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修真小说 >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 第两百三十九章:证元神
    阳州的一处荒郊野外之中。

    一名武将带着一群兵卒和一名人头蝎身的妖魔堵在了一群山谷之中,而在这蝎妖身旁还有着不少身上覆盖着甲壳的“人”。

    除了那人头蝎身的妖魔还有着一些近乎疯狂的理智,其他的妖奴完全就好像傀儡一般被其操控,不仅仅是肉身,连意识都是如此。

    妖魔之间等阶分明,同一血脉之间,上位者对于下位的控制简直就是全方位的。

    “吃!”

    “吃了他们。”

    妖魔一声令下,这些妖奴就悍不畏死的往外冲,狂热得让人畏惧。

    但是围剿他们的神兵显然是久经战阵,不知道多少次面对各种妖物、邪道高人、魔头,哪里会被这场面给吓住。

    “诛杀妖魔!”

    “尔等祸乱九州,今日死期到了。”

    “符咒。”

    “扛住。”

    “锁住他!”

    这些妖奴一个个力大无穷,身坚似铁。

    到了那妖魔身上更不得了,巨大的蝎子身躯和镶嵌在上面的人头极不对称,更显出了一种怪异扭曲的邪恶感觉。

    神通瞬发连咒语都不需要,更不需要任何符箓燃香加持,堪比一些大门传承的阳神。

    这名为善贾的妖魔是来自于乌蛮国妖的天蝎洞,在十万妖窟赫赫有名。

    他们本是人族,但是却举族供奉妖魔。

    族中大妖在他们成年之后从其中挑选妖奴,其中少数妖奴才能够成为真正的妖魔,妖魔修的不是神魂而是肉身,最便捷的方式自然是食人血肉吞人精血了。

    进入九州之后这善贾更是凭借着妖种之术,聚集出了上百妖奴,造下了无边杀孽。

    不过此刻他的运气算是到头了,面对神兵井然有序的围杀攻伐,后方还有着道人不断的施展着符咒。

    眼看着不敌,想要跑回大山之中逃命,远处却有着当地刚刚敕封的土地和庙祝引路开了天眼一般围追堵截。

    最终所有妖奴被围杀,这妖魔善贾也被封印。

    被神兵们押送到汝月郡之中,喂食神兽吞天犼。

    阳州之地,这种景象在四处上演。

    一座座土地庙、山神庙、城隍庙立起,将各方的城池、村镇拱卫了起来。

    道士一批批跨入南境边州,神兵分为各个小队四处围剿妖魔,神祇一处处敕封下去更是让这些妖魔没有了容身之地。

    不断扩大的妖魔之祸,日渐猖狂的大妖们,一个个如同丧家之犬一般被屠戮镇压,面对大宣的力量惶惶不可终日。

    妖魔开始大批退往灵州,然后又从灵州退往九州之外。

    少国师王七郎南下,带来的事整个大宣的国策上的支持,还有三十六重天、泰山府界、阴曹地府的全面支持。

    汝阳府刚刚修复的衙门之中,李策一边在调兵遣将,一边在派遣官吏赶赴四方上任,增强对各地的掌控、安抚百姓、救济难民,同时恢复被妖魔之祸破坏的天州和月州。

    得闲了一些,他终于走了出来。

    看着趴在外面远远高处城墙的巨兽,顿时有种安全感。

    “这神兽竟然喜欢生食妖魔?莫非当真是天生就有灵性,知晓妖魔之害,来人间”

    李策想象之中的神兽便是这般,亲近人族,厌恶妖魔邪类。

    一旁的泰山令虞荒看着那吞天犼,眼中透露着羡慕。

    他听到李策所说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太子!”

    “神兽眼中并不分人与妖魔,此兽在楼月国生吞无数生灵的时候,可没有分得那么清楚。”

    “若不是少国师控制住了他,方圆千里恐怕瞬间就是生灵涂炭。”

    “所谓神兽、凶兽,不过只是咱们对他的称呼罢了!”

    虞荒说起了吞天犼,立刻就联想起了它的主人。

    “少国师还没有出现,青帝也不见了踪影。”

    “风雨欲来啊!”

    虞荒有种不好的预感,不论是王七郎和青帝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货色,现在憋着不出声,指不定在闷着什么大招呢。

    而汝月郡所在的地方,很可能首当其冲。

    虞荒一想到这里,就瞬间有种想要逃离此地的冲动。

    但是地眼就在汝月郡之中,他又不可能离开此地。

    “不会又被王七郎那小子给当枪使了吧!”

    ----------------

    阳州和灵州边界的一个小镇,这个南方小镇已经彻底荒废了,镇子里的人要么丧命于妖魔之祸,要么往北方逃难去了。

    王七郎寻了一件干净空旷的大屋,此刻就住在这里。

    每天夜里,都有着不少恐怖阴森的妖魔在镇子周围来来往往,却对这屋宅之内的情况和灯火视而不见。

    咒老和瘟神此刻正在不断的在天州、灵州、月州的舆图上做着标记,分析着各种情况。

    瘟神有理有据的说道:“月州肯定不可能,广寒仙子可还在呢!”

    “虽然广寒宫的弟子不多,又常年不插手人间事导致妖魔之祸一时间泛滥,但是青帝肯定不敢去灵州寻广寒仙子的晦气。”

    咒老点了点头:“既然是冲着主人来的,小老儿觉得青帝肯定就藏匿在天州,要是在灵州哪怕找到机会天高皇帝远,也没有办法瞬间赶来。”

    “只有藏身在天州,才能够设局并且瞬间做出反应。”

    瘟神一笔有一笔的王舆图上写着字,有各地的妖魔情况,也有疑似青帝仙派弟子的踪迹。

    “各地的情况也都摸清楚了,天州各方土地、城隍的消息也传来了。”

    “但是依旧没有什么真正有用的线索,青帝遮掩天机,连仙人都找不到他,更别说这些鬼神和凡境修士了。”

    青帝在找他,王七郎同样也在找青帝。

    这种感觉就好像捉迷藏,只不过是谁先找到对方谁就死。

    青帝敢来设局搞他,肯定有一击致他和吞天犼于死地的杀招,更有着脱身的计策,要不然肯定不敢来。

    而王七郎敢来找青帝,便是他背后有着三十六重天,只要青帝敢露出一丝踪迹,他立刻就能马上招来两三位的仙神战力对他进行围剿。

    而青帝不是在天州,就肯定在灵州。

    此二地没有鬼仙镇守,又接近刚好可以任由他肆意妄为,所以王七郎来到了此地。

    在这边边界探查,看看能不能够锁定准青帝的位置。

    最近正好是雨季,不见大雨,但是总是断断续续的下个不停。

    生童揣着手坐在门槛上,看着外面雨的世界。

    “就这么一直躲着,也太怂了吧!”

    王七郎不急,他觉得应该急的是青帝。

    天州也月州的妖魔之祸正在平定,接下来马上就要围攻灵州了,他再不出来,九州就真的平定了。

    到时候中州地眼贯通九州,青帝就真正知道厉害了。

    王七郎打着坐,意识完全沉浸在修行之中,嘴巴也没有动。

    然而空气中却传来了他的声音,和生童拌嘴。

    “我是来平定妖魔之祸,收服九州的。”

    “又不是和那青帝拼个你死我活的,他一个丧家之犬败军之将,我可是得胜者,和他拼命岂不是亏了么?”

    王七郎:“你还真当我是那些莽撞货,遇到敌手就哇哇直叫的扑上去,然后你一刀我一刀啊!”

    生童嗤之以鼻:“大丈夫就是刚正面,只有心脏的才玩这种心眼。”

    “用这种方法就算是打赢了,我生童也是不会认可的。”

    王七郎也学着生童嗤之以鼻的模样:“你的认可算个屁。”

    纸女孙珊珊捧着一碗面走了进来,放在了桌子上

    “修行的时候就不要三心二意的了,小心走火入魔。”

    王七郎没有停下修行,来吃孙珊珊下的面。

    而是手中掐了几个咒诀,面前浮现出了一个神龛一样的东西。

    伸出了手指,金色的血液不断低落而下。

    金色的神龛如同昔日王七郎制造活木人傀儡一般,迅速生出血肉活化一般的演变,而且体型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先是如同一栋屋宅,之后又收缩了回去化为了巴掌大小。

    少年道人突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

    正在添茶倒水的孙珊珊立刻吓了一跳:“不会真的走火入魔了吧?”

    王七郎一下子站了起来:“我要突破了!”

    他这几日也不是白闲着的,对于如何突破元神境,他在昌京已经有了不少的感悟和准备。

    这几日一直都在准备着如何突破元神事宜,此刻终于堪破了最终的关键。

    此刻王七郎体内的神魂,以及离怨天之中心猿圣像全都缓缓消失了。

    二者同时出现在了同命神龛之中,如同一具神像一样端坐在里面。

    这是绕开了身体的限制,以如同身外化身一般的方式,借助同命神龛的力量突破元神。

    王七郎激动不已,只要破了这个坎,他的神魂便能够进行一步。

    借助凭依之力,让神魂再度衍生出一种变化,发生质变。

    此刻其他护法也一同出现了,在王七郎身旁围成一圈,结成阵势替他护法。

    “这是?”

    “要证道元神了。”

    王七郎睁开眼睛,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咒诀。

    “身外化身!”

    “元神法相!”

    “出!”

    同命神龛大放光芒,其内王七郎的神魂和心猿圣像开始重叠镶嵌。手机用户看只求一世逍遥人间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72258.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