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屋 > 都市小说 > 讨逆 > 第544章 那么,就杀到你们怕(为‘烟灰黯然跌落’加更8)

第544章 那么,就杀到你们怕(为‘烟灰黯然跌落’加更8)

    奉州。
    “天气冷下来了。”
    孙营进了值房。
    “是啊!”司马韩涛跟在后面,一边搓着手,一边跺着脚,“使君,这天气一冷,那些山贼就会出来抢东西,今年是个什么章程?”
    孙营进去坐下,叹道:“穷山恶水,尽出土匪。这奉州就是这等地方。”
    “据闻相公病了。”韩涛轻声道。
    孙营点头,“相公为北疆操劳多年,哎!”
    “该歇息了。”韩涛把他忍住的这句话说了出来。
    “老夫倒是希望相公能长命百岁,永镇北疆。”孙营说的很诚恳。
    “是啊!”韩涛说道:“可终究岁月不饶人。相公若是致仕,使君去桃县乃是众望所归。”
    “难!”孙营苦笑,“老夫是想去桃县,可隔壁那位在呢!”
    韩涛说道:“隔壁那位能力无可挑剔,毕竟资历差些意思。”
    “资历,他可是周氏的女婿。”
    “桃县的职位不少,使君多年经营,定然能一跃而上。”
    “上佐就那几个,老夫自问争不过隔壁。不过,总得要试试!你说呢?”
    “自然!”
    孙营笑道:“瓦谢部被他灭了,基波部也被他灭了,剩下一个驭虎部,还有个镇南部。”
    “驭虎部不弱,而且有潭州支持。”
    “此次他去长安,老夫本以为他回不来了,多半会留在六部任职。没想到啊!”孙营眯眼,“老夫若是没猜错的话,此次他去长安,应当是长安削弱相公之举。
    他能回来,其间必然有些手段。也就是说,他想留在北疆。老韩,你如何看?”
    “使君。”韩涛神色严肃,“朝中安排的职位必然不差,否则周氏不会答应。可这等情况下他依旧回归北疆,那么,他的目标,必然就是节度使!”
    “志向远大!”孙营说道:“年轻人,让人畏惧啊!不过,老夫还不老,好歹和年轻人争斗一番,也算是佳话。”
    “使君。”一个小吏进来,“陈州来了使者。”
    “这人说不得!”孙营莞尔,“请了来。”
    使者进来,行礼,“老夫韩纪,见过孙使君。”
    “杨使君遣你来何事?”孙营问道。
    使者说道:“使君可还记得上次说好的矿山之事?”
    “铁矿?”
    “是。”
    “如今天冷,一群马贼盘踞在矿山之上,奉州也无可奈何!”韩涛说道:“杨使君若是想开采矿石,人手从何而来?
    以往奉州也曾想过开采矿石,几次前往均被山贼突袭,开矿的民夫死伤惨重,只能返回。”
    这话是暗示使者转告杨玄,别指望奉州的百姓愿意去开矿。
    “此事使君自有法子,下官来此,便是打前站。”
    “杨使君要来?”
    “对,已经在路上了。”
    孙营心中一凛,“桃县那边……”
    “黄相公点了头。”孙营只觉得心中空荡荡的,一颗心没法落下。
    等使者走后,韩涛苦笑,“相公竟然如此偏爱他!”
    孙营晚些回到了家中。
    “阿耶不高兴?”
    女儿孙念奉茶,见他神色恍惚,就问道。
    “念儿啊!”孙营这才清醒,“杨玄要来了。”
    “真的?”孙念眼前一亮。
    孙营板着脸,“老夫知晓你喜欢此人,可此人已经成亲了。”
    孙念做个鬼脸,“阿耶好糊涂,喜欢是喜欢,喜欢只是喜欢。”
    “你说的老夫头痛。”孙营苦笑。
    “阿耶,杨使君来奉州作甚?是来见你吗?”孙娘双手托腮坐在边上。
    “他来,是为了那座矿山。”
    “那座矿山……不是很危险吗?”
    “念儿也知晓?”孙营有些意外。
    “是呀!”孙念说道:“我有个朋友的阿耶,当初带着民夫去那座矿山开采矿石,半夜被马贼突袭,她的阿耶断了一只胳膊,据说随行的民夫死了好些。”
    “连你都知晓,杨玄难道还能时常坐镇矿山?哎!年轻人,进取心强,这个老夫觉得是好事,可那矿山但凡能经营,老夫岂会放过?”
    “阿耶,你不行,说不得他行呢?”孙念说完就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拉着孙营的衣袖说道:“阿耶也很厉害,这些年把奉州治理的路不拾遗,比杨玄厉害多了。”
    “呵呵!”女儿的吹捧让孙营不禁笑了起来,“你啊你!等他来了,你不可乱跑。”
    “阿耶,我就见见,躲在后面见见他。”
    孙营板着脸,“有什么好见的?”
    孙念拽着他的衣袖,“阿耶,她们说杨使君俊美无俦,而且还英武不凡,这等男儿我怎么能不见见呢?”
    ……
    两千骑正在赶路。
    奉州和陈州不同,这边山多,时常看到险峻之地。看着身边的山脉,人就会生出渺小的感觉来。
    “好一片山脉!”杨玄看着远方延绵雄浑的山脉,不禁赞道。
    “说是山中多山民,后来山民觉着狩猎不如抢掠,就时常出山,让奉州颇为头疼。”南贺已经打听到了不少消息。
    “要想控制那座矿山,就得先收拾那些山贼。”老贼拿出小本子和炭笔,还舔了一下笔尖,等着郎君发言。
    杨玄说道:“陈州不可能长期留着大批军队看守矿山,故而必须要彻底击败那些山贼。顺带还能收了奉州的军心民心。”
    老贼一边记录,一边说道:“这便是一箭双雕。高明!”
    前方的山坡上,一群山贼正在看着山下缓缓而来的军队。
    为首的山贼叫做石西,他拎着一双板斧,说道:“这些鸟官兵来此作甚?多半是来帮着孙营围剿咱们的狗贼,既然如此,就当给他们一下。”
    身边的头目说道:“大哥,好些人马呢!”
    石西鄙夷的看着他,“胆小鬼。他们人马再多,可战马难道还能冲上山来?他们难道在山中还能跑的过咱们的铁脚板?”
    众人点头,信心十足。
    “在山中,咱们能轻松弄死他们!”
    石西回头给麾下打气,“咱们在山中度日艰难,凭何唐人就能有宅子住,就能有厚衣裳穿,就能有美食?”
    一双双眸子里全是恨意。
    “咱们唯有去杀,去抢!”石西压低嗓门,“回去之后,你等都有功,该分配女子的就分配女子,该给酒肉的就给酒肉。”
    那些眸子里多了血丝。
    “准备!”石西回身看着山下。
    “看,那是官员,看着颇为年轻。”石西指着杨玄,“还在笑,狗娘养的,笑的还这般惬意,真以为来这里是游山玩水?晚些擒获了此人,我要单独拷问,让他跪着叫阿耶!”
    众人捂嘴忍笑。
    石西举起斧头,“准备……”
    斧头用铁颇多,山里自然没有,这对斧头是一次突袭矿山时的收获。
    “出击!”
    石西带着人冲了下去。
    从山上往下冲,坡度足够的话,压根不用去狂奔,你想止步都止不住。
    “杀啊!”
    石西一马当先,可却看到山下的唐军一动不动。
    而且眼神不大对劲,好像是……
    怜悯。
    “我本以为他们会在前面那个山口动手,那里易守难攻,只需在山口留下两百人,再在两侧布下埋伏,就已立于不败之地,没想到却是在此处。”
    杨玄摇头,“抓几个活的,其他的……杀了!”
    身后,南贺喊道:“弓箭……”
    吱呀!
    弓弦拉开,对准不断接近的山贼。
    “放箭!”
    箭雨一波覆盖,数百山贼倒下百余。
    “别怕!他们就这么一次!”
    石西经历过战阵,所以信心十足。
    “上啊!”
    他看到杨玄举起手,指着自己,轻轻一挥,就如同是驱赶眼前苍蝇般的随意。
    数百骑就冲了上来。
    长枪随着战马的冲势轻松把山贼穿透,随即拔出横刀劈砍。
    石西格挡开了一枪,刚想反击,那长枪随即反抽,重重的抽打在他的脊背上。
    石西踉踉跄跄的退后,刚想站稳,一支长枪就停在他的胸前。
    马背上的骑兵冷冷的看着他,“跪下!”
    石西脸颊颤抖,手一松,斧头落下,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小坑。
    他缓缓跪下,“我不服!”
    骑兵笑了,“为何不服?”
    石西说道:“我和奉州官兵厮杀过,他们没那么厉害。你们可是桃县的精兵?孙营不要脸,竟然叫了援军!”
    军士淡淡的道:“识字?”
    石西说道:“认识几个!”
    军士指指大旗,“看看。”
    石西仔细看去,“好像是……易……还有个木,加起来是什么……”
    “杨!”
    石西浑身一震,“是杨狗!”
    军士大怒,调转枪头,抽了他一下。
    石西惨嚎一声,看着杨玄的眼神中多了畏惧,说道:“杨使君为何来了奉州?”
    此刻那些山贼大半被杀,少数在逃窜,一人一边跑,一边回头喊:“且等着,回头大军掩杀,杀光了你等!”
    “啊!”
    前方有人惨嚎,此人回头,就见数十大汉站在山脚下,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快回去!”石西回头喊道。
    “有熟人?”杨玄问道。
    “我的伙伴。”
    “要死还是活?”
    “他灵巧的能抓住空中的雄鹰,你抓不到他!”
    “是吗?”
    数十大汉挥舞着铁棍子,随即就没法看了。
    石西绝望的道:“降了!降了!”
    数十人,就石西说的那个伙伴被留了下来。
    杨玄问道:“山贼有多少人?”
    石西摇头,“杀了我!”
    “老贼,伺候他。”
    老贼笑嘻嘻的上前,潘生跟在身边。
    “看看这条腿!”老贼捞起石西的一条腿,拍打了一下,“小潘捏捏。”
    潘生捏了一下,“结实。”
    “这叫做筋道!”老贼拍拍小腿肚,“就这,为师能割小半个时辰。”
    石西的脸颊在颤抖,“你要作甚?”
    老贼微笑,“喜欢吃肉条乎?”
    “嗷!”
    刀子捅入,石西就崩溃了。
    这个不惧怕死亡的山贼,却被老贼的眼神击败了。
    “有十万人!”
    “给他一刀。”杨玄淡淡的道:“真有十万人,奉州早就被击破了。”
    “不,真有十余万山民!”
    杨玄指指他的伙伴,“问问这个。”
    “小潘试试。”老贼开始锤炼徒弟。
    潘生拿着刀子,第一刀有些生疏。
    “深了!”老贼不满的道:“上次让你练习都练哪去了?”
    屠裳问道:“他这如何练习?”
    王老二说道:“老贼买了豕肉,让潘生切肉,要薄,要细,断了或是破了就毒打一顿。”
    “不愧是有传承的盗墓贼!”屠裳赞道,随即看着王老二,叹息:“老二,你要苦练啊!”
    “我苦了!”
    “你苦什么?”
    “我苦吃!”王老二塞了一块肉干进嘴里。
    屠裳一巴掌拍去!
    “嗷!”
    两边对照了一下口供,山民真有十余万。
    “主要是两部,蒙聚和图盐。”
    “难怪。”韩纪说道:“山贼实力不强,就靠着悍勇之气冲杀。分为两部,不足以攻破奉州。”
    杨玄问道:“矿山上是谁的人马?”
    “图盐的。”
    “多少?”
    “不知,真的不知!”
    “那么,留你何用?”
    石西的伙伴拼命的挣扎,“别杀我!别杀我!”
    “人太多。”杨玄还得赶去剑陵,带一个俘虏就够了。
    “别杀他!”石西说道。
    这时,半山腰有人高喊,“那是大王的堂弟,你敢杀他,大王定然要杀了你!”
    “谁的堂弟?”杨玄问道。
    石西知晓瞒不过了,“是大王……蒙聚大王的堂弟。”
    他补充道:“很是亲密的堂弟。”
    “杀了!”杨玄挥手。
    横刀一挥,军士捡起人头,高高举着。
    半山腰的那人咬牙切齿的道:“咱们不死不休!”
    声音回荡在山中,杨玄上马。
    “为何杀他?”
    石西喘息问道。
    杨玄说道:“杀我大唐军民者,自然该死!”
    石西说道:“我们也想和大唐相处,可你等却处处赶尽杀绝……”
    “他们是如何相处的?”杨玄问道。
    韩纪刚准备开口,王老二捅了老贼一下,“赶紧!”
    老贼此次准备的很充分,“郎君,原先的刺史也想过招安山贼,可下山之后,山贼却不服管教,动辄杀人。”
    石西说道:“唐人的规矩太多,我等不服。”
    “既然不服,那就回去。”王老二觉得这个理由很奇葩。
    “按照我们的规矩,不服,就用刀子说话。杀的对手怕了,就会听从我们的话。”
    这是赤果果的丛林法则!
    韩纪微微摇头,“果然蛮横。”
    杨玄问道:“若是我把山贼杀的人头滚滚,那么,山贼是否就服气了?”
    石西下意识的点头。
    “那么,就杀到你们怕!”
    ………
    好像上架之后我就没求过票,月底了,兄弟们好歹扔几张月票。
    7017k手机用户看讨逆请浏览m.shuhaiwu.com/wapbook/89641.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都市小说]医仙神婿
  2. [穿越小说]神话三国:我的词条无限提升
  3. [玄幻小说]星武耀
  4. [其他小说]反派boss:从东方不败开始
  5. [都市小说]从剧本杀店开始
  6. [其他小说]斗罗:绝世之光
  7. [科幻小说]黑雾之下
  8. [科幻小说]我可以进入游戏
  9. [玄幻小说]盖世
  10. [玄幻小说]修仙从成为转生者开始
  11. [都市小说]重生过去从四合院开始
  12. [穿越小说]蜀臣
  13. [穿越小说]晚唐浮生
  14. [科幻小说]我绑架了时间线
  15. [其他小说]光阴之外
  16. [都市小说]火力为王
  17. [穿越小说]骗了康熙
  18. [玄幻小说]雷武
  19. [都市小说]学霸的博士老婆
  20. [网游小说]神秘之劫
  21. [网游小说]NBA之开局抽到暮年奥尼尔
  22. [都市小说]穿越香江之财富帝国
  23. [穿越小说]重生都市仙帝
  24. [玄幻小说]这个体质便宜卖