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科幻小说 > 一声卿卿前传 > 第二十一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这一日,二人睡得晚了,醒来时天已大亮,一起用过朝食后,沈筠心血来潮地嚷着要去集市逛一逛,萧琮便走到门外击了击掌,就有一个农夫打扮的人上前行礼,听了萧琮的吩咐,很快弄来一辆马车,二人便欢欢喜喜进城赶集去了。

    京城的集市自是最热闹的,二人逛了一路,等到了一座茶楼前,觉得又累又渴,就进去选了二楼一个靠窗的位置坐着小憩。

    沈筠原本托着腮,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悠哉悠哉喝着茶。听到堂中伴着琵琶响起的歌声时,忽然坐直了身子,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萧琮见状忙问她怎么了,她却竖起食指在唇上比了比,又仔细聆听了片刻,这才有些疑惑地起身走到栏杆边往堂中张望,待看清了堂中歌者的面貌,便欣喜地对萧琮招招手,接着就登登登跑下楼,萧琮不知是何意,只得赶紧跟着她往楼下来。

    杜月儿唱完一曲,抬眼就见一旁有个女子在向她挥手,仔细一看,见是沈筠,脸上也露出欣喜的微笑,但在看到她身边站着的男子时,便敛了笑容,只装作不识得她,又应着客人的要求弹唱起来。

    沈筠见了她的态度,先是一愣,随即明白了她的用意,也有些担忧地转头看了萧琮一眼,萧琮先是有些莫名其妙,后来想了想,也就知道了她的意思,于是伏在她耳边低声道:“无妨。”

    沈筠一听,便又开心地跟那歌者挥起手来。

    坐在堂中且弹且唱的杜月儿见了,有些无奈地想,这个傻丫头,怎么越活越不省事了,都得遇良人了,还跟我们这些人纠缠不清,就不怕夫家嫌你丢脸吗。

    不过等她唱完了,还是走到二人面前福了福身,沈筠见萧琮拱手还礼,便过来挽着她的胳膊道:“月儿姐姐,你怎么会在这儿?”

    杜月儿看了萧琮一眼,见他脸上只有淡淡的微笑,这才捏了捏沈筠的脸叹道:“你这傻丫头啊...罢了,既然还能再见,就是缘分,不过我现在忙着去给外子买药,你若不嫌弃,就随我到家中坐一坐,我再慢慢跟你说。”

    她说完,转头又看了萧琮一眼,沈筠此时也抬眼看了看他,见他似有犹豫之色,便小心翼翼道:“要不,你先回去,一会儿再让人来接我?”

    萧琮一愣,随即笑道:“不是的,我是在想,初次登门拜访,却两手空空,实在有些失礼。”

    沈筠她们一听,掩着口笑作一团,杜月儿小声打趣她道:“你上哪儿弄了个这么老实的男人?”沈筠哈哈笑道:“他老实?那天底下就都是老实人了。”

    萧琮听了,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然后就袖着手,老老实实跟在她们身后往医馆来,沈筠眼见杜月儿将今日卖唱得的银钱都换成了两包药,最后手中只剩下几个铜子儿,路过一个鲜鱼摊时,挣扎了半天,还是只挑了两条小小的鲫鱼,又沿路买了些因不太新鲜贱价出售的菜蔬,那几个铜子儿也都没了。

    只听她对沈筠抱歉地道:“实在对不住,本来那么久没见,应该好好款待你们的,但外子现在病着,消耗巨大,我也实在没有余钱了。”

    沈筠却嘻嘻一笑:“没事没事,我们这儿有个人可喜欢吃素了。”说着还睨了萧琮一眼,萧琮只好装作没听到。

    三人七拐八绕走进一条小巷,终于来到一个还算清净的小小院落前,杜月儿推开门,就见一个清瘦男子负手而立,此时听见响动正转过头来看他们。

    沈筠心道,果然不是覃六郎。

    杜月儿见了,忙过来扶住他道:“你怎么又出来吹风,不是让你就在屋里呆着吗?”

    他笑着伸手捋了一下杜月儿被风吹乱的鬓发,柔柔地道:“我想着走到外面来,还能早些见到你。”随即看了沈筠他们一眼道:“有客人吗?”

    见杜月儿点头,他便与他们互相叙礼。

    沈筠见这一会儿工夫,他已经咳了数次,就对杜月儿道:“姐姐先去给姐夫煎药吧,晚饭我来安排,保证大家都满意。”

    杜月儿听了笑道:“知道你这个贪吃鬼最擅此道,当初刘老爹就一直遗憾你怎么不是个小子,不然他那御厨级别的手艺就后继有人了。”

    众人听了哄笑一阵,杜月儿自去服侍她的夫君,萧琮便跟着沈筠到灶间来给她打下手。

    沈筠一边手脚麻利地杀鱼切菜,一边看着安安静静坐在灶门边守着火的萧琮,抿着嘴直笑,萧琮就问她笑什么,她道,“不是说君子远庖厨吗?可怜您这位君子,都充当多少日子的烧火丫头了?”

    萧琮却慢悠悠递着柴,波澜不惊地道:“这为了哄小娘子高兴,就是刀山火海也得闯一闯,烧个火算什么。”

    沈筠听了喟然叹道:“要不怎么那些小娘子前赴后继地往你身上扑呢,连话都说得这么漂亮,了不得。”

    萧琮瞄了她一眼,“我事儿也办得漂亮,你怎么不说呢。”

    沈筠笑道,“让我想想啊,你哪件事又办得漂亮了。”她话音刚落,脸突然红了,就又抿嘴笑着不说话了。

    萧琮见状,也抿着嘴笑了,这个小坏蛋,又想到哪儿去了。

    等到沈筠整治好了一桌饭菜,杜月儿也喂她的夫君吃过了药,四人便围坐桌前,边吃边聊了起来。

    “姐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年我跟着覃六郎回家后,他做买卖就连连折了许多银钱,听了算命先生的话,觉得是我不吉利,把我赶了出来,我走投无路,只得回到从前的妓馆卖笑,偏偏这时候,阮郎回来了。”

    萧琮听到此处看了沈筠一眼,不是张生吗。沈筠也用眼神答他,别看我,我也是才知道他叫阮郎。

    阮郎接过她的话头:“当初我让月儿等我三年,自己进京赶考,谁知遇上了科场舞弊,受了牵连,被发配充军,等到从战场上逃回来,五年都过去了,我知道她不会再等我,可还是忍不住回去寻她,回去后听人说她去了京都,便又想去京都寻她,谁知路上被人认了出来,本来逃兵是要问斩的,但当时与昭国的战事紧张,我们这批人的脑袋就被暂且留了下来,再后来就当了俘虏,被新朝编进戍边的队伍去了南疆,之后,新朝的太子在犒军时许诺,只要平了南召的叛乱,我们这些人,愿意继续留在军中的,加官进爵,愿意解甲归田的,还能得到一笔不菲的安家费,于是军心大振,不几年就平了南疆,而太子殿下也确实说到做到,我就解甲归田了,想着无处可去,便又鬼使神差地回到妓馆,没想到真的再见到月儿了,我就用我的安家费,加上月儿自己攒的银子给她赎了身,带她在荆州寻了个小村子住了下来,没想到,又遇上了大疫。”

    他说完,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杜月儿一边抚着他的背,一边接着道:“凡遇大疫,官府无奈之下都会封村锁城,我们不想呆在村中等死,就逃了出来,可阮郎当时已经染上疫病了,后来我们四处躲藏,也不敢上外面去祸害人,只在山野中胡乱弄了些草药来吃,疫病是好了,阮郎却落下了病根,要靠这些汤药续命,我也没有别的本事,只能出去卖唱,可惜人老珠黄,怎么唱也挣不了几个钱了。”

    沈筠听到此处,唏嘘不已,心道幸好萧琮生在皇室,享受天下供奉,所以同是染上疫病,阮郎成了这样,他却还能好好的,否则的话...

    萧琮也是十分感慨,又见沈筠也是神伤,便伸手将她的手紧紧握住。

    阮郎咳过一阵,一手抚心,一手抓着杜月儿的手道:“只是苦了你,跟着我一天福也没享到,还一直受我的拖累,将来我走了,你又该怎么办呢。”

    杜月儿柔声道:“你又说这些做什么,遇到你就我最大的福,况且...”她脸上突然漾起幸福的笑意,“我近日觉得腹中微动,应当是有了你的骨肉,为了这个孩子,你也该好好活下去,即便今后你先去了,我也还有他呀。”

    沈筠原本只是低头感慨,听到此处,忽然抬头将她望着,眼底有泪,却又因为要竭力忍住,浑身都轻轻地颤抖起来,萧琮见状,在她耳边低低唤了声“卿卿”,沈筠这才回神,长长地呼了口气,他便找了些话来岔开,四人又聊了许久,杜月儿见阮郎体力不支,就先扶他回房休息了,再出来时,沈筠他们见天已擦黑,便也起身准备告辞,杜月儿先是将沈筠拉到一边:“我看你家这位对你很是不错的样子,单论品貌,也堪堪配得上你,你可要好好珍惜。”见沈筠红着脸应了句“知道了”,她又对萧琮道:“大官人不要因我这位妹妹出身不够好,就轻看了她,她心气高得很,只怕把人人口中圣贤一般的当朝太子扔到她面前,她也未必入得了眼,我看她如今是肯死心塌地跟着您的样子,您可不要委屈了她才是。”

    萧琮眉毛一挑,看了沈筠一眼,见她又是害羞又是尴尬的样子实在好笑,却还是端身肃容,对杜月儿郑重长揖道:“姐姐勿虑,定不会委屈她,否则家里人也不答应。”杜月儿听了,连连点头。

    此时阮郎在屋中又是一阵咳嗽,沈筠忙道:“姐姐快进去吧,我们也该走了,若有机会,我再来看姐姐。”

    杜月儿听了,又握了握她的手,进屋去了。

    沈筠见她进去,想了想,从袖中摸出一条手绢,将自己的发簪耳坠手镯指约等值钱物品一一取下放进去包好,又对萧琮招招手,萧琮会意,忙从怀中摸出荷包递给她,想了想又把腰间的玉佩也解了下来,沈筠看着那玉佩,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一并包进手绢,将这些东西都放到窗台上,便带着萧琮悄悄走了出来。

    两人沉默着携手走了一段路,萧琮忽然道:“卿卿,孩子,会有的。”

    沈筠愣了愣,等了许久才幽幽道:“教坊司的嫫嫫或许还会给我们留一线生机,但王襄,应该不会吧。”

    萧琮听到此处,只觉得自己的心像被狠狠地揪了一下,沈筠大概也是感受到了他情绪变化,便故作轻松地道:“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些年吃了多少不该吃的东西,但说到底都是自愿的,也没有人逼过我,在教坊司的时候,避子汤是不敢不喝,因为曾经亲眼看到有人耍小聪明自尝恶果,不想自己也被活活打死。在君府的时候,是无所谓,觉得自己这辈子也就那样了,不如顺了王襄的意,免得她再想别的招来折腾我。谁知道后来还能遇上你啊。不过好在自有一大堆人都在抢着帮你生孩子,不缺我一个,我也就不用那么内疚了。”

    萧琮看着沈筠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只觉得她每说一句,自己心便如同被扎了一刀,也终于明白了她先前所言“绝处逢生”之意,于是停住脚步,将她紧紧搂在怀中。

    沈筠先是愣了一会儿,接着挣脱开来道:“这大晚上的,我可不想在大街上站着哭,你别招我啊。”

    萧琮只得又牵着她往前走,花了好大力气,才稳住心神,想着岔开话题,便故意道:“糟了。”

    见沈筠不明所以地望着他,他便又道:“忘了留点赁马车的钱了。”

    沈筠盯着他看了片刻道:“那把你的亲卫叫出来,让他们去弄马车来啊。”

    萧琮道:“我们进了城之后,他们就没跟着了。”

    沈筠瞪大眼睛,“你胆子也太大了吧。你不怕...”

    萧琮笑道:“哪儿有那么玄,那些人又不是千里眼,时时都追踪得到我们还得了,再说了,我们今天是在大街上逛,这朗朗乾坤的,当真没有王法了吗?”

    “那怎么办?放你的信号弹吧。”

    “那个也是随便放的?谁知道先赶到的是敌是友?况且这平白无故的,你把禁卫都招来了,不是等着挨骂吗?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那个。”

    “这倒也是。”

    两个人沉默着又走了一阵,萧琮犹豫着道:“要不,咱们去哪儿打个秋风吧。”

    沈筠望着他,“去哪儿?”

    “好像只有右相府离这里近一点儿。”

    沈筠踟蹰着道:“咱们就这么去,是不是不太好啊。”

    萧琮苦笑着道:“不然呢?咱们是走回东宫,还是走回庄子上。”手机用户看一声卿卿前传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6864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