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科幻小说 > 一声卿卿前传 > 第十八章 称心如意
    却说这日今上突然心血来潮,非要在行宫里搞个家宴,还说让家里人都来热闹热闹,沈筠陪着萧琮他们在围场上跑了两三天,累得快要散了架,听到内侍通传时,萧琮正准备让人送她回行宫休养,便问她:“你身子可还撑得住?”

    沈筠微微一笑:“家宴嘛,又不会很累,老人家就喜欢家里人丁兴旺,我不得去凑个数吗。”

    于是二人一同回到行宫,休息整理了一番,便赴宴来了。

    待他们到了场中,只有御座左下首还空着一席,又见其余的宗亲,只要带了家眷的,皆是男女同坐,便也走过去同坐在那里,不多时今上也到了,玉翎未见何皇后,便十分关心地询问了汪自珍几句,听他道皇后因早起受了风有些不适,叹了句,“母亲定是想念留守在京都的承熙兄长了”,说完又赶忙离席去给她请安,灵犀见了,立即露出鄙夷的神色,心想这玉翎才像何皇后的亲侄女呢,都是些谄媚之人,她也不知是你哪门子母亲,叫得这么亲热。

    等玉翎回来时,大家已喝了几巡酒,又欣赏了许多歌舞,今上看起来很高兴,忽然对众人道:“朕看着这些外人们唱啊跳的也觉得没什么意思,还是让他们都下去,咱们自家人乐吧。特别是你们这些孩子,要有愿意博长辈们乐一乐的,不拘什么跳舞唱歌,吟诗作赋,丝竹管弦,朕统统都有赏。”

    众人听皇帝都发话了,少不得先推了些小孩子出来背诗吹笛什么的,后来许多贵戚子弟也坐不住了,想着在皇帝面前表现表现留个好印象,将来说不定还能被指门不错的婚事,于是都跑到场中争奇斗艳起来。玉翎见了,忙将孟映岚拉到无人处,如此这般交代了一番。

    彼时沈筠正觉得眼皮发沉,不想孟映岚突然蹿到她跟前,倒把她的瞌睡给吓醒了。

    只听孟映岚道:“臣女听闻良娣擅弹琵琶,堪称国手,心中倾慕已久,今日想向良娣求教,与您合奏一曲,不知良娣意下如何?”

    沈筠听得直挑眉,待她说完,便睨了萧琮一眼,却见他只是面无表情地举杯饮酒。

    孟映岚见状,故意对萧琮娇声道:“殿下,良娣在等您应允呢。”说着就要伸手来牵萧琮的衣袖,却被他不动声色地躲开了,今上此时的注意也成功地被她吸引到了这边,转脸就看到萧琮的小动作,不由得撇了撇嘴,心道,啧啧啧,瞧你那没出息的样,之前临淄候跑来跟朕说你拿什么“惧内”的理由来搪塞他,如今看来,倒真不是搪塞。

    沈筠将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此时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她的小爪子,似笑非笑地道:“县君言重了,不知县君想奏哪支曲子?”

    孟映岚便故作欣喜道:“良娣这是应允了?您看‘春江’如何?”

    沈筠点点头道:“甚好。”说完白了萧琮一眼,他忙把目光移向一边,却又看见今上正一脸鄙夷地看着自己,忙垂下眼睑,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一声。

    倒是沈筠,也不管这些,反而与孟映岚携手到场中来,状如姐妹,看得灵犀汗毛倒竖。

    此时已有内侍捧上了一把琵琶和一张秦筝,她二人便对着今上施了一礼,又互施一礼,各自试好了弦,孟映岚先声夺人,气势不凡,沈筠也不急不缓地赶了上来,众人听了一段,不禁拍案叫绝,心道这两个都是国手啊,单论技艺的话,还真是不相上下,首先是那筝声,如同泼墨群山,肆意挥洒,酣畅淋漓,而那琵琶呢,不急不缓,更像是万里长江,滟滟随波,直荡进人心间。

    自然地,众人也都渐渐听出了这合奏的玄机:孟映岚对东宫的心思现在是路人皆知,而现在那筝声时时都有想要压住琵琶的意思,这样的公然挑衅,听不出的才是傻子。

    一曲终了,孟映岚自觉胜了一筹,便站起身对沈筠略施一礼,有些倨傲地道:“臣女卖弄了,请良娣赐教。”

    沈筠微微一笑,起身还礼道:“难得县君如此谦逊,只是县君今日的心境,还是弹‘入阵曲’更为合适。”说完也不管孟映岚的脸如何先白后红,再对众人行了一礼,将琵琶递给一旁的内侍,便要回座。

    这时有许多深谙此道的人已经低声笑了起来,还有些人则茫然地拉着他们低声询问缘故。

    就听那些笑了的人答道:“这‘春江’讲的是闲情,本就该如良娣方才那般,弹出流水潺潺的感觉,可叹那临淄候千金为了求胜,把个‘春江’弹成了洪水泛滥,纵然技法再精妙,实则已失了意趣了,又怎么能算是好。故而良娣让她弹‘入阵曲’,其实就是暗道她曲中隐隐现了刀兵之意。”

    玉翎听了那些人的嘲讽,想着今上和东宫都在,还是要替孟映岚找补找补,便看似不经意地道了句:“这筝和琵琶本就不同嘛,‘春江’原是琵琶曲,被移作筝曲,自然会与之前的情趣有所不同。良娣只弹琵琶,想必是不大了解筝性的。”说完又故作遗憾地叹了口气道:“说到底,这筝弹得最好的,还是当年的嫚姐姐,只可惜高山流水,知音难觅,如今也已成绝响了。”

    沈筠听到此处,心中冷笑连连,哦,原来如此啊。

    此时知道她言中深意的人脸上都变了颜色,连今上都敛了笑意,心道这玉翎也太不懂事了些,此时提这个不是扫兴嘛。东宫更是皱着眉沉着脸不说话,灵犀则直接炸了,“萧玉翎,你说话注意点儿。”

    孟映岚听了,望着萧琮凄凄落泪:“臣女自知不及仙逝的许良娣万一,不能得殿下垂青,无话可说,只是还不甘心,才会向沈良娣求教,如今得良娣这一番讥讽,的确也是自取其辱。”

    沈筠原本已经快要走到座位上,听到玉翎说话时便站住了,等到孟映岚说完,便轻叹一声,转身回到她身边,自袖中摸出一块手绢递给她,平心静气地道,“妾不过想着,县君是侯府千金,不似我们这样的人摔打惯了,说话还是委婉些好,却让县君误会了,是妾的过错。其实县君技艺已炉火纯青,妾在这上面,指点不了县君什么,不过,妾痴长县君几岁,倒是有些学琴感悟,可以跟县君说道说道。”

    她说着,就施施然坐到琴凳上,一边试弦,一边道:“妾不擅弹筝,只是从前蒙一位乐师指点过几次,粗通一些技法而已。但想来不管什么乐器,演奏方法有何不同,音律乐理却都是相通的。”

    说着,便有乐曲自她指尖潺潺流出,如水一般和缓轻柔,抚得大家的心绪都平静了下来。只听她又道:“一段乐曲,不管用什么乐器演奏,都是为了传情达意,繁难的技法,甚至曲子本身,都只是表象,最重要的是你心中所想是什么,心中有山水,曲中就有山水。”她说着,指尖已经抚出了一段旋律,飘逸如瑶琴之态,确实使人如见高山流水。谁知才抚了一段,忽而又道:“心中有刀兵,曲中就有刀兵。”就听她曲风一转,便真的如有金戈铁马之声,激烈不输琵琶。等到众人都听得心潮澎湃之时,她却又渐渐隐了弦声,换作轻柔的雅乐,口中还缓缓道:“不过今日嘛,还是不太适合那样剑拔弩张的状态,县君觉得呢?”

    孟映岚这才注意到,她从头到尾,的确都没用过什么繁难的技法,但却能让众人的心绪都随之变换。

    等到曲终,沈筠站起来先是对众人施了一礼,又对一脸惨白的孟映岚略施一礼道:“妾没有见识过许良娣的天籁之音,想来其技艺之精妙,也是足以令妾自愧不如的,不过,这于妾与县君,又有何涉呢?”

    她说着,还抽空扫了一眼正幽幽望着她的玉翎,“千人千面,每个人的品性才情,皆有不同,有些事情,不过是各花入各眼而已。人没有必要为些许不如人处妄自菲薄,也大可不必为了讨谁的欢心,东施效颦,把自己活成个笑话。”说完,最后施了一礼,翩然回座。孟映岚听了这话,只得讪讪而退不再纠缠。

    灵犀原本还想着,这玉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提起阿嫚,卿卿定会被她气得七窍生烟,最后闹得大家都不好看,结果她这一番不卑不亢的说辞,不仅化解了尴尬缓和了气氛,保住了所有人的面子,自己的尊严也没丢,便悄悄对她竖了个大指,又起身对今上施了一礼道:“陛下,臣今日听了沈良娣一番高论,自觉长了许多见识,一时也技痒起来,愿为各位长辈演奏箜篌,请陛下恩准。”

    今上便笑着边点头边道:“咱们清河君主动说弹箜篌,倒真是难得,想当年你母亲的箜篌,可也是一绝啊,好好弹,弹得好了,朕重重赏你。”

    瞧瞧,还是咱们灵犀懂事,都知道出来打圆场了。

    沈筠自回座后,就冷着脸再没看过萧琮一眼,他知道她又委屈了,心里也有些急,但当着这么多人,还有他父亲在,也只能把喜怒不形于色表演到极致,这会儿见沈筠聆听着灵犀的演奏,脸上终于又有了些微笑,他赶忙悄悄从桌下伸手来握她的手,没想到她面上看着无波无澜,手却躲开了。

    萧琮不管那些,仍伸手过来用力握住她的手。

    沈筠暗自使了两下力想将手抽回来,却抽不动,当着这么多人又不好有太大的动作,便沉下脸低声道:“你松手。”却听萧琮也低声道:“父亲看着呢,良娣给我留点儿面子吧。”

    沈筠这才注意到,今上虽一直盯着灵犀微笑,却时不时要往他们这边撇几眼,于是不再挣扎,长长地呼了口气,不再言语,表情也只是淡淡的,看不出喜怒。

    灵犀演奏过后,今上道了声好,接着便有些意兴阑珊地道:“今日大家也累了,就到这儿吧,方才朕说过,今日凡是给长辈们献了艺的孩子,朕都有赏,”他说着,汪自珍已领着内侍们端上了几个托盘,他便站起身,众人也都起身跟着起身,拱手侍立。

    只见他走到那些托盘面前,自其中挑了一对赤金镶沉香木嵌羊脂玉的如意拿在手里,先走到灵犀面前,将其中一柄递给她道:“咱们清河君今日的箜篌不错,越来越有昭阳公主当年的神韵了,应当重赏。”

    灵犀自然欢天喜地地谢恩接赏。

    接着,他便走到沈筠面前,将另一柄如意递给她道:“太子良娣也不错,应当赏。”

    沈筠一时有些懵,幸而还没忘了接赏谢恩,只是等到今上转身挥手,让汪自珍将剩下的东西端到大家面前让他们挨个挑,自己接受了大家的跪拜离席之后,她还双手抓着那柄如意在发愣呢。

    最后还是萧琮低声打趣了她一句,“我当你是见过世面的,怎么?一柄如意就把你给吓傻啦?”这才让她回了神,嘟囔了一句什么,萧琮没听清,便问她:“你说什么?”

    沈筠看了他一眼,却只是叹了口气,摇摇头道:“没什么。”说完抱着那柄如意,和萧琮一起接受了众人的拜辞,一同回了寝殿。

    萧琮想着方才灵犀看着他们离席的表情,就差在脸上写上“你完了”三个字了,原本以为卿卿会跟自己闹多大一场脾气,甚至都有了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觉悟了,没想到直到洗漱完躺到榻上,她都还抱着那柄如意在发呆,他便搂过她,试探着唤了一声,“卿卿”。

    沈筠这才看了他一眼,长长叹了口气道:“殿下不必如此,妾已经不生气了。”见他挑着眉,一脸的不可置信,她无奈地笑了笑道:“妾只是忽然想明白了,许良娣珠玉在前,妾这辈子,怕是都会被别人拿来与她比较,况且今天的事,倒也怪不得殿下,妾也并没有受委屈。”她说着,晃了晃手中的如意,“就姑且看在老人家的份上,暂不与你计较吧。”

    萧琮听罢长舒了口气,心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老爹这份厚赏看来是赏到她心坎里去了。

    随即又想,原来喜欢如意啊,早说嘛,这得省多少事儿。

    沈筠看着他松了口气的样子,暗暗发笑,翻了个身,抱着那柄如意自顾自睡了,萧琮折腾了整一天确实挺累的,便蹭到她身后搂着她,也睡了。

    至于沈筠之前嘟囔的那句他没听清的话是:怎么这些皇帝没事儿都喜欢送人如意啊。

    谁知一语成谶,自那之后,萧琮这个准皇帝但凡得了如意,只要是一对,她与静宜便一人一柄,若是个孤品,那他便会找个更贵重的东西给静宜送去,只把如意给她留着,直到承继帝位之后,也还是如此。手机用户看一声卿卿前传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6864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