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科幻小说 > 一声卿卿前传 > 第十一章 点点滴滴
    却说萧琮自沈筠来东宫后,隔三差五便到竹舍中来,或与她闲话,或陪她用膳,之后必定留宿,如此频繁,倒引得宫中众人侧目,静宜和刘氏知道许嫚那一节,不欲多言,王氏胆小怕事,不敢多言,这三个都还好,赵悦虽不开心,却自矜身份,隐忍着没有发难,也还好。可到了骊姬这里,便像是捅了马蜂窝,只见她一天到晚跑到各处嗡嗡嗡,逮到谁就跟谁编排沈筠,什么难听说什么,倒闹得宫中各处都传着关于沈筠的闲言碎语。

    这日沈筠看着外面天朗气清,便带着落英到园中闲逛,走到水塘边,见里面的锦鲤肥肥的甚是讨喜,便让落英去寻了一把鱼食,坐在水边,有一个没一个地往里投食逗着那群鱼儿,正自得其乐间,忽然听到假山另一边传来两个过路宫婢的小声议论。

    “...你看看她那个样子就知道,定然只是面上正经,骨子里就是个荡妇。”

    “可不是,不然咱们东宫怎么会往她那里跑得那么勤,从前哪有过这样的事啊。”

    “唉,她到底是勾栏里出来的,东宫自然稀罕她那些新鲜手段,咱们的娘娘们吃亏就吃亏在都是高门贵女出身,不会她那些下作招数...”

    落英听到此处,就要冲过去骂她们,却被沈筠一把抓住,还伸手掩住了她的口,憋得她满脸通红。

    沈筠待那两个宫婢走远了才收回手道:“你要干什么?”

    落英气闷道:“自然是要替娘子去教训她们了。”

    沈筠哂笑一声,闲闲地道,“教训她们,跟她们吵得大家都来看热闹,我脸上就有光啦?”

    “那...那难不成就这样就算了么?”

    “不然还能怎么样。”

    “可她们刚才说的话,也太难听了些。”

    “很难听吗?还好吧,更难听的,你还没听过呢。”沈筠略停了一下,又道,“况且,人家说的也是事实,我就是在靠些下作手段笼络东宫啊。”

    “娘子怎么可以这样作践自己。”

    沈筠叹了口气,幽幽道:“落英啊,不是我要作践自己,是这世道在作践我。然而国破家亡,沦落风尘并不是我的错,我没有必要为这些事耿耿于怀,也没有必要把自己想象成一朵需得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每天顾影自怜,作茧自缚,我就只是想要好好活着,顺便活得有点尊严而已。”

    “那也不至于像娘子说的那样不堪。即便没有这些,日子久了,东宫也会觉出娘子的好的。”

    沈筠笑着叹了口气道:“傻丫头,我也不想以色事人,可谁又有那么多闲工夫来慢慢发现你的好呢,不用最简单迅速的手段笼络住东宫,难道要由着她们先来践踏我,将我剥皮抽筋,挫骨扬灰吗?”

    “娘子说得也太吓人了,哪就这样了。”

    沈筠想了想道:“就当是我小人之心吧,东宫之中或许真不至于如此,可有些事情,还是防患于未然好一些。”

    她说着,有些意兴阑珊地将手中的鱼食往塘中一撒,长出一口气道:“落英,你记住,以后这种话,当作没听到才是最好的选择,就好比狗咬你一口,你若非要咬回去,除了一嘴毛,什么也落不下。”

    说着拍干净手道:“走吧,东宫说了今天晚上要过来呢,总得先回去准备着。”

    却说她二人回到竹舍磨蹭了一阵,落英便去膳房领晚膳的菜了,回来时却见沈筠捂着肚子伏在桌上,忙过来将她扶起,看到她表情痛苦不堪,还以为她真是如先前所言被谁给暗算了,慌得就要出去喊人,谁知沈筠只是道了句,“别慌,我没事,只是月信忽然至了而已,你先扶我到榻上躺一会儿,再去灌个汤婆子,熬些姜糖水。”

    落英听了,忙将她扶到榻上,却听她又道:“哦,对了,让培竹去东宫那边说一下,别让人家白跑一趟。”

    落英依言去灌了汤婆子来,此时沈筠只觉痛得连肠胃也不断翻腾起来,紧接着就吐得一塌糊涂,落英忙给她整理了,服侍她躺好,又去给她熬姜糖水。

    却说培竹按着落英的吩咐,正匆匆往东宫那边赶,迎面却碰到了专给东宫传膳的内侍领着一队人,提着食盒朝竹舍这边来,那内侍见了他,笑道:“正好正好,你快回去跟你主上说一声,今日东宫要到她那里用晚膳,让她准备准备。”

    培竹却叹道:“唉,我这正要去东宫禀报呢,缦娘子今日身子不便,不能侍奉殿下了。”

    那内侍“嗨”了一声,叹道:“我说你家主上可真会挑日子,这与东宫一起用膳的机会可不多啊。”

    “谁说不是呢。”培竹一边叹息,一边继续往前走,那内侍想了想,便也带着人跟着他一同往回走,走了一段,却见萧琮带着高启年往这边来了。

    培竹见了,忙上前行礼道:“请殿下安,愿殿下长乐无极。”

    萧琮停住脚步道:“起来吧,你怎么来了。”

    “禀殿下,我们娘子忽然身子不便,今日不能侍奉殿下了。”

    “哦,没事,那先一起用晚膳吧。”萧琮说着,仍举步往竹舍这边来,一群人也只好跟着。

    等到了竹舍,却见里面静悄悄的,萧琮便没有让人通报,自己到屋中寻了一圈,绕过屏风才见沈筠侧身朝里,躺在榻上缩成一团,立刻觉得有些不对,走过去将她扳过来一看,才见她紧紧咬着唇,双目紧闭,脸色煞白,忙问她怎么了,沈筠此时人都恍惚了,喃喃地只是喊疼,倒把他弄得有些手足无措,好在此时落英端着姜糖水进来了,萧琮忙接过来喂她喝了几口,谁知她胸中又是一阵作呕,一时没忍住,便把喝下去的那几口糖水都吐到了萧琮身上。

    三个人便都傻了眼,倒是萧琮先反应过来,转头见她唇边沾着一缕碎发,便伸手想要给她捋起来。

    沈筠见他突然抬手,以为自己又要挨打,便本能地紧闭双眼,侧过脸,身子也往后躲了躲,等了片刻没有动静,才试着缓缓睁开眼,却见萧琮正攥着拳,沉着脸把她望着,忙连滚带爬地翻身下床,伏跪在地上道:“贱妾无状,殿下恕罪。”

    萧琮见她这个样子,心中五味杂陈。这个肖似阿嫚的女子,这些年到底是被怎样对待着,才会有这样的反应。继而又想到,自己不在阿嫚身边的那些年,她又是被怎样对待着?有人那样欺负过她吗?

    而眼前的这个曾被家人视作掌上明珠的女子,若他们对她的那些遭遇泉下有知,又该有多心疼呢。

    他这么想着,便叹了口气,俯身把她从地上横抱起来放回榻上,给她拢好被子,还将那些姜糖水继续喂给她喝了。

    沈筠经刚才那一吓,出了身冷汗,反倒觉得好了点,只默默将那姜糖水喝了,忍着腹中的疼痛,低眉顺眼地倚在床头,大气也不敢出。

    萧琮见状轻轻叹了口气,起身道:“你先休息一会儿,本宫回去换件衣服。”说着就起身走了。沈筠这才松了口气,随即又有些自嘲地想,自己现在这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可真讨厌。

    她原本以为,换衣服只是个托词,却没想到萧琮真的去而复返,可她此刻还难受着呢,也就顾不得那许多,只是抱着汤婆子蜷在榻上,却仍觉得自己的腰腹像被浸在冰水里。

    萧琮看她的样子实在可怜,还是吩咐人去请了医官,医官来折腾了一阵,只说是气血不和,寒湿淤积,但不需用药,吃些药膳调理就好,最重要的还是日常将养,需得多吃益气补血的东西,不要碰寒凉之物为宜,云云。

    萧琮这才放下心,想着自己在这里她也没法好好休息,嘱咐了几句,自回寝殿去了,次日便派人送来许多补品,倒弄得沈筠既过意不去又有些感动,因此侍奉他时也就添了几分真心,偶尔会为他洗手作羹汤,与他说话时,也愿意多闲扯两句了。这个两个变化都给萧琮带来了无限惊喜,一则因为沈筠的厨艺实在不赖,许多平平无奇的食材,经她之手,都能幻化出无穷滋味,二则他因之前苏怀瑾所言,一直对她有所期待,然而她先前却仅仅是有问必答,而且每每都十分谨慎,不相干的绝不多言,如今愿意多说两句,萧琮立刻就觉出了其中乐趣,还常常感到她的话颇值得回味。

    然而那日沈筠所说以色事人的那番话,不巧又被路过的骊姬听了去,喜得她立刻跑来添油加醋地禀告了太子妃,末了还扇风点火道:“殿下您看,果然是个勾栏里出来的荡妇,只会用些下作手段勾引东宫,青天白日的说出这样的话,真是不知羞耻。殿下定要好好掌掌她的嘴才是。”

    谁知静宜听她说完,只是淡淡道:“掌她的嘴?人家主仆二人悄悄说两句私房话,碍着旁人什么事了,至于别人怎么讨得东宫的喜欢,那也是人家的本事。自己学不会,就不要总想着兴风作浪,搅得大家不得安宁,你说对不对,骊娘子。”

    那骊姬听了,知道静宜这是拒绝了自己的投诚,只得讪讪地告退,心里盘算着,这太子妃怕是攀不上了,也罢,下次寻着机会,去赵良娣那里碰碰运气。

    玉露见她走了,便过来对静宜道:“她这样的小人,殿下不理会也是对的。”

    静宜闻言,叹了口气道:“可不是嘛,这世上就是小人太多了,宫里尤其多,明明是个无助女子感慨身世的言语,你看看都被她传成什么样子了。罢了,你今后留心些,别让她们再在宫里传这样的闲言碎语了,把个宫里弄得乌烟瘴气不说,哪天再传到殿下耳朵里,就真是我这个做妻子的不称职了。”言毕,想了想又道:“这样看起来,这缦姬,倒还真是个明白人,只是不知道她跟晋阳君的牵扯,到底有多深。”

    之后一段日子,玉露按着静宜的示下,对几个最喜欢嚼舌根的宫人小惩大诫了一番,宫人们一时也就不敢再传这些有的没的了。对此骊姬自然是不甘心的,总想着再编点什么新段子,说来也是巧,某日刘氏偶然与王氏说起这缦姬和许良娣相貌相似的事,又被她听到了,于是这东宫中那些闲话的内容就变了。

    她们仿佛对她的那些“下作手段”失去了兴趣,而是开始研究起她与那位已经仙逝了的许良娣有几多相似,才得东宫如此爱重。

    对此落英更是不忿,常常在她面前念叨:“那许良娣哪有我们娘子好,也不知道她们脑子里都装的些什么。”

    听得沈筠每每半开玩笑半含警告地对她说:“看你这话说的,这还不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的事吗?你觉得我这颗白菜好,可人家东宫独爱他那根萝卜,实则谈不上谁好谁不好,况且爱萝卜的人是听不得别人说白菜更好的,因此你这话,在我面前说说也就罢了,小心别让东宫听了去,把你的屁股打得像个泡萝卜。”

    聪慧如她,怎会察觉不到萧琮真正的态度,他是个温和的人不假,也是实实在在的待她好,只不过,他眼中的款款深情,未必是对她沈筠罢了。后来有了骊姬这些人的提示,她心中也就略略有了点数,继而便猜到了范离所谓“接她回府的目的”和“与东宫的惊鸿一面”是什么意思,再后来,在东宫寝殿看到许嫚的那幅画像,也不过是印证了她的那些猜测而已,因而也并没有太过耿耿于怀,甚至于心宽到趴在别人熏笼上打起盹儿来。

    却说萧琮,听到她那句“那还是买桂花糕吧”的梦呓后,随即想到了之前苏怀瑾所说的“桂花糕事件”,不禁又是莞尔,答了一声“好”,便一手搂着她,一手哄孩子般轻拍着她的背,没想到她还挺受用,不仅朝他怀里又拱了拱,还发出了一声满意的喟叹。

    等她一觉醒来,见自己竟趴在东宫怀里,而他呢,一手搂着自己,一手正拿着本奏疏在看,赶忙坐直了身子,人却还有些懵,不禁拿手揉了揉眼睛道:“殿下恕罪,妾失仪了”,说着,想了想,伸手拿过那个朱漆食盒,一边打开一边道:“殿下可好些了,想不想进点羹汤?”可手一触到里面的汤罐,却微讶道:“呀,都凉了。”继而又有些茫然地喃喃自语道:“我这是睡了多久呀。”

    萧琮合上手中的奏疏,失笑道:“不久不久,才刚要吃晚膳而已,醒来得还算及时。”

    沈筠听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继而又问:“那殿下可好些了?”

    萧琮道:“嗯,已经无碍了。”随即又问:“你这是什么汤?”

    沈筠道:“殿下不是说嗓子有些发干吗?妾就熬的银耳莲子羹。”

    萧琮听了点点头,就让人把汤拿下去热了。

    等到宫人热好了羹汤,沈筠服侍着萧琮喝了,便对他行过礼,拎着食盒准备离开,谁知萧琮却拉着她的手道:“你忙什么,他们已经去领晚膳了,你陪我用过了再走吧。”

    沈筠只得又坐了下,心里其实是不大乐意的。

    大昭发迹于淮南,因此他们宫里的例菜都是咸甜口,而她生在蜀地,对这种齁甜齁甜的东西是真的爱不起来。

    说起来,以前教坊司的那个厨子倒是个人才,只要银钱给够,什么地方的菜都能给你做得像模像样,可自从进了君府,她便再没吃过一顿可心的饭菜,而且当时的情况,也不容她在这上面多花心思。至于到了东宫之后,太子妃管家甚严,大家都只能按位份依次去膳房领菜,等轮到她时,已经没得选了。她那样爱吃的一个人怎么受得了这个,再说了,这东宫不似君府之中人情那么复杂,她一天到晚闲得慌,不琢磨这些琢磨啥,于是毅然“斥巨资”在竹舍支锅搭灶,实在不想吃例菜了,就自己动手,倒也颇有乐趣,今日来之前正好吩咐落英准备了食材,不想这会儿却被萧琮留住了。

    等被他拉到桌前一看,沈筠更是没了胃口,上面大半都是素菜,唯二的两道荤菜,一个是黄芪当归炖鸡汤,一个是糖醋鱼。她便开始腹诽:你一个东宫太子,至于吃得如此俭薄吗,瞧这一桌子的素,看得人眼睛都发绿了。因此只是呆呆地看着宫人给她布菜,自己却不怎么动筷子,萧琮见了便问她:“怎么,没胃口吗?”

    沈筠忙摆摆手道:“不,不,妾只是...只是不大饿。”心中却想的是,要么是菜叶子,要么是光闻味道就被熏得脑仁疼得药膳,要么就是腥得不得了的糖醋鱼,我有胃口才是怪事。

    然而此时她的肚子却不合时宜地咕咕叫了两声,还真是,尴尬。

    萧琮失笑,继而将传膳的内侍招来,又问她:“想吃什么?”

    沈筠想着,反正也够丢人的了,干脆破罐破摔吧,因而腆着脸着问:“有肉吗?”

    那内侍竭力憋住笑,心道,这个缦娘子,看上去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怎么开口就要吃肉。口中却还是恭恭敬敬答道:“今日膳房还有酱鸡,腊肉,糟鹅,炖肘子,松鼠桂鱼,东坡肉...”

    沈筠原本皱着眉听着,此时忽然开心地道:“东坡肉?这个好,就这个吧。”

    等那内侍应喏而去,萧琮笑道:“就那么不喜欢吃素吗。”

    沈筠嘟囔道:“吃什么素,我历了六道轮回九九八十一难,好不容易修成个人,可不是为了来吃素的。”

    一番话说得大家都笑了,萧琮也失笑道:“抱歉,今日本来是我要吃素,那个鸡和鱼是给你准备的,看来还是不喜欢。”

    沈筠听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殿下费心了,妾是个粗鄙人,向来只喜欢滋味浓厚的东西,鸡和鱼都很好,只是太清淡了。倒是殿下,为何今日要吃素呢?”

    她早已想了一圈,今天也不是佛诞,也不是谁的忌日,到底为什么要吃素呢。

    萧琮眼神闪了闪,却还是笑道:“突然想吃而已。”

    正说着,内侍已捧了一碗东坡肉上来,沈筠一见,食指大动,也就顾不上别的了,巴巴望着宫婢给她夹了一块,下嘴前却还假模假式地问了句:“看着不错,殿下真的不尝尝吗?”

    见萧琮仍是笑着摇头,只是吃他碗里的素菜,她便安安心心地独享起这份美食来。

    二人一道用过膳,又闲坐了一会儿,萧琮便让高启年将沈筠送回竹舍。

    沈筠走在路上,想了半天,还是忍不住问高启年道:“公公可知,殿下今日为何要吃素?”

    高启年犹豫了一下才道:“今日,是许良娣开始为病中的先皇后茹素的日子。”

    沈筠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随即有些懊恼地想,那自己怎么好当着别人的面吃肉吃得津津有味。

    高启年见她垂头不语,忍不住宽慰道:“娘子不要吃心,咱们东宫是个长情的人,但也并不是如传言中所说,只是因着许良娣的缘故才对娘子...”

    沈筠听了却笑着摇了摇头,打断他道:“公公误会了,妾觉得,殿下待妾已经很好了,即便是因为许良娣的缘故,妾也已十分满足,并不敢奢求更多,只是这样的情况,殿下该早说才是,如今看来,显得妾...多傻呀...”

    高启年听到此处,不禁掩口笑了,心道,还真是个傻姑娘。

    沈筠见他如此,更是沮丧。

    看吧,现在大家都觉得她是个傻大姐了。手机用户看一声卿卿前传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6864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都市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
  2. [玄幻小说]斗罗之莲扇斗罗
  3. [都市小说]从当爷爷开始
  4. [都市小说]户外直播间
  5. [其他小说]咱是野原新之助的舅舅
  6. [修真小说]心魔种道
  7. [其他小说]家有悍妻怎么破
  8. [科幻小说]诸天古卷
  9. [穿越小说]我在影视剧里抗敌爆装
  10. [科幻小说]我在副本体验人生
  11. [都市小说]都市猎人
  12. [科幻小说]机战世界
  13. [科幻小说]末日游戏online
  14. [都市小说]重生过去震八方
  15. [都市小说]透视医圣(最强医圣林奇)
  16. [穿越小说]五代河山风月
  17. [其他小说]阁下可敢与我一较高下
  18. [穿越小说]十万份穿越后回归
  19. [穿越小说]星云战
  20. [玄幻小说]修罗丹神
  21. [科幻小说]深渊报亭
  22. [玄幻小说]狩魔猎人的炼金工房
  23. [其他小说]我想做幕后黑手
  24. [都市小说]我的夫君有点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