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科幻小说 > 一声卿卿前传 > 第十五章 沧海遗珠
    可没过几日,灵犀戏本子看腻了,便又往竹舍中来,刚进院门就听到一阵琴声,她抬手止住了仆婢的通报,驻足听了一会儿,心道,还真有些“浮云柳絮无根蒂,天地阔远随飞扬”的意思,便轻手轻脚地走到屋中,果然见到沈筠正背对着屋子,独自坐在廊下抚琴,屋中则茶汤滚沸,腾起的水雾氤氲着茶香,茶桌上还丢着一本翻开的书,她走过去坐下,拿到手中一看,得,又换成诗词集注了,不禁哂了一句,“你庄子读完了?”

    沈筠闻声按住琴弦,回头一见是她,忙抱琴起身,一边行礼一边道:“禀郡君,读完了。”说完就将琴挂回壁上,走到茶几前坐下,先将茶倒了一杯捧给灵犀,继而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灵犀喝了一口茶,“那你倒是说说,这庄子读了有什么收获呀。”

    沈筠端着茶杯愣了愣,“这得说上一整天吧。”

    “你不是说以前有不明白的地方吗?这次该读明白了吧?就拣你才读明白的地方说吧。”

    沈筠想了想,放下手中的杯子道:“妾幼时读书,都是囫囵吞枣,不求甚解,以为逍遥游开篇所述,是讽刺蜩与学鸠不知鲲鹏之志。”

    灵犀傻了眼,“难道不是吗?”

    沈筠笑着摇了摇头道:“妾幼时就有疑惑,既然南华真人一直在强调众生皆平等,那为何还要专写这一段来行讽刺之事,哪知这次读了之后,便有了新的领悟,蜩鸠不知鲲鹏之志,鲲鹏又安知蜩鸠之乐?既然众生平等,那鲲鹏之志与蜩鸠之乐,又有何区别呢?想必这才是真人的言外之意吧。”

    灵犀听得瞪大了眼睛,“你这女子,专爱讲些歪理邪说,偏偏每次还颇有道理的样子,倒是清奇。”

    沈筠掩口笑了,“瞧郡君说的,读书这事,本就是如此,不过是各人有各人的见解而已,年纪不同,阅历不同,感受自然天差地别,有什么好奇的。妾如今还觉得,自己少年时许多自以为是的观点可笑至极呢。”

    灵犀一时不知怎么辩驳,便将手中的诗词集注抖了抖,道:“那这个呢,你又有什么新鲜说辞?”

    “这个能有什么新鲜说辞,左不过就是又长了两三岁,多经历了些事,读来感受有些不同而已。”

    灵犀点点头,“这个也说得过去。”停了一会儿,忽然问:“那诗仙和诗圣,你更喜欢哪一个?”

    沈筠听了她这句,气不打一处来,心道你们没完了是吧?可面上却不好发作,便只淡淡答道:“各有千秋,诗圣严整,诗仙洒脱,都挺好。”

    “如果非要让你选一个呢?你...”

    “为何非要选一个?就不能都喜欢吗?”沈筠忽然有些烦躁。

    “即便是都喜欢,也肯定有更偏爱的吧。”灵犀还不依不饶。

    沈筠无奈叹道,“诗仙豪放,不拘声律,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之美,呼吸吐纳间,可窥宇宙,读来酣畅淋漓,如同随风登临仙境,倒是能有超脱尘世之外的感受。诗圣虽也很好,但太过沉重,人生已经很苦了,总这般沉重,便无趣了,因此要说偏爱,妾还是偏爱诗仙。”

    灵犀听她一口气说完,多少也感受到了点她的不悦,便只“哦”了一声,垂下头,不言语了。

    二人沉默了一阵,灵犀忽然道了句:“缦娘子好见识。”便起身告辞了。

    沈筠看着她走了,正兀自神伤,却听得一声“东宫驾到”,只得强打起精神,才站起身就见萧琮已进来了,忙上前行礼,却被他一把扶住。

    萧琮刚才在路上碰见心事重重的灵犀,此时见她神色也有些落寞,心里已猜到了大概,一面对高启年使了个眼色,一面过来拉着她的手问:“娘子,我饿了,晚上吃什么呀?”

    沈筠将手抽回来,淡淡道:“不知道殿下要来,没准备,吃例菜吧。”

    萧琮“哦”了一声,故作失望地坐到一边喝茶去了。

    沈筠看他的样子,叹了口气,还是取了束发的头巾,往厨下去了。

    此时高启年已悄悄问过了刚才一直侍立在外面的落英,见沈筠出去,便走过来将事情一五一十禀报给萧琮,他听了扶额叹道:“灵犀这丫头,还真是不怕给本宫惹事。”

    等到饭摆上来,萧琮一看,只添了道素笋,就笑着问:“怎么只添了个素菜?”

    沈筠一边由落英服侍着净面更衣,一边淡淡道:“殿下不是爱吃素吗?顺您的意还不好?”

    萧琮只得顺着她往下说:“嗯嗯,吃素好,少造杀孽嘛。”

    沈筠却冷笑一声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既然众生皆平等,那荤的和素的有什么区别?世人只因飞禽走兽会挣扎哀嚎,会如人一般流血流泪,就觉得它们要可怜些,却不想想,平日吃的菜蔬瓜果被从地里摘出来,断了生路,就不是造杀孽?它们被放进油里煎,水中煮,就不疼?只是人家喊不出来,你们就不知道而已。”

    萧琮被她这番话说得一愣一愣的,“那依着娘子的意思,这素咱们也别吃了?”

    沈筠白了他一眼,“道法自然,世间万物自当顺应其宿命,园子里种的菜,笼子里养的鸡,本就是供人吃的,我们要吃了他们,才能满足身体所需,才是尊重自己的生命,所以吃他们才是顺应自然,才是正理,殿下读了那么多书,竟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真是枉自了卢太傅多年来的亲自教导。”

    换言之,你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萧琮听了苦笑着过来将她拉到饭桌边,“娘子教训的是,本宫汗颜,今后一定把从前的书都拿出来再好好读读,免得辜负了恩师的教导和娘子的训示。只是这些菜若再不吃就都凉了,只能倒掉,那就真的有悖人伦,违逆自然了。”

    沈筠怼了他一通,气也就顺了不少,便又恢复了往日的柔顺,二人这才相安无事地用了膳,等混到了夜间,两人洗漱过后同坐在榻上,萧琮拉着她的手道:“灵犀就是个直肠子,从来也不知道避讳,都是有什么说什么,你别往心里去。”

    沈筠听罢,叹了口气道:“妾不介意你们说阿嫚的事,她自有她的好,你们对她念念不忘,妾管不着,但只希望你们别总拿她来和我比较,妾自觉没有哪里比别人差些,便是没有她那般的绕指柔,也不打算讨到所有人的好,可也自有冤大头稀罕妾这样脾气坏的,凭什么就要由得你们作践。”

    萧琮听了将她揽入怀中,抚着她细软的发丝叹道:“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咱们今后再也不比了。”

    我可不就是那个稀罕你的冤大头吗?

    他说完又道:“至于灵犀那边,我会找个机会说说她的,叫她以后,莫将闲事恼卿卿。放心吧,我说话她还是要听的。”

    沈筠听到那句“莫将闲事恼卿卿”,忽然有些失神,眼中便有了泪,萧琮以为她是委屈,便又柔声哄了她许久,后来在她生辰当夜,无意间听到了她和灵犀的那些醉话,才恍然大悟,她当时为何那般神伤。

    说到宋灵犀这种大大咧咧的性子,也自有她的好处。比如说即便曾经对一个人有成见,但只要你在某件事上挠到了她的痒处,她便不管什么真香不真香,自己就把自己说过的话都忘了。别的暂且不论,至少在吃这件事上,她跟沈筠是一路人,自那盅汤之后,她寻着机会就上竹舍蹭吃蹭喝,沈筠那次虽被她气得不轻,但她性子一向随和,况且也并不是真的恼她,因此过了也就算了,每每仍是好好款待着她。

    要不说感情是吃出来的呢,在一起吃得久了,聊得多了,这两个人越发觉得与对方臭味相投,便引为知己,常常厮混在一起,倒叫那些等着看好戏的人失望得很。

    于是骊姬之流便坐不住了,趁着东宫太子妃和她清河君不在,撺掇着赵悦在月夕节的家宴上羞辱沈筠,以至于让她意外落水,小命都差点没了,对此萧琮和灵犀自然都十分恼怒,但沈筠却坚持息事宁人的态度,他们才都没有发作。

    此时萧琮与她已相处了一年多,自然知道这是她的心性使然,也是她对自己的爱意使然。灵犀倒是大大地意外了一把,她之前虽知道沈筠是个心宽的人,但没想到她会不争到这种地步,因而也对她更加叹服,还道就这一点来说,她与阿嫚还真是很像,所以才有了初雪夜醉酒后抱着她哭诉的那一节,就为这个,她事后还被兄长念了好久,说她太伤人家的心了。灵犀这才明白兄长早已移情别恋,虽然当时还替阿嫚有些不值,但好在沈筠这个人吧,倒还真当得起大家的厚爱,与她相处越久,越觉得她是美酒,经得起细品,而且越品越有滋味。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却说月夕节后不久,有一日灵犀又进宫请安,陪着今上闲聊了一阵,皇帝忽然问:“对了,你之前不是说要去会会你兄长弄回来那个舞姬吗?怎么后来就不提了。”

    灵犀一听,噗嗤笑了,挽着皇帝的胳膊道:“舅父您不知道,我兄长运气和眼光可都好得很。”

    皇帝奇道:“这话怎么说。”

    “那么一颗沧海遗珠都给他捡回去了,可不是运气加眼光吗?”

    “你这评价挺高啊。”

    灵犀想了想,便把这些日子与沈筠相处的趣事拣了几件给今上讲了,倒把今上也逗乐了,道了句:“的确是个妙人。”

    “还不止这些呢,您说她一天到晚跟我们一本正经地胡扯也就罢了,连当着小孩子的面也常常胡说八道。”

    “哦?还有这事?”

    “嗯,有天我们在外面放纸鸢,跑到一片空地上才见兄长正问雅淑功课,他说:‘那你倒是说说,这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是想告诉我们什么道理’,雅淑答不上来,看到她的救星缦娘娘来了,赶忙过来求援,可她竟然说:‘这个很简单嘛,就是教我们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兄长的下巴都要被她惊掉了,对对对,就是您现在这个表情,您猜她怎么分解的?她说:‘喻者,告知也。因此整句话的意思就是你跟君子说一件事的时候,要着重突出道义,而跟小人说同样的事情,则要从利益的角度出发,这样才能达到说话的目的,因为他们眼界不同,重视的东西也不同,要是反过来,你跟君子只谈利益,他会觉得你狭隘粗鄙,而如果跑去跟小人说什么道义,他怕是会以为你脑子有问题,这可不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意思吗?’后来我就问她了,说你这样不怕教坏小孩子么?她却道:‘你觉得先生没教过雅淑这句话其中的道理吗?可她要是听明白了,还会被你兄长问住吗?小孩子嘛,你光跟她说那一大通有的没的管什么用,要先用她能理解的方式告诉她,让她记住了,今后再在生活中去实践,在实践中得真知,这样得来的东西,今后才能为她所用嘛。’舅父您说说,这是不是够清奇的。”

    一番话让今上听得嘿嘿直笑,想了想道:“听你这么说起来,她倒像个高门贵女的做派。”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高门贵女。”灵犀补充道。

    “嗯嗯,有趣有趣。”

    等到灵犀走了,皇帝便招来贴身内侍汪自珍,对他道:“你去查查这个女人,别让那个傻小子莫名其妙的被人算计了,都不知道。”

    他这一查,自然就顺藤摸瓜地查到了东宫私改户籍的事,与此同时,也正好有人将弹劾检举东宫的奏疏送到了他手中,他先是看了看那份关于沈筠身世的调查报告,道了句:“这小子还真是捡了颗夜明珠啊。”接着又看了看那奏疏,“啧啧,看看这傻小子办的什么破事。人家给你挖个坑,你还真往里面跳啊你。看来之前申斥你一顿也不冤枉。”说完对汪自珍道:“你去,把那个没出息的给朕叫来。”

    等萧琮到了面前,刚给他请过安,皇帝便将那奏疏“啪”地一声扔到他面前道:“自己好好看看吧。”

    萧琮打开一看,果然如他所料,这事还是被有心人给捅到皇帝面前了,正打算拿自己事先准备好的说辞碰碰运气,却听皇帝道:“别人给你挖个坑,你就往下跳?这么蠢可怎么得了?幸而这次跳到坑里还阴差阳错让你捡到个宝,不然就真的得不偿失了,不过下次干蠢事之前还是动动脑子吧,别又让朕给你擦屁股。”

    萧琮听到此处,便明白皇帝已知晓沈筠的事了,心中暗暗发笑,口中却还是老老实实道:“臣知罪。”

    皇帝哂笑一声,又问了些别的政事,听了他的奏对,总算满意地点点头,心道总算正事上还不糊涂,也就挥挥手让他退下了。

    目睹了全程的汪自珍对高启年低声调笑道:“怎么样,你们家那只小狐狸这次被人逮住尾巴了吧。”

    高启年便道:“这小狐狸再狡猾,那也蹿不出老狐狸的手掌心呀。”

    说完二人掩口笑了。

    对此沈筠自然懵然不知,只是将那本户籍册页珍而重之地藏在了妆奁的暗格之中,因为,一颗真心,就是世上最好的礼物。

    后来,晋升宫人的名单传到何皇后的手中时,她还跑到皇帝面前明知故问:“这琮儿宫里,什么时候又多了个叫‘沈筠’的姬妾?还突然要请旨册封奉仪?要说他在这些事上也太任性了些。这...”

    今上不想听她絮叨,打断她道:“由他去吧,你说他也没什么别的嗜好,就是钟情于个把两个小娘子而已,不耽误正事就行。”倒把她噎得直翻白眼。手机用户看一声卿卿前传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6864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其他小说]重生七零年代学霸小媳妇
  2. [玄幻小说]元尊
  3. [科幻小说]全球迈入神话时代
  4. [修真小说]灵台仙缘
  5. [科幻小说]九星之主
  6. [科幻小说]末世大俗人
  7. [玄幻小说]夺运之瞳
  8. [穿越小说]秘战无声
  9. [网游小说]我一个人的游戏世界
  10. [玄幻小说]史上最强炼气期
  11. [科幻小说]从大周开始
  12. [玄幻小说]全球大轮回
  13. [修真小说]创业失败就要和女帝结婚
  14. [网游小说]别和我谈聊斋
  15. [都市小说]我真不是全能大佬
  16. [科幻小说]科技图书馆
  17. [玄幻小说]逆流诸天
  18. [其他小说]仙界第一卧底
  19. [科幻小说]科技之开局直播造火箭
  20. [玄幻小说]魔临
  21. [修真小说]赤心巡天
  22. [修真小说]打穿西游的唐僧
  23. [都市小说]刷点外挂
  24. [都市小说]一个顶流的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