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修真小说 > 道为观止 > 天下何人不识君 第2章:千里孤坟(求收藏)
    直到现在,林凝都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

    遥遥七千里,去时用了三个月,返回时,却只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若不是那架奢华到不像话,并且会飞的‘房子’正停在村口,她想她一定是魔怔了。

    会飞的房子...

    村口。

    十几个妇人,正围在那座会飞的房子边上,指指点点,脸上毫不掩饰的羡慕。成群的孩子围着圈,在房子周围追逐打闹,玩的不亦乐乎。

    见林凝走来,一群妇人停止了交流。

    一个体态略显臃胖,面相极为和善的妇人,走到林凝身旁,出声问道。“小凝啊,你阿才叔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是不是小念他爹给他安排好了,舍不得回来了?”

    “阿才叔...”

    林凝眼眶通红,眼泪噗簌簌的掉。“阿才叔,为了救我...还没到北陵就...遇难了。”

    ***

    三间草庐。

    便是陈清秋母子二人,这些年来的居所。

    李奈何仰头望天,强忍着泪水不落。可心中的痛楚,却如刀刻斧凿般。

    痛彻心扉!

    清秋...

    纵然你我生死相隔,但请你放心,未来我李奈何不管有多少女人,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位置,永远都留给你。

    我会把你当成妻子。

    我发誓...

    陈念的伤,是致命的。

    万幸的是,陆大夫救治及时,吊住了陈念的最后一口气。还魂丹服下,想必再有几个时辰,便会醒过来。

    “奈爷...”

    阿奴儿从草庐中走出,身后还跟着两个年余古稀的清癯老人。

    “林老先生,陆大夫,小儿救命之恩,没齿难忘!请受奈何一拜!”

    李奈何躬身,深深的执了一礼。

    “使不得,贵人行如此大礼,小佬儿如何敢受,贵人快快请起。”两位清癯老人,忙不迭的将李奈何扶起,口中连称受不起。

    “贵人不去看看小念?”林渊问道。

    林渊是林凝的爷爷。

    “等他醒了再说吧。”李奈何微微躬身,语气颇为谦和。“我想先去看看清秋,烦请林老先生,为我引路。”

    “应该的!”

    林渊叹了口气,父子相认,的确是需要勇气的,即便是贵人,也不能免俗。“贵人稍后,我去准备些祭念用的物什。”

    ***

    山坡上。

    开满了殷红的葬魂花。

    李奈何顺手摘了些,跟在林渊身后,朝着远处的那座孤坟走去。

    “就是那里了,清秋这丫头临终前嘱咐我,要将她的坟选在这里,这里地势高,可以看向北方。”

    “唉!七年了...”

    林渊指着一座孤坟,停下脚步。

    阿奴儿走到孤坟前,跪了下去。“清秋姐姐,阿奴儿来看你了...”

    李奈何站在离孤坟丈许远的地方,脚步再也挪不动半分。

    “清秋,我...来晚了。”

    十六年,生死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七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香烛燃尽。

    阿奴儿回到李奈何身边,替他擦拭着眼角的泪。

    “奈爷...”

    “没事!”

    李奈何搂过阿奴儿,强作笑脸。“和我一起陪陪她吧。”

    直至深夜。

    雪松般伫立在山坡上的李奈何,才搂着阿奴儿,朝着山下走去。

    清秋。

    我会常来看你的。

    ***

    “你他妈死定了,知道吗?”

    “我爹是衍月宗的外使沈浮,掌管着整个衍月宗的外事,你他妈最好识相点,赶紧放了我!小爷我受半点委屈,我爹一定会平了你们的狗窝!”

    “给小爷我解开!”

    “放了我!”

    “赶紧放了我!”

    草庐小院里,竖起了两根木柱。木柱上,悬空绑着两个鼻青脸肿的锦衣少年。

    房间里。

    烛光摇曳。

    陈念表面的淤青,经过三个月的将养,已经消褪。

    从鬼门关转悠了三个月的他,醒来后便听林凝说,他爹来了。

    爹。

    这个对他来说极为陌生的字眼,让他眼巴巴的渴望了十多年。

    每每遭受不公,遭受欺辱,陈念心中便会涌起一股,‘如果我也有爹’的念头。那种念头,随着年龄的增长,愈发强烈。

    傍晚时,林凝送来晚饭。

    跟着林凝进院的,是一个矮壮的汉子,手里还拎着两个衣着华贵的锦衣公子。

    浑浑噩噩的陈念,在这个时候,才开始相信了林凝的话。

    爹,真的来了。

    “苦大叔,一起吃点吧?”林凝招呼着苦乌。

    夜已深。

    陈念却是越发的紧张起来。

    一会儿见到他,我直接扑上去叫爹?

    不行,太贱了。

    我绷着,不跟他讲话?

    可他若是生气走了怎么办?

    ...

    阿奴儿有些无奈的看着李奈何。

    他踌躇在门外,有一炷香的功夫了,却迟迟不肯进门。

    “阿奴儿,你说,我是不是该表现的热烈一点?”

    李奈何语气有些急躁,显然他很激动。“或者说,我绷着点,等着他先认我?”

    “主动点吧。”

    阿奴儿建议道。

    “好!我主动,毕竟是我欠他的。”

    唉!想我李奈何自己都还没长大呢,就得给人当爹了。

    造孽啊!

    一个青涩的大男孩。

    一个成熟的美男子。

    四目相对时,方才在心中做的腹稿,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陈念脸上哭了,李奈何心里哭了,哭的撕心裂肺。

    “我也有爹了?”

    “我也有爹了。”

    “我也有爹了!”

    十六年的痛苦,十六年的委屈,十六年的日思夜想。所有的情绪,在这一刻,融进了彼此的心里。他直接扑进李奈何的怀中,痛痛快快的叫了一声!

    “爹!”

    “我儿...受苦了!”

    “为父来晚了。”

    沉沦了两百多年,李奈何在见到陈念的那一刻,悔悟幡然。两百多年前,那个惊世骇俗的天之骄子,是时候该回来了。

    就算为了儿子能够欺男霸女,横行无忌...

    ***

    “陆公子,你听。”

    被绑在院中的锦衣少年,竖着耳朵,生怕漏掉房间里说话的声音。

    事实上他多虑了,小院屁大点地方,房间里的声音,怎会听不见。

    “离心?”

    “陆离心?”

    沈从风偏头看着悠悠转醒的陆离心,恨不得抽他两巴掌。“我说陆公子,咱们现在被人绑着呢,你还有心思睡觉?”

    “不睡觉干什么?”

    “挣扎啊!大喊大叫啊!”

    沈从风有点恼气同伴,想要破口大骂,可是他并不敢,因为陆离心的身份,比他要高贵太多。

    “要我说,林家村这帮人纯粹该死。绑我,我也就认了。那个矮矬壮的家伙,竟然连你也绑了,你说他是不是茅坑里点灯,找屎呢?”

    “你哪来那么多俏皮话?”叫作离心的少年,瞪了沈从风一眼,怨骂道。“别打扰我睡觉,要喊要叫你大可试试,你看那个矮矬壮拿不拿鞭子抽你。”

    “别睡,你仔细听听?”

    沈从风继续催促道。“刚才过去那个男人,好像是小孤儿的爹?”

    “是他爹,又不是我爹,我管他去死?”离心啐骂道。“本公子也是浪催的,软磨硬泡说服我娘,好不容易才准许我下山玩几天,谁能想到,竟然玩到柱子上来了,真他妈浪翻了。”

    “你不是有个宝贝,捏碎之后,你娘就能知道你有危险?”

    “我那是保命用的!”

    “用啊,现在还不用?等那个矮矬壮出来,你想用都没机会了。”沈从风继续压着声音怂恿道。

    离心的爹娘知道,他爹也就知道了。到那时,林家村的人,都得死!

    “咱们出去之后,我让我爹带咱们去万花坊玩并蒂双开。”

    “那好吧。”手机用户看道为观止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68650.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