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科幻小说 > 一声卿卿前传 > 第九章 惊鸿一面
    沈筠收了她第一位弟子的同时,萧琮正在参加诗会,不过不是学士们的诗会,而是年轻人的诗会,要不是灵犀非拉着他,他倒是不想来。

    对此,灵犀也很无奈,谁让他姬妾太少,如今数来数去,也就只有俩,一个是太子妃,一个是自小服侍他的刘氏,而他呢,大婚那么久,就只与刘氏生了个女儿,连个儿子也没有,害得她一从封地回来,就被舅父念叨,让她赶快领着她兄长到处去转转,多结识点小娘子,万一遇上了中意的,也好快快领回东宫,为皇家开枝散叶。

    灵犀听着这话,面上是老老实实应了,心中却只觉得好笑。

    他就算不出去招蜂引蝶,也有大把大把的小娘子等着扑他呢,只是他自己谁也看不上而已。

    但既然应了皇帝舅父,差事还是要办的。于是,在她的软磨硬泡之下,萧琮终于还是松了口,答应与她同赴诗会了。

    只是苦了那些世家子弟,他们一看东宫来了,便不约而同地在心中自嘲道:得,早起的那番沐浴熏香,剃须净面,算是白折腾了,任他们打扮得再精细,东宫一出,这些小娘子眼里哪还看得到他们呀。

    所以,即便整个诗会萧琮一句多余的话也没说,那些小娘子还是沉迷得不要不要的,这其中就包括大司马赵达家的千金,赵悦。

    她早就听父兄谈论过东宫,也清楚知道当年东宫对她父兄劝降的来龙去脉,当时就倾心不已,如今亲眼见了他的风姿,更是不能自拔。可她也知道,她父兄其实更愿意支持晋阳君箫玚,理由很简单,东宫智计无双,他们自叹不如,而且十分担心有天会迎来狡兔死走狗烹的结局,所以宁愿赌一把不那么聪明的晋阳君。对此赵悦常常感叹,父兄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晋阳君算个什么东西,在她看来,东宫这样的照世明珠,才会是众望所归嘛。

    于是,她从诗会一回去,便开始游说父兄,让他们主动去向今上提亲,游说无果后,便开始使用一些极端招数:一哭二闹,三上吊。

    不过她不是上吊,而是绝食。

    这日,赵雍又被父亲支去看她这位绝食中的妹妹,对她一番好言相劝却仍是无果后,便也有些火了:“得了吧你,装什么装,哪有你这样绝食绝了半个月还活蹦乱跳,中气十足跟人吵架的。今天我就明明白白告诉你,不让你嫁东宫就是不让嫁,再说了,人家已经有了明媒正娶的太子妃,你说你嫁过去算什么?一个女孩子,也不知道自爱。”

    赵悦原本闭着眼歪在塌上装死,听到此处,便也火了,翻身下床到屋中各处,将她藏的点心果子都翻出来扔到庭中,哭喊着把赵雍推到门外:“我不管,我就要嫁东宫,你们自己看着办。”

    说完“砰”一声把门关上,自己回去躺到榻上,真的绝起食来,不到两天,便已气息奄奄。赵达怎舍得自己的掌上明珠如此这般,于是无奈地长叹一声,当即写了奏疏,第二天便找到今上,两个老头一合计,便把亲事定下了。萧琮听闻此事后,倒是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如今也无所谓了,身边的女人多一个少一个,对他来说并没多大区别。更何况,娶赵家千金,也算好事,至少可以笼络住她父兄,因此也就欣然接受了。

    于是,在赵家人的明示暗示下,即便没有亲迎,他也用仅次于迎娶太子妃的仪仗迎回了他的太子良娣,只是新婚夜里与她缱绻缠绵之时还在想,便是阿嫚,也没能享过这样的迎娶之礼呢。然而望着彼时已在他怀中熟睡的赵悦,他还是有些怜惜,人家为他赌了一生幸福,即便不爱,也要好好对待吧。

    赵悦进东宫后不久,自小服侍萧琮的刘氏便诞下一个男婴,太子妃也初次有了身孕,之后生下一女,人人都道赵悦是福星,一来就让他儿女双至,萧琮便也对她更多了几分优抚。谁知,之后不到两年,那男孩儿便夭折了,所有人都痛惜不已,却也无可奈何。

    自己的第一个儿子莫名其妙地没了,萧琮自然伤心,可这时候,他宫里又被塞进个什么王奉仪,他便更是气闷,某天夜里拉着在宫中值守的右相苏怀瑾喝闷酒喝得大醉,醒来见榻上睡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想了半天,才想起是头一晚伺候他的宫婢。他也只能叹一口气,将她收入东宫,封了个骊姬,厚待着,却再也没碰过她。

    与此同时,沈筠也迎来了人生的一个转机。

    那日,她上午带南生读完书,下午依旧到练功房练舞,教习嫫嫫突然跑进来,激动万分地说:“我的小娘子们,你们的机会来了。”

    等到众人都转过头看她时,她才又道:“等一下,会有一位大贵人过来,你们可一定要好好表现,要知道,当年的子夫和飞燕,可都是舞女出身。”

    沈筠闻言,心中好笑,子夫?飞燕?难不成来的是大昭东宫?

    来的当然不是大昭东宫,而是大昭晋阳君箫玚,萧承熙。

    沈筠心里很清楚,自己的相貌偏清丽,不是那种一见便让人惊艳万分的类型,在教坊司这种地方其实还是蛮吃亏的,毕竟坊中风情万种,一眼便能勾魂摄魄的人多着呢,自己也不一定能被选上。况且,那个去处,未必就比教坊司好多少,她十二岁时在蜀国皇宫门口看到的景象,可还记忆犹新呢。

    即便如此,本着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原则,她还是细细妆扮了,随着众人到场中献舞。

    谁知那晋阳君在她献完舞后,后面的竟一概不看了,只对底下人道:“这个人本君领走了,剩下的事你们去交涉吧。”

    说着,真的牵起还跪在地上发着愣的沈筠,施施然走了。

    到了君府,沈筠便被领到一座杏花环绕的小院,由一群仆婢簇拥着沐浴梳洗,等折腾完了,来到榻前,才见箫玚已坐在那儿等她了。

    她伏跪在地:“贱妾见过王君。”

    箫玚眉毛一挑,问道:“他们说,你叫雪儿?”

    沈筠却不答,只道:“请王君赐名。”

    箫玚微微一笑,“你倒懂规矩,那便叫曼儿吧。”说着,对她伸出一只手。

    沈筠自然知道他的意思,便也伸手搭在他手中,下一刻就被他扯入怀中,沈筠便也如往日侍奉客人般侍奉他,不必细述。

    到了第二日,箫玚梳洗完毕就走了,沈筠则按规矩早早来到君夫人王襄的寝房外,才见已经有许多姬妾在廊下候着了,想来今天正好是她们定省的日子,只是那些人见她来了,都向她投来鄙夷的目光,她也就很有自知之明地与她们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此时有人“窃窃私语”道:“也不知王君是怎么想的,真是越来越荒唐,怎么什么脏的臭的都往府里弄,君夫人也不管管。”

    沈筠虽然心中早有准备,知道自己的身份必会受人诟病,但现在真的听到了,仍是觉得扎心。

    好在很快房门便开了,这些人也就鱼贯而入,沈筠自然走在最后,等那些人都行过礼归了座,她才走到王襄面前,伏跪在地,稽首道:“贱妾参见君夫人,愿夫人长乐无极。”

    此时,已有人在王襄耳边小声提示:“这个就是王君昨日从教坊司带回的曼姬。”

    王襄一挑眉,“曼姬?”说完冷笑一声,又道:“抬头,让孤看看。”

    沈筠只得依言抬头,那王襄将她细细打量了一番,又是一声冷笑,便对她挥挥手道:“行了,一边站着去吧。”

    众人听了,幸灾乐祸地想,站着?也对,这样的贱人,也只配像仆婢一样站着。

    沈筠便老老实实到一边站着了,有些沮丧地想,果然,这个地方还不如教坊司呢。

    好不容易等走完了定省的流程,君夫人又对众人训示了几句,便挥挥手让她们都散了,沈筠如蒙大赦,便也随众人行了礼,默默跟在她们后面出来了。

    王襄看着沈筠离开的背影,心道,曼姬,哼,这老的天天叨叨我不如她死了的侄女,生不出儿子,性子也不够柔顺,那许嫚倒是头胎就怀了个儿子,结果还不是被你这亲姨母弄死了吗。这都罢了,如今连这小的也对她念念不忘起来了是吧?好,好得很,你们不是老说我生不出儿子吗?那你如今弄回来的这个小娘子,也别想生出儿子来。

    她这么想着,便唤了自己的侍女月印,对她如此这般吩咐了一番,那月印便应喏去了。

    却说沈筠被人领着回到居所,一进院门,便见一地残红,心中顿生寥落之感,进到屋中,就见自己的箱笼妆奁已从教坊司运过来了,她便百无聊赖地坐到那堆东西中间,望着窗外发愣,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侍从领了个婢子到她面前,请她赐名,她知道这是箫玚赏给她的侍女,想了想道:“那就叫晚晴吧。”及至问清了她的年纪,便一直客客气气地称她“晚晴姐姐”了。

    之后晚晴便自觉地给她收拾起东西来,她看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需要自己操心的,便从箱笼中翻出个戏本子坐到一旁闲闲地翻着。等到晚晴将东西收拾得差不多了,月印忽然提了个食盒从外面进来,走到沈筠面前,略福了福身道:“君夫人说娘子侍奉君上辛苦了,吩咐小人给娘子送些补身子的汤药。”

    说着,就将食盒打开,端出一碗黑黝黝的药汤,沈筠随即闻到了那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味道,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淡淡道:“多谢君夫人,也有劳姐姐了,先放着,妾等一下再喝吧”。

    月印却冷冷一笑道:“娘子还是快喝了吧,等一下凉了,药效就不好了,府里这么多姬妾,君夫人只赏了娘子这个,这恩宠,可是独一份呢。”

    沈筠腹诽着,赏避子汤的恩宠,给你你要不要?却还是接过月印手中的汤药,皱着眉一口气喝了,又忍着心中的一阵翻腾道:“多谢君夫人。”

    那月印见她老老实实喝了药,也就笑着告辞了。之后每次箫玚临幸之后,她都能独得这份“恩宠”,不过却没有人因为这个心生妒忌,谁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呢,况且连王君都默许了这样的恩宠,可见她也就是个玩物。

    刚开始,沈筠心里也膈应,可时间长了,脸皮也就厚了,玩物就玩物呗,跟你们不是个玩物似的。至于避子汤,反正也喝了那么多年了,多一碗少一碗其实也无所谓吧。

    然而箫玚的态度,却让她有些意外,他不仅常来看她,同她说话,陪她用膳,更难得的是他还愿意陪她下棋,虽然用不了两下他就完胜了,但两个人在对弈时还是有说有笑的。而且他赏起她东西来更是大方,沈筠好歹也是见过些世面的人,常常都会有些惊讶,更不要说那些低等姬妾,看了都眼热得不行,甚至连王襄有时都很嫉妒,因此她们明里暗里都想尽办法折腾她,然而当年钟老夫人那些后宫的生存之道可不是白给她讲的,她也没那么轻易就能被这些人害了,至多不过时常丢点面子而已,她如今还在意这些吗。

    不过,最让她动容的,还是箫玚在人前总维护着她,从不在别人面前驱使她弹琴跳舞,供他们娱乐,甚至有次还为这类事当众跟王襄发了火。虽说私底下,她偶尔会觉得,他还是把她当个仆婢,这一点在床笫之事上表现得尤为明显,他总是像在发泄什么似的,蛮横冲撞,还喜欢强摁着她的头,逼她做些下流举动,但她事后想一想,也就释然了,大概世间男子在这种事情上皆是如此吧,至少她见过的,皆是如此。

    日子久了,她对他,也就生出些夫妻之情。

    这人呐,一动情,就会失去分寸,就会想要更多。

    这年的冬月十六,箫玚仍旧她这里歇宿,缠绵缱绻间,沈筠忽然红着脸期期艾艾道:“王君明天有空吗?可以过来用晚膳吗?”

    箫玚见她羞涩地样子甚是可爱,况且他这会儿正是意乱情迷时候,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谁知第二天却跑到个宗室子弟府中赴宴,完完全全忘了这回事。

    却不知沈筠得了他的允诺,次日一早便欢欢喜喜开始准备,还亲手做了菜,温了酒,静静坐在屋中等他回来。

    可她等到三更天,等到银烛都要燃尽了,却还是没能等到他。

    她便想到某年某月的初六日,自己也是穿着大红的嫁衣等了一日一夜,也没等到要等的人,心忽然痛得不能自已,便只好借酒浇愁,结果酒入愁肠,酩酊大醉。

    却说箫玚待到宴席散了走在路上,才想起答应了沈筠,回府之后便直接过来了。结果一进门就见到喝多了酒,正在干呕的沈筠,脸上顿时露出嫌恶的表情。

    沈筠原本已经心灰意冷,此时见他来了,立刻又欢喜起来,也没看清他是什么神情,起身就扑进他怀中,谁知起得猛了,胸中一阵翻腾,没忍住就吐了他一身。

    箫玚自然十分恼怒,反手便扇了她一个耳光,这一打,便将她的酒打醒了一半,捂着脸跌坐在地上,呆呆地落泪,箫玚见了,也不来拉她,还指着她愤然道:“看看你那个样子。”说完,便拂袖而去。

    事后,箫玚当然不可能主动来示好,沈筠自己虽也觉得有些惭愧,怎么就喝成那样了,自己都觉得丢脸,更不要怪别人嫌恶你,然而还是不愿意先服软,于是两个人就僵持着不见面,就这样过了好些日子,君府里的人都道这曼姬失了宠,便也对她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起来,到最后,在王襄的暗示下,不仅她的例俸拖着不给,竟连晚晴的例银也克扣起来,沈筠便想着,我自作自受也就罢了,总不能连累别人,况且好汉不吃眼前亏,人家韩信连胯下之辱都能忍,我这个算什么。于是只得忍下这口气,亲自洗手作了羹汤,跑到萧玚面前下话,好在箫玚只是挖苦了她一番,也就原谅了她,两人便又和好如初。

    对此,她也只能自嘲地想,这就是人心不足,人家一个王君,对你这般优待已是难得,你还想怎样呢?这世上哪有那么些情真意切的陌上少年,即便有,怕也不是为了等着遇见你。

    她这些年,虽把许多事看得淡了,可想到此处,心又像针扎的一样疼了起来,自己上辈子大概是作了许多孽,所以这辈子才会过得这样坎坷,除了家里人,别人何曾真心疼惜过她。

    她忍不住打开妆奁的暗格,拿出长松的那枚绿坠子,细细把玩,聊慰哀思。这坠子,自她侍奉第一个客人前便摘下放在妆奁中了,她虽不是什么节烈女子,但仍感到耻辱,因此再不舍得将它戴在身上,觉得那样会玷污了它。

    于是三年的时光,就这么匆匆而过,这三年,她过得要说易,也不易,毕竟要步步为营,避开那些明枪暗箭,也是十分耗费心力的事,要说不易,却还是比教坊司中的日子轻松得多,毕竟,她现在不用为了生存去迎合不同的男人,只需要服侍好一个箫玚就行,至于那些被他一耳光打散的痴心,虽早已不再,但人嘛,在一起呆得久了,多少还是有感情的,哪怕偶有失望,只要岁月一直静好,也是一大幸事。

    然而这日午后,她正玩着她的坠子,就见外面跑进一个小丫鬟,行了礼后对她道:“曼娘子,王君派人来说,他稍后从校场骑射回来时,想跟您下会儿棋。”

    沈筠听了,微笑着对她说:“知道了。”

    待那小丫鬟走了,她便收了那坠子,望了望窗外的杏花微雨,唤来晚晴,将案几棋盘移到廊下,又让她烹了茶,自己一面饮茶,一面静静等着箫玚。

    谁知这一等,等来的却是和东宫的惊鸿一面。手机用户看一声卿卿前传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6864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科幻小说]维度创世神
  2. [都市小说]极品戒指
  3. [都市小说]第一狂婿
  4. [其他小说]某剑魂的无限之旅
  5. [穿越小说]戏闹初唐
  6. [玄幻小说]成神从种田开始
  7. [玄幻小说]巅峰仙道
  8. [都市小说]我老婆是女学霸
  9. [其他小说]从棋魂开始的无限
  10. [玄幻小说]虚空领主之进化狂潮
  11. [都市小说]傻娘
  12. [穿越小说]唐末大军阀
  13. [网游小说]我能看见决赛圈
  14. [都市小说]鉴宝无双
  15. [都市小说]豪门战神:我既王
  16. [都市小说]天王殿
  17. [都市小说]都市潜龙
  18. [都市小说]贴身妖孽兵王
  19. [玄幻小说]史上最强炼气期(又名:炼气五千年)
  20. [修真小说]山海经之旱魃
  21. [都市小说]盖世战神萧破天楚雨馨
  22. [科幻小说]从变形金刚开始
  23. [都市小说]狂龙圣主
  24. [都市小说]都市之超级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