完朝食,就自觉地取来琵琶,虚心求教。彼时杜月儿见到她手臂上被竹条子抽出的淤青,叹了口气幽幽道:“想要不挨打,自己就得加把劲,让她们没有理由打你。”说着,从妆奁中翻出一盒药膏,解开她的衣衫,细细给她抹上。

    沈筠想哭,可眼睛中是酸酸涨涨,并没有泪,她便认为,自己这一生的泪,大概在父兄去世时,都流尽了吧。

    没几天,她便得到一把簇新的琵琶,之后的好长一段日子,除了一日千里的琵琶技艺,和进展缓慢的舞蹈功力,她的生活便再没有了变化。

    直到有一日,杜月儿忽然对她道:“你的琵琶已经学成了,记得每日自己练一个时辰就行,至于跳舞,我问过教习嫫嫫了,基本功还差一点,但可以学习简单的舞曲了,明日起,早上学琵琶的时间,便改成学舞曲吧,下午仍去练功房练功。”

    于是沈筠生活的重心,便全部用在了练习舞蹈上,她本就聪慧,又有学养,对舞曲的理解程度常常让杜月儿惊叹,再加上经过了教习嫫嫫的严格训练,很快突破了身体的瓶颈,轻歌曼舞间,便也渐渐有了飞燕之姿。

    那个时候,她也就十五出头,有一日,向嫫嫫突然拿了把钿头银篦,将她的青丝绾作发髻,她便知道,这一天还是来了。

    等到掌上灯时,教坊中的客人陆陆续续坐满了,他们知道,今日会有一个叫雪儿的清倌人正式挂牌待客,因此都十分好奇地想看看,这个雪儿,到底有没有做“清倌人”的资格。

    向嫫嫫见时间差不多了,便让个小丫鬟到沈筠房中催场。

    彼时,杜月儿正细细给沈筠擦着胭脂,却见她神色寂寥,不由得叹了口气道:“你不要这个样子,外面那些男人可不喜欢。他们来这种地方,就是为了寻欢作乐的,只见得女人笑,你这么哭丧着张脸,是等着出去挨打吗?”

    沈筠闻言,抬头望向镜中的自己,忽然觉得,里面不过是个化着浓妆的陌生女子,自己用尽力气想要她笑,她却还是一脸苦像。

    杜月儿见她如此,只好将话又说得狠了一些:“况且你以为,光是挨打就完了吗?你今天若不拿出看家的本事,镇住外面那些男人,让他们心甘情愿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任你拿捏,那就只能沦为一般的娼妓,凭别人作践,永无翻身之日,再无尊严可谈。要怎么做,你自己选。”

    沈筠听了,身体忽然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杜月儿便揽住她的肩,放缓了语气,“雪儿,我们都是被命运作弄的人,要想不入地狱,就只能拼尽全力,你要想想,自己其实还算好,足够聪明,足够优秀,跟那些无论怎么挣扎,也只能任人践踏的人比起来,真的幸运太多,现在只是要你笑一笑而已,有那么难吗?”

    的确,从前她被家里人娇养着,珍重着,哪里知道苍生苦,可这些年,倒也算是把人间疾苦都看尽了,相比那些真正被踩在最底层苦苦煎熬的人来说,自己过得的确还算不错。

    想到此处,她的嘴角便扯出一丝浅笑,但眼中,却也滚落下许多泪珠。

    杜月儿见了,默默用手中的红绡拭去她的泪痕,沈筠便收住泪,噙着一丝浅笑,摇摇晃晃站起来,稳了稳心神,跟在那小丫鬟身后,缓缓往场中走来。

    她一出现,便已紧紧摄住了众人的眼,接着,就让他们领略了什么叫“曲罢曾教善才服”,最后,“华裳”一舞,艳惊四座。

    按照惯例,这就是她待价而沽的破瓜之夜,但还不等众人开始竞价,外面便传来一声惊呼,“不好啦,昭国的大军,已经打进函谷关啦。”众人一听,便作鸟兽散,沈筠跌坐在场中,看着一地的零落,一时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之后的好长一段日子,整个京都兵荒马乱,但好在昭国那位领兵的统帅,也就是他们的太子,早就与部下约法三章,入城之后,不奸淫,不掳掠,不损百姓分毫。

    对百姓而言这,自然是莫大的幸运,可教坊司,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了他们名正言顺的发泄之地,因此不管外面再怎么乱,教坊司中,依旧是纸醉金迷,每日来往军士络绎不绝,那些下等娼妓的日子,简直就是生不如死,看得沈筠她们这些清倌人也是心惊,所幸他们还算守规矩,知道什么叫位尊者有,价高者得,于是,沈筠在眼睁睁看着杜月儿和其他几个美艳舞姬被各个高阶军官先后拥入房中后,终于还是没能逃过自己的宿命。

    那一夜,她觉得灵魂和身体都被撕成了碎片,零零落落,怎么都拼不回来了。

    到第二日,向嫫嫫给她端来一碗黑黝黝的避子汤时,她都还呆坐在榻上。

    向嫫嫫见了,叹了口气,道:“快喝了吧,也是为你好。”

    看她不动,向嫫嫫又道:“怎么?阿兰的下场,这么快就忘了?”

    阿兰原本也是个清倌人,知道那避子汤不是什么好东西,喝多了会伤身子,也害怕今后万一得遇良人,生不出孩子会遭到厌弃,便常常把偷偷把它倒掉,结果真的不幸有了身孕,自己悄悄服药堕胎,却在侍奉客人时见了红。别人觉得晦气,便将她活活打死了。

    沈筠端起那碗汤药,手却不住颤抖,那药洒出好些,向嫫嫫见了,就把住她的手,将那药一气给她灌了下去。

    之后情势渐渐稳定,沈筠便也如杜月儿般,多数时候或是陪那些风流公子吟诗作赋,或是给那些坐贾行商弹弹琵琶跳跳舞,偶尔侍奉个把财多势大的恩客,天天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

    有时候,她也会望着窗外发呆,默默想着,哥哥,你让我好好活着,可若真这样活一辈子,又有何意趣呢。手机用户看一声卿卿前传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6864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玄幻小说]万界仙帝
  2. [都市小说]我能看见状态栏
  3. [修真小说]九转神帝
  4. [都市小说]这个诅咒太棒了
  5. [玄幻小说]夺运之瞳
  6. [修真小说]醉仙葫
  7. [网游小说]网游之王者再战
  8. [都市小说]小可爱被偏执男神叼走了
  9. [都市小说]救世主她才三岁半
  10. [都市小说]我全家人设都崩了
  11. [修真小说]妖女哪里逃
  12. [都市小说]携手修仙路
  13. [都市小说]村花小妻凶又甜
  14. [修真小说]楚门狼
  15. [科幻小说]从孤岛开始的新纪元
  16. [玄幻小说]龙神至尊
  17. [玄幻小说]我家族长天天想着叛变
  18. [科幻小说]英灵机甲师
  19. [玄幻小说]神武霸帝
  20. [修真小说]重生弃少归来
  21. [玄幻小说]八荒剑帝
  22. [穿越小说]三国之经天纬地
  23. [都市小说]最强狂婿
  24. [都市小说]都市巅峰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