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都市小说 > 深夜学园(奶爸学园) > 689、相册(2/2)
    ps:为新增的四位萌主更新的哈,今天八千字更新完成,下一章凌晨发。

    原本漆黑寂静的别墅一楼,忽然亮起了一盏烛光和两盏灯光,接着响起生日歌。

    这一幕来的猝不及防,事前没有半点征兆,她被吓一跳。

    此刻,她微张双手,护着身后的小白和喜儿,身体紧绷,紧紧地盯着眼前,脸上充满警惕,又有一些惊愕。

    在她身后是喜儿,喜儿把头埋在她的背上,小手紧紧抓着她的衣裳下摆,摆出的一副怕怕的不敢看的姿势。

    在喜儿身后是小白,小白是被谭锦儿拉到身后的,她胆子大,身子虽然躲起来,但是小脑袋撇出来,朝前张望打量。

    “祝你生日快乐~~~~”

    生日歌的歌声越来越响亮,不断有人加入,灯光也一盏盏亮起,照亮吃灯光后的众人的脸庞。

    谭锦儿看到了张叹,警惕的心顿时放下,脸上剩下愕然,没搞明白眼前的状况。

    待张叹推着生日蛋糕车走近,给她稍微解释,她才明白,原来是有人过生日啊。

    身后的喜儿钻了出来,开心的双手握十,聚在胸前,幸福之情溢于言表,跟着众人唱道:“猪你僧日快若,猪我僧日快若~~~~”

    谭锦儿把她拉到一边,小声提醒:“不是你过生日。”

    “猪你僧日快若,猪我僧日快若~~~~”喜儿迷糊道:“哈?”

    谭锦儿再次强调:“不是你过生日,你是5月份的生日,现在都12月了,还没到。”

    喜儿想了想,好像是哈,hiahia笑着放下合十的双手,只见张老板推着蛋糕车,从她面前经过,都没喊她吃呢。

    “小白童鞋,过了今晚,你就6岁啦,祝你生日快乐。”张叹笑着对手足无措的小白说。

    小白不知所措,没见过这种场面,主角是自己的场面,所以想要开溜,但被大家包围了,哪儿也跑不了。

    “住啥子?住啥子?”小白嚷嚷,“喜娃娃快来救我~~~”

    喜儿抬头问姐姐,要不要去救小白。

    “你救的了吗?这里的人你打得过几个?”谭锦儿说。

    喜儿左瞄右瞄,确定一个也打不过,于是老神自在地站在姐姐脚边,全程看戏。

    “今天是你生日,我们给你过生日呢。”

    张叹安抚有点激动的小白,谭锦儿也在给小白解释,小白终于慢慢镇定下来,旋即是有点点小开心,她自己都不记得自己今天过生日呢。

    张叹说:“今天就是你生日,12月1日,今天就是,你满6岁了。”

    小白半信半疑,她确实不记得自己是哪天过生日的,她以前过生日从没闹出过这么大的动静,每次都是舅妈或者奶奶给她煮两个红鸡蛋,一个当即吃了,一个装在兜兜里,什么时候饿了什么时候吃。

    她没感觉生日当天和平时有什么区别。

    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她会希望自己再快点长大。

    “我过生日?”小白不确定地问。

    “对,你过生日。”张叹说。

    “是你过生日,小白。”谭锦儿也说。

    “hiahiahia~小白你又比我大了呢。”喜儿也在说。

    其他人,小满老师、辛晓光都在告诉小白,今天就是她生日,6岁的生日。

    他们昨天得知了消息,全程保密,由辛晓光和小满老师在暗中张罗,为的就是今晚给小白一个惊喜。不过,看样子,小白好像被惊吓到了。

    小白还是不习惯这种阵仗,她给别的小朋友过过生日,几个小朋友手牵手围在一起,把小寿星围在圈子中间,一起唱生日歌,和今天这样的不一样。

    不过没关系,在张叹的柔声安慰下,小白渐渐接受了,被牵着小手,从楼梯口出来,来到客厅里,四周烛光四起,张叹招手,把喜儿喊来,让她和小白手牵手一起。

    蛋糕是三层的,由一辆小车载着,差不多和小白一样高了,她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蛋糕,眼睛一直在瞄。

    在张叹的安排下,小白站在蛋糕前,接受大家的祝福,一起唱了生日歌,许了愿,吹灭蜡烛,分蛋糕。

    嬉闹了一阵,众人准备吃晚饭,小白这才发现,自己吃蛋糕好像吃的太多,有点撑了。

    至于喜儿,尽管她姐姐一直在提醒,但她已经吃饱了,全程傻笑。

    比起小白,更像是她过生日,hiahia笑个不停。

    “没事,我们再吃点东西,然后我带你去个地方。”张叹带小白去吃晚饭,傍晚时分吃了鱼汤,这会儿吃了蛋糕,肚子里的货暂时没有消化,吃不下更多的了。

    但是,在张叹的坚持下,小白还是吃了一点东西,进一步垫垫肚子。因为等会儿,他要带小白出趟门,今晚的生日还没有结束呢。

    喜儿好奇地想要跟着去,被谭锦儿拉住了,这次出门只有张叹和小白,没有其他人。其他人依然在吃晚饭,早已知晓张叹的行程。只有辛晓光把他俩送到了别墅外,并告诉张叹,那边都安排好了,给了他一颗闪闪发光的小星星。

    小白瞥见,好奇不已。女孩子对闪闪发光的东西有着本能的好奇和喜欢,张叹见状把小星星给了她。

    “这是啥子嘛?”小白把玩着发光的小星星,好奇地问,但是张叹没有回答。

    小星星是人工玉做的,内部发出淡淡的暖暖的乳白色光芒,这是白天吸收了日光后,一到晚上便释放出来。

    “我们走啦。”张叹说,牵着小白的手,她回头看了看灯火通明的别墅,又看了看度假村外的漆黑夜色,下意识地站定,不想离开。但是在张叹的柔声安慰下,还是任他牵着自己的小手,来到院子里的雪车旁,爬上了副驾驶位,坐上去,张叹坐在了驾驶位上。

    谭锦儿和喜儿一大一小,来到别墅门口,站在一片灯光下,目送他们离开。喜儿一直在挥手,有点替小伙伴担心。

    雪车在夜色里穿行,两盏大灯照亮积雪压成的路,耳边响起呼呼的风声,但是今晚没有下雪,天气很好。

    “看,天空中好多星星。”张叹说,小白抬头,透过挡风玻璃,看到淡蓝色的夜空中,星星密布,像是一片蜜蜂窝,那些小星星就是辛苦劳动了一天回到家里安眠的小蜜蜂。

    “哇——啷个这么多星星呢?”小白问道。

    张叹解释说:“天空中有很多星星的,但是平时我们看不到这么多。在小红马能看到一些,但是不多,在这里,海拔高,而且天空干净,没有光污染,空气清新,星星就都溜达出来了,是不是感觉离我们好近?”

    小白点头,抬起尖尖的小下巴,仰脸看着夜幕上的小蜜蜂群,星星一闪一闪的,像她的眼睛。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那点紧张和不知所措,沉浸在星光中。

    她对星星从小有别样的着迷。

    在黄家村的家里,她的小床边就有一扇窗户,晚上遇到天气好的时候,月光会照进她的窗子,笼罩她的小床,把她也笼罩在其中。

    这时候,她往往睡不着,爬起来坐在床头,看星星看月光能看半天。

    奶奶曾经告诉她,去世的亲人就会出现在天上,化为星星。

    她时常想,她的老汉和妈妈一定就是窗前的某两颗星星,在偷偷的看她。

    当下,她看到一大片星星,她从没一次性见过这么多星星,这得是多少个小宝宝的妈妈啊?

    想到这里,她有点悲伤。

    张叹感受到车里的氛围有点不对劲,瞥了一眼小白,见她整个人都靠坐在座椅里,仰着小脸,盯着挡风玻璃外的星空无言,眼睛里的光随着群星闪烁。

    此刻的小人儿,竟有些大人才会的惆怅。

    “怎么了?”张叹小声问道,仿佛担心声音大了破坏了小朋友的心境。

    小白瞄了一眼开车的张叹,见他目视前方,没有在注意自己,嘟嘟小嘴,做了个叹气的工作,旋即又略带轻松的声音说:“唉~~~我都不晓得啷个嗦。”

    “小孩子不要叹气。”

    “那,那我要死了吗?”

    “……”

    “还是叹气叭。”

    “小孩子要开心点,不要唉声叹气。”

    小白沉默了一阵才说:“喔~”

    雪车行驶在寂静的雪夜里,万物静籁,连鸟鸣和虫鸣都没有,车外的气温到了零下二十多度,严寒如刀。

    “张老板,你老汉和麻麻呢?”小白忽然问道。

    问的虽然突兀,但是张叹很快回应道:“他们都去世了呀。”

    “……你好阔怜嗷。”小白充满怜悯地看着他,“你奶奶呢?”

    “她也去世了。”

    小白眼中的怜悯更多了几分。

    “你要带我去哪里吖?”小白看向车外,但是除了头顶的这片星空清晰可见,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哪怕是绝美的风景也是白瞎。

    张叹说:“很快就到了,带你去看星星。”

    雪车在路上开了不到二十分钟,终于来到一片山谷中,一路漆黑的雪原到了这里终于有了点点灯火,它们呈狭长型分布在雪地里,相隔一段距离,在这些灯火的照耀下,勉强能看到有一条静静的大河在夜色中缓缓流动。

    张叹停车,从包里找出帽子给小白戴上,还有手套,再把她套在他的大衣里。

    “你先不要动。”

    张叹下了车,车内和车外是两个世界,气温陡降,尽管有准备,依然打了好几个哆嗦,身上起了鸡皮疙瘩。

    他呼出一团雾气,快步来到副驾驶位外,打开车门,把包在衣服里的小白抱下来,关上车门,来到几米远外的房屋前。

    如果不是这里有光透出,很难发现这是一扇门,更不会知道这处雪堆里竟然有一片宽敞的空间。

    张叹用那颗人工玉做的小星星在门前晃了一下,嘀的一声,房门开了,他推门而入,把房门重又关上,放下小白,笑着问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她:“冷吗?”

    小白摇摇头,好奇地打量四周。

    这是一处冰屋,屋里有大概15平米,晶莹剔透,屋顶是玻璃圆顶,能够直视天空,群星仿佛纷纷落下来了,落在了屋顶上。

    小白兴奋地四处打量,伸手这里摸摸那里拍拍。

    张叹放下行李:“今晚我们住在这里,知道你喜欢看星星,这里是看星星最佳的地方,你可以看一晚上。”

    冰屋里不仅有床,还有柜子收纳,和酒店没什么两样。张叹烧开水,给自己和小白各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盘坐在舒软的大床上,从包里拿出一本相册,一页一页仔细翻阅。

    小白注意到动静,好奇地凑过来打量:“你看啥子?”

    张叹抬头看向她:“你奶奶在我们来玩的时候借给我的,你看,有很多你从小的照片。”

    “爪子?我康康。”

    小白稀罕地凑到张叹身边,紧挨着他,张叹把相册放到怀里,和她一起欣赏这些照片。手机用户看深夜学园(奶爸学园)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74447.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