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穿越小说 > 在莽新造反的日子 > 第0228章 金刀驸马?!
    相魁和刘俊不同,他在得到了鱼禾的指点以后,并没有等着安仁上门求教,反而主动找上了安仁,将鱼丰操练鱼氏家仆的那一套东西拿出来,在安仁面前展示了一番。

    鱼氏是军武传家,家中世代有人为卒。

    所以鱼氏操练家仆的东西,也暗含一些兵法。

    相魁愣是凭借那一点兵法,将安仁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等到鱼禾一行拔营启程的时候,相魁居然将安仁手里用来割肉的刀子忽悠到了手。

    滇人手里的刀子,可是十分贵重的。

    刀子是他们最主要的餐具之一,刀子还能帮他们宰杀猎物、宰杀敌人、保护自己。

    安仁身为滇国王族,手里的刀子更贵重。

    因为刀柄上镶嵌着一块龙眼大小的宝石,一看就值不少钱。

    相魁拿到了刀子以后,就跑到鱼禾的马前,找鱼禾炫耀。

    一柄金柄金鞘,镶嵌着红宝石的刀子插在相魁腰间最瞩目的位置。

    相魁跨坐在马背上,频频从鱼禾面前走过。

    鱼禾一脸无语的道:“别晃了,我看见了。你腰间多了一柄金刀。”

    相魁笑呵呵的凑到鱼禾面前,献宝似的抽出了刀子,炫耀道:“安仁送的……”

    鱼禾瞥了相魁一眼,没好气的道:“我发给你的俸禄,还有你缴获的战利品的红利,能打造这么十柄。”

    相魁摇着头,“自己打造的,跟人送的,不一样。”

    鱼禾幽幽的道:“是不一样,你自己打造的我不会没收,别人送的我会没收。”

    相魁脸上的笑容先是一僵,随后痛快的将刀子递到了鱼禾面前,“主公喜欢的话,那就拿去。”

    虽然相魁心里很不舍,但鱼禾开口了,他就毫不犹豫的献了出去。

    并不是相魁大公无私,而是他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他的东西就是主家的东西,主家要,他必须毫无条件的奉上。

    鱼禾瞪了相魁一眼,淡淡的道:“行了,我会贪你那点东西。”

    相魁狐疑的看着鱼禾,在判断鱼禾说的是不是真话。

    鱼禾沉吟了一下,道:“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相魁愣了一下,不明所以的看着鱼禾。

    鱼禾自顾自的道:“我听人说,一些部族首领有铸造金刀的习俗,每生一个女儿,就会铸造一柄金刀。

    等到女儿长到了嫁人的年纪,部族首领看到了自己喜欢的青年才俊,就会将金刀送出去,为他们定下婚约。

    我们汉家走商的人碰见了带金刀的青年才俊,会戏称他们为金刀驸马。”

    鱼禾说到此处,闭口不言,冲着相魁挑了挑眉,又看向了安仁。

    相魁顺着鱼禾的目光看了过去,看到安仁那张过于实诚的脸,一脸愕然的道:“不会吧?”

    鱼禾笑着道:“你手里有金刀,等你到了滇池以后,去安仁府上拜访一下,不就知道了。”

    相魁吞了一口唾沫,瞬间觉得自己手里的金刀有点烫手。

    鱼禾乐呵呵的笑道:“你也不用怕,兴许安仁的女儿是一个美人呢。如果是美人的话,你就赚大了。”

    相魁苦着脸看着鱼禾,“主公,就安仁那个长相,他女儿能美到哪儿去?”

    鱼禾笑道:“那可说不准,兴许他女儿随他娘。以安仁的身份,总不可能娶一个难看的女子吧?”

    相魁的脸色更苦了,“主公,你就别骗我了。我手底下也有滇人。我听他们说了,滇国以壮为美,身份越高的人,娶的妻子越壮。

    以安仁的身份,他的妻子少说也得有两百斤。”

    “噗呲……”

    鱼禾一时间没忍住,笑出了声。

    相魁一脸幽怨的看着鱼禾。

    鱼禾咳嗽了两声,强忍着笑意道:“安仁的妻子胖,不代表安仁的女儿也胖。”

    相魁盯着鱼禾看了许久,小声嘀咕了一句,“我又不是巴山……”

    意思就是他不是憨货,让鱼禾不要拿这种话骗他。

    鱼禾说道:“胖点也好,胖了好生养。”

    相魁的目光也变得幽怨了起来。

    鱼禾见相魁真的相信了自己的鬼话,并且有点被吓到了,他准备道出实情,然后就听见身后有个颤巍巍的声音响起。

    “真……真的?”

    鱼禾回过头,就看到刘俊手里也捧着一柄金刀,苦着脸看着他。

    鱼禾乐了,“你也有?”

    刘俊哭丧着脸道:“现在还回去还来得及吗?”

    鱼禾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反问道:“你想安仁展露了什么,他居然也送了你一柄金刀?”

    刘俊苦笑着道:“我就是将汉阳校尉训练更卒的法子跟他展露了一遍。”

    鱼禾忍不住道:“汉阳校尉训练更卒的法子,可是隐藏着不少兵法啊。”

    刘俊左右瞧了一眼,见安仁不在附近,低声道:“我展露的是敌人那边的东西。”

    鱼禾愣了一下。

    刘俊话里的意思他秒懂。

    汉阳校尉在训练更卒的时候,必然会告诉更卒,遇到了敌人进攻,该如何应对。

    刘俊是将敌人进攻的法子展露给了安仁。

    安仁真要是用刘俊讲述的法子去进攻,碰见了汉家兵马,或者碰见了平夷的兵马,立马会被克制的死死的。

    对付滇人和句町人,倒是会有点效果。

    “你小子挺贼啊。”

    鱼禾夸奖了刘俊一句。

    刘俊干巴巴一笑,急声问道:“主公,你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拿了滇人的金刀,真的要娶人家闺女?”

    鱼禾瞧着刘俊和相魁都紧张兮兮的,就不愿意说出实情了。

    他毫不犹豫的点了一下头。

    刘俊的脸一下子变成了苦瓜脸。

    相魁的脸色也十分难看。

    刘俊赶忙道:“金刀我会想办法还回去,如果还不回去,安仁让我们娶他闺女,还望主公帮我们阻拦一二。”

    鱼禾笑道:“这可是好事啊。你们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了。为何要阻拦?”

    刘俊哀声道:“让卑职娶一个又胖又丑的女人,卑职宁愿去死。”

    鱼禾笑骂道:“丑女乃是家中宝。你居然不懂得珍惜。”

    刘俊嘀咕道:“丑女再好,也不敌美女一笑。”

    鱼禾感叹道:“有宝你们也不想要,你们还真是……”

    说完这话,鱼禾在刘俊和相魁幽怨的眼神中,故作为难的道:“罢了罢了,谁让你们是我的人呢。既然你们这么坚持,那我就帮你们一次。

    安仁真的让你们娶他闺女的话,我会帮你们拦着。”

    刘俊和相魁听到这话,一脸感激的向鱼禾抱拳道:“多谢主公……”

    “你们在说什么?”

    安仁兴致勃勃的策马走了过来,凑到了三人近前。

    刘俊和相魁匆匆向鱼禾拱了拱手,逃跑似的离开了鱼禾身边。

    他们不敢见安仁,生怕安仁让他们娶自己的闺女。

    安仁狐疑的看着刘俊和相魁二人的背影,问道:“他们是怎么了?”

    鱼禾笑道:“他们听说滇国美女如云,他们至今未娶,所以想求一个回去。可是他们不好意思张口,有些羞涩。”

    安仁哈哈大笑,“原来是想娶我滇国女子。此事倒是容易,回到到了滇池,我让我王兄举办一场盛会。

    到时候他们可以向我滇国女子展露他们的勇武。

    只要我滇国女子看上他们,就会跟他们去野外共度一夕。”

    鱼禾疑问道:“不能迎娶回家吗?”

    安仁愣了一下,挠了挠头道:“有些可以,有些不行。虽然我滇国大部分部族以男子为尊,但女子也有不小的地位。

    有一些部族和你们汉人一样,可以结为夫妻,一辈子厮守下去。

    有些部族却不能。”

    鱼禾十分好奇的道:“你仔细跟我说说……”

    安仁笑问道:“鱼将军也想娶一个滇国女子?”

    鱼禾笑着摇头,“我只不过是好奇。”

    安仁笑道:“那鱼将军再给我讲一些汉家的厉害人物,我给你讲一讲我们滇国的部族。”

    鱼禾缓缓点头。

    鱼禾在后世的时候,虽然到过滇国所在的云贵地区,也了解过当地的风俗。

    可后世的风俗跟新朝的风俗大不相同。

    之所以风俗会不同,除了时间的原因外,还有民族的关系。

    依照史书记载,东汉以前,益州郡的百姓以羌、蛮为主。

    东汉初期,哀牢国内附,会迁移一部分百姓到益州郡。

    东汉中期,迁移到益州郡的哀牢人会造反。

    他们杀死了不少羌人和蛮人,最后会占据益州郡的主导位置。

    再往后,哀牢人就会彻底占据益州郡,在益州郡发展壮大。

    史书上记载的南诏国、大理国,就是哀牢人建立的。

    所以,鱼禾在后世了解到的云贵地区的风俗,跟现在滇国的风俗大相径庭。

    鱼禾必须重新了解一番。

    往后的路上。

    鱼禾在变着法的给安仁讲演义中的英雄人物。

    安仁在细细的跟鱼禾讲解滇国各部族的习俗。

    七日之后。

    鱼禾大致了解清楚了滇国各部族的习俗,他们一行也抵达了滇国的腹地,滇池县。

    滇池县就在滇池的南边,三面环山,一面临水。

    滇王王宫就在滇池边上,伊水而建。

    鱼禾一行到了滇池,隔着滇池池水,依稀能看到滇王王宫。

    滇池上有一条楼船,看着年代有点久远。

    据安仁说,是庄氏先祖依照当年南越王赵佗南下的时候留下的图纸铸造的。

    整个滇国仅此一艘,放在滇池上。

    供滇王用。

    滇王派遣楼船横渡滇池,接鱼禾去滇王王宫,算是一个极大的礼遇。手机用户看在莽新造反的日子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72075.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