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修真小说 > 道为观止 > 天下何人不识君 第8章:见过她出手的人都死了
    倏忽间。

    两个月过去了。

    经过两个月的奋战,林家村的建设已经初见成效。

    原本四面通透的村落,围起了厚厚的墙堡,看起来颇为坚实。原本的草庐已经拆除,建起了一座座楼阁水榭。

    陈念家的草庐,加之周边的空地,建起了一座三层的阁楼。

    这里,便是清秋学宫。

    远处的山坡上,孤坟的上方,建起了一座神庙。

    神龛上。

    摆放着的,是陈清秋的灵位。

    ***

    “比我想象的要顺利。”

    神庙里。

    李奈何盘膝坐在蒲团上,接过阿奴儿递来的香茶。“原本以为,道基修复必定躲不过天道的勘察,可谁曾想,天道压根没拿我当回事...”

    李奈何苦笑着,抿了口香茶,长长的舒了口气。

    “差不多再有一个月,就能完全修复,修为也能停留在地法境。地法境虽然只是入门的境界,但好歹不用重新炼气,我也就知足了。”

    “嗯。”

    阿奴儿甜甜的应了一声,说道。“再有一个月的话,念儿和小凝,估摸着能修到炼气第四层。到时候林家村定然也是建好了的。”

    “嗯,也是时候该启程,前往离宫了。”李奈何叹道。

    “听说离宫的魔女,很美呢。”

    阿奴儿打趣道。“南纱浪就很不错,离宫宫主南士奇的小女儿,乳名叫瓷儿。算起来,应该有十六岁了。”

    “你来安排吧。”

    “你还真是来者不拒?”阿奴儿语结,嗔怒道。“我看小凝真没说错,你就是个老黄牛。”

    “什么意思?”

    “就喜欢吃嫩草呗!”阿奴儿白了李奈何一眼,眸中多了些嬉笑。“我可是记得你说过,你和南士奇,还有着一段过往呢。”

    “是啊!”

    李奈何点点头,看向神龛上的灵位,重重的叹了口气。“年少时,我和南士奇同在瞎子乔三座下,修过十年的剑道。”

    “若从剑道上论,他该唤我一声师兄。”

    “那你还对南纱浪...”

    “有冲突吗?瞎子乔三,可从来没承认过南士奇是他的剑道弟子。”

    李奈何干笑道,拍拍阿奴儿娇嫩的翘臀,换了话题。“梵音谷那几头野驴的道场,应该是搭好了的,带苦乌去看看,我总觉得,这场法会,并没有看起来这般简单。。”

    ***

    月京南城,衍月广场。

    得到了衍月宗的首肯,梵音谷那几头野驴,竟然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搭建起了一座可容纳数万人听道的布道所。

    高高耸立的法台,竟然连衍月宗立宗祖师的神像,都给遮挡住了。

    这帮野驴,还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

    衍月宗,倒也没说什么。

    谁让自己是三流仙门呢?

    梵音谷虽然只是西境梵天宗的分支,好歹跻身二流宗派了。

    只能说,衍月宗是敢怒不敢言。

    梵天宗的那帮真驴敢明目张胆,跑到雾隐仙宫的地盘搭建道场,传教布道。作为它的分支,梵音谷的行径,也算是正常了。

    “少宗主,查清楚了。”

    野驴搭建的法台下,两个衍月弟子朝陆长生跑来。“和梵音谷法师在一起的那个女人,是灵墟妖族大祭司座下的侍女。”

    “灵墟妖族?”

    陆长生蹙眉,深吸了口气,脸上尽是疑虑。“莫不是...想要和灵墟妖族联手,灭我衍月宗?”

    陆长生被自己心中生出的想法,吓了一跳。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的想法很不靠谱。

    不管是梵音谷,还是灵墟,想要灭衍月宗,都是很简单的事,根本没有必要大张旗鼓,行如此大动作。

    那么...

    法师和妖人混在一起。

    是为了什么呢?

    要是有个人,替本少宗主打探一番就好了。

    陆长生心里想着。

    法台正后方,临时搭建起一座大殿,殿中供奉的着佛胎。

    “没用的。”

    大殿上,站着数十人。

    却闻那衣着暴露的年轻女子,摇头叹息。“若不联手,不管是我们灵墟,还是你们梵音谷,都只会无功而返。”

    “联手?”

    问话的是梵音谷的大法师。“凤竹施主此言大善,灵墟若能助我梵音谷渡化李不悔,便是大功德一件,梵音谷中,必为几位女施主铸造金身。”

    “不过...”

    大法师沉吟片刻,继续说道。“他身边那位爱弹琴的女施主,绝非从善之辈,若想擒获李不悔,必先斩断其臂膀,方能成就大事。”

    “爱弹琴的女人?”

    名唤凤竹的暴露女子,面露疑惑。“她很厉害吗?可据说,没人见过她出手啊?”

    “那是因为,见过她出手的人,都已经死了!”

    大法师高宣一声佛号,喟然叹道。“不如,在法会布道之际,老衲带我梵音谷的人,去引开李不悔的随从,以及那位爱弹琴的女施主,你们灵墟的人,趁虚而上。”

    “如此最好,不过,如若功成,李不悔要先交我灵墟半年,方再交付梵音谷。”

    “凤竹施主,此言大善!”

    “善吗?苦乌觉得并不善!”

    殿外传来一声粗犷的笑声,便见正殿大门轰然碎裂,光着膀子的矮壮男人手持一柄鬼头长刀,轰然砸下!

    “轰隆...”

    大地般厚重的冲击力,让得整座临时搭建的殿宇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阿弥陀佛!”

    大法师高宣佛号,向着矮壮汉子教说道。“施主杀孽深重,莫不如听老衲一言,放下屠刀,接受大普渡佛光的洗礼,方能助你渡过苦海,重归彼岸!”

    “大法师,我家奈爷本就不想与梵音谷交恶。在旁看着便是!”

    怀抱古琴,薄纱掩面的红裙少女款步走进大殿,摆好古琴,奏响了死亡的乐章。

    “苦乌,灵墟的妖女,一个不留!”

    ***

    山坡,神庙。

    李奈何端坐在蒲团上,闭目调息。

    忽地,心中偶感杀机,但见他起身,朝着庙堂外走去。

    “倏...”

    一根足有五尺长的利爪,勾住了李奈何的脖颈。

    庙门右侧。

    走出一个庞然大物,定睛观之,却见是一个碎花锦袍,满头插满了步摇的臃肿女人,正腆着那油腻惨白的脸,冲着李奈何痴痴的笑。

    “呕...”

    我次奥,这个鬼东西是哪来的?

    完全没印象啊!

    她没理由杀我啊!

    “这位大姐,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李奈何赶紧找辙,试图用谈话,来拖延时间。

    苦乌竟然没安排人在暗中保护我?

    不知道我现在的修为,只有地法境吗?

    随便来个天法境的人,都能弄死我啊...

    啊啊啊啊啊...

    “哥哥,你真的好美。”

    那臃肿的女人扯着嘶哑的嗓子说道。捏着兰花指的手,重重的搭在李奈何的肩头。“听说和你双修一次,便能获得十年修为...”

    “妹妹我若是和你双修十次,岂不是有百年修为?”

    “那么一百次...”

    “一千次...”

    我次奥,竟然是冲着我的身子来的!

    呸!

    下贱的东西!

    馋我的身子!

    李奈何汗都急出来了,这个臃肿的女人好像力大无穷,搭在他肩头的手,好像一把钢钳,将他的肩膀死死的箍住。

    盲猜,最少地灵境。

    ***

    “阴慝儿!”

    “阴慝儿!”

    从来没人见过阿奴儿如此失态。

    城内归来后,不见奈爷踪迹,阿奴儿便慌了。

    她神思焦灼,泪水奔涌,她急于弄清楚,奈爷去哪了!

    “阴慝儿,再不出来,便将你烤了!”

    绿毛蛛阴慝儿,从神庙的窟窿里钻了出来。只见它肚腹吐丝,眨眼的功夫便织成了一块丈许大小的蛛网。

    “快用蛛网,将镜像重现!”阿奴儿催促道。

    “噗...”

    阴慝儿放出一个墨绿色的雾屁,粘附在刚刚织好的蛛网上,便见那屁雾中,隐现出了李奈何的身影,还有一个小山般的女人...

    “奈爷...”

    阿奴儿泣不成声。

    那般恶心的女人,只看一眼便让人作呕的油腻花脸,小山般厚重的身子...

    奈爷将会遭受什么?奈爷怎能受得了?

    阿奴儿不敢在继续想下去...

    “都去找,都去找奈爷!”

    “苦乌,若找不到奈爷,你我...百死莫赎!”

    阿奴儿厉声吼道,一股强绝的气息陡然从她那纤弱的体内迸发,周遭三丈地面,生起了厚厚的冰层。

    “所有人,不惜一切代价,找出那个女人,我要剔她的骨,抽她的筋,剥她的皮!”说完,便见阿奴儿化作一道红光,朝着月京城南城道场法台的方向飞去。

    这是阿奴儿第一次发怒,也是第一次在人前显露法术。

    ***

    “这是哪啊...”

    “喂...”

    “这是哪啊?有人吗?”

    阴暗潮湿的山洞里,不断回响着李奈何的喊声。

    “肥猪...”

    “大肥..”

    “猪头...”

    “喂,猪呢?”

    山洞的深处,伸手不见五指。但是,李奈何分明看见了两颗冒着绿光的眼睛,正在眨巴着,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比猪头还要大上许多的脸盘子,率先出现在李奈何的视线中,紧接着是她那尊像小山一样的身体...

    “别过来...”

    “哥哥,莫急!”

    肥猪那沙哑的声音,却偏偏压着嗓子,语气油腻的让人作呕。“等奴家调制好了助兴的药,再来与哥哥一起玩耍。”

    说完,肥猪要走。

    不过她刚走了几步,又折返回来。

    “喂喂喂,你有种别封我的法力啊...”

    李奈何好害怕,纵横天下三百多年,因为一时的大意,竟然被一个小小地灵境的肥猪,给玩弄的这么惨。

    肥猪解掉了绑在李奈何身上的绳子,抓起李奈何朝着山洞深处走去。

    “好冷...”

    被肥猪封了法力,并且连衣衫都被剥去的李奈何,只穿着一条犊鼻裤,蹲在阴暗潮湿的山洞里。

    瑟瑟发抖。手机用户看道为观止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68650.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都市小说]天玄战神
  2. [其他小说]我的精灵会武术
  3. [玄幻小说]将夜之春
  4. [科幻小说]诸天从斗罗开局
  5. [玄幻小说]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6. [穿越小说]春秋大领主
  7. [科幻小说]怪物的美好生活
  8. [玄幻小说]狂暴逆袭
  9. [科幻小说]科技之开局直播造火箭
  10. [玄幻小说]大魔王娇养指南
  11. [都市小说]都市之至尊狂婿
  12. [穿越小说]一戟平三国
  13. [穿越小说]乱世栋梁
  14. [穿越小说]陛下求我做太子
  15. [修真小说]这是我的星球
  16. [玄幻小说]异世无冕邪皇
  17. [其他小说]无限大萌王
  18. [科幻小说]我变成了一只斑鬣狗
  19. [都市小说]狗与骑士
  20. [都市小说]开局十个亿成高富帅
  21. [玄幻小说]洪荒之青莲剑君
  22. [都市小说]上门虎婿
  23. [修真小说]我财神赵公明,宁死不出山
  24. [玄幻小说]巫师世界里的猫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