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科幻小说 > 一声卿卿前传 > 第七章 悔婚
    许嫚去世后,东宫有段日子的确十分消沉,众人知道他们是青梅竹马的情分,道他这样也是人之常情,可见他总不振作,便都忍不住来劝他。

    这天,卢太傅给他讲完学,见他仍是郁郁寡欢,想了想,对他道:“臣知道,殿下与许良娣情笃,可逝者已矣,生者也当学会释怀啊。”

    萧琮沉默了一会儿才道:“老师,我身边,没有亲人了。姑母走了,母亲走了,现在连阿嫚也走了,灵犀也马上就要去封地,我身边...没有亲人了。”

    卢太傅听了,心疼不已,却还是沉吟着道:“殿下可知,古礼之中为何定下丧服之期?”

    萧琮望着他,有些茫然地重复,“丧服之期?”

    “丧服之期,便是古人为自己定下的哀思之期,在那个时间内,再怎么伤痛都不为过,可一旦过了那个时间,就应该从悲伤中走出来,做自己该做的事。”

    萧琮惨然一笑:“母亲走后,我没为她服过一天丧,阿嫚走时,我都不在身边,太傅觉得,我的哀思之期,多长合适?”

    卢太傅却忽然躬身拱手,幽幽道:“孝子为母服丧,三年为期,丈夫为妻服丧,只需期年,臣想问殿下的是,古礼之中,东宫太子对太子良娣的丧服之期,当是多久呢?”

    萧琮思索许久,自嘲道:“学生惭愧,请老师赐教。”

    卢太傅道:“并没有。”见萧琮一脸疑惑,他便又道:“古礼之中,并没有相关的仪制,所以,”他一字一句道:“国之储君,既受天下供奉,就只能时时刻刻,以天下为己任,视万民为亲子,不能为一人怠也。”

    萧琮闻言,垂眸不语,卢太傅见他如此,心中更是不忍,便也沉默着,行礼告辞。

    他走后,萧琮独自扶额哀泣良久。两三日后再见,卢太傅便惊觉,他已恢复了往日的温雅从容,因此还倍感欣慰。

    只有静宜这个枕边人知道,哪怕那之后,他唇边又总是挂着温和的笑意,可眼中,却多了些别人看不见的忧伤。

    连尚且年幼的灵犀也隐隐感觉到,兄长跟从前不同了,至于哪里不同,她也说不清,大概最明显的一点就是,他从前喜欢参加学士们的诗会,虽然知道自己诗作得并不算很好,但兴致来了,也能得一两首尚可的,可如今,他虽偶尔也还参加诗会,却再也不作诗了。

    沈筠如今,也不作诗,不填词了,即便每每陪着那些公子哥吟风弄月,也是随口拣些前人的佳句附和,敷衍过去而已。

    这天,她身体有些不适,本来已经跟向嫫嫫告了假,准备独自在房中休息,谁知到了夜间,杜月儿身边的使唤丫头突然来了,说要请她去救场,沈筠忙问是怎么回事,那小丫鬟道:“月娘子本来陪得邱公子好好的,可突然来了个什么裴世瑜裴公子,喝酒就喝酒吧,还非要行飞花令,他自己跟本诗词集子似的,当然没什么,可月娘子哪拼得过他呀,”她说着,又压低了些声音道:“要说平日里,这样的情况,被他们占占便宜也就罢了,可方才月娘子去更衣时,才见自己月信忽然至了,上次她就是因为月信里饮酒太多,淅淅沥沥半个多月才止住,这次可不敢再这样了,不得已,才让奴来请雪娘子去救个场。”

    沈筠听了,淡淡笑道:“知道了,你先去吧,我稍后就来。”她说着,便已打开妆奁,准备梳妆。

    等她收拾妥帖,走到杜月儿房门外时,便听到里面有个年轻人道:“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之后安静了片刻,那些人便哄笑起来道:“月娘子又没联上,该罚该罚。”

    沈筠想了想,叹了口气,一边推门而入,一边朗声道:“邱公子来了,怎的也不唤奴家。”

    里面的人听了,都把头侧过来看她,那邱公子一见是她,奇道:“向嫫嫫不是说,雪娘子今日身体不适吗?”

    沈筠嫣然一笑道:“奴身体再不适,听闻邱公子来了,也是一定要来相陪的呀。”

    说着便走到已经有些迷糊,斜倚在邱公子身上的杜月儿旁边,将她滑落的外衫穿好,对先前那个使唤丫头道:“月娘子醉了,扶她出去醒醒酒吧。”那丫头依言欲将杜月儿扶起,却被邱公子拦下了:“不行不行,月娘子这句诗还没联上呢。得先喝了这杯再说。”说着又要灌她酒。

    沈筠却伸出纤手接过那酒一饮而尽,轻蹙着眉,忍着心中的一阵翻腾道:“这杯奴替月娘子喝了,咱们再来联过吧。”

    她今天从早上起就没怎么吃过东西,这会儿是真的一滴酒也不想喝,不过,现在也是没办法的事。

    那邱公子听了,便暂且放过了杜月儿,转而对沈筠道:“娘子来迟了,要再自罚一杯哦。”说着,又斟了满满一杯酒递到她手中。

    沈筠听了,也不多言,举起杯子就要喝,手却忽然被坐在另一边的裴世瑜握住,只听他道:“这杯还是在下替娘子喝吧。”说着,就顺势将她拉进怀中,就着她的手将杯中的酒饮尽。

    众人一见都哄笑道:“那不行,世子要喝就得喝三杯。”

    那裴世瑜听了只是一笑,便仍就着沈筠的手又连斟两杯,一一饮尽,这才对众人道:“既然这会儿换了雪娘子来,那咱们就换个令题。就以...‘雪’字为题吧。”他说这话的时候,只深情款款地把沈筠望着,而沈筠呢,心中只是觉得好笑,她在教坊司混了这么多年,这种会撩的人早见得多了,因而不动声色地从他怀中挣脱了出来,只笑吟吟把他望着。

    邱公子一听,想了想便道:“雪中何以赠君别,唯有青青松树枝。”

    沈筠淡淡接道:“白雪关山远,黄云海戍迷。”

    那裴世瑜仍定定地把她望着:“江上雪,独立钓鱼翁。”

    后面的人又接了几句,也有没答上来罚酒的,不多时,便又轮到沈筠,她便接道:“低头乍恐丹砂落,晒翅常以白雪消。”

    裴世瑜微微一笑:“千里涵空澄水魂,万枝破鼻飘香雪。”

    后面又联了几圈,众人都喝过酒了,沈筠和裴世瑜却愣是没再沾一口酒,最后,众人也只是目瞪口呆地看他们二人对望着,你一句我一句地联个没完。

    “雪纷纷,掩重门,不由人不断魂,瘦损江梅韵。”

    “春雪满空来,触处似花开。”

    “天山雪后海风寒,横笛偏吹行路难。”

    “渐秋阑,雪清玉瘦,向人无限依依。”

    “窗外正风雪,拥炉开酒缸。”

    ......

    最后邱公子实在忍不住了,打断他们道:“行了行了,您二位厉害,咱们这些人甘拜下风,行了吧?还没个完了。”

    他二人听了,相视一笑,此时座中一人道:“要不咱们联对子玩儿吧,出的上联的人指定人对,对不出来的就喝酒。对出来了,出对的人就喝。”

    邱公子一听乐了,“行啊,那我先出,听好了啊:海霞生旭日。”说完就对沈筠拱了拱手。

    沈筠想也不想便答:“山翠染晴空。”

    又有一人道:“弦中参妙理。”亦对沈筠拱手。

    沈筠在心中翻了个白眼:“曲里寄幽情。”

    其后,那些人就轮番为难起她来,他们的目的其实也很简单,不把她灌醉了,怎么能占到便宜呢。

    可惜他们都打错了算盘,沈筠应答了半天,愣是一口酒也没沾,倒是他们一个个喝得醉眼迷离。

    她其实也很烦躁,身体本就不适,还跟这些蠢东西搭了半天白,心中的火就快压不住了,因而轻笑了一声道:“奴也想到几个上联,一时却未得下联,请各位公子帮忙看看。”说完,一口气报了三四条:

    “北斗七星,水底连天十四点;

    独立小桥,人影不流河水去;

    移椅倚桐同望月;

    水底日为天上日。”

    那些人听了,抓耳挠腮想了半天,憋得满脸通红,却还是没对出个所以然,沈筠暗自松了口气,此时刚才一直没说话的裴世瑜却道:“北斗七星,水底连天十四点;南楼孤雁,月中带影一双飞。”

    沈筠听了,只得咬着牙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心中又是一阵翻腾。

    裴世瑜见状,便又道:“独立小桥,人影不流河水去;孤眠旅馆,梦魂曾逐故乡来。”

    听他说完,沈筠只得再自斟一杯饮了,直觉得眼皮发涩,脑袋发沉。

    那裴世瑜接着道:“移椅倚桐同望月;等灯登阁各攻书。”

    沈筠无奈,只得再饮一杯,脑袋就更沉了,不禁有些懊悔地想,唉,冲动是魔鬼。

    裴世瑜见了,又道:“水底日为天上日;”说着伸出手指轻轻抬起她的下巴,直视着她的眼睛道:“眼中人是面前人。”言毕,自饮了口酒,却不咽下,而是将唇覆了上来,将酒哺到她口中,沈筠只觉得脑中嗡嗡作响,身子一轻,便已被他横抱而起,由由使唤丫头领着,往自己房中去了。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就不用细述了吧。

    不过那裴世瑜倒还不至于白占便宜,缠头给得十分丰厚,而且还特意单送了沈筠一箱子东西,她翻看了一下,里面倒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别的都还罢了,只是那几本书帖和一些上好的纸笔墨砚让她很有些惊喜之感。正在她准备试笔的时候,杜月儿来了,进门便拉着她的手道:“多谢你,昨日替我解围。”

    沈筠笑了笑道:“月儿姐姐从前给我解的围还少吗?”她说着,又指了指地上的那只大箱子道,“况且,我这不是还歪打正着了吗?”

    杜月儿听了,便也笑了,二人坐着说了些闲话,月儿便回去了。

    待她走了,沈筠独自坐到窗下临帖,一边临写,一边想着,这次的事倒是个教训,首先,不能小看这些公子哥,其次,自己的酒量,还是得再练练。

    她这么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又到了黄昏时分,便也只得强打起精神梳妆打扮一番,等着客人点名牌。

    这一等,便又把裴世瑜给等来了,而且根本不加考虑地,直接就点了沈筠的名牌,对于这种出手阔绰的主,向嫫嫫怎么会不喜欢,当即就欢欢喜喜地亲自领了他到沈筠房中来,还不住嘱咐她,要好好侍奉恩客。

    于是在聊了些风花雪月的事之后,自然而然地,沈筠便又只能对他曲意逢迎一番。

    之后的好些天,他都雷打不动地每日来教坊司报到,而且只点沈筠的名牌,起初大家还不太在意,毕竟以前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过,沈筠那样的一个人,若说会有男人为她神魂颠倒,散尽千金,大家还真不觉得是什么稀奇事,况且毕竟人家家里是皇商,有的是银子使,这点算什么,哪里要他们帮着操心。

    然而裴世瑜接下来的举动,却让大家都实实在在地吃了一惊。

    那日,他照常按点来教坊司报到,却被告知雪娘子这几日“不方便”,连名牌都撤下了,他听了,只得悻悻离去,可几日之后,却突然不管不顾地冲进教坊司,直奔沈筠寝房,倒把正在看戏本子的她吓了一大跳。

    彼时他气喘吁吁,见了她,拉了她的手就问:“雪儿,你可愿意跟我走。”

    沈筠一时有些怔忡,忽然没来由地想到苏怀瑾,便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裴世瑜见了,喜不自胜,对她道了句:“等我。”一阵风似的走了。

    他走后,沈筠过了半天才回过神,轻笑着叹了句:“这又是抽的什么风呢。”也就丢开手,不再去想。

    谁知过了几天,裴世瑜又派人送来一个箱子,沈筠打开一看,就真的惊呆了。

    里面是一套大红嫁衣和赤金打造的发冠首饰。

    彼时杜月儿恰好也在,看了之后,心中五味杂陈,对沈筠道了一句恭喜,便兀自离开了。

    沈筠还是觉得挺懵的,又见里面有一封给自己的书信,便拆开来看。

    “雪儿卿卿如晤,自吾与汝一别,已逾七日耳,古语有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吾与汝七日未见,当如多少岁月?然经吾近日不懈奔走,为汝赎身之事已有把握,卿当自扫蛾眉,旋梳蝉鬟,如无意外,吾自于下月初六前来亲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世瑜顿首。”

    沈筠看到第一句,便已落泪,多少年,没有人叫过她卿卿了。

    于是,她在初六的头一夜,便沐浴焚香,穿好了嫁衣,拢好了发冠,从天黑等到天明,又天明等到天黑,却始终没能等来那个良人。

    她听着更鼓响过了三遍,便流着泪,对陪伴在身边的杜月儿喃喃道:“他说如无意外,便来亲迎,现在到底,是出了什么意外呢?”

    其实并没有什么意外,裴世瑜自那日走后,便去央告他的表兄闻安,让他帮忙想办法,把他心心念念的雪儿从教坊司给弄出来。

    闻安听了他的叙述,把手一摊,道:“我有什么办法?若是一般的清倌人,大不了多花点银钱,赎出来就好了,可你都说了,她是官奴,已入贱籍,这谁更改得了。你还想往家里弄,看姨母不打死你。”

    裴世瑜无法,只得回去找他母亲闹,最后还假模假式地绝起食来,他父亲走得早,母亲可怜他,对他向来是千依百顺,这次也是被他闹得没办法,不得已,找到胞姐央告道:“子詹不是一直在东宫麾下效力吗?就不能让他去求求东宫吗?”闻安的母亲被她缠得没法,只得腆着脸来让儿子想办法。

    闻安是个孝子,母亲都开了口,便也只得跑来求萧琮。

    萧琮听了,沉吟片刻,对他道:“知道了,你去要一份那小娘子的详细情况,本宫让户籍署的人想办法。”

    可闻安还没来得及将沈筠的档案递到萧琮手中,裴世瑜他们家就变卦了。

    事情是这样的。

    裴家人将嫁衣首饰送到之后,就顺便向沈筠讨了生辰八字找阴阳先生测算,那先生看了倒是说很好,是个大富大贵的旺夫命,大家听了自然十分欢喜。裴世瑜的母亲却不知为何还是不放心,又找了个麻衣神相偷偷去看她,想着再给她相相面才更稳妥。谁知那神相看完她的面相后,回来却对裴家人说:“这小娘子娶不得。”

    裴世瑜一听就急了,“怎么阴阳先生都说她是旺夫命,到你这儿就娶不得了。”

    那神相却幽幽道:“公子有所不知,这小娘子的确是旺夫命,但就是太旺了,你承受不起,若强行娶了回来,只恐你家从此不得安宁,弄得不好,连一家人性命都难保。”

    那裴世瑜的母亲听了,哪里还敢迎她入门,凭小裴怎么闹,也坚决不让他再见她,那小裴也不是什么铁骨铮铮的人,闹过一阵见没有什么效果,便也就丢开手,另寻新欢去了。

    倒是萧琮,想着闻安一本正经求了自己,却没了下文,还问了两句。闻安便把原委说了,他听完还感叹:“好好的一段佳话奇缘,却败给了鬼神之说,只是可怜了那个女子,空欢喜一场,你们也该好好补偿补偿人家。”

    说得闻安也觉得十分惭愧,便把萧琮这番话转告裴家,裴世瑜的母亲想了想,就让家人准备了一大箱子金银珠宝抬到教坊司,又叫他们好好跟雪娘子说,不能娶她,是小裴自己福薄。

    彼时她已换下嫁衣,解去钗环,闻言只是沉默着对来人福了福身,便叫他们将嫁衣首饰抬了回去。

    待他们走了,她就将箱子中的珠宝都分送给教坊司中众人,又将金银拿出一半,赠予这些天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的杜月儿,那杜月儿倒也不矫情,让使唤丫头将金银抬走,便拉着沈筠的手道:“雪儿,我知道你心里难过,你要想哭,就哭出来。”

    沈筠却笑着摇了摇头,叹道:“我并不爱慕他,只是想着,这或许是我唯一能逃离这个地方的机会,才会答应他,如今虽被悔婚,却不至于如何悲痛,只是觉得挺尴尬,又有些失望罢了。”

    杜月儿听了,便也笑了,有些失神地道:“可也是,你怎么能看得上他呢。”

    说完,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杜月儿忽然望向窗外,喃喃道:“雪儿,你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手机用户看一声卿卿前传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6864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玄幻小说]校花的贴身高手
  2. [都市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
  3. [玄幻小说]斗罗之莲扇斗罗
  4. [都市小说]从当爷爷开始
  5. [都市小说]户外直播间
  6. [其他小说]咱是野原新之助的舅舅
  7. [修真小说]心魔种道
  8. [其他小说]家有悍妻怎么破
  9. [科幻小说]诸天古卷
  10. [穿越小说]我在影视剧里抗敌爆装
  11. [科幻小说]我在副本体验人生
  12. [都市小说]都市猎人
  13. [科幻小说]机战世界
  14. [科幻小说]末日游戏online
  15. [都市小说]重生过去震八方
  16. [都市小说]透视医圣(最强医圣林奇)
  17. [穿越小说]五代河山风月
  18. [其他小说]阁下可敢与我一较高下
  19. [穿越小说]十万份穿越后回归
  20. [穿越小说]星云战
  21. [玄幻小说]修罗丹神
  22. [科幻小说]深渊报亭
  23. [玄幻小说]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
  24. [其他小说]我想做幕后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