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科幻小说 > 一声卿卿前传 > 第十六章 怜取眼前人
    沈筠意外落水后发的那场高热,的确把萧琮吓得不轻,那日他本打算去静宜处歇宿,但看到家宴上那些人的表现,他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虽然高启年去看了回来说无碍,但他还是觉得不放心,于是等宴席结束时,对静宜道:“你先回寝殿吧,本宫去竹舍看看就过来。”。

    静宜见他已有了醉意,对随侍的人嘱咐了几句,目送他离去后,也自回寝殿去了。

    却说萧琮来到竹舍,见里面静悄悄的,想着此时沈筠必定是已经睡了,便没有让人通报,才进了院门,就看到培竹一个人守在屋外打瞌睡,屋里也没点灯,便自己提着灯笼,轻手轻脚地摸进内室,却见沈筠一个人躺在榻上,睡得很不安稳,似乎是梦魇了,呼吸也有些急促,便坐到她榻边,想握住她的手安抚一下,才一触到便觉得温度不对,又伸手探了一下她的额,果然也是滚烫,惊得他酒意全消,忙唤人点灯打水请医官,等仆婢打来水,又赶紧不停给她擦拭冷敷。

    培竹此时已被惊醒,还茫然地揉着眼睛,便已被高启年踹了一脚,低声斥骂道:“狗东西,平日都是怎么伺候的?你主上病成这样都不知道,还有个人呢?到哪里野去了?一个个的都这么不省事...”

    他正骂着,落英就从外面回来了,他便又劈头盖脸将她骂了一顿,落英不敢哭也不敢辩白,口中只不停道“小人该死”,还是萧琮在里面听得不耐烦了,道:“罢了,吵吵嚷嚷地干什么,你骂他们也无用,还是让她赶紧先进来伺候,等她主上好了再罚他们吧。”。

    沈筠为何会发着高热无人知晓呢?原来落英服侍她睡下后,便自在屋外与培竹说话,正想回屋看看她时,就听到外面响起三声口哨,只得对培竹道:“你在这儿好好守着,我去园子里摘把枇杷叶,明日好给娘子煎水喝。”说完就提着灯笼出去了,培竹不疑有它,便老老实实守在屋外,一时睡意来袭,便打起了盹儿。

    却说落英,自箫玚扔给她一截弟妹的头发,不得不应允他“帮忙看顾着缦姬,顺便传递些消息”的无理要求起,听到约见的暗号,便往西角门旁一座废弃的杂物房中来,每每必有人在那里等候。

    这次,她简单将近来的情况,包括今夜的事与那人说了之后,那人沉吟片刻道:“你寻着机会,将这件事捅出去,闹得越大越好,也好为你家娘子出口气。”落英听了点头应允,心道看来这晋阳君对缦娘子还是有几分真心的,至少时时关注着她的情况,还想着为她出气,但那又如何呢?人家如今和东宫才是两情相悦,连他们这些下人在旁边看了,也是既欢喜又羡慕,至于他晋阳君的那份心思,虽也可叹,但谁让他当初不把她好好藏起来呢,怪只怪天道无情吧。

    于是她便不顾沈筠的嘱咐,在太子妃面前说了当夜的事,却不知箫玚他们的目的,只是让沈筠和赵悦在东宫中就此不死不休的闹起来而已。至于所谓的“看顾”,其实就是骗她这个小姑娘心甘情愿刺探东宫情况的托词,箫玚和他的谋臣范离都知道,他们虽聪明,东宫也不笨,若直接让沈筠给他们递什么消息,一来很容易被东宫发觉,那这颗完美的棋子就真的白瞎了,二来经过这三年的相处,箫玚也早看出来了,沈筠可不是那种心甘情愿做谁的棋子的人,他也曾想哄下她一颗真心好为自己所用,却没能成功,倒也是,她那样的女子,哪有那么好哄。只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东宫和缦娘子,早已在不知不觉间倾心相许,所以这次的事,都为对方隐忍不发,一场看似会闹得挺大的风波,最后竟然连滴雨都没下,倒叫他们好生失望。

    不过很快范离便又对箫玚道:“如此也好,就让他两人爱得死去活来,这人一有了心头好,就有了弱点,到时候这个女人,会在不知不觉间帮着王君成大事的。”

    箫玚心中虽不是滋味,道我这个长兄也真是好手段,我费尽心机都得不到那女人的心,他怎么轻而易举就办到了呢。但一想到自己的“大事”可期,也就不再拘泥这些“小节”了。

    可叹他这样的人,如何明白的了,智慧如沈筠,怎会分辨不出“心机”和“真心”的区别。

    倒是静宜,在看顾过沈筠,与刘氏相携着回寝殿的途中叹道:“好在没事了,不然咱们东宫中人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刘氏亦叹道:“可不是嘛,自先皇后过世,咱们东宫中就难得有宴乐,许良娣去后更是如此,殿下连自己的生辰都不大过,更别说这月夕节了,今年也是难得高兴,主动提出要办家宴,结果却出了这档子事。”

    “是啊,自缦姬来了东宫,殿下眼中的笑意就一日多过一日,本来大家和和睦睦过得挺好,却突然又出了这样的事,孤也真是怕,万一她也像阿嫚那样...这后果真是不敢想。”

    “说起许良娣,也真是个福薄的人,怎么就那样去了呢。”

    静宜闻言,没有回答,当年的事她也不是没有过疑虑,相反,许嫚忽然生病时,她从何皇后的态度上,其实是看出了些许端倪的,然而一切只是自己的猜测,并没有什么实证,她若贸然站出来说话,弄得不好就会引火烧身,说不定别人还正好把罪名都扣到她头上,毕竟最有理由害许嫚的,恰恰是她李静宜。于是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许嫚香消玉殒,却不想自那之后,萧琮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虽然表面还是温雅平和,但心中的那些热情,早已随着许嫚的棺椁埋入黄土之中了。

    幸而上天眷顾,又给他送来了如今这个缦儿,看他的样子,倒比对从前的阿嫚还要上心一般。

    她不是一点不介怀,但也十分明白,即便没有这个缦姬,东宫对自己除了敬重,也不可能生出什么别的情分来,不过想来也就是各花入各眼的道理罢了,因而并不十分纠缠于此。

    在此之前,她反倒是担心着刘氏所说的,这缦姬是自晋阳君府中出来的,的确有可能包藏祸心。但后来冷眼旁观了许多日子,见东宫自己也试过了,她确实是个对他们男人间的争权夺利没什么兴趣的人,刚开始为了躲这些事,连东宫的书房都绝不靠近,后来也是与他日益情笃,彼此撤去了心中防备,才不再十分注意这些。

    加上与她相处日久,她自然也就看出了这个缦姬谦恭多礼背后的随性洒脱,再有了今日这件事,她心中便对这个女子真的生出几分喜欢来,也是的,这样懂情趣,明事理,知进退,又不失率真的人,谁不喜欢呢?

    却说沈筠高热退了之后,病情虽又有些反复,但在灵犀的日夜监督下,还是很快痊愈了,到了冬月十七日,萧琮原本计划好了,却又被些临时事务绊住,差点又错过了别人的生辰,幸而苏怀瑾在与他议事时见他有些心不在焉,以为他连日来劳累了,便主动将事情都揽了过去,他这才匆匆往回赶,心里却也犯了嘀咕,都这么晚了,怕是已经睡了吧。

    谁知赶到竹舍时,正好在门后听到灵犀说起阿嫚,便忍不住偷听了一会儿,听完之后,心中五味杂陈,又忆起故人的好,伤痛不能自抑,于是等到灵犀哭得睡着了,才过去将她自沈筠怀中抱起,正想带她回梅园,沈筠却淡淡道:“罢了,别折腾了,今日就让她在这里睡吧。这个时候外面太冷了,她又喝了那么些酒,出去恐着了风。”萧琮便依言将灵犀放到她榻上,想着自己的心事,转身正欲离开,却听沈筠幽幽道:“承泽,你能陪陪我吗?”可一见到他回头时微微蹙着的眉,她又便垂下眼眸道,“对不起,是我太贪心了...你走吧。”

    他的心便跟着一阵绞痛,折回身将她搂在怀中温声道:“你又在胡说什么?”

    沈筠红着眼圈,嘴角勉强扯出一丝笑意,自顾自说道,“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我不停地跟自己说,不要太贪心,不要想太多,如今已经很好了,不要不知足,却还是控制不住心中的贪念,想要更多的陪伴,更多的迁就,想要你的心只属于我...”她说着,自嘲一笑,“我也觉得自己很可笑,但就是...控制不了...”

    萧琮听了她这番话,也是满心的感伤,便深深吻了她的额,又将她拉到灵犀身边躺下,给她拢好被子,道:“你醉了,快睡吧。”

    沈筠真的乖巧地闭上眼道:“是啊,都是些醉话,殿下明日就都忘了吧。”

    萧琮则将她顺着眼角滑落的两滴泪看得分明,便一手握着她的手,一手轻抚着她的眉心,等哄得她睡着了,才悄然离去。

    回到寝殿后,他取出许嫚的画像,抚着画中人的眉眼默默想,阿嫚,对不起,我还是爱上了别人,辜负了你。想了一阵,便抱着那画像和衣睡了,恍惚间似是又回到了南都的寝殿中,阿嫚正坐在镜前梳头,听到他唤她,便转身对着他笑,忽而又拉着他跑到城楼去放孔明灯,那灯上有几个字写得分明:但愿人长久。可他一眼便认出,那是沈筠的字啊,再抬头时,阿嫚已跑开好远,他想去追,却怎么也追不上,追到一片空地上,才见沈筠正和灵犀在疯跑着放纸鸢,见到他,也是对着他笑,可笑着笑着,她眼中又落下许多泪珠,而阿嫚则跑到林边,对着他喊了一句什么,闪过假山,消失不见。

    他倏地睁开眼,梦就此醒了,还在努力回想阿嫚喊的是什么,就听外面高启年道:“殿下,该起了。”

    他应了声:“知道了”,想起今日还有些杂事要处理,况且准备了那么久,该补过的生辰还是要补,该送出的礼物还是要送,于是振作了精神,该干嘛干嘛去了。

    等他处理完了事情,就匆匆赶到竹舍,却只见培竹,问了才知,沈筠和灵犀一道去太子妃处定省了,他算算时辰,就知她们必是定省完又去林中闲逛了,因此培竹提出要去寻她们回来时,他也只是摇摇头淡淡道:“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之后自己一个人倚在熏笼旁假寐,心中想着昨夜的梦境,直到沈筠回来给他盖上风氅时,他正好忆起了阿嫚说的那句话: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他倏地睁眼,就看到了笑吟吟的眼前人。

    沈筠直到见到那户籍册页时,才明白他当初为何突然要用她的身契,一面暗暗嘲笑自己的小人之心,一面感慨万千地抱着他痛痛快快哭了一场,到了夜间,还看了一场小小的焰火,与他在一起时,又听他不停唤自己卿卿,突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

    之后,萧琮问她,“卿卿,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自由了,就去找昔日那个少年郎?”

    沈筠愣愣地道,“什么少年郎?”

    萧琮幽幽道:“就是那个...就算被他无情弃也不能羞的少年郎。”

    沈筠却笑而不答,他便又自顾自说道:“他是谁?我所知道的,只有苏怀瑾和萧承熙,可苏怀瑾家中已有娇妻,也曾跟我坦言,当初对你,不过是情窦初开...”

    沈筠睁大眼睛道:“殿下可以啊,连这个都问到了。”

    可萧琮此刻却无心讨论这个,而是追问她:“那你呢?苏怀瑾是情窦初开,你呢?”

    沈筠无奈笑道:“我什么?我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至于忽然对年长了自己十来岁,一直如兄如父的人动什么心思吗?”

    “那...那萧承熙...”

    沈筠却忽然盯着他的眼睛道:“承泽,你或许不明白,我遇到你,是绝处逢生。至于谁才是那个陌上少年,我只想说,在遇见你之前,没有那个人。”

    萧琮听了,只怔怔把她望着,她笑着白了他一眼,叹道:“唉,还当你有多聪明,原来也是个大傻子。别人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不明白。”说完将头埋进他怀中,幽幽道:“所以说你的书都不知读到哪里去了呢,自己好好再把那闕《思帝乡》背一背吧。”

    萧琮听到此处,心中默念,“春日游,杏花吹满头...”这才恍然大悟,春日...杏花...可不就是杏花吗?人家早说得清清楚楚了,自己却糊涂到这个地步,还拿那些傻话问人家。立刻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只将她紧紧搂在怀中,喃喃唤道:“卿卿,卿卿。”手机用户看一声卿卿前传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6864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其他小说]重生七零年代学霸小媳妇
  2. [玄幻小说]元尊
  3. [科幻小说]全球迈入神话时代
  4. [修真小说]灵台仙缘
  5. [科幻小说]九星之主
  6. [科幻小说]末世大俗人
  7. [玄幻小说]夺运之瞳
  8. [穿越小说]秘战无声
  9. [网游小说]我一个人的游戏世界
  10. [玄幻小说]史上最强炼气期
  11. [科幻小说]从大周开始
  12. [玄幻小说]全球大轮回
  13. [修真小说]创业失败就要和女帝结婚
  14. [网游小说]别和我谈聊斋
  15. [都市小说]我真不是全能大佬
  16. [科幻小说]科技图书馆
  17. [玄幻小说]逆流诸天
  18. [其他小说]仙界第一卧底
  19. [科幻小说]科技之开局直播造火箭
  20. [玄幻小说]魔临
  21. [修真小说]赤心巡天
  22. [修真小说]打穿西游的唐僧
  23. [都市小说]刷点外挂
  24. [都市小说]一个顶流的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