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穿越小说 > 在莽新造反的日子 > 第0227章 我就喜欢实诚的人
    鱼禾没有急着跟安仁讲他那些不同寻常的手段,他神色古怪的道:“听殿下的意思,从我们跟庄氏的人对上,殿下就一直跟着?”

    安仁没有犹豫,十分果断,又坦然的道:“那当然,我不仅跟着你们,还准备随时出手救你们。只是我没料到,你们居然那么厉害,居然将比你们多了数倍的庄氏兵马给击败了。”

    鱼禾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安仁这个滇王王弟,居然跟其他滇人一样果断、坦然。

    安仁见鱼禾愣住了,狐疑的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鱼禾失笑道:“没什么不对的……”

    能有什么不对的。

    实诚人在贵族圈里比熊猫还珍贵,好不容易碰见一个,自然要想尽办法让他继续实诚下去,千万不能把他教坏了。

    安仁听到了鱼禾的话,不疑有他,再次追问道:“快说说,你都有那些不同寻常的手段。”

    鱼禾笑道:“我倒是没什么不同寻常的手段,但是我手下有人有一些不同寻常的手段。”

    “哦?”,安仁兴致勃勃,“快给我讲讲……”

    鱼禾笑眯眯的道:“我手下有一人,祖籍常山,姓赵名云字子龙,有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之能,曾经在长坂坡,遭数万人围堵,单枪匹马杀了个七进七出……”

    “这么厉害?!”

    “我手下还有一人,祖籍冀州,姓秦名琼字叔宝,有勇过三军的武艺,打遍河水两岸无敌手……”

    “如此人物,能不能让我见见?!”

    “……”

    鱼禾挑了几个演义中的厉害人物,给安仁吹嘘了一番,他没敢吹嘘的太狠。

    只是讲述了这些人的个人勇武,并没有讲述这些人在战场上发生的故事。

    不然容易被人戳破。

    安仁是实诚人,又不是傻子。

    他手底下的人武力强横一些,安仁倒是能理解。

    他手底下的人要是在战场上杀敌如杀鸡,那安仁肯定理解不了。

    他手底下的人要是在战场上杀敌如杀鸡,那他怎么可能仅仅是平夷一县之主?

    鱼禾一直从入夜讲到深夜。

    安仁听的是满腔火热,抓耳挠腮,恨不得拽着鱼禾立马去平夷,见一见鱼禾口中那些武艺超群的人物。

    “鱼将军,你什么时候带我去平夷,让我见见这些能人?或者你将他们招来,让我见见?”

    鱼禾讲到最后,有些乏了,频频打哈欠。

    安仁意识到自己叨扰到鱼禾了,主动开口打断了鱼禾继续讲述,并且做出了邀请。

    鱼禾笑着道:“殿下客气了,殿下真要是想见,倒也不难。我手底下还有一人,乃是武陵人,手上剑术超群,可敌百人……”

    安仁眼前一亮,“可是武陵大侠吕嵩?”

    鱼禾愣了一下,疑问道:“你认识他?”

    安仁哈哈大笑道:“当然认识,他在滇国露过两次面,听说庄氏庄寿就是死在他手上的。”

    鱼禾点着头道:“你不说我差点忘了,他到过滇国。”

    安仁搓了搓手道:“鱼将军能安排我们见见?”

    鱼禾点头道:“我手底下的其他人如今都有要事,唯有他一个人闲着。只是你也知道,他杀了庄氏的庄寿,庄氏对他恨之入骨。

    他要是出现在滇国,庄氏一定会派人追杀他。

    虽说他武艺高强,能敌百人。

    可庄氏要是派遣出千人、万人对付他,他也难逃一死。

    殿下若是能从庄氏手底下保他一命,我倒是能召他过来,跟殿下一见。”

    安仁大喜,豪迈的拍着胸脯道:“鱼将军只管召他过来,我会差人保护他。庄氏若是敢找他麻烦,我自会率兵去找庄氏讨个说法。”

    鱼禾听到安仁的话,并没有一口答应,而是干笑着道:“殿下的话我能信几分?”

    安仁一愣,有些不满的道:“你信不过我?”

    鱼禾哭笑不得的道:“殿下让我如何相信?我怎么说也是滇王殿下邀请的贵客吧?我刚入滇国,就遇到了庄氏兵马,滇王殿下却没有出手帮我。

    要不是我手底下的人还有点能耐,我恐怕早就死在了庄氏手里。”

    安仁脸上的不满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尴尬。

    鱼禾说的在理。

    鱼禾一行是他王兄邀请的贵客。

    鱼禾一行在他王兄的地头上遇袭,他王兄没有出手,确实是他王兄理亏。

    安仁尴尬的挠着头道:“鱼将军,不瞒你说,我王兄也没说不出手帮忙。我王兄说,此次请你过来,是有大事要请你帮忙,所以需要掂量掂量你的斤两,所以才让我率领着兵马,躲在暗处,按兵不动。

    但我王兄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鱼将军身死。

    他交待过我,一旦鱼将军有性命之忧,就让我率军救下鱼将军。”

    鱼禾故作恍然道:“原来滇王殿下是为了掂量掂量我的斤两?”

    安仁郑重的点头。

    鱼禾哭笑不得的道:“滇王殿下完全可以明言啊。滇王殿下既然要掂量我的斤两,我自然会拿出一些手段,让滇王殿下看一看。

    滇王殿下完全没必要借用庄氏的手试探我。

    弄得我差点以为滇王殿下不欢迎我。”

    安仁赶忙道:“怎么会,我滇人最好客。你是我滇国的贵客,我滇人自然得礼待。我王兄出手掂量你,是他不对。

    他说了,等你到了滇池,他会亲自向你赔罪。

    并且还为你准备了一份厚礼。”

    鱼禾摇头笑道:“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怎么能让滇王殿下给我赔罪。此事既然说清楚了,那就过去了。

    回头还请殿下派人回去告诉滇王殿下,赔罪就算了。

    我当不起。

    但是厚礼,我就收下了。

    我手底下需要养的人太多,太穷了。”

    安仁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道:“我就喜欢鱼将军这种痛快人。鱼将军比我王兄帐下那些虚伪的汉人强多了。

    他们贪我王兄手里的钱,贪我王兄手里的权,却不敢说,也不敢要,简直虚伪至极。

    还是鱼将军实诚,痛快。”

    鱼禾哭笑不得的道:“我那里是实诚、痛快?我分明是穷怕了!”

    安仁听到这话,笑的更大声了。

    鱼禾继续说道:“既然一切都是一个误会,那我立马派人回去传信,让吕嵩速速赶来滇国,跟殿下一见。”

    安仁激动的点头,“甚好……甚好……”

    安仁心满意足的离开了鱼禾的帐篷。

    鱼禾在安仁离开以后,感慨道:“我就喜欢实诚人……”

    实诚人能帮他办事。

    鱼禾今夜跟安仁深谈了一番,达成了两个目的。

    第一个目的,向滇王传达了他的不满。

    第二个目的,让安仁答应帮忙庇护吕嵩。

    有安仁出手,鱼禾就能放心的将吕嵩召到滇国。

    有吕嵩帮忙,他在滇国做事也能顺利一些。

    虽然刘俊和吕嵩都是搞情报的。

    但是两个人的侧重点不同。

    刘俊手底下搞情报的人是斥候,只在乎军情。

    吕嵩手里的人更像是密探,能帮鱼禾刺探到各种鱼禾想要的情报。

    鱼禾在兵法谋略一道,没什么天赋,在武艺一道上,也没什么天赋。

    想要事事压人一头,就得在情报上下功夫。

    次日。

    清晨。

    鱼禾一起床,就看到安仁围着刘俊和相魁在打转。

    安仁看着刘俊和相魁的目光十分热切,两个人被安仁看的有些头皮发麻。

    刘俊第一个找到鱼禾,神情古怪的道:“主公,那个安仁是不是有病啊?他一大早就跑到了卑职的帐篷里,盯着卑职看了大半天。

    卑职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也不敢问。”

    鱼禾哭笑不得。

    安仁之所以盯着刘俊和相魁看,明显是他的锅。

    他昨晚吹嘘的有点过头,以至于安仁将他手底下有点身份的人,都当成了高手、能人。

    所以安仁才会盯着刘俊和相魁看。

    鱼禾坦言道:“安仁昨夜向我求教,问我都有那些不同寻常的兵法谋略,我将你们吹嘘的有点厉害。

    所以他才会盯着你们看。”

    刘俊听到鱼禾这话,想笑,也想哭。

    “主公,你这不是在坑卑职吗?”

    鱼禾拍了拍刘俊的肩头,安慰道:“不用担心,只要你装出一副高人的样子,安仁不仅不会招惹你,说不定还会送你不少好处。”

    刘俊一脸幽怨的道:“他要是让卑职展露一下不同寻常的手段呢?”

    鱼禾笑道:“你以前在六盘水兵营的时候,你上官应该展露过不少手段,到时候你可以原封不动的展露一番。”

    刘俊愕然的道:“那些只是寻常的手段。”

    鱼禾笑眯眯的道:“在我们眼里,十分寻常的手段。在他眼里都高深莫测。”

    刘俊半信半疑的看着鱼禾。

    鱼禾道:“尽管照着我说的去做,要是出了问题,我帮你盯着。”

    有鱼禾这句话,刘俊就放心了。

    “那卑职就照着你说的做了。”

    刘俊说完这话,就离开了。

    没过多久,相魁就偷偷跑到了鱼禾身边,跟鱼禾说安仁盯着他看,看的他心慌。

    鱼禾将告诉刘俊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了相魁。

    相魁听完了鱼禾一席话以后,立马不慌了。手机用户看在莽新造反的日子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72075.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