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修真小说 > 道为观止 > 天下何人不识君 第3章:美人,故人(求收藏)
    翌日,清晨。

    林阿才家里,阿奴儿默默的陪着林阿才媳妇。

    “他婶,你放心,阿才兄弟是寻我途中遇难,我不会不管你的。”他并没说节哀顺变之流的话。

    不经历她的悲,就无法体会她的痛。

    千言万语,倒不如一句我养你,来的夯实些。

    “唉!”

    已经记不清,阿才媳妇这是第多少次叹气了。

    “阿才走了,可怜我也没给他养下一儿半女的,既然李大哥这么说了,我也就不推辞了。”阿才媳妇又叹了口气,勉为其难的说道。“小念这孩子实在可怜,我过去给他当娘,也行。”

    “啊?”

    “啊?”

    阿奴儿和李奈何同时看向阿才媳妇,两个人被阿才媳妇的话,震得七荤八素,久久不能平静。

    “他婶...那个...”

    “阿叔,阿叔!”

    林凝性格跳脱,时而恬静,时而又像个疯里疯气的野丫头。

    正当李奈何和阿奴儿尴尬在原地时,林凝气喘吁吁的跑来。“阿叔,人...好多人...都把家里围起来了...”

    “走!”

    草庐。

    黑压压一片,足足两三百人,将小院围的水泄不通。

    小院里。

    林渊和陆大夫站在屋门前,将陈念挡在身后。

    说不怕,那是骗人的。

    陆大夫心中犹如一万只小马驹奔腾而过。心说老夫我不过是来,给陈念这小家伙复诊的,你们用得着摆这么大排场,欢迎我吗?

    林渊也是有苦难言。

    这辈子小风小浪经的多了,谁能想到黄土埋到眼皮子底下的时候,还能见识到这番大风大浪...

    倒不是怕死。

    就怕陈念他爹不给力啊!

    两个鼻青脸肿的少年,依旧还在柱子上挣扎。

    一条长凳。

    矮矬壮的汉子苦乌,赤着膀子,露出虬张到爆炸的肌肉,手持一柄鬼头长刀,大马金刀横坐在长凳上。

    谁敢横刀立马,唯我苦乌!

    “少宗主,您看?这...”

    锦衣胖子,捂着富态到流油的聚财肚,愤然道。“林家村这帮人真是吃了狗胆,竟敢绑架离心公子,我看他们当真是找死!”

    “沈外使,稍安勿躁,等正主来了再说。”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

    围在小院外的黑衣人,主动让出了一条通道。

    李奈何龙行虎步走在前,阿奴儿带着林凝,来到小院。

    “你们主事的来了,还不快放了离心公子?和我儿子。”

    一见李奈何走进小院,大胖子沈浮便嚷嚷道,准备发难时,被少宗主拦住。“还未请教,阁下是...”

    “姓你名爹字父亲!”

    李奈何回了一句,转身朝陈念勾勾手,示意他过来。

    “你爹...父亲...”衍月少宗主复述一句,脸色骤然大变。“混账!竟敢戏弄本少宗主,你是想死吗?”

    “砰!”

    横坐在长凳上的苦乌,抡起巨大的鬼头长刀虎虎生风。刀尾重重的砸在石板上,转而将鬼头刀刃指向衍月的少宗主。

    恐怖的气息朝外铺散而去!

    苦乌是在用实际行动来告诉他,李奈何并是不是在找死。

    陈念跑到李奈何身边。

    “爹!”

    “我儿莫怕,有为父在,你可以把他们当成狗屎。”李奈何宠溺的摸摸陈念的头。“现在告诉为父,柱子上的,哪个是沈从风?”

    陈念指了指左边的锦衣少年。

    “右边那个是谁?”李奈何问道。

    “不认识。”陈念摇头。

    李奈何看向苦乌,那笑容很耐人寻味。

    苦乌讪笑,半天才吐出一句。“我本来要抓他一人,旁边那个偏说什么有难同当,我就顺手抓来了。”

    听完苦乌的解释,李奈何被右边那个少年的义气感动了。“既然如此,那就两个一起打吧。打到只剩下半口气为止。”

    “是!”

    听听,这是人话吗?

    沈浮大耳肥头胀的通红,求助似的看向衍月少宗主,那个一身云罗法袍的男人。

    “阁下不觉欺人过分?”

    “你又是谁?”

    李奈何这才将目光转向那个头戴金冠,身披云罗法袍的青年男子。

    “右边柱子上,是我儿子。”

    云罗法袍继续说道。“本人陆长生,家父衍月宗宗主陆景年,我衍月宗虽是三流仙门,却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实不相瞒,我夫人当年,和仙道巨擘雾隐仙宫高层,有过一段仙缘。”

    “雾隐仙宫?”

    李奈何嘴角勾起一抹笑。

    但这笑容看在陆长生眼中,却总感觉他是在嘲笑自己。

    “爹。”

    陈念拉了拉李奈何的衣角,小声的说道。“爹,要不就算了吧...”

    “你心里想算了吗?”李奈何反问。

    “不想。”

    “那就是怕为父弄不过他们咯?”李奈何拍拍陈念的肩膀,对苦乌说道。“给我打!”

    “打!”

    沈浮有点尴尬。

    陆长生更尴尬...

    亲儿子被人打,当父亲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动手?

    不行啊,矮矬壮的汉子,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最少都是地玄境,打是肯定打不过...唉!小门小派的,就是容易被人欺辱。

    “儿啊,记住爹的话,要想不被人欺负,就得欺负别人!”

    “要是打不过呢?”

    “打不过告诉爹,爹替你揍他!”李奈何如是教育孩子。

    苦乌那巨型的鬼头刀背,狠狠的朝柱子上的两个锦衣少年砸去。只要砸中,就算不死,也不过能剩下半条命。

    千钧一发之际。

    遥远的天际,一道虹光极速飞掠而来。

    “锵...锵锵锵...”

    一柄青虹剑,与苦乌的鬼头长刀交织在一起,电光火石,石破天惊。

    众人连连退出小院,阿奴儿将林凝和陈念护在身后,林渊和陆大夫跑进里屋,躲了起来...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还是赶紧躲开的好,热闹,也得有命才能看。

    “我的心儿!”

    “陆长生,你这个废物,你儿子被人欺负,你站在一旁干什么?”

    “助威吗?”

    一声凄厉的娇喝传来,便见一袭黑色紧身长裙,包裹着一个风华绝代的,美艳绝伦的年轻女子,从天而降!

    “敢欺我的心儿,找...苦...”

    风华绝代的黑裙女子,原本可以脱口而出的话,在看到苦乌之后,愣住了。如鲠在喉,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目光横移,在苦乌的身后,她看见了一个让她朝思暮想,又爱又恨的男人。

    一瞬间。

    她的头皮仿佛要炸开似的,泪水奔涌而出。

    那个银冠束发,一袭雪白的身影,端的是公子翩然,郎艳独绝,世无其二之绝姿...

    那挺拔的身体,清灵的形貌,像是皑皑雪原上,盛开的雪莲花。是那样的纯净、无垢、无暇。

    那双桃花般的睡眸,好似摄人心魂的漩涡,让她迷醉,让她荡漾...

    她好像回到了情窦初开的时候。

    二十年前。

    雾隐山下,安和桥上,才子佳人,入对成双。

    桥上少年桥下水,小棹归时,不语牵红袂...

    “李天意?”

    “拿命来!”

    随着年轻女子一声娇喝,青虹剑已经抵在了李奈何的脖颈。

    那把剑,离他的喉咙只有...手机用户看道为观止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68650.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玄幻小说]反派的荣耀
  2. [修真小说]重生之鱼神
  3. [都市小说]逍遥渔村
  4. [穿越小说]隋末之万钧之势
  5. [科幻小说]重生之预知神豪的科技之路
  6. [科幻小说]全世界只有我知道轮回剧情
  7. [科幻小说]苟着也能成神仙
  8. [穿越小说]星云战
  9. [修真小说]修仙太快怎么办
  10. [玄幻小说]神能大风暴
  11. [都市小说]生活系神豪从重生有老婆开始
  12. [网游小说]赛博朋克里的界外魔
  13. [玄幻小说]永仙之路
  14. [穿越小说]我在大唐开酒馆
  15. [玄幻小说]拳职武神
  16. [穿越小说]女总裁的神医兵王(战神狂婿)
  17. [都市小说]锦冠天下
  18. [玄幻小说]西游:我的龙族是神魔
  19. [都市小说]神级上门女婿
  20. [穿越小说]无限军功从亮剑副本开始
  21. [都市小说]极品小刁民
  22. [网游小说]神秀之主
  23. [科幻小说]从返祖进化开始
  24. [都市小说]云倾北冥夜煊免费全本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