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科幻小说 > 一声卿卿前传 > 第十九章 各自安好
    却说这孟映岚自觉在行宫家宴上颜面丢尽,对沈筠的那些劝慰提醒也没能全听进去,之后的几天仍是闷闷的。玉翎本就觉得自己屡次丢了颜面都是因着沈筠之故,再加上表妹孟映岚的事,就对她更加恼恨,一直伺机报复,奈何东宫将他这个心肝宝贝护得很紧,即便留她一人在行宫,也还每日派人来瞧她,一有空就跑回来跟她腻在一起,自己也没处可做手脚,正郁闷时,忽然得了东宫遭遇人熊受伤的消息,她便计上心来,先是抓着那传信的人问:“沈良娣那边可知会了?”

    传信的人老老实实答道:“殿下恐沈良娣知道了着急,特别嘱咐小人们不许在她面前说这个。”

    玉翎听了心想,可不是不能在她面前说吗,你道东宫为何把她护得那样紧,还不是因为她那个病秧子根本经不起折腾。这说得轻或许还没什么,说得重了,她一着急上火,去脱半条命是轻的,一口气上不来也不是没可能。

    她这么想着,挥手让那人走了,又赶忙找来孟映岚,与她说了自己的计划,那孟映岚起先惊得说不出话,一直摇头道“不可”,玉翎只得拉着她的手,对她循循善诱道:“哎哟我的傻妹妹,你说你怎么那么老实,她在一日,就会霸着东宫一日,你就是愿意把心剖给东宫看,人家也不会给你机会啊,这事是她先不仁,就不能怪咱们不义,倒不如先解决了她,你再找机会慢慢收拢东宫的心。”

    见孟映岚还是踌躇,玉翎干脆将她的手一甩,鄙夷地看着她道:“我还真当你对东宫有多痴心呢,这天上掉下来的机会都不知道好好抓住,今后还有你暗自神伤的时候。”

    孟映岚听了这话,只得咬咬牙道,“姐姐说得对,她不仁,我不义,为了东宫,死后下十八层地狱我都愿意。”说完便按玉翎所说,派自己的贴身侍婢去跟一个负责洒扫的粗使丫鬟如此这般说了一番,让她赶快通知沈良娣去见东宫最后一面,那小丫鬟哪里知道轻重,丢下扫帚就跑去跟沈筠说了那些话,果然引得她吐了一口血,去了半条命,等到和东宫从营地回来时,已是精神恍惚,面色惨白。

    那小丫鬟看到良娣急得吐了血,自然也是惊惧不已,趁人不注意将那些血迹收拾了,便跑回寝房躲了起来,可很快就被高启年派人给揪了出来,拖到院子中央准备杖毙,还叫了所有的内侍和宫婢来观刑,看看诅咒储君是个什么下场,连汪自珍也得了消息,踱着步过来了。

    高启年一见他,忙道:“哎呦呦,他们怎么连老大哥您也惊动了,真是不懂事。”

    汪自珍“哼”了一声,“不是您高公公的令吗?让‘所有人’都来看。”

    高启年忙堆着笑脸道:“瞧您说的,这哪能是小弟的令啊,还不是东宫怎么说,小弟怎么做嘛。”说着又让人给他搬来一把椅子,笑吟吟请他坐了,又见人都到得差不多了,就板下脸,沉声道:“行刑。”

    便有两个内侍将那小丫鬟架到长凳上,缚住手脚,拿木杖一下一下狠狠打了起来。那小丫鬟原本被吓得说不出话,此时棍棒敲上了身,倒开始直喊冤了,又哭着道是有人教她这么说的,汪自珍听了直把高启年看着,却见他只是冷冷盯着下面那些观刑的内侍宫婢,不急不缓地道:“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清楚,这就是诅咒储君的下场,以后在主上面前乱说话之前,先算算自己有几条命吧。”

    他说完,见汪自珍盯着他似有话想说,忙又满脸堆笑地微微躬身。

    汪自珍便低声道:“你没听见她说,是有人指使的吗?”

    高启年嘿嘿一笑:“可东宫的原话,就只是让杖毙了她啊。”

    汪自珍微微一愣,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笑着叹了口气,又摇摇头,起身踱着步走了。

    杖毙一个乱说话的小丫鬟,都要让所有仆婢都来观刑,还任凭她当众喊出是有人指使,只怕这主使人的仆婢即便没在这里面,消息也很快就会传到他耳朵里了。东宫这么杀鸡给猴看,就是让那些人知道,他们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他心里清楚得很,这小丫鬟背后的人,只要他想查,也就是一句话的事,这次不动他们,并不是手下留情,而是不想给他的心肝儿再惹麻烦,但若还有下一次,这些人就只能自己先准备好身后事了。

    却说那事之后,沈筠在榻上足足躺了两三天,才觉得稍稍好些,但看到萧琮也是带着伤,每天除了操心这个操心那个,还要为她的病情忧虑,便强撑起一副轻松的样子,还如往常般照顾起他的饮食起居来。

    看得萧琮每每都皱着眉问她,“我看你气色还不大好,怎么不多躺躺?”

    沈筠却笑笑道:“气色是要慢慢恢复的嘛,我整日躺在榻上,就觉得胸口堵得慌,起来动一动,反倒好一些。”

    他听了,也只得由着她了。后来某一日,他午睡醒来,见身边无人,便知她又是先起来去给他熬汤了,想着下午也没什么事,就赖在榻上等她回来。

    不多时,果然听到灵犀跟她聒噪着回来了,大概是被告知他还没醒,两个人便轻手轻脚地进来,坐在熏笼旁小声地说着话。

    灵犀道:“卿卿,你说咱们这汤用的材料都是一样的,怎么我熬出来就差这么多呢?”

    沈筠有些疑惑地问:“那你倒是说说,你怎么熬的?”

    “还不就是一只鸡腿,一片排骨,一小块火腿,两只鲜虾,几朵蘑菇,一片鸡脯,一片猪瘦肉,一点儿葱一点儿姜,扔进水里一起熬就行了吗?”

    “一起熬?”

    “你不是一起熬的吗?”

    “呃...首先呢,鸡、排骨、火腿、都要分别先汆水,你汆了吗?”

    “哦,没有。”

    “虾也要去头去尾,切开虾背,挑去虾线,再清洗干净,汆水备用。”

    “哦,这个我也没弄。那这样做之后一起熬就行了?”

    “嗯,以上这些,放入汤锅,加入清水、姜、葱、蘑菇,大火烧开后再滴几滴黄酒,用文火慢熬一个半时辰。”

    “一个半时辰,那么久啊?然后呢?我看你每次还准备了鸡脯和瘦肉啊,怎么?不是一起熬的吗?”

    “你熬汤的时候,要把鸡脯肉和猪肉分别剁成蓉,等到汤熬好了,先用筛子把汤渣和浮油滤尽,再把汤烧开,放入猪肉蓉搅匀,待其慢慢散开,肉蓉浮起,将其捞尽,之后的鸡肉蓉按同样的方法处理,这个步骤最麻烦,因为一定要把汤渣都捞干净才行,不然口感就差很多。哦,对了,最好再单独煮点白菜叶子什么的捞进去,这样吃起来会更清爽些。”

    “我的天呐,你这也太复杂了吧,奢靡,太奢靡了”

    “这也没有多奢靡吧,顶多就是费事一点儿,况且那些汤渣也没扔啊,都给下人们分了,皆大欢喜还不好吗。”

    “你每天都给兄长喝这个?”

    “哪能每天啊,那不得换着花样儿给他做吗。”

    “那所有汤都这么复杂吗?”

    “也不是,比这个简单的复杂的都有。”

    “算了算了,我还是先学个简单点的吧。就...就简单的鸡汤吧。”

    “简单的鸡汤啊,鸡肉汆好水放进炖锅,再拍块姜,倒点清水,其余的随你爱加什么就加点什么。”

    “嗯,这个好,这个好。那我就不打扰了,先回去试试再说。”

    “是,郡君慢走。”

    沈筠送走了她,嘟囔了一句“怎么还没醒”,就转到屏风后面,却见萧琮已经坐起来了,看到她进来,拍了拍榻沿,让她坐到身边,拉着她的手缓缓道:“你每次给我喝的清汤,就是那么做出来的?”

    沈筠“嗯”了一声,随即又道,“殿下怎么专爱听墙根儿啊。”

    萧琮笑了笑,抚着她的纤手道:“以后不喝那个了,还是喝鸡汤吧。”

    “还由得你挑了。”沈筠抿嘴笑着抽回手,起身往外走。

    萧琮只得笑着叹了口气,起身跟出来,见沈筠已坐在妆奁前拿着梳篦等他,便走过去坐下,就听她一面梳理着他的头发一面叹道:“殿下的头发和灵犀的一样好,都是乌油油的,真让人羡慕。”

    他听了握住她的手道:“这有什么好羡慕的,你的头发也很好啊,摸着像丝缎一样。”

    沈筠扳开他的手,继续给他梳着头道:“妾这样的头发,恐怕就只有殿下觉得好吧。”

    萧琮眉毛一挑,“我觉得好就够了呀?不然你还想要谁觉得好?”

    沈筠一边敛起他一半头发挽了个平髻,一边道:“是是是,殿下觉得好就够了。”说话间已放好梳篦,站起身就要往外走,萧琮伸手拉住她道:“你这忙忙的又要去干什么?”

    “妾去给殿下烹点儿茶呀。”

    “唉,你就不能消停会儿吗?茶可以让落英她们烹,饭菜也可以吩咐厨娘去做,又不是非你不可,人家医官叫你静养,你还成天比谁都忙的样子。”

    “瞧殿下说的,又不是成天呆坐着才叫静养。”

    “没有叫你呆坐,叫你陪我说话。”萧琮说着,一把将她拉入怀中。

    沈筠笑道:“殿下今日倒是挺闲啊。”

    “那可不,现在大家都可怜我是个病人,把能揽过去的事都揽过去做了,我就闲下来了呀。”

    “殿下说的大家,也就一个卢太傅,一个苏丞相吧。”

    萧琮一笑,想了想又问她:“卿卿,你想见见苏怀瑾吗?”

    “不想。”

    “为什么?”

    “我怕被他们家阿瑶拿扫帚追得满街跑啊。”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自然是好话,他若当初没对我动过那些心思,我肯定在一知道他贵为当朝右相的时候,就想方设法投奔他去了,可如今,还是大家各自安好吧,最好别让阿瑶知道我还活在这世上,否则不知生出多少事故。”

    “你这都贵为良娣了,还当人家不知道呢。”

    “那就更不用见了,人家知道都当不知道,我这还往上凑什么?”

    “你多心了,苏怀瑾不是那样的人。他不开口,大概是怕我介意。”

    “殿下呀,你都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我打小跟他一起长大,未必会不知道吗?若我还在落难,他知道了,就算阿瑶反对,也一定会来搭救,可现在我不是过得还挺不错吗?他装作不知,也是为了大家好。”

    “你就是因为这个,当初才没有向他求援吗?”

    “也不全是。我当初不向他求援,一来没有机会,其次是怕影响他和阿瑶的感情,最重要的,是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家里人当初为什么没想过让我跟他在一起,尤其是哥哥最后的态度,我当时明显感觉到,他很想让我跟他走,可临了还是没有,我一直想不通,所以一直没有动。”

    “那我真是要谢天谢地,谢谢我的大舅哥。”

    “殿下胡说些什么呀。”

    “难道不是吗?你当初要是跟苏怀瑾走了,现在还有我什么事?可见你我之间的缘分,是早就注定了的。”

    沈筠歪着头看了他一会儿,忽然掩口笑了,道:“那殿下要感谢的人还不少呢。”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沈筠一边笑着,一边挣脱了他的怀抱,“时间差不多了,妾要去看看汤炖得如何了。”说完已站起身,施施然出去了。

    她当然不会傻到跟他聊与裴世瑜的种种,既然往事如烟,那就让它随风飘散了吧。手机用户看一声卿卿前传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6864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