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都市小说 > 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机 > 第937章 偷钱不认账
    萧羽结束了算命。
    他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小红。
    一边是善良人格,一边是愤世嫉俗,偏激邪恶的人格。
    仿佛黑白两面。
    萧羽跟她充其量只能算是‘前世的朋友’,连情人都算不上,因为没有那层关系。
    但谢凌萱却不这么认为。
    再加上一些误会,让偏激的第二人格,就觉得是他抛弃了她,对萧羽因爱生恨。
    既然一切都是误会,那就没什么好担心和纠结的了。
    但对于‘是不是要复活’她的第二人格,萧羽还需要慢慢考虑。
    那是个敌人,但如果复活并治疗谢凌萱的精神分裂,定能发现更多空白的秘密。
    比如她的力量来源,耳环来源等等。
    ……
    “嗯……”
    这时候,小红呻吟着,茫然的睁开了眼睛,也打断了萧羽的纠结和思考。
    “你醒了啊,感觉怎么样?”
    “感觉……好害羞,仿佛什么都被你看光了……”
    “你叫谢凌萱,我已经找到你的名字了。”
    “谢凌萱?”她喃喃自语着,逐渐露出了喜悦:“萧羽先生,那我的记忆,还有我的死而复生,你找到原因了吗?”
    “勉勉强强吧。你以前是个病人,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我。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导致了你的‘死亡’,然后前几天又‘复活’了。”他含糊的解释着。
    “死掉了还能复活?”
    “恐怕就是你这个耳环,让你拥有了‘复活’的力量。”
    面对谢凌萱的困惑,萧羽指了指她的耳垂。
    想伸手触摸,还是忍住了。
    “那个……萧羽先生。”
    “怎么了?”
    “你送我的那些钱,被偷了,能不能帮我找回来?”
    “我再给你一些便是。”
    “可是,那些家伙,那些小偷……凭什么可以不劳而获!咱们得把他们抓起来,要回损失,然后给与惩罚!否则,就是纵容坏人呀!”
    惩罚?
    萧羽看着从她嘴里自然的吐出的这个词语,这些锋利的言辞和她的憎恶。
    感觉到有些惊愕。
    她是这样的性格?
    “你说得对。”
    “不劳而获的卑劣行为,不能放任不管,也不能视而不见。”
    “小偷现在就在旅馆里,直接去抓人,给与惩戒吧!”
    “嗯,嗯!”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客房。
    萧羽目标明确,径直下楼,走向了一楼前台。
    前台是个四十多岁的大肚子妇女,正咧着嘴,低头看着手机,时不时发出笑声。
    ——正处于怀孕期的妇女。
    萧羽很不想跟这种人打交道,因为大肚子就是她最好的保护罩。
    至于用大肚子当挡箭牌,太不道德,她会不会这么做?
    那是肯定的,人家都在自己旅馆里偷客人钱了,还会跟你讲什么道德?
    萧羽几乎已经想到,她接下来的每一个反应,和每一句耍赖言语了。
    此时。
    中年妇女的手机里播放着一些视频,视频里面,是嘻嘻哈哈蹦蹦跳跳的轻松内容。
    在看的直播,是两男两女,四个主播在那联合直播。
    各种聊骚,两女的一会儿跟这个男的表白,一会儿跟那个男的远程拜堂,待大哥送豪礼时,立马又对粉丝献飞吻。
    前一刻姐姐长妹妹短,谈着风花雪月共侍一夫,下一秒为了礼物吵得脸红脖子粗。
    虽然知道,都是节目效果,热闹哄哄的。
    可为了赚钱,不择手段,也没有下限底线。
    再是欢乐,也很难让萧羽产生好感。
    但这中年妇女却不这么认为。
    她的心情特别的好。
    被逗的连笑,特别开心。
    看的也特别专心。
    ——或许开心的原因,还要加上偷来的三万多块。
    咚咚咚。
    萧羽叩响了前台桌子。
    没反应。
    萧羽又加大力道,敲响第二次。
    她终于抬起头,扫了一眼萧羽,最后落在谢凌萱足有身上三秒,表情有些不大自然。
    妇女认出她了。
    但很快,前台大妈就故意用不耐烦,来掩饰着心虚。
    “先生,小姐,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你……你……”
    谢凌萱你了半天,涨红了脸,说不出接下来的话。
    她表现得有些不知所措。
    想质问,却又因为‘不确定是不是她偷的’,所以说不下去。
    ——萧羽带她来这里,可没开口告诉过她,这女人就是小偷。
    只不过,她是从萧羽的言行举止,这么认为的。
    “有事吗?”
    中年妇女加重了语气,又问了一遍。
    谢凌萱偷偷拽了拽萧羽的胳膊。
    她感觉有些脸红和羞愧。
    明明是自己主动要求抓犯人以及给与惩罚,结果却连话都不能说清楚,只能求助身边的男人。
    从她身上,就可以明显的发现一件事。
    勇气、力量、正义,并不能拿来放一起相提并论,完全是三码事……
    虽然更加证明了她的无害性,但萧羽也只能选择接过她的话头了。
    “老板娘,把你从她房里偷得钱,交出来吧,别逼我报警。”
    “小伙子,你可不要血口喷人!什么叫我偷了钱?这旅馆都是我开的,我怎么可能干出偷客人钱,自毁名声这种事情!”
    女人把前台桌子拍的震天响,扯着嗓子大吼大叫。
    仿佛每个心虚的人,都会有这样的共识。
    越是吼得大声,更能提高她的清白。
    理不直气也壮。
    然而,这是混淆视听。
    名声。
    乍一听似乎挺有道理。
    可实际上,她开旅馆,跟她见钱眼开偷钱,根本不是一码事。
    而且她这小旅馆,连身份证都不用登记的,谈名声,那不就跟脱裤子放屁一样?
    “老板娘,把你刚刚放在抽屉里的三万块钱,拿出来看看,如何?我甚至可以报出每一张钱上面的序号。”
    见老板娘满脸迟疑,萧羽又道:“别逼我报警,如果当着警察的面,再报出序号,那你可就麻烦大了。”
    萧羽尽可能的做到一开口就是‘王炸’。
    试图唬住她,避免接下来的争执和吵闹,以及浪费时间,影响心情。
    老板娘也的确是更加心虚了。
    这时候,如果她拿出钱,让萧羽背编号,其实是最合适的选择。
    ——正常人都背不出,那她就可以有借口了。
    如果真能背出来,那也比报警,闹大事情,当众‘背序号’来的更好。
    可惜,三万块不是小数目。
    利欲熏心的老板娘,不甘心就这么顺着萧羽的意思往下发展。
    加上她的心虚,也是以为这年轻人,看到了自己偷钱藏钱的一幕。
    即使看到了,无凭无据的,她也是不会承认的!
    进了兜里的钱,还想让她吐出来,那不跟做梦一样?
    更何况!
    这个女人,进店时连身份证都拿不出,肯定不是什么正常人,这男的跟她一起,所以这钱,肯定是不干不净的黑钱,敢报警才怪!
    ——就算报警了又怎么样,他们没身份证,老板娘只要一口咬定他们是来捣乱的,他们甚至都没法证明自己开过房!手机用户看我在直播间窥探天机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8882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