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修真小说 > 道为观止 > 天下何人不识君 第5章:道为观止(求收藏,求推荐)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

    漆黑的天幕,缀满繁星。

    李奈何倚窗独坐,眼中尽是迷茫。

    “奈爷。”

    阿奴儿走到李奈何身前,轻轻捏着他的肩膀,柔声问道。“心情不好?”

    “有些怕。”

    李奈何透过窗棂,看向深邃的星空,伸手压住阿奴儿的手。“怕有一天,你也会离开我。”

    “除非阿奴儿死了。”

    “所以我才怕。”

    李奈何转头看向阿奴儿。“我在想,我到底该不该修复道基,重新踏上仙门之路。毕竟,那是一条血雨腥风,没有尽头的不归路。”

    “刀山剑树,阿奴儿陪你走。”

    “可是...”

    “别说了,睡吧。”

    ***

    清晨。

    李奈何被院外的嘈杂声吵醒。

    “醒了?”

    阿奴儿披着银色纱衣,赤裙逶地,坐在窗前,散着青丝。她回眸一笑,有种说不出的万千风情。

    “外面怎么这么吵?”

    “北陵的兄弟们来了,正在给林家村的人分发物资。苦乌还说,要用三个月的时间,将林家村建成方圆五百里,最好的村落呢。”

    阿奴儿解释道。“还要给他们金银,让他们的生活从此无忧无虑。”

    “这样,真的好吗?”李奈何有些担心。

    他们都是淳朴善良的人,奢靡的生活,会让他们变得懒惰,更容易滋生矛盾、甚至仇恨,从而引来外部势力的窥视。

    若是这样,林家村早晚会毁掉。

    “再建一座学宫如何?”

    李奈何并没有说出自己的忧虑,而是提议道。“等我们走后,留些地法、天法境的兄弟们,教授他们修行,这样一来,林家村只会越来越强大。”

    “嗯,待会我去告诉苦乌。”阿奴儿甜甜的应了一声,继续做着自己的事。

    “你在刻什么?”

    “刻好再给你看...”

    ***

    山坡上。

    陈念将姨娘刻好的墓碑,一丝不苟的镶嵌好。然后跪在孤坟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爹,姨娘。”

    “念儿,当着你娘和你姨娘,告诉为父,你想要的未来,是什么样的?”李奈何的语气很严肃。

    “我...”

    他好想说提笼架鸟,欺男霸女...

    可他不敢。

    三两天接触下来,他暂时还没摸透自己这个便宜老爹的脾气。

    “没关系,只要是你的选择,不论善恶。”李奈何宽慰道。

    不论善恶?

    “我说了,您别骂我,更别打我!”陈念低头,用余光看着父亲。见他点头,得到了首肯,便壮着胆子说道。“我想修魔!”

    “为何?”李奈何看着陈念,追问道。“你对魔族,了解多少?”

    “我不了解,也没接触过!”

    陈念摇头。“我觉得,仙门都是伪君子,魔门都是真小人。若是两相对比,我更愿意修魔,这样的话,等我有了实力,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横行无忌,无法无天的欺男霸女了。”

    真没想到,陈念会是这般解释。

    李奈何看着陈念,沉默了很久。“至少伪君子行事,会有所忌惮。真小人可从来都是肆无忌惮。”

    “魔修,从来都是与杀戮、死亡在交臂。”

    他本就有带陈念去离宫拜师的想法。但是,听完陈念的解释后,他不知道这个选择,或者说是陈念自己的选择,到底对不对。

    “说了,不论善恶。”

    李奈何莞尔笑道。“既然你想修魔,过些日子,为父便带你去离宫拜师。”

    “离宫?”

    陈念听见这两个字,眼冒精光,惊呼道。“就是那个,天下第一魔宗,离宫?”

    他本来想着,能去个二流魔门宗派就挺好。

    再不济,三流魔门宗派也不是不能考虑,谁料老父亲一开口便是离宫,那可是天下第一魔宗啊...

    陈念感觉自己快要幸福的昏过去了。

    他好像看见了未来的路。

    魔功吞日月,翻手天地惊。

    仙魔两道,匍匐在他的脚下,瑟瑟发抖...

    “仙魔道统,殊途同归,不过修行的方式不同罢了。无论修什么,我要你永远记住四个字——道为观止!”

    “将这四个字,当成你毕生的追求吧!”

    “道为观止,是什么意思?”陈念挠挠头,求助似的看向姨娘。“我...我真不知道...”

    阿奴儿莞尔不语。

    “俯视大道,成为让大道仰止,甚至是奴役大道的存在!”李奈何语不惊人死不休。“你不是想横行无忌,无法无天吗?若非如此,便做不到真正的横行无忌,无法无天!”

    “大道...就是天吗?”

    陈念在想,这个老东西是不是疯了?

    怎么胡说八道的?

    奴役大道?

    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说出来,就不怕遭天谴吗?

    “修行,遵循的是天道法则,无论仙魔;”

    “天道运行,遵循的是大道法则;天道有尽头,而大道无穷尽。天道灭了,大道会衍生出一个新的替代品。”

    “这是天道与大道本质的区别。”

    “若将天道比做一个国,那大道便是绵绵无尽的国祚。山河破碎,家国灭亡,国祚依旧延续,不久后,便会有一个新的国诞生,国祚会继续推动着新的国前进,直至灭亡,再诞生...”

    “或许,你会觉得,这些东西离你很遥远。其实不然,她们就在我们身边。你要学会发现她,接近她,征服她...”

    陈念有点懵...

    天,不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吗?

    大道比天还大?

    我他妈还发现、接近、征服?

    啊啊啊...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我还是个孩子啊,这些东西是我该知道的吗?

    感觉好压抑...

    感觉永远都没有出头之日啊...

    活着好累...

    好一会儿,陈念才稳住了情绪,试探着问道。“爹,你很强吗?”

    “地法境!”

    “地法境?”陈念有种被侮辱了的感觉。

    我当他是爹,他却当我是傻子。

    我陈念就算没修炼过,也知道修行有六大境界,法境,灵境,玄境,每个境界分为地、天两阶。

    爹说他是地法境,那就是修行的入门境界...

    苦大叔那么强,肯跟在一个地法境的弱鸡身边当护卫才怪。

    他傻?

    还是我傻?

    “不要有过多的心理压力。”

    李奈何拍拍陈念的肩,安慰道。“先跟着苦乌炼气吧,在你所知的六大境界之后,还有化圣九阶...你要走的路,很漫长。”

    “去吧,我跟你姨娘在这,陪陪你娘。”

    ***

    “你是不是觉得,他知道这些,有些早了?”

    “嗯。”

    阿奴儿点头称是。“很恐怖,若他的内心不够强大,你的这些话,足以断绝了他的修行之路,从此活在这些东西的阴影之下。”

    “是啊,这些东西想的多了,连我都有一种无力感,更何况是念儿。”

    山坡上。

    李奈何静静的坐着孤坟前,阿奴儿依偎在他的怀中。“他做不到的,我来做。我若为观止,就让他安心的活在我的庇佑之下吧。”

    “决定要修复道基了?”

    “嗯。”李奈何搂紧了些。“可能会有危险。”

    “我知道,你的道基是天道所伤,修复道基,就是逆天道行事,自然会有危险,但阿奴儿会一直陪在你身边,至死不渝。”

    “我说的是外部危险。”李奈何轻轻刮了下阿奴儿的鼻尖,尽是宠溺。“可能会有人趁机,垂涎我的身体。”

    “阿奴儿保护你...”手机用户看道为观止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68650.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